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十八章刁难

作者:茶壶1更新时间:2017-09-06 08:17:09
  待杨志等人走后刘坚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不过炼身的汗渍却并未干涸,只差一点他就死于非命了,要不是那位宗师手下留情,恐怕他现在已经是一句尸体。

  刘坚出身于武道世家,天资也不算聪慧年过四十方才修炼出暗劲,此刻来卧龙阁参加一年一度的试丹大会,目的便是夺得一个好名次获得卧龙阁赠下的丹药,一举突破到先天境界。

  不仅仅是他很多武者也抱有同样的想法,毕竟先天境和暗劲武者之间有着一个巨大的鸿沟,只有跨过去才能真正有资本在世间行走,并且这次试丹大会聚集了各路武道强者,其中不乏武道名宿,修炼世家等等,要是能够在试丹大会上夺得好成绩,也是一次扬名的机会,扬名之后的收益便能让他身后的世家更上一层楼。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对一位先天境前辈起了杀人越货的念头,自己还真是作死啊!

  “师弟,现在你还会摆出那幅高高在上的姿态吗?我们来的时候师傅说过万事小心,不能看低任何人,特别是这次的试丹大会,试丹大会藏龙卧虎一个不小心便会惹来杀生之祸!”小女孩脸色难看地对着刘坚训斥道。

  刘坚低着头,不敢反驳,只是脸色却一片难看。

  骆刚跟在杨志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有些不解,因为杨志并不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

  “你是在疑惑我为什么会放他们一条生路?”杨志似乎猜到了骆刚心中的疑惑,开口说道。

  “的确不知。”

  “就凭这个陶罐就值得我这么做。”杨志淡淡地说道。

  “这陶罐并不是它的真面目。”杨志说完身上传来一阵晦涩的波动,那波动很小骆刚根本无法感应到,那正是阵字密使用时特有的波动。

  陶罐上那残破的铭文在阵字密的作用下慢慢溶解,整个陶罐也释放出一阵淡淡的光芒,最终陶罐表面上的那层陶瓷消失,露出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

  陶罐此刻已经变成了蓝色水晶模样,那蓝色水晶在阳光下反射着流光,晶莹剔透让人难以将目光从上面移开。

  骆刚看见这一幕神色一震,同时心中满是疑惑,不知道杨志使了什么手段,那陶罐竟然在杨志手中变成一块水晶,少主到底还有多少神秘手段?骆刚在心里感叹地说道。

  “流纹蓝晶,这可是好东西啊。”杨志脸上带着一丝欣喜地说道。

  在修仙界流纹蓝晶是用来打造护宗大阵的一种材料,别看这材料小小的一块,那里面却含有巨大的能量,不然也不会被用来制作护宗大阵,来维持大阵的庞大消耗。

  有了这块流纹蓝晶,杨志便可以在这个世界放开手脚,不用畏手畏脚,上一世杨志父母遭遇意外,是杨志心中无法释怀的痛,他后来才知道那根本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报复他父母,所以他重活这一世即使拥有强大的力量也不会将事情做得太绝,以防那幕后的人狗急跳墙。

  现在有了这流纹蓝晶,他便可以用阵字密在上面刻上几个防御阵法,雕成玉佩或者项链的模样送给父母佩戴来保证他们的安全。

  上次他用蛟皮制成的内甲需要注入真气才能展开防御,他父母只是一介普通人,所以并不适合他们。

  卧龙阁位于临海辖内的一处小镇上,这小镇没有任何景点,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镇,可是这时候却诡异的人满为患,不过小镇上的人每年都会见到这种诡异的情况所以便有些见怪不怪了。

  “少主,这次试丹大会和往常一样在小镇的后山上举行,因为这里远离市区所以不会引起官方的注意。”骆刚将刚刚打听到的消息告诉杨志。

  突然骆刚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听说卧龙阁有三位炼丹长老都是悟道境强者,那阁主李浩然三年前已经是悟道后期,如今他闭关三年现在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还犹未可知。”骆刚说道卧龙阁主脸上净是一片担忧的神色。

  杨志闻言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无妨,只是悟道境而已,又不是什么域外妖魔,用不着如此害怕。”

  说话间便已经看见卧龙阁的外墙,一群群武者排成长队正在接受卧龙阁弟子的检验。

  杨志和骆刚找了一只队伍排了进去,很快便轮到他二人,那卧龙阁弟子看见杨志两人穿着名牌西装,不禁有些皱眉,他们往年时常会遇见一些富二代,不知道那群富二代是在哪里听见试丹大会的消息,想要混进来开开眼界,他见杨志两人这副模样便认为他们是和以前那群富二代一样的人。

  顿时他沉下了脸。

  “两位若是想混进去,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或许你们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要是等会儿被师兄师弟们发现,断手断脚只是轻的。”他冷哼一声说道。

  这里的喧闹声顿时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就在这时一个身穿劲装的男子,脸色阴沉地走了过来。

  “小五,你在干什么,怎么回事?”

  还没等小五回答,那位身穿劲装的男子此刻眯起眼睛看向杨志二人,似乎是猜到了杨志二人的身份。

  “你们这群无所事事的富二代还真把我们卧龙阁的警告当成耳边风了!”

  “试丹大会有试丹大会的规则,没有邀请函那么实力必须达到暗劲后期,不然有再多钱也没用,你还真以为这卧龙阁是你们家的产业,想来便来么!”

  “哼!暗劲后期,你也太高看这两富二代了,这群富二代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勉强赶来卧龙阁已经是极限了吧,哈哈!”后面一个武者看着这一幕嘲讽起来,他一说完顿时便引来一群人哈哈大笑,他们这群武者凭实力行走江湖最看不起的便是那些靠着祖辈余荫的富二代,在他们眼中杨志两人便是这样的人。

  看着这件事逐渐演变成一场闹剧,那劲装男子脸色更加阴沉。

  “小五,打断他们的双腿给我扔下山去,让他长点记性,卧龙阁不是谁都可以撒野的地方!”

  “是!”小五冷笑着向杨志二人走了过来。

  骆刚听着他们一句句的嘲讽,心中的怒火被彻底点燃。

  杨志面如寒霜,示意骆刚给他一点教训。

  小五眼神凌厉一手成爪向着骆刚抓去,举手投足间已经使用上了暗劲,要是普通人被他这一爪给抓实了,免不了被抓得鲜血淋漓。

  场中不乏有些老者,他们看见这一幕不禁有些摇头。

  “年轻人心高气傲,以为有钱便拥有一切,眼界太低,远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武者,实力才永远是凌驾在金钱之上的!”

  骆刚看见小五那凌厉的一爪向着他抓来,他眼神冰冷身上散发出一股气势。

  “找死!”骆刚一指点出,一股先天真气就要从他身上喷出,先天宗师真气离体,摘花飞叶皆可伤人!

  那劲装男子在看见小五使出暗劲之后,便不想过多关注,可是陡然间感受到骆刚体内传出的先天威势不由得面色狂变。

  “小五,快回来!”

  然而他会只是说到一半,小五已经从空中倒飞出去,他身上彪出一片血花触目惊心。

  众人看见这戏剧性的一幕全都张大了嘴巴,本以为他是一个来长见识的富二代,没想到他却是实打实的先天宗师,真气离体伤人是先天宗师的标志做不得假,此刻他们都闭上了嘴巴。

  “怎么,现在还想打断我们双腿吗?”骆刚冷哼一声向着之前嘲讽的人看去,那些人不敢于骆刚目光对视,全都低下了头。

  其实他们心中也是一阵腹诽,你明明已经是先天宗师却还来参加试丹大会抢夺他们的机缘,难道不觉得吃相太难看吗?不过他们谁也不敢说出来。

  小五一倒在地上,卧龙阁的弟子便围了上去,掏出丹药为他治伤。

  劲装男子面色阴沉地走了上来。

  “前辈,你本是先天宗师,出手对付一个暗劲武者,难道不觉得有些以大欺小吗?又或者当我卧龙阁好欺负!”他说完冷哼一声,虽然他是暗劲后期武者,但是却丝毫没有将骆刚这位先天放在眼中,厉声质问。

  “我来卧龙阁参加试丹大会,你们不仅没有拿出对待先天宗师的礼数来迎接我,反而让一个暗劲武者对我喊打喊杀,我略施惩戒一番又何错之有?反倒是你现在还来质问我,怎么?只准你卧龙阁欺人不准我还手吗!”骆刚冷哼一声说道。

  劲装男子闻言面色一变,顿时场中那些武道强者对着他卧龙阁的弟子指指点点,现在想来确实是他卧龙阁有错在先。

  眼看事情越闹越大,这时一个身穿卧龙阁的长袍面色阴厉的老者走了过来。

  “童三,叫你们迎接客人,你们怎么会与人争斗,还是说有人想在这里闹事!”那人说完眯着眼向着杨志二人看去,身上随即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

  杨志眉头一挑,这人三言两语便将责任推在他们身上,给这个事情定性为他们闹事,这卧龙阁的人还真是一丘之貉啊,如此杨志也不用顾忌什么可以大闹一场了,他在心中想道。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