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43章 爱上穿越女的帝王(7)

作者:闻檀更新时间:2020-11-06 18:16:11
  “宁王这么早竟就在父皇宫里,可是有要事相商?”朱景越微笑着问。

  虽是个皇子,但是对于赵肃来说,皇上都是他想反就能反的。他没篡位这个心思,不过是因对于坐拥天下没有兴趣罢了。

  “皇上请微臣促膝夜谈。”赵肃淡淡道。

  朱景越想往宫里去,赵肃却拦住了他道:“皇上身子不适,不能见客,二皇子回吧。”

  说完似乎就不打算与他纠缠了,转身跨入了寝宫之内。门口守着的侍卫却牢牢地把手着,他们只听赵肃的话,赵肃说了不放,那就谁都进不去。

  朱景越分明看到了赵肃脖颈上一道抓痕。

  他静静地站在门外,隐约听到父皇斥责赵肃的声音,似乎是有气无力的。赵肃反而哄他,半分不耐也没有。

  朱景越握紧拳,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沉下来。

  宫女刚端了碗虾仁白粥上来,叶少泽正慢慢吃,赵肃进来了偏要喂他,叶少泽把他踹开了。

  再有一沓奏折递上来,叶少泽拿了批阅。却也被他拿去了:“我帮你看,你歇一会儿。”他拿了朱砂笔,真的帮他看起奏折来。

  如今叶少泽刚收了兵权,朝中威慑,一时间众位大臣也不敢怠慢了。要紧的折子都会递上来。叶少泽见赵肃坐在他坐的位置上,低着头帮他看奏折,眉宇之间俊朗极了。

  他突然想起自己原来工作得晚,陆邵晚上来找他,也会帮他看文件。

  日光透过槅扇照在赵肃身上,这威震边关的西北宁王高大挺拔,沉稳肃静。似乎感觉到叶少泽在看他,他抬头挑了挑眉笑道:“你别担心我有什么谋逆之心。”他的语气懒洋洋的,“天下最无聊的莫过于谋逆了,当皇帝有什么好玩的。不过你既是帝王,我自会好好护着你。”

  叶少泽被他一哽,冷笑道:“若是换了旁人,早诛你九族了!”

  赵肃见他说狠话时语气格外的好听,那高高在上的感觉,的确是帝王。

  赵肃有点苦恼,他发现自己在床上的时候,叶少泽才会服软求饶,自己才能把他压在身下。别的时候他依旧那般疏淡,听得他心里发痒。

  他走过去捉住了叶少泽的足,那足真是如玉雕成,再也找不出一双更好看的来。他低下头饱含深意的轻轻一吻,低声道:“皇上说得都对。”

  叶少泽要抽回来,却被他用了内力按住。他的大掌细细地摩挲着,几个时辰前刚平息的下腹不禁又躁动起来。他是将军,本来就体力充沛,那方面的需求也多,原先只不过是没遇到自己喜欢的人罢了。

  总算看到叶少泽瞪了他一眼,他才勉强松开手。

  朱俊晟得知了赵肃已经投诚帝王的消息,其实想想便也知道。他赵肃虽然是个武官,但心机深沉,对兵权更是牢牢掌控在手中,但皇上收了他的兵权,他不仅半点都没有吭声,反倒在暗中维护。

  但是皇上究竟用了什么做交换,才让赵肃愿意投诚于他?

  朱俊晟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他请了自己的幕僚和亲信前来商议,均都认为若是如今的形式维持下去,朱俊晟最后恐怕难逃一死。没有帝王会容易一个比自己权力还大的摄政王的存在。他毕竟才是天子正统,又有宁王帮他,而且从这几日雷厉风行的手段来看,恐怕帝王也是个谋略大局的人,这不过几月而已,都暗算掉他多少亲信了?

  朱俊晟本就对自己这个侄儿继位有所不满,当年若不是他母妃出生低,也不会轮到朱彦文的父亲继位。朱彦文的父亲,也就是先皇死后,朱彦文尚不足十岁就被推上皇位,年幼无知,昏聩无能。要不是有他的帮持,恐怕早已经是天下大乱了。

  朱俊晟想了想就冷冷地道:“七月初八,皇上要到定陵祭祀祖先。定陵四面环山,极易藏身。你们选了精兵藏于山中,最好是能生擒,若是不能……”他的茶杯放在桌上,语气一顿,“那就不要留了。”

  几个亲信一喜,他们等朱俊晟做这个决定也很久了,皆应喏下去准备了。

  赵肃安排在朱俊晟身边的探子回信了,说朱俊晟在秘密调集亲兵。

  他看了纸条冷笑,捏做了一团扔了,却没有告诉帝王。

  叶少泽修养了好几日才缓过来,再一日赵肃摸上龙榻,又没能忍住,健壮的身体把纤弱的帝王抵在床头,又是好一阵的折腾。他守卫帝王,那正是每日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晃,如何能忍得住。叶少泽掐住他的手臂,他半点都不觉得疼,那古铜色粗壮的手臂肌肉隆起,细汗密布,显然是忍得不行了。把帝王抱起,又往身下压去再次顶-弄。叶少泽被他掐着手腕,半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叶少泽干脆每日翻牌子,去萧贵妃那里留宿,正好如今三皇子朱景旭乖巧了,父慈子孝的倒也舒坦。赵肃的脸色却一直都不好看,他总不能去嫔妃的床上捉叶少泽。

  尝了滋味之后就更想日日都要,偏偏帝王躲着他。赵肃既是欲-求不满,又是满怀嫉妒。

  其实叶少泽就算翻了妃子的牌子,也不过是找个睡觉的地而已。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连妃子的脸都没有看清楚过。他对于男女之事没什么兴趣,后妃们虽然疑惑,但是也只敢私下说说,绝不敢传出去。

  这般过了几日就到了七月祭祖的时候。祭祖是祈求国家风调雨顺,国泰安康的。叶少泽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但是迷信活动对于稳定政权很重要,他是深知这点的。祭祀活动每年都少不得。

  叶少泽亲自吩咐了祭祖的事宜,安排妥帖了,御驾才浩浩荡荡地前往定陵。

  上了三牲祭品,摆了香炉焚香。叶少泽带头上了一炷香,诸位皇子、亲王也上了香。叶少泽站在祭台上,往下看去,山上正在起风,猎猎的大风吹着长幡鼓动,他突然觉得有点不对。

  四周的侍卫居然不是锦衣卫的人,而是他从未见过的陌生面孔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