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02|凤凰男白月光(番外)

作者:公子永安更新时间:2020-07-17 12:43:20
  般弱被甜甜弟弟拖回了车里。

  弟弟指尖顶入耳塞,单手控着方向盘,雷厉风行地吩咐。

  “准备第二套婚纱,嗯,就那套红豆沙的。红色太招摇?那当然,我未婚妻绝对要是全场第一焦点,招摇有问题吗?”

  “让发型设计师换个简单的造型,首饰不用太复杂,时间赶不及了。”

  “告诉爸妈,不用着急,我们很快就回去了。”

  他停在了一处婚纱店,三分钟后拎着纸袋子跑出来。

  “还有二十分钟到现场,你先在车里换上。”

  陈斯甜升起车窗,从后视镜瞥了眼那洋葱紫的礼裙,上边凝固几处血迹。

  真晦气。

  那个男人。

  得想办法解决了才行。

  陈斯甜手指点了点方向盘。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般弱从纸袋子取出来一套鲜红的礼裙。

  果然是甜美的红豆沙。

  这颜色她看着都饿了。

  她拨弄头发,拉下侧胸链子。

  气氛无形焦灼。

  她抬头一看,甜甜弟弟的目光毫不躲闪,大方自然地问,“姐姐,要我帮你换吗?”

  自从开荤之后,这弟弟是越来越不害臊了。

  绿茶精一撩短发,长腿交叠,媚眼如丝地诱惑。

  “来日。”

  两个字成功把狼狗弟弟给震住了。

  般弱不要脸的境界比他更胜一筹。

  陈斯甜结结巴巴地说,“姐,姐,开车呢,不行的,要被,被抓的。”

  般弱很坏心眼,“我说来日方长呀,你想什么了呀?”

  感谢博大精深的新华字典。

  陈斯甜抓了抓脑袋。

  行吧,他干不过这位姐姐的千年道行。

  她快速脱穿。

  男生的手指轻轻打在方向盘上,从她美妙的曲线掠食而过。

  很快到了现场。

  陈斯甜抄了近路,准备走后门。

  “咔哒。”

  车门被打开,般弱拎着裙子正准备下车,对方探入半截身体,使得空间愈发逼仄灼热。

  “我有点紧张。”

  小男生羞涩不已,“姐姐给我打个气。”

  他单膝跪在垫子上,身体倾斜,勾着般弱的后脑勺,深深浅浅地拥吻。

  “手机。”

  般弱发现这小孩狡猾得很。

  “这个,先交给甜甜保管啦。”他开心地扬起嘴角,仿佛恶作剧得逞,“免得姐姐再跑掉,那甜甜不得哭死呀。”

  般弱被人推着去做造型。

  陈斯甜一身白色西装,就在外边靠着。

  “嗡嗡。”

  兜里的手机振动。

  陈斯甜伸了个懒腰。

  “报告。”

  “说。”

  “姐姐,甜甜去尿尿,听说尿憋多了膀胱疼,影响肾功能,伤害男人的自尊心。”

  般弱:“……”

  这个用不着给她一脸认真地报告吧?

  陈斯甜得了允许,走出外边。

  他按下接听键。

  妇女惊慌的声音响起,“囡囡,阿橙,阿橙他割腕自杀了,你,你快来医院啊。”

  陈斯甜懒下眼皮,“阿姨,是我,你女儿的未婚夫。”

  对方瞬间没声。

  陈斯甜捏着一绺碎发,动作幼稚可爱,语气却是冷淡得很。

  “我很感激你们把姐姐养大,不过,凡事也该有个底线吧,今天是我跟姐姐的订婚宴,人生大事,您儿子非要搅合,插进一脚,是什么意思呢?他自卑,他可怜,他痛失所爱,所以我就得顾及他的心情,把姐姐痛痛快快地让出去吗?”

  “现在是为了安抚病人的情绪,让人去探望,去陪床,但以后病人不想活了,是不是还得亲亲抱抱举高高呢?或者……交往呢?”

  陈斯甜弯着眉眼。

  “阿姨,听我一句劝,最好的方法就是隔绝他们,永永远远,不要再见面了。”

  他摆弄领结,正直无比,“您觉得呢?”

  认亲宴与订婚宴同时举行,顺利得不可思议。

  前来观礼的死党们心情复杂。

  没想到他们甜哥年纪轻轻就英年早婚了,赶了一把时髦的闪婚。

  虽然这是订婚,不是结婚,但是,看甜哥黏人的劲儿,满月酒还会远吗!

  可恶,这就是狗粮的真谛吗,猝不及防,说来就来,也不管他们会不会被噎死!

  而在另一边,熊母坐立难安。

  医院病房里,男生靠着枕头,垂着眸,神情难辨。

  上午十点的订婚宴,而现在是十二点。

  没有消息。

  没有动静。

  什么都没有。

  “我想睡觉了。”沈橙说,“你不用守着我,我睡不着。”

  熊母张了张嘴,还是默默地离开。

  沈橙看向窗外,玻璃通透,天朗气清,什么都很好。

  可他不好。

  很不好。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被包扎的手腕。

  慢慢地,张嘴咬开纱布。

  伤口狰狞。

  你看,沈橙,没有用的,无论你怎么做,都留不住的。

  可能死在她面前,都不会令她有丝毫的动容。

  沈橙将自己的心收了起来。

  他像父母期望的那样,按时吃药,按时走动,按时思考,按时微笑。他手腕上的伤口开始结痂,也在父母的陪同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