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六百八十七章 不是空穴来风

作者:龙啸客更新时间:2019-03-15 15:08:52
  秦健也随众人立于相应距离之内,此刻四周人数之多,稍一估摸都早已超出五十万,密密麻麻直将这片好似小盆地般峡谷谷底给占了个满满当当。而后边居然还有巨量人员继续涌进,由于无法更接近前面,只得不停往里硬挤,由此所形成的相互挤压可算引起了一阵阵尖叫!

  眼看照此情形下去,非产生动乱不可!秦健赶忙与糖豆传起了声,示意它随时做好准备以防万一。

  好在相互挤压形势迅速有了转机。这不,早有大量年青精英勇跃而出,飞身而起直接施放威压,强逼着后方人员不停后退。此等强势出手可算让后方那些小势力小宗门人员见势不妙快速后退,再不敢往前硬挤。

  不得不说此刻处于后方众量青年修士可算个个眼露惊惧,没想才刚一进到传承遗迹之地,其形势就早早超出他们之前所预估!

  眼看自家与别人间竟有此等巨大差距,一时间内心难免产生颓废。然而无论是谁,他们肩上全扛着一宗一派之寄托,经过刚刚那番糗态,回头微一沉思俱已惊觉过来,于是乎个个重新燃起坚定之心。正所谓吾辈修士宁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一旦被人轻易吓住失去机缘,那此生将再无出头之日,由此个个就算心生忌惮,也给自己猛加了口气后,使劲运转小宇宙,将身体强行定在那儿,不然此行还没开始就得打道回府了。

  论来这些个飞身而起青年修士也仅是蒙纳境修为,而大部前来夺宝队伍中其领头之人也具有同等修为,可如今他们已然感觉前面威压之力早让人难以喘息,自保尚且吃力,何况如此逼迫众人。可回观此刻空中这些个青年精英竟然还能飞身而起进行逼迫,两者差距之大简直是天上地下,由此想想这些出自大门派宗门势力之青年精英其底蕴果然非同凡响!

  再如何此刻经此震慑、逼迫,后方总算稳住了没再相互挤压。而晚到之人也早已认命,停身呆在了后方,不过想让他们退身而回也几乎没有可能。但凡是有传承宝物出世,首要选择必是有缘之人,而并不一定是那个修为最强者,这与直接争夺宝物可是有天壤之别,由此大家都期盼着那个有缘人就是自己,因而再如何凶险也坚持留在此地。

  而刚刚挺身而出精英中就有那融少,此刻他早已重新回到自己队伍里头,转头看了看身旁袁娇娇与固男两女,那个得意简直不用话语多形容。

  而两女见此也只得向其微微一笑。说来要论这融少确实为人中龙凤,然而他那好色名头早已传遍整个洪荒森界,再如何她们姐妹对其也是敬而远之。现时她们两家有求于他没法,若不然她们姐妹早已拂袖而去。

  瞅着这融少那副得瑟模样,两女不由同时回头看了看秦健,见她一直就默默停身在队伍后面,也不知其是承受不住眼前压力,还是感觉自身被这融少打击到没有信心?由此两女可算内心大为焦急,如他真是个不敢承担之人,那她们姐妹可算是瞎了眼了!

  只是她们姐妹内心再如何焦急,后面秦健依然不闻不问,仅是在那默运功法,根本没对她们姐妹与那融少多看一眼,也不知他葫芦里埋的是啥药?

  回观秦健此刻却正利用眼前平静,不停于那品味着那股熟悉味道。不知为何,他总认为此股威压之中所施放的圣源之力中好似与他自身有谋些相似之处。

  然而是什么地方相似,却让其琢磨不透!于此他慢慢含上双眼,闭塞自身所有五官,全力窥探了起来。由此直如入定一般,袁娇娇与固男两女此刻当然看不到秦健有何表现了!呵呵。。。。。。

  眼前场上也早已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耐心等待那两股氤氲之光及那石碑究竟会产生何等变化。然而时间过去许久,那两股冲天氤氲之光依然如旧,那石碑除了释放着强烈威压外,也不见有何变化,就在众人内心逐渐焦急之际,突然那道石碑上方那八个‘泰晤道君正道之处’莹光闪闪大字突然变成了血红。

  接着就从石碑上脱离,好似活了一样快速飞上了高空,随即散开形成了一座血红穹顶。直直笼罩着整个峡谷之内所有前来得宝的众青年修士。

  此般突然变化早让大家内心期盼,看来那泰晤道君正道之处要开始真正显迹了,也就是说此刻该是关键之时。

  于是乎所有前来寻宝队伍其内领头之人早已呼唤而起。包括现在那融少也是快速向身后袁娇娇与固男两女示意了下。

  二女见此正想回头示意秦健,却见他此刻突然睁开了眼睛,直直看着上方穹顶也不知在想甚?

  就在大家伙全神贯注着准备抢夺先机之时,突然上方那穹顶上突然显现出一位须眉俱白仙风道骨老者笑呵呵地看着下方众青年修士。顿时一股轻微又极度清晰话语同时响彻在众人耳旁。

  “呵呵呵,老夫沉睡多年,今番重见天日,其意就是为我窥天门寻找一传世之人!凡今天于会之青年修士,老夫都会一视同仁,接下来就看你们之中谁会与我窥天门有缘了。。。。。。”说着那高大形象逐渐于穹顶之上消失!

  “窥天门?咝。。。。。。难道会与我所修习窥天神术有何关联不成?。。。。。。“正苦苦思索不可得的秦健猛听得‘窥天门’三字,差些整个人蹦跳而起。

  刚刚他之所以首先会望着穹顶,就是已然感觉到那石碑上面大字所化穹顶,好似一种高深法阵所置,由于他对于法阵研究可说有许多心得,因而第一时间就注意上了那层穹顶,没想竟然会听到此等惊天消息!

  而此刻再一回味,他猛然惊醒原来自己苦苦思索不得之处就是眼前那石碑之上所释放威压当中所含圣源之力,好似就有不少神识所化,也只有他这等拥有识海与上云台之人对此有特别敏感。

  可如没有那须眉俱白老者提示,他可是难以思索到此,这下他内心之激动简直是溢于言表!要知自从师父天龙人那里学到这通神术可说处处显得神奇,好多次都是靠着此神通而达成了自己所想之事,然而秦健自身包括天龙老人在内对此道神通有缺失不免十分遗憾。

  特别是天龙老人于此更是投入了巨大心血,可是此篇神通乃是不知传自何处,且修炼成功之人几乎就不曾见,当年尉迟圣界老祖得到也仅是觉着此术残破太多,难以修炼,只好先扔进自家小天地内,让所培养弟子接触一下此等神奇之术,以便有所得。

  不过令他们也想像不到,竟能让天龙老人将此术给修补了个大概,从而有了修炼成功可能。而秦健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一下就修炼了成功。当然这也是因天龙老人太过自信自己这窥天神术,以及用此术对秦健整个命格窥探后发现他不可能有殒落危险才直接给了他自行修炼。

  后果当然如天龙老人所料,秦健掌握了此道神通。可当他们准备将此神通想教授他人时,却发现其实太难,就算以秦健那么多儿女,也仅仅只有老大秦英俊侥幸成功。要知他们所有兄妹在小琼界可是个个先天道情大圆满啊!

  此刻秦健越品味,越觉着有此可能。特别是名字重合这点特别重要。窥天,试问谁会无事取这个狂妄之极的名字?

  正当他为此大感欣喜之际,场上那两道发着氤氲之光处,突然裂开了两道缝隙,且越开越大,好似从地面张开两张巨嘴一般!

  就在大家为此大感惊恐之际,突然从巨嘴中各自闪出一道巨大卷轴,上面写着生门与死门二字。接着就从其内吐出一股暗沉声音,“欢迎各位青年修士,你们将于此生死两门内经历生与死的考验。生者也有可能死,死者也可能再复生,此中奥秒只能靠尔等自己因缘而定,然而心智不坚者切勿入内,一经走错,将万劫不复。切记切记。。。。。。”

  由此可算让大家有了些踌躇,进肯定要进。既然到了宝物跟前,如要后退,那自己今生可要永远活在后悔中了!然而那沉闷声音之告诫只怕不是空穴来风,一经走错下场必然极惨,这可是很多传承遗迹现形时所经常出现的后果。

  曾经在圣界,也出现过一个古老到往前面推好几个纪元的前辈高人圆寂之地显迹,不过当时那地方不似洪荒森界这般偏僻,于是乎青年才俊云集。可是那一役最后根本没有人得到所谓的传承之宝,而是直接殒落了好几百万青年才俊,成了那高人用以恢复自身的血食。

  原来这传承遗迹显现有时也会作假,完全是那几个纪元之前所谓前辈高人为了重新返阳而设下的圈套,之所以显现出来就是为了吸引大量青年前来争夺,从而好让他们全力厮杀,他自身则于暗中得到好处,从而让自身灵魂重新复苏,既而夺舍别人躯体,重新活过来。

  好在那次那位高人做事实在太过残忍,后面那些大门派宗门势力见着自家优秀后辈殒落过巨,直接联合起来进行了讨伐,几经苦战终于将那已重新返阳的老怪物给予消灭。经此但凡世上有传承遗迹显现,无不战战兢兢,务必要约上大量宗门内高手共同前来。不然一旦自家整个年青一代殒落,那等待他们的必然是萎靡不振乃至覆灭!

  此刻大家就面临着同样艰难选择,一个生门一个死门,究竟是选择那个?当然刚刚那沉闷声音早已告诫,生门也是有危险,死门也非平坦之路,这就看你个人运气与实力了!只有自己扼住命运咽喉,你才有可能走到最后。当然此中也有可能就是一个陷井!

  这时早有靠前队伍已然选择好了走哪道门,大家深吸了口气后,毅然决然钻了进去。此趟要是殒落,那此刻所吸空气将是他们这一生最后一口新鲜空气了!

  融少此刻也是快速看了看身后袁娇娇与固男两女,完了大手一挥,直接向那生门钻了进去,毕竟看着生字总觉着内心舒服一点。

  秦健这下也是快速相随,正要准备就此而入时,突然糖豆出声道:“哥哥,我觉着我们还是去死门为好。”

  “呃!为何?”

  “不知为何,反正我就是有这种感觉!”

  “嘿!你这小不丁,如此一说,你让哥哥怎样选择才好,你看那融少可是去生门了呀?”

  “我。。。。。。”

  “哎!哥哥信你一次。”这下秦健赶忙赶上袁娇娇与固男两女,大声招呼道:“袁姑娘、固姑娘,在下觉着我们走死门才好。”

  “啊!你可有何说道?”两女惊讶而问。

  “没有,仅是凭感觉。”

  “可融少已然去了生门了,难道我们弃之不顾?”

  “这。。。。。。”

  “秦健兄,既然你也没有确定依据,不如我们就跟着融少吧,必定人家可是蒙纳境巅峰强者。”固男赶忙劝说起来。

  这下秦健可有些做蜡。听糖豆的,此行必然要与两女当场分道扬镳,而这样做似乎不合他之人情。如依着两女,那糖豆可是天地灵物,犹其是它本身先天感觉自己可不得不重视。

  “快走吧,人家都等急了。”袁娇娇看着秦健在那语言吞吐也没个主见,顿时快速催促起来。

  “好吧!”秦健这下已然下定决心,就跟着两女。此趟名义上自己可是前来帮忙的,哪有帮忙之人自顾自之说。由此不再听糖豆之言,跟着两女一下闪入到了生门之内。别说其他青年修士也大都如他们一样选择了生门,毕竟任谁都想有个好彩头,这刚一进入传承遗迹就到了死门,说来内心也有些膈应!

  当然也有更多不信邪的,越是见着死门他们反而越往里进,以显示自已之豪气,由此两道门内全是人流涌动。

  一进入里面,往里走不远,即遇到一道光门。想来是一经进入,你欲再往后退等于是再无它途了!

  当时能到此地者,谁还顾及这些,纷纷挺身闪入。秦健与袁娇娇、固男等人也是义无反顾,迈进了那道光门。

  顿时眼前一亮。环顾四周顿让秦健大为惊讶,原来里面占地极度宽广,且全是人造宫殿式建筑,宏伟大气。上方全面镶嵌着发光之物,此刻在里头好似身处白昼也是相差不多。不过走了不到两三百丈,道路随即一转,竟然是个偌大厅堂状广场,宽广起码能容纳上万人之多。然而眼前人员可是早早超出厅堂容纳,直将此地占了个人满为患,以至许多人还一直停留在后面通道之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