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八百二十八章:近乎于零

作者:北燎更新时间:2020-01-14 00:00:12
  掌心泛着温暖之意,剑气无比自然的融入离尘剑中。

  原被镇压得不显半分剑意的离尘剑,在片刻的灰败之中,宛若被星火点燃的燎原一般,整个剑身炽烈的燃烧起来,犹如照亮黑夜的火把。

  锈迹尘埃剥落,明亮的剑锋染着光明的剑气化火。

  陵天苏挽剑刺出,离尘剑尖精准无比的点在了锁链的尖端之上。

  宛若锋利枪头的漆黑链端内,隐藏一角古城的风景骤然崩散而去。

  嗤嗤嗤……

  类似于烧红的刀子切开精铁一般的尖锐声音响彻整个听雨轩中。

  漆黑的锁链被一分为二,陵天苏一年间以来蕴养的那道剑气在以着惊人的速度损耗。

  手臂与离尘剑连成一道笔直的线,他开始疾跑而去,将幽长的锁链不断破开两半继续向前。

  因为他知晓,冥族的锁链皆源自与心脏,破开了锁链,在锁链尽头那便是冥负的心脏。

  他不奢求这一剑能够将他心脏贯穿杀死,但求能够一剑让他负伤。

  终于,在被破开的两道黑暗尽头,他睁开双眼,迎上冥负那震惊的眼眸,手中离尘叮的一声宛若撞在一座铁山之上。

  陵天苏手臂臂股瞬间传来骨折错位的声音。

  哗啦两声,被切分开来的两道锁链无力的萎在地上,能够剥夺光明的漆黑锁链也不再继续释放黑暗冥意。

  在无数惊慌失措乱踩乱叫的席面之中,听雨轩终于恢复了本来的色彩。

  陵天苏眼眸微张,却见离尘剑尖并非落在了冥负心口之处,而是被他用左手手掌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阻挡下来。

  而帝子剑气最后一抹火色光辉,犹如萤火熄灭一般灭烬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不见任何掌纹的手掌,被刺破一点,幽蓝的鲜血顺着剑锋滴落。

  而陵天苏体内的元力也终于在破开锁链之后,开始正常运转。

  冥负全然不复方才淡然轻松一副玩弄猎物的表情,他的目光冷而幽沉,黑眸深不见底,嘴唇轻启而寒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神子一剑!”

  天子神色复杂的看着陵天苏,终是没有说什么话。

  而是亲自下了席坐,缓步走至昏迷的怀墨身侧,颤抖着手掌抚上他的面颊。

  而胡铁匠在听闻瘟毒二字的时候,那具笼罩在胡青神色的破锣就已经被他收了起来,转而朝着秦紫渃劈头盖脸不由分说的罩了下去。

  明显是想护住自己的爱徒不受瘟毒侵蚀。

  帝子剑气已然用尽,陵天苏不再白费功夫,收回离尘垂下手臂,以左手接骨,不惧

  疼痛的生生将错位骨折的手臂接了回来。

  可心中认识忍不住暗自心惊,遭受神雷鞭打淬体的他,肉身隐含混沌雷霜相护,可依旧如此轻易骨折,这冥负的实力究竟可怕到了什么地步。

  冥负缓缓闭眸说道:“赵韫弼,本座命你,携着手下众人,继续释放瘟毒,确保此处每一个人都成功感染瘟毒,此刻不急着杀死他们,待本座亲手了解此子,便毁了这座楼宇,让瘟毒彻底爆发三州。”

  赵韫弼眼神狞毒,忙应道:“是!”

  “乱臣贼子!我先灭了你赵家!”

  在死亡的威胁之下,从未如此齐心的世家众臣们,在这一刻却是陷入了无比的默契,群起而攻之。

  可是在杀侍与剑侍两名通元都已受伤昏迷。

  如今赵韫弼,赵荷,胡家家主以及镜渊魔整整四名通元强者,他们又哪里是对手。

  徒劳的反扑换来得是更为恐怖的尸瘟毒加身。

  而骆轻衣身侧不远处的燕天罡亦是无差别的被人捉住,劈头盖脸的浇下浓郁的尸瘟毒,一阵哀嚎挣扎换来的只是拳打脚踢。

  而像燕天罡这样的人有很多。

  同为潇竹学院的大弟子孟子愉也幸免于难,他冷着脸怒斥连连,却依旧无济于事。

  骆轻衣被这吵闹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