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99章 觉悟

作者:花多更更新时间:2020-01-04 07:42:42
  已经解开阴封印的纲手,再次召唤出十几个质量十足的影分身,如狼似虎地冲了进去了岩忍军团当中,顿时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仅仅是刚刚与岩忍军团的侧翼碰撞在一起,纲手的速度便骤然缓慢了起来,无数的岩忍在指挥官冷静的指挥下,发动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每一次都令纲手疲于应对。

  这还是因为拥有了『免伤』抵消了绝大部分低级伤害的关系。

  换做两年前的纲手,恐怕早就已经被那普天搞定的苦无和手里剑杀死数千次了!

  “土遁·岩柱枪!”

  “土遁·土陵团子!”

  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纲手根本就是防不胜防,影分身也在迅速的消耗,查克拉更是所剩无几,就连作为本体的纲手,身上也是早已遍体鳞伤,甚至来不及用液体进行治疗;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纲手根本不敢使用『水化之术』免疫掉其中的物理伤害,就是担心会遭到忍术的攻击而变成类似于果冻的物体。

  ——Kira|(<ゝω·)☆——

  木叶这边终究没有派出援兵,最终只有自来也和大蛇丸两人决定进行救援,甚至连旗木佐云都被志村团藏以作为自己的副手的名誉扣下了,两人就这样一兵一卒,孤身前往。

  “你不是反对么,怎么就跟来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自来也才忽然的问题,他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大蛇丸,调侃道:“难道这就是纲手所说的那个,什么嘴里说着不要,但身体却很诚实?”

  大蛇丸轻哼道:“你才是傲娇。”

  自来也却是没和大蛇丸斗嘴,忽然变得有点压抑的问道:“大蛇丸,你觉得纲手会死吗?”

  大蛇丸稍微侧目看了自来也一眼,平静地说道:“如果真的陷入岩忍的包围,以我对纲手的理解,就算再多九条命,都不够死,毕竟那几乎是一个忍村,还是大国忍村才拿得出手的兵力了,岩忍村那边显然也是独孤一注了吧。”

  闻言,自来也沉默了下来。

  就算是千手一族,作为人类,查克拉也是有限的。

  这时,大蛇丸忽然说道:“当然,岩忍不至于会为了击杀纲手而延缓计划,所以只要纲手不冲进敌阵,不见得就会被陷入敌阵,只要不被包围,以纲手的能力,想要逃掉大概也不是什么难事。”

  “那也只能说明,纲手没法拖住岩忍军团的步伐而已吧?”

  大蛇丸沉默了一下,答道:“是的。”

  想要阻扰岩忍军团,就非得要冲进其中。

  但那种做法,无疑是死路一条。

  ——Kira|(<ゝω·)☆——

  “混蛋!安拉胡……”

  最后的一名影分身纲手,尚未自爆成功,便被一支尖锐的土矛穿透了身体,嘭的一下化作烟雾消失,这战场上,最终还是只剩下纲手一人,望着漫山遍野的岩忍,一种孤独感没来由的涌上心头。

  身上的血液,止不住的滴落,未曾感受过的痛苦遍布全身,视界也逐渐的变得模糊。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浑身上下每一道伤口都不断地通过神经将痛苦的感受传递到大脑当中,而后,又逐渐转变为麻痹的感受,就好像身体都变得不再属于自己一样。

  原来接近死亡是这种感觉吗?

  纲手不禁苦笑,心中更是对自己只身冲进敌阵的决定后悔不已。

  “这的确糟糕透了的决定,不是吗?”

  血液自前额留下,染红了左眼的视界,双手也因为长时间的作战而无比的沉重,染血的纲手站在堆积如山的尸体高坡上,轻声笑着。

  在她的四周,在那尸山之下,是数之不尽的岩忍。

  “但人这辈子,总得做些会令自己后悔不已的事情。”

  几乎油尽灯枯的纲手,看着那些岩忍,眼里尽是灼热与澄澈。

  让四周的岩忍不寒而栗。

  “怪物……”

  不只是谁,如此说了一句,顿时令所有岩忍都忘却了进攻。

  从交战到现在,已经有千人之数死在了那看似柔弱的双手上,本应软绵无力的拳头,却仿佛无比沉重的战锤,每一次挥击,都是腥风血雨,每踏出一步,大抵都在轰鸣,石尘翻滚。这个忍界的高岭之花,无数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就这样从军团的外围,径直杀到了这个无比靠近中心的位置。

  仅凭一己之力,做到了这种恐怖的事情!

  这真的是人能够做得到的事情吗?

  据说千手柱间做得到,据说宇智波斑做得到,但也仅仅是据说而已,在场所有人,没有任何一个人曾有幸目睹那以一敌万的光景。

  但今天许多人都看到了,目睹了奇迹发生在眼前。

  千手一族都是怪物吗?

  作为岩忍军团总队长的白土,神情复杂地看着那似乎还打算战斗的女人。

  身负重伤,濒临死亡,身上插着数根折断的石矛,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苍白。

  “住手吧,到此为止了,千手纲手,你已经确实地拖延了我军的计划。”

  纲手艰难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了勉强的笑容,低垂着眼帘。

  “是啊,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暗金色的眼眸,有着说不尽的落寞。来到火影的世界,已经足足二十二年了,却依然没法仅凭自身的力量扭转局势……不,倒不如说,这个所谓的『自身的力量』,本身也就是不属于自己的伪物,说出去,还真是贻笑大方呢。

  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毫无疑问就是废物啊!

  纲手从怀中掏出一枚卷轴,解封。

  那巨大的金属顿时出现在身边,碾碎脚下岩忍的尸体。

  纲手蓦然看向白土,眼神灼热而澄澈,她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发出宣言。

  “没错,我是输了,但是啊,给我听好了岩忍们,你们也输了啊!输给了这样的我!”

  周遭的岩忍,顿时一阵哗然。

  这个油尽灯枯的女人,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口出狂言。

  然而,作为岩忍军团总队长的白土,却是无言以对。

  以一敌万,击杀上前忍者,就算对整个战局的影响甚微,但也是极大地改变了这个世界,在忍者的历史当中,留下浓墨的一笔。

  毫无疑问,这的确也是岩忍军团的失败。

  仿佛看穿了白土所想,纲手笑道:“不是哦,我所指的输,不是这个。”

  闻言,白土骤然一惊,猛地抬起头看向那肆意狂笑的女人。

  一种没来由的恐惧涌上心头

  “杀了她!给我立刻杀了她!”

  一声令下,无数的土矛激射而出,顷刻间将纲手单薄刺穿。

  尔后,无力地倒下,自尸山血海中滚下,一骨碌地滚到了其中一名岩忍的脚边。

  那渐渐失去焦距的瞳孔,映射着依然灿烂的太阳。

  “可惜啊,迟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