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55|独发

作者:板栗子更新时间:2019-12-04 00:18:13
  谢凉走回来的时候,孙满满正站在客栈门口等他。他的步子顿了一下,朝孙满满走了过去:“满满听见我刚才和白璐说的话了吧。”

  孙满满朝他笑了笑,道:“嗯,不过我也说过,我不会让阿凉变成可怕的人的。”

  谢凉弯了弯唇,走上去拍了拍她的脑袋:“我要走了。”

  “好,路上小心。”

  赵培派的人已经在一旁候着,谢凉牵过马,翻身上马,又回头看了孙满满一眼,才和那人一并骑马离开了。

  赵培从客栈里走出来,对孙满满道:“孙门主,我和清之打算上黑河寨,处理收编之事,那个假冒你的人,王副将会带人继续在镇里搜查。你是留下来和他一起搜查,还是跟我们上山?”

  孙满满想了想,她的任务是要把皇子带回去,既然现在赵培和可能就是她要找的那个人,那她肯定得确保他的安全:“我和你们一起上山。”

  “那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孙满满点了点头,又问:“对了,之前林香香带我们回的那个‘家’,你们找人查过了吗?”

  赵培道:“清之早就派人去查过,那个老妇人,已经不在了,我们问了周围的邻居,说那个地方很久都没住人了。”

  孙满满眸光微动,果然和她猜的差不多。“林香香的身份可能很关键,好在卿寨主现在将她扣下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查出什么。”

  “去了就知道。”

  几人没在再客栈多做停留,整顿好人马,就再一次往黑河寨而去。空智自然是跟着孙满满上山,释贤害怕烟阳会再生事端,便留在烟阳坐镇。

  这一次卿如雪提前和守卫都打好了招呼,赵培的人马很轻松地就上了山。因为黑河寨的人数众多,全部收编还是要花些时间,所以今晚他们还是在黑河寨留宿。

  卿如雪依然设了晚宴招待他们,孙满满问起林香香的事,卿如雪道:“她还是装傻充愣,不过再关她两日,估计她也就坐不住了。”

  孙满满点了点头,没再作声,比起林香香,她现在更想搞清楚赵培是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

  现在烟阳局势紧张,这件事更加刻不容缓。孙满满思来想去,觉得还是……直接一点吧。

  她趁着赵培睡下,偷偷潜进了他的房间,没想到赵培看上去是个一根筋,警觉性还挺高的。她一接近,他就把放在床头的刀模了出来。

  孙满满:“……”

  屋内没有点灯,很暗,两人就这样在一片漆黑中,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孙满满率先打破了这静默。

  “咳咳咳。”她做作地咳了几声,夸奖道,“看不出来嘛,你警惕性还挺高的。”

  赵培道:“这几年我征战沙场,可是有不少人想取我项上人头,警惕性不高一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嗯……不错不错。”孙满满打着哈哈,想把这事揭过去。然而赵培并不愿如她的意,他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手里还握着他的刀:“孙门主半夜潜进我的房间,到底意欲何为?”

  “嗯,我就是想看看……”孙满满说着,飞快地封住了赵培的穴道,“得罪了,我今天一定要看看你身上有没有月牙印记。”

  赵培:“……”

  孙满满一边解他的衣服,一边道:“虽然你警觉性够了,但武功还差了点。”

  “……”赵培沉默地看着她把自己的中衣解开,抿了抿唇道,“你,就不怕谢凉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你潜进我房间,还脱我的衣服。”

  孙满满抬起头来看着他,片刻后,她对他展颜一笑:“就算阿凉知道了,他也一定是找你报复。你不会这么傻,还上赶着告诉他吧?”

  赵培:“……”

  言下之意,他今天这个亏吃定了。

  把赵培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后,孙满满为了看得更清楚,还把屋里的蜡烛点亮了。她拿着烛台,一步步走到赵培的跟前,赵培忽然……想到了一些不纯洁的事。

  他摇了摇头把脑袋里乱七八糟的的想法甩出去,孙满满已经举着烛台,在他身上观察了起来:“你的左肩上,没有月牙印记啊。”

  赵培皱着眉头道:“谁告诉你我左肩上有月牙印记的?”

  孙满满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似乎十分困惑:“难道说那个人不是你?可是你的身世,和我要找的人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赵培,那会是谁?

  她正想着,就在赵培的背后看见了一个印记,那模样看上去像是烫伤的,伤口还真有几分像月牙:“这个印记是……”

  赵培道:“小时候顽皮,不小心被烫伤的。”

  孙满满站在原地想了一阵,对着他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看来你真的不是我要找的人。”

  赵培:“……”

  她把赵培的穴道解开,放下烛台飞快地逃了出去。

  赵培:“……”

  回房间的路上,孙满满一直愁眉不展。本以为已经找到了皇子,没想到只是空欢喜一场。那么真正的皇子,到底在哪里呢?

  烟阳的局势越来越乱,林香香的身份也未明朗,她必须通知手下的人,加快寻找,否则皇子可能有危险。

  走到自己的房门前时,她忽然停了下来。

  房里有人。

  虽然房间里没有点灯,但她感觉到了另一个人气息。是谁?

  她微蹙着眉头,站在一边,慢慢地将门推开一条缝。

  “孙门主,是我。”屋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孙满满的眸子一动,听出了这是卿如雪。

  “卿寨主?”孙满满走进去,看清了站在桌前的人,“你怎么的在我房间里?而且还不点灯?”

  卿如雪道:“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孙满满更奇怪了:“你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可是关于林香香?”

  卿如雪没说话,只是看了她一阵,突然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孙满满:“???”

  “卿寨主,你这是……?”虽然卿如雪确实比一般女子显得更英气,可她到底是个女人啊!她不好这一口的!

  卿如雪一直将自己的衣服脱到只剩下里衣,然后将衣服退到了肩膀以下。

  孙满满的眉头猛地一皱。

  卿如雪看着她,面不改色地道:“孙门主是不是一直在找,这个月牙印记?”

  “这……”孙满满凌乱了,卿如雪左肩的下方,有一个月牙一般的胎记,和她要找的那个一模一样,“可、可是……你是男扮女装??”

  卿如雪:“……”

  她抓起孙满满的手,放到自己的胸上。

  孙满满:“……”

  她瞬间脸涨得通红,女、女孩子的胸摸起来果然好软好舒服,难怪阿凉那么喜欢!不、不是!

  她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尴尬得都不知道该看哪里。

  被她摸了的卿如雪倒是面色如常:“你们要找的人,本来就是个女人,你爹竟然没有告诉你?”

  孙满满:“…………”

  她沉默了好长一阵,才干瘪地道:“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我,就,断了气。”

  卿如雪:“……”

  两个人面对面沉默了一阵,孙满满终于耐不住寂寞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皇子,就变成了女人?

  卿如雪把衣服重新穿上,对孙满满道:“我娘生的本来就是女儿,只是皇上觉得我十分聪明,一直将我当成皇子培养。当今太子不学无术,只不过是皇后一族手里的棋子,一旦太子继位,他马上就会被架空。父皇时常叹息,可惜我不是个男儿身,空有一身学识,却没有用武之地。

  可能是执念太深,他一直将我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也正是因为这个,让皇后和她的党羽,认为我真的是个男孩儿。十四年前他们策划了一场暗杀,我母亲为了保护我牺牲了,我则被送到了烟阳。为了方便行事,我也一直用的男孩的身份,直到五年前我的养父母去世,我才恢复了女孩儿的打扮,找到了黑天霸。”

  孙满满飞快地消化着这个故事,卿如雪说的话也证实了她之前的猜想,她被黑天霸抢上黑河寨当压寨夫人,果然是她策划好的。黑河寨不仅便于她隐藏身份,也能帮她累积实力,她这么多年不断壮大黑河寨,是早就想到会有这一天了吧。

  “可是,为什么当年他们没有杀了你,而是将你送到了烟阳?”

  卿如雪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只不过当时那个杀我的人,发现了我是女孩儿,可能是一时动了恻隐之心,留了我一命,只是将我扔到边境自生自灭。”当初那个杀手是怎样想的,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孙满满还想问什么,忽然听见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她眉头一动,朝外面掠了过去:“谁?”

  门外躲藏的人没料到她会突然袭来,被逮了个措手不及。孙满满反手擒住她,将她按在了墙上:“林香香。”

  林香香的手腕被她捏得生疼,她紧锁着眉头,抿着嘴角没出声。

  卿如雪从屋里走出来,看了她一眼,对孙满满道:“将她绑了押到议事厅去,我要连夜审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