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53|独发

作者:板栗子更新时间:2019-12-04 00:18:09
  释放了一次后,谢凉覆在孙满满身上喘着粗气。孙满满推了推他,力道软绵绵的:“阿凉,你好重,我喘不上气了。”

  谢凉微微往旁边移了移,在她身侧躺了下来:“你觉得怎么样?”

  孙满满脸上还没消下去的红晕,又加深了几分:“还好,比第一次的时候好。”

  谢凉听她这么说,忍不住勾唇笑了笑,上次顾念她未经人事,这次,又遇到这个风口浪尖上,他都不敢放开手来做。等事情告一段落了,他一定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他抬手轻轻抚着孙满满的侧脸,将她汗湿的头发拨到一边。孙满满觉得浑身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便对他道:“阿凉,我想沐浴。”

  “嗯……”谢凉撑起身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我们再来一次,就沐浴,好吗?”

  孙满满:“……”

  她其实感觉得到谢凉身上的火还没有完全熄灭,可是这种问题,他到底怎么好意思问出来的!说好的神仙一样的人物呢!

  谢凉见她不说话,以为她不答应,便跟她保证道:“满满,再给我一次,就一次。”

  孙满满:“……”

  “好吧……”她刚松了口,谢凉就再次压了上来。谢凉是练武之人,身体本就比常人好,再加上他内力深厚,孙满满觉得他身上就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气。

  “阿凉,你、你没说一次有这么久啊……”

  谢凉的下巴绷得紧紧的,像是在压抑什么,他在她嘴角亲了一下,安抚似的道:“乖,快了……”

  孙满满:“……”

  她觉得要不是她也从小习武且内力深厚,被他这样折腾,早就死了吧。

  谢凉并不敢放任自己做到尽兴,他知道现在时机不适合。他握住孙满满放在头顶的手,和她十指紧扣,再次将自己都释放在了她的体内。这次两人休息的时间比上次久,谢凉在孙满满身侧躺了一会儿,像是想起了什么,起身运起内力,将自己留在孙满满体内的东西弄了出来。

  孙满满已经羞得不行了,谢凉却完全不知道何为害羞,还问孙满满:“上次我没有帮你……”

  “我自己弄出来了!”孙满满飞快地接口道。

  谢凉看她满脸通红的样子,又是可爱又是好笑,他在她唇上亲了亲,附在她耳边低声道:“现在不适合要孩子,等时局稳定下来,我们再生个孩子来玩玩,好吗?”

  “……”孙满满抽了下嘴角,“孩子生下来就是用来玩的吗?”

  谢凉看着她笑道:“那满满想玩吗?”

  “……有点想。”她想了一阵,又补充道,“不过要是像阿凉这样的,我才想。”

  谢凉弯着嘴角道:“满满这样的也不错,不如我们生一个哥哥一个妹妹?”

  “嗯……总觉得他们好可怜哦。”

  “……”谢凉静默了片刻,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

  孙满满推了推还黏在自己身上的人:“说好了要沐浴的。”

  “嗯,我这就去找小二送热水上来。”他在孙满满额头上亲了一下,简单的擦了下自己的身体,就披上衣服出去找店小二了。

  他们住的这家客栈虽说已是烟阳最好的了,但条件依然和简陋。热水小二还能帮他们烧,但客栈里的浴桶有限,他现在找不出个新的浴桶给谢凉。见谢凉脸色不太好,小二赶紧道:“那位光头的大师,和你们是一起的吧?他的房间里就有一个浴桶,客观可以把那个暂时借过来一用。”

  谢凉心里不是很情愿,但条件有限,只能先将就一下。他让小二先去给他烧热水,自己去了释贤的房里。

  空智一直在释贤的房里跟他将最近的见闻,谢凉来的时候,他耳朵一下就红了。虽然谢凉用吻堵住了孙满满的声音,但隔壁房间的床“吱呀吱呀”摇了这么久,他不可能没听见。

  还是释贤大师见过大场面,见到谢凉,也能面不改色:“谢施主,这么晚找贫僧有什么事?”

  谢凉道:“我想沐浴,但客栈没有另外的浴桶,所以想借你的一用。”

  “原来如此,谢施主请自便。”

  谢凉点了点头,也没跟他客气,直接把浴桶一提,然后单手拖住,带回了自己的房间。

  空智等他走了,才“吁——”地吐出一口气。

  释贤看着好笑:“看你平时和姑娘们走得挺近,没想到还如此纯情。放心吧,你也迟早有这一天的。”

  空智:“……”

  谢凉把浴桶搬回屋后,还拿清水清洗了一遍,他弄好后,小二的热水也烧好了。小二没有把热水送进来,而是特别懂行地在外面敲了敲门:“客观,您要的热水烧好了,我给您放在门口,您自己取一下。”

  “嗯。”

  谢凉应了一声,就听小二离开了,等他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他才打开门,将热水提了进来。

  孙满满披在一件中衣,试了试水温,点点头道:“嗯,可以了,你先出去吧。”

  谢凉却耍无赖地不愿意走:“我也想沐浴,这个客栈只有这一个浴桶了,还是我跟释贤大师借来的,满满就将就一下,跟我一起洗吧。”

  孙满满:“……”

  她还没答应,谢凉已经脱掉披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跨了进去。

  孙满满:“……”

  这个浴桶不算大,但要坐两个人还是勉强能容纳,谢凉舒服地泡在水里,看着站在外面的孙满满:“满满怎么还不进来?放心吧,能坐下。”他说着,还特别贴心地往里面挪了挪,以便给孙满满腾出更多空间。

  “……”孙满满和他对视了一阵,觉得自己当初说想调戏谢凉,实在是……太天真了。

  “满满,再不进来水就要凉了哦。”

  孙满满嘴角动了动,最后把心一横,脱掉中衣走了进去。

  她一进去谢凉就一把将她环在怀里,好在他也比较老实,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抱着她。孙满满稍稍松了一口气,谢凉在她身后笑了一声,道:“我说了只再做一次的,我不会骗满满。”

  孙满满的脸莫名就有些烧,幸好她现在背对着谢凉,不用去看他的表情。

  泡在水里真的舒服多了,孙满满靠着谢凉胸膛,很快便放松下来。谢凉抱着她,靠在浴桶上,似乎也十分惬意。他捋着孙满满的长发,缓缓地问她:“满满,你爹究竟是怎么死的?”

  孙满满闭着眼睛,睫毛轻轻颤了颤,然后又归于平静。她知道,一旦捅破她就是红曲这层纸,有些事便再也瞒不住。

  但她愿意相信谢凉。

  “我爹,原来是宫里的御前带刀侍卫。皇上因为在宫中的权利受多方制衡,行动起来很不方便,便想有一支能够独立于朝廷势力外,能让他自由调动的队伍。”

  谢凉是这个聪明人,孙满满只这样一说,他便明白了七七八八:“所以他让你爹成立了光明门?光明门其实暗地里一直在帮皇上做事?”

  “嗯,我爹是他最信任的部下,所以他选择了我爹。”孙满满还是懒懒地靠在他的身上,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这些事我爹从未正式告诉过我,我也只朦朦胧胧知道一些,直到四年前,他带我去了烟阳。可能是他觉得,我十四岁了,已经长大了吧。”

  谢凉手里还是把玩着她的头发,嗅了嗅她独特的发香:“四年前你们是来找什么人的?”

  “皇上和外面的女人生的孩子。当今皇后很强势,而且仗着他们家很多人在朝里都是重臣,便在后宫只手遮天。其他妃子的孩子都被她害死了,宫里的皇子公主,全是她生的。皇上虽然知道,但也一时奈何不了她。可惜皇后百密一疏,没能管到宫外的女人,等她察觉的时候,那个孩子已经六岁了。”

  “然后呢?”

  “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孩子也就罢了,但偏偏那孩子小小年纪,就表现出惊人的治国之才,皇上似乎有意培养他,想让他继承自己的位置。皇后一族当然不愿意,便对孩子动了杀心。他们策划了一场暗杀,孩子的娘死了,孩子不知所踪。皇上本以为他已经惨遭毒手,没想到四年前,他还活着的消息又突然传了出来。”

  “所以你和你爹就来烟阳找他?”

  “嗯。”孙满满轻轻地叹出口气,“可惜我们来晚了,收养他的人已经死在战乱之中,线索就这样断了。”

  谢凉想了想,问她:“你要找的月牙印记,可是与这个有关?”

  “嗯,说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胎记。”这些事情,也是她跟她爹来过烟阳以后,才听她爹说起的,“我从很小的时候,我爹就逼着我练武了,那个时候我年纪小,又是个女孩子,哪吃得这种苦。我一点都不想舞刀弄枪,只喜欢摆弄我娘留下来的发簪玉饰。我爹在其他方面都很宠溺我,唯独练武这件事,他却一点不肯让步。

  我小时候为了逃避练武,闯过不少祸,每次都要阿仁和宋沉来帮我收场。后来在我十岁那一年,我爹将我一个人丢在了深山里,只给了我一把刀。那里晚上有豺狼野兽,我被扔在那里的第一个晚上,就遇到了一只大老虎。它张着血盆大口对我一吼,我就被它吓哭了。我哭着叫我爹,叫阿仁宋沉,甚至连欢天喜地都叫,但是他们都不在。只有我一个人。这个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会有人来帮我。”

  那一年,才十岁的她,竟然凭着手上的刀,一个人打败了那只大老虎。那个时候她真的很庆幸,她爹平时那么严厉地让她练武。她爹将她接回去的时候,她也是遍体鳞伤,但她活下来了。

  伤好了以后,她跟她爹冷战了一段时间,倒是在练武这件事上,变得主动了不少。

  “直到十四岁,我爹告诉我这些事后,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逼着我练武了。他跟我说过,能保护我的,只有我自己手上的刀。”

  她讲述的这段往事,深深震撼了谢凉,他从未想过,她小时候还经历过这些事。孙战说的没错,人在江湖中行走,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手上的刀,更何况,他们在做的,还是比这个更危险的事。

  但是孙满满,不必这样。

  他收紧环在她腰上的手,对她道:“满满继续喜欢发簪玉饰就好,我来当你手中的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