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9|独发

作者:板栗子更新时间:2019-12-03 14:49:44
  郭豪今日没有用他的长柄刀,而是和其余两人一样,手持大刀。孙满满暗想这些人可能和大刀帮有什么关系,只不过大刀帮也是江湖上的名门正派,怎会教出这样的徒弟来。

  沈元武对郭豪等人的身份也多有猜测,但现在他也顾不上其他,只能跟孙满满叮嘱道:“孙门主一定要小心。”

  孙战的武功独步天下,但孙满满的武功究竟如何,他心里并没有底,再加上郭豪这几个小人不知道会不会耍什么手段,要是孙满满受了伤,他也不好跟光明门的人交代。

  沈从心这个时候也被小跟班搀扶着出来,看清院里的情况后,他蹙着眉头对郭豪道:“你们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姑娘,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郭豪看了他一眼,嘲讽道:“你看不过去,你来帮她打啊。”

  “我来就我来!”

  沈从心说着就要往前冲,他身边的小跟班急吼吼地拦住了他:“公子,你背上的伤还没有好!”

  孙满满回过身看了看他,道:“沈公子放心吧,刚才他们三人说我打他们,他们不会还手呢。”

  沈从心:“……”

  难道是他误会他们了?

  郭豪的脸色变了变,朝孙满满吼道:“既然孙门主一定要帮神梦山庄出头,那就不要怪我们欺负女人了!”

  他说着就率先举起刀,朝孙满满砍了过去,其余两人也从背后抽.出刀,对孙满满造成围攻之势。孙满满凝眸,将长刀从腰间取了下来。

  这三个都是身材高大力大如牛的人,就连空智都说接下郭豪一刀虎口发麻,孙满满便也不打算跟他们硬拼。她借着自己轻功的优势,和他们绕起了圈子,郭豪他们一直在进攻,但孙满满就像只麻雀,身形灵巧得不得了,他们怎么都抓不住。更可气的是,她手里虽然握着刀,却一次都没有拔.出来过,就像是他们三人根本不值得她拔刀。

  几次三番后,三人的火气都越来越旺,攻向孙满满的大刀也越来越急躁。郭豪的攻击再一次落空后,“呔”的一声大喊:“要打就正面迎战,一直这样躲躲闪闪的算什么!”

  孙满满往后仰身,躲过一人挥舞过来的大刀,脚下的步子转了几下,重新站直了身体。她就是在等他们变得急躁,人一旦急躁,破绽就会多起来。

  她的右手覆在刀柄上,朝着郭豪微微勾了勾唇:“如你所愿。”

  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她手上的长刀便陡然出鞘,郭豪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刚才还离他有一段距离的孙满满,已经跃到了他身前,而她的刀尖,直指自己的面门。

  郭豪几乎是下意识地往旁边躲开,但刀尖还是从他的脖子上刺过,被刀尖划过的地方顿时传来一阵刺痛。另两人愣了一下,忙举着刀攻向孙满满,他们两人带起的刀风,让孙满满额前的头发都跟着动了起来。

  孙满满的眸色微敛,迅速地回过身对着空气便是一个横切,注入了内力的刀刃像是将空气劈成了两半,攻向孙满满的两人竟被这气流震得一时无法迈步向前。

  一旁观战的沈元武眸光一动,没想到孙满满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深厚的内力,真是后生可畏啊。

  孙满满在那两人停滞的那么一瞬间,就带着刀冲了上去。她的刀不喜欢见血,故而砍向他们时,她手腕一翻将刀背一面朝向他们,对着他们的手骨斩了下去。

  即使是刀背,注入了她内力的一击也锐不可当,两人的手骨一痛,手里的大刀应声而落。

  郭豪趁着她背对着自己,举着手里的大刀朝前疾走而去,想从背后偷袭她。孙满满顺势飞起一脚,直直踹在了郭豪的心窝处。

  郭豪的心口前几天才刚被空智用禅杖打过,孙满满这一脚也毫不留情,旧伤加上新伤,竟是让他生生吐出一口血来。

  孙满满这才回过身,将长刀在空中划了两下,慢慢推刀入鞘。

  沈元武看着她的动作,轻轻蹙了下眉。

  空智和谢凉今日去了李府做法事,空智本是打算今日再多念半个时辰的经,但在法事开始之前,谢凉明着暗着的威胁,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算了算了,何必呢,好好活着不好吗。他这样对自己说。

  和谢凉从李府出来,街上的百姓正对神梦山庄发生的事议论纷纷,郭豪的名字还从中一闪而过。空智和谢凉对看一眼,走上去问一个年轻男子:“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你们刚才说郭豪又去神梦山庄闹事了?”

  男子见他是个光头的大师,下意识地也跟他说了句阿弥陀佛:“是呀,而且这次还不止他一个人,听说还带了两个同伙,块头跟他一样大,也是耍大刀的。”

  空智的眉头皱了皱,上次他打郭豪一个人,其实也没有面上看起来的那么轻松,如今再加上两个同伙,神梦山庄会如何应对?他正想着,远处又飞快地跑来一个人,气喘吁吁地对其他人道:“最新消息!郭豪他们三人被一个姑娘给打趴下了!”

  谢凉的心头一动,走上前去问他:“是什么姑娘?”

  “好、好像是什么门主……”说话的人见谢凉长得跟仙人般好看,本来还想和他多聊两句,哪知他话音还没落下,眼前的人已经“嗖”的一下不见了。

  空智看着谢凉远去的背影,也跟着施展轻功,朝神梦山庄而去。

  谢凉冲进来的时候,郭豪他们三人还没从地上爬起来。谢凉扫了他们一眼,直奔孙满满而去。

  “满满,你没事吧?”他紧绷着嘴角,上下打量着她,“有没有哪里受伤?”

  孙满满仰头看着他,对他展颜一笑:“我没事,阿凉放心。”

  谢凉握住她放在身侧的手,轻轻吐出一口气:“没事就好。”

  空智这时也落在了院里,看见这么腻歪的场面,又忍不住想念佛号了,刚把姿势摆好,就见郭豪忽然从手中飞出三枚暗器,直取孙满满和谢凉!

  “小心!”他大喝一声,像是平地里炸开一个惊雷。谢凉自是不用他提醒,早已感觉到了三股凌厉的杀气。他一把将孙满满拉到自己身后,抬起一掌,对着三枚暗器打了出去。

  这一掌势如破竹,不仅打得郭豪连连后退,三枚暗器竟也被打得掉了个头,直直插.进了郭豪的身体里!

  “噗——”郭豪身中三枚暗器,又吐出一大口血,他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像座大山轰然倒塌。

  院里人皆被这巨变惊得静默无声,直到郭豪慢慢没了呼吸,孙满满才开口道:“这暗器有毒。”

  “阿弥陀佛。”空智总归还是道出了佛号,“鬼恶尤可治,人恶却难改。”

  郭豪就这么死了,和他一起来的两人顿时面色惨白,谢凉一个眼神看过去,两人不约而同的一抖。谢凉的面色平静,但这平静并不会让人觉得安心,反倒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两人这么被他看着,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忙跟他求起饶来。

  “谢、谢大侠饶命啊!我们是被郭豪逼着来的!”

  “对对、都是郭豪逼我们的!”

  这两人长得五大三粗,这会儿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在地上求饶,样子着实有些滑稽。谢凉看了他们一阵,终于开口道:“今日我不杀你们,但若是再让我看到你们作恶,我就送你们去和郭豪团聚。”

  “不、不会了!谢大侠放心!”

  谢凉不想再跟他们多费唇舌,直接道:“滚。”

  “好好!我们这就滚!”

  两个人麻遛地滚了,也没有人拦他们,谢凉看了看地上郭豪的尸体,走到沈元武跟前道:“不好意思,给沈庄主添麻烦了。”

  沈元武道:“哪里的话,这事本就是因我们而起,还要感谢孙门主和谢大侠出手相助。至于郭豪……”沈元武也低头朝尸体看去一眼,“他不过是咎由自取,谢大侠切莫放在心上。”

  沈元武说完,便派了几个弟子去通知衙门,毕竟郭豪死在他们神梦山庄有这么多人看见,还是要和衙门打声招呼的:“谢大侠,郭豪的事就交给我处理了,你和孙门主还有空智大师先回去休息吧。”

  谢凉点了点头,和孙满满等人返回了客房。孙满满有些担心,她拉了拉谢凉的衣角,问他:“阿凉,官府不会派人来抓你吧?”

  谢凉笑了笑,对她道:“放心吧,既然沈庄主说了他来处理,自会处理好的。”

  “……哦,好吧。”孙满满抿了抿唇,沈庄主看上去还是比较可靠的。

  直到中午吃完饭都没有衙门的人来抓谢凉,孙满满终于放心了。沈元武打点完这件事,才顾得上吃午饭,他让人把饭菜给他送到房里来,顺便把沈从心也叫了过来。

  沈从心听说他爹找他,背上的伤好像就更痛了,他仔细想了想自己这两天没犯什么事,才让小跟班扶着他去了沈元武的房间。

  他到的时候沈元武正在吃饭,他也没让自己坐下,直接就审问了起来:“你这两天可有再去找孙门主?”

  “绝对没有!”沈从心指天立誓。

  沈元武看了他两眼,也没说信不信,又问道:“今天孙门主和那三人过招,你可看清了?”

  “看清了。”

  “那你觉得她的武功和你比起来如何?”

  “……”沈从心噎了一下,“自愧不如。”

  “哼,还知道惭愧就好。”沈元武冷笑了一声,“你说如果你和孙门主在一起,遇到危险时,是不是你躲在她身后,让她来保护你?”

  “……”沈从心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沈元武这话,让他的自尊心遭受了严重打击,“等我伤好以后,自会用功练武的。”

  “这话可是你说的,我记下了。”

  沈从心:“……”

  他以为这事儿到这儿就该完了,但是他爹还没让他走,他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沈元武才再次开口:“孙门主最后收刀时的姿势,你可看清了?”

  沈从心愣了愣,回想了一下道:“孩儿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沈元武朝他扔去一个冷眼,沉着声音道:“她收刀时,是慢慢将刀推入刀鞘,并且在收刀的过程中,持刀姿势基本未变。这个姿势既能收刀也能拔刀,能有效地防止敌人在她收刀时突然反击。”

  “原来如此。”沈从心恍然大悟,“所以呢?”

  “……”沈元武觉得他的打还是挨少了,“这并不是我们中原武林的刀术,反倒像是东琉那边的刀术。”

  沈从心惊讶地道:“你是说,孙门主是东琉人?”

  沈元武道:“东琉的刀术也不是只有东琉人能学。”

  “……也对。难道孙大侠曾经到过东琉?”

  沈元武垂了垂眸,他曾看过孙战使刀,他的刀法确实像是将中原和东琉的刀术融合,自成一派。只不过关于孙战以前的事,他也知之甚少,他有没有去过东琉,他也不得而知。

  “总之,孙门主身上的疑点太多,你不要去招惹她便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