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十四章 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作者:星梦的风雪更新时间:2019-12-03 10:48:08
  河边上没有下水的其他男人看到冬儿娘抱着冬儿都是一愣,说道:“冬儿……冬儿娘,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冬儿落水了吗?”

  “救了救了,有人把冬儿救了。”

  “救了?”那些男人们一愣,随机看向水里,那他们还跳下去找个什么劲啊!

  此时河水里那些人在水里没有找到孩子,憋不住,都冒出头来换气,同时向着岸上问道:“孩子掉哪块儿了?”

  立即有那大嗓门的妇女指着冬儿说道:“哎呀,你们快上来吧,冬儿都被人救上来了。”

  河里的人见状都是一愣,被人救了?被谁救了?不过这是好事,于是一个个都满脸高兴,尤其是冬儿爹,一眼就看到了冬儿睁着大眼睛,虽然看上去有些苍白虚弱,但总算是活着啊。

  一群人上了岸,冬儿爹急忙接过儿子,上下检查了一番,喜悦之际,忍不住抱着他亲了又亲。

  亲过之后又唬下脸来说道:“谁让你下河的?多危险呐?以后不许你来这里玩!”

  冬儿有些委屈,眼睛就包上了泪,冬儿娘心疼的不行,急忙说道:“孩子刚受了惊吓,你别再吓着他。”

  冬儿爹问道:“对了,是谁救的冬儿?”

  冬儿娘这才想起来,急忙回头说道:“就是……咦,人呢?”

  旁边有人接道:“走了吧。”

  “我看着好像是走了。”

  旁边的人立即七嘴八舌的开始说:“是苏家的那位姑爷救得。”

  “那可得感谢感谢人家!”

  “是啊,要不是他,这孩子指定救不回来了。”

  “对啊,这苏家的姑爷,就跟神人一样的。”

  “没错,我亲眼看着的,冬子都没气儿了,被苏家的姑爷按了几下,吹了几口气,你猜怎么着?活了。”

  “对对对,我们也看到了。冬子当时真的没气儿了,可他硬是给救活了,这可不就是神人吗?”

  “这冬子有福气啊。”

  这群妇女说的有鼻子有眼的,那群老爷们听的一愣一愣的。

  都没气的人,按几下,吹几口气,活了?这不成神仙了吗?

  此时还有人在源源不断的往这边跑,乡下人都淳朴,一人有事,全都来帮忙。

  这群人里面,还有两个人架着一个老大夫往这边飞奔,正是乡里的那位王大夫。

  想必是觉得有人落水,如果能救上来,一定会需要大夫看,可这王大夫年纪大,跑的慢,所以就给架来了。

  “正好,王大夫来了,那位神人姑爷说了,要让大夫给孩子看看,说别落下了病根。”

  “哎,是的呢,快让大夫给看看!”

  “我估摸着不看也行,冬儿可是被神人吹了仙气儿的,不可能有事儿了。”

  “也是哈,那姑爷要真是神人,这冬儿可就有福了,大大的福气……”

  此时的白一弦一身湿哒哒的走回了家,小暖不住的说道:“少爷,一会儿回去,奴婢给您准备点热水您泡泡,可别染了风寒。

  我再去给您煮点儿姜汤,我看最好,再去找那大夫来给您看看,开点药喝了……您光顾着救人了,怎么就不看看您自己的身体呢。”

  小丫头越来越有管家婆的气质,刚开始是担心,最后竟然还数落起白一弦起来了。白一弦苦笑的听着小丫头的数落,没有分辨,心中有些暖。

  这到房间的一路,有不少下人都看到了白一弦一身湿衣的狼狈,不由好奇的看了又看。

  到了房间,房中并没有人。小元儿一早便被冬晴带走了,说是要给他做几身衣裳,到现在也没回来。

  小暖急忙备好了热水,让白一弦进去泡着,又找了身干净衣裳放着,一会儿好穿。然后自己麻溜儿的去厨房煮姜汤去了。

  那边苏止溪已经指挥众人忙碌的差不多了,这时冯伯来了,说道:“大小姐,老奴刚才看到了白少爷。”

  苏止溪问道:“怎么?他回来了?”

  冯伯说道:“是啊,白少爷是回来了,不过,一身衣服全湿了,从头到脚,湿哒哒的。”

  苏止溪有些疑惑:“从头到脚全湿了?”不过是让他出去逛了逛,怎么还逛了一身湿回来?该不会再外面又惹什么祸了吧?

  这是苏止溪的第一个反应。

  就算之前的时候白一弦救了元儿,但多年以来累积的印象,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观的了的。

  因此,只要白一弦出状况,她第一反应就是他闯了祸。

  苏止溪想着反正已经忙得差不多,不如去看看他到底又干了什么事。

  苏止溪说道:“我知道了,冯伯,你去忙吧,我去看看。”说完之后,就向着白一弦的住处走去!

  没多久来到白一弦住的地方,院门开着,院中并没有人。

  苏止溪听到白一弦的屋中有动静,便径直走了过去,她以为白一弦和小暖在屋里,并没有想其它的,便直接伸手推开了门:“白一弦,你刚……啊!”

  一进屋便看到一个木桶,连个屏风都没有,白一弦正坐在里面舒服的泡澡,一个坐在木桶里,一个站着,从苏止溪的角度,正好能看到白一弦赤果果的胸膛。

  她尖叫一声,急忙转身捂上了眼睛。

  (最js新。章$节F上%q}0@

  白一弦也吓了一跳,他坐在木桶之中,热水泡的舒适的他正昏昏欲睡,便听到了一声尖叫,急忙睁开眼,却看到了苏止溪的身影。

  白一弦也很郁闷:这妞怎么不敲门?而且是我被看了,你叫什么叫?老子都还没叫好不好?

  苏止溪背对着白一弦,又羞又怒,说道:“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白一弦说道:“你洗澡穿衣服啊?”

  苏止溪咬咬牙,说道:“那你怎么不关门?”

  白一弦说道:“我关着门啊,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苏止溪一跺脚,急道:“我怎么知道你大白天的就在屋里洗……洗澡!”

  白一弦不乐意了,说道:“这是我的房间,我想在里面干什么就在里面干什么?我想白天洗我就白天洗,我想晚上洗,也能晚上洗。

  我就算一天十二个时辰在泡澡,也没碍着你大小姐的事儿吧?”

  苏止溪简直快被白一弦给气死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故意跑来看他洗澡吗?

  苏止溪知道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说下去,吃亏的还是自己,便直接转移话题道:“你今天在外面是不是闯什么祸了?为什么那些下人都看着你是湿哒哒的回来的?

  还从头湿到脚,你干嘛了?该不会是偷看别人洗澡,被人泼了一身水吧?”由于看到白一弦在洗澡,苏止溪竟然不知不觉就想到了这方面。

  白一弦不高兴了?合着我在你心目中就只会闯祸?还偷看人洗澡?她还真敢想。老子是去干好人好事了好不好?还差点死在河里头。

  白一弦心情有些不爽,也懒得解释,直接怼道:“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喜欢不敲门就闯进来,偷看别人洗澡啊?”

  苏止溪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愤怒的转过身吼道:“白一弦你……啊!”

  却见白一弦故意坐直了身子,上半身又露出来好多,苏止溪哪能受得了这个,当下话也没说完,红着脸,羞怒异常,又急忙转过去身子。

  同时心中对白一弦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揍他一顿,但手里还没有趁手的工具,想要骂人,还说不出来什么狠话。

  左思右想之下,竟然拿这个混蛋没任何办法,最终气的一跺脚,竟然直接走掉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