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94章 琴友

作者:醛石更新时间:2019-12-03 20:23:47
  酒过微熏,这是人最好的状态,也是灵感来的时候,别说是很多文人骚客,就是一般的酒鬼也喜欢这种状态,似乎是脑子里的想法像是要流出来一样,身体像是要飞起来似的。

  “边兄弟,抚一曲,上午听的实在是不过瘾,只有片断”寺岛洋介这时已经没有刚才一权一眼的样子了,微微的敞着怀,捋子也已经捋了起来,露出一截手臂,半靠半倚在自己前面的长木几上。

  边瑞这时自然也有点小高,正的兴头上自己也有抚一曲的冲动,此时的边瑞脚上的鞋子早已不见,连袜子也是有一只没一只的。

  “拿琴来!”

  边瑞抄起了面前的酒,仰头一饮而尽,抹了一把嘴角的酒水便说道。

  旁边的服务生听了立刻走到了一边,把边瑞带来的两个琴盒都摆到了边瑞的桌子旁边。

  边瑞看了一眼,便把最上面女儿的琴拿了起来,放到闺女的面前,接下来自己把稚凤清韵给搬了出来。

  “丝弦!”傅青绪看到稚凤清韵上的丝弦顿时又是一惊。

  上次他在唐琴上便看到了丝弦,一抚之下那是爱不释手,但是那是的弦抚过之后,作为一个琴道高手如何能不知道这是一副老弦,也就是用过很长时间的弦,原本他以为是家传的,但是现在看到稚凤清韵上的这一副弦,顿时明白了,边瑞这人肯定知道如何制这样的丝弦,就算是不会制那也知道什么人会制。

  只是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这人要把如此好的丝弦技术藏着掖着呢。

  文世璋听了则是哈哈一笑,伸手轻抚了一下傅青绪的肩,说道:“傅先生不必着急,听听边先生的《渔樵问答》之后再谈弦的事情”。

  文世璋的话刚落声,那边边瑞的琴音已经咚咚的响了起来。

  一点小酒,加上微熏的醉意,让边瑞完全放开了,心中只有琴意与自我,每一勾每一挑都来的自然而随性,似乎是清风抚过微澜的湖面,流水无声的经过清漫的草地,一派仙气盎然,恰巧又符合了《渔椎问答》的本意。

  片刻之间,其他的三人便沉浸到了边瑞的琴音之中,寺岛洋介闭上了眼睛,斜着身体,但是却挺着背,保持着一种微微奇怪的姿势,全身只有左手的手掌轻轻的按在膝头,依指的指尖轻轻的在膝盖上轻叩着。

  傅青绪则是坐的笔直,如同一尊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而文世璋表现在最为夸张,他轻轻的拿着手中的筷子,敲着一只青瓷小碗,轻声以和。

  旁边的小丫头是练过琴的,但是因为琴练的时间短,层次太低,而且人生的阅历也少,根本听不出父亲琴音中的韵味,不过她到底是练过琴的,看到父亲和几位的模样,心下里便不由升起了一丝丝的自毫感。

  这时的小丫头很想对别人说:嘿!你看,那是我爸爸!

  旁边的服务生,那层次就更差了,不是说她们的服务意识差,而是说她们根本无法融入到曲子中去。

  这也可以理解,人家干的是伺候人的活儿,为是的赚钱,哪有心情跟客人一样玩什么音乐,对什么神仙生活心驰神往,她们想的就很简单,赚回了钱给自己或者家人一份生活保障。

  像是边瑞这些人,估计在她们的眼中都属于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有钱活的自在,便觉得人间容不下他们了。

  边瑞一曲抚完,整个房间里一片沉寂,似乎是空无一人一般。

  过了良久,傅青绪这才长叹了一口气:“看来世上古琴大家又多了边先生一位”。

  这时的边瑞笑了笑,刚才的一曲,边瑞弹出了他有史以来最高的水准,浸入了曲子的他理解了很多老祖以前跟他说过抚琴的意境,但是他当时并不理解的东西,就像是老祖说的,抚琴这东西靠的天份,悟明白了也就明白了,悟不明白说破了嘴你也不明白。

  一曲抚完,边瑞已经略有些小悟。

  寺岛洋介轻轻的看了傅青绪一眼,然后转头看向了边瑞,点头说道:“边先生的这一曲《渔椎问答》当真让人回味无穷!”。

  说到这儿,端坐了身体,伸手冲着旁边的服务生招了一下手:“拿酒来,让我给边先生斟酒!”

  待服务生把温热的酒坛子拿过来,寺岛洋介这边一手抓住了坛口,一手拖住了坛底,直接就用坛子给边瑞倒了碗酒。

  “请!”

  “请!”边瑞也不客套,直接端起了酒示意了一圈。

  剩下的仨人全都端起了碗对着边瑞做了一个请之后,昂头满饮。

  众人放下了酒杯,

  文世璋看了一下身后的服务生,冲着寺岛说道:“让她们下去休息吧,咱们抚琴会友,她们站着你不觉得尴尬么?”

  寺岛洋介轻声一笑,冲着身后的众人点了一下头:“各位不用在这里了,下去休息一下,感谢各位的服务”。

  等着服务生都下去了,所有的食物取用大家都得自己来了,于是大家把酒坛子和温酒的小炉子直接搬到了旁边,把酒坛子直接置于小炉子上,敞着坛口就这么用小碗舀着喝。

  “不知道边先生可否乐意把这曲谱赠我一份?”傅青绪问道。

  听到傅青绪这么一问,文世璋和寺岛洋介都齐刷刷的转头,看向了边瑞。

  边瑞有点儿尴尬,轻轻的抚了一下鼻梁。

  “是我的不是!”傅青绪一听还以为边瑞不乐意呢,立刻出声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边瑞摆手说道:“不是,不是,只是我也没个现代的谱,我只有古时的谱,那玩意儿顶什么用啊”。

  古时的谱说是谱,不如说是技术要领,全都是汉字录写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