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0017章 睡上支书家的床

作者:一颗红星向太阳更新时间:2019-12-02 07:18:14
  李桂枝看着张大良,眼里突然生出一股情愫,她竟然有些舍不得这个小男人了。这一两年她可是经常叫张大良给自己帮忙干农活,之前她可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今天这样的感觉,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发疯了,竟然就这样把自己给了他。

  “婶子,你怎么不把衣服穿上?”张大良默默地穿衣服,却看到婶子依然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眼看着这太阳似乎要沉下去,乌云要遮住天空了一般。

  “婶子想弄明白你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厉害!”

  “嘻嘻,婶子,你也很厉害啊!”

  “告诉婶子,你是不是和别的女人也来过?”李桂枝坐起来,随着她的动作,胸前一对大白兔似乎要逃离她一般,看得是张大良吞了吞口水。

  “没有啊!婶子可是我第一个女人!”张大良当然不太好说跟蜜月也有过。

  “那婶子怎么感觉你好像熟门熟路一般?趴在婶子身上的时候什么都会!”

  张大良看到桂枝婶子坐起来以后,刚刚自己用力战斗的地方那白白的东西又溢了出来,虽然自己骗了桂枝婶子,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婶子,我摸索了半天才进去的好不好,要不是有你的手,我都不知道该去找哪儿了!”

  张大良不是一个好孩子,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李桂枝捏了一下张大良的咪咪头,“婶子就知道你是一个小坏蛋,是不是早就想和婶子好了?”

  张大良听着婶子清脆的笑容,不想骗她,他以前的确对婶子是没有想法的,或者说村里的女人他只对玉兰嫂子有过想法,“是啊,婶子,你每次叫我帮你干农活的时候,我看到你屁股在我眼前晃悠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什么时候能用力地捏一把就好了!”

  “哼!你就不怕你德金叔找你麻烦?”

  “为了婶子我死都不怕,还怕他吗?婶子这么漂亮,奶奶这么大,我要死也要死在你的肚皮上!”

  “咯咯!二赖子,你以为你就懂女人了么?还早着呢!呀!打雨点了!要下雨了!”李桂枝摸了摸敞亮的胸口,一颗雨滴正好滴在她的樱桃上。

  “我就说要下雨了,你不信!”

  “大良,扶我起来,婶子刚才被你弄得浑身都没力气了!”

  听到婶子嗲声的寻求帮助,张大良从婶子身后抱住了婶子的两个大白兔,用力的把她给搂了起来。

  “婶子,我帮你穿衣服吧!”

  “嗯!”虽然刚才已经燃烧了所有热情,但这会儿被张大良抱着自己的身子,李桂枝还是觉得心旌摇动。

  张大良一件一件替李桂枝穿好衣服,李桂枝在张大良的脸上亲了一下,“大良,以后你可得经常来找婶子!婶子要紧紧的将你包裹住!”

  “嗯!我也喜欢得紧!婶子,没想到你生了孩子还那么好看,我看村里面很多女人生了孩子喂奶的时候,那个地方黑了一大圈,而你生了孩子,却还是紫红紫红的!还有,我看书上说,那个地方的两片小肉也会变黑的,你也没变黑!”

  “婶子还不老呢!告诉你小鬼,你可是除张德金外,婶子的唯一一个男人!哎呀,赶快回去,别回到家淋成落汤鸡!”

  两人也顾不得说一些悄悄话了,张大良挑起竹箩,李桂枝背了背篓,两人一前一后快速地朝家里而去!

  还没走到家,瓢泼的雨就下来了!

  两人赶回家以后,都淋成了落汤鸡。

  “婶子,支书去哪儿了?”

  “他啊,去县里开会去了!怕是得后天才能回来!怎么,你找他有事?”李桂枝顺手拿了一条毛巾擦头上的雨水,当擦到脸上的时候,她才看到竟然是早上张大良擦了裤裆里头的那条毛巾。

  不过,两个人都已经联成一体了,擦了也就擦了吧!

  张大良也拉了另外一条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水,把T恤脱了下来,拧出了两斤水。

  看着李桂枝站在屋檐下,浑身湿透,衣服沾在皮肤上,把身体所有的轮廓都显现了出来,特别是胸前那一对硕大的玉兔,以及玉兔顶上那两颗小兔牙把衣服顶得老高老高的。

  对于青涩如张大良来说,桂枝婶子的这副体态完整地展现了一个女人成熟的所有魅力,管他什么婀娜多姿,管他什么韵味十足,只要那份真实的感受。

  就算什么都不懂的张大良,这会儿看到婶子微弯的腰,擦拭头发上的雨水的这副话也觉得是美极了的,而不会想到那纯纯的肉体联系。他甚至想要把她上升到哲学上来,如果他知道什么是哲学的话!

  可惜,他也不是小说家,不然一定能有一万字以上的笔触来描绘这一生动的时刻。

  “婶子,你好美!”张大良由衷地赞叹道!

  “得了吧,婶子都淋成落汤鸡了,还美呢!”李桂枝说完,自己先噗哧一笑,美女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就会散发那种美的味道。

  两人从水缸里打了一点水洗了洗身上和脚上的泥。

  李桂枝掏出钥匙打开大门!

  九十年代中期的桃花村没有任何一家人有楼房的,村里最好的房子或许就是张德金家的了,但也不是楼房,只不过是砖混房而不如张大良倒掉的那种青瓦石梁的房子。

  四间雪亮的涂了涂料的房子。

  张大良看了看这似乎越来越大的雨,在李桂枝打开偏房的门以后跟着钻了进去。

  “大良,你进来做啥,婶子要换衣服!快出去啦!”李桂枝把张大良往外推。

  说实话,张大良还真的从来没进过张德金和李桂枝家的卧室。这会儿既然进来了,要赶他走是不能的了。

  “婶子,我也要换衣服啊,你看我浑身也湿透了!”

  “去!”李桂枝粉脸绯红,在做那事的时候,她可以放得很开,可做完那事之后,她却有些扭捏起来了。

  “婶子,你家的床好舒服啊!”张大良想都没想直接跳上了那个有席梦思的床。

  “唉,下来!你看你裤头湿的!”

  “我把裤头脱了就是了!”张大良还真的就直接把裤头给脱了,赤条条的在桂枝婶子的床上打滚了。

  “二赖子,我看你真的人如其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