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六章

作者:墨生更新时间:2019-11-05 18:06:23
  等纪兴到了街上,这才明白过来,昨晚和行风卫的搏杀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仅仅一个早上就传遍了整个丹阳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连隔壁卖烧饼的大妈也可以说出个四五六来,说什么丹阳城往来的修士闹事,官差前去围捕,结果反被匪人杀死,死了几个人,匪人逃脱出去了至今还未抓获,还说匪人身手高强,根本就不是丹阳守卫能够抓得住的,乃是修炼有成的仙人,为的就是兴风作乱来的。

  他们一个个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直说的纪兴也有些哭笑不得,但丹阳城的戒备确实是比昨天刚到的时候要严上了不少,他有好几次被城卫队问询的经历,都被他用糊弄了过去。

  丹阳城虽然地处偏僻,但此地周围荒原和沼泽出都出产名贵的材料,被当地人加工一下,可以做出很好的兵器来,而且有些富含灵气的药材被挖掘出来炼制成丹药,更是道家门派修士练气打斗的不二之选,所以这里不管是做生意的还是做买卖的,亦或是武者修士都不少。

  街上卖卤蛋的、芝麻糖的、馒头油饼小吃的更是不少,新出炉的包子香味飘散在空中,散发出浓浓的香味,引得纪兴都口水直流。

  就在他走到一个街角卖包子的的时候,一道令人熟悉而又想立马走人的苍老声音传到了他的耳畔:

  “年轻人,要不要来算一卦啊!”

  听到这话,纪兴并不以为意,他也算是地球人过来的,以前算卦的也遇上不少,可他从来不信这个邪,而且他算过的也没有准的,但这苍老的声音像是既有魔力的在他耳边不住的盘旋,怎么都不肯散去,

  “你愿找我来算凶,我便与你算凶,你原来找我算吉,我便与你算吉,你不算凶不算吉也不打紧,小心来日里前路迷了方向,遭了毒手,可别到了阴曹地府里说我老人家不帮你啊!”

  听到这话,纪兴心中一动,觉得这说话的老头看来有所指向,是否知道自己要去凝神沼泽?不过这话随意一个算卦的恐怕都会编造出来的吧,反正套用在别的地方也是没有任何的罅隙。

  想到这里,纪兴在街上扫视了一眼,想看看对方的所在,可任凭他仔细打量周围的小贩,也没有能找到这个说话的老头所在。

  就在他想放弃了时候,这声音如阴魂一般又飘了出来:

  “别找了,我就在你脚下!”

  纪兴这才低下头去,看到了声音的起源,原来是一个干瘪瘦弱脏兮兮的老叫花子,趴在离他脚不远的地方,脑袋看的地方也不是他,而是地面,好像有什么好吃的在地底下,值得他一直低着头往里头看。

  “咳咳,老人家,你是在对我说话么?”纪兴也有点懵,他蹲了下来,看向了这个似乎是在对着他说话的老头,有些觉得不可思议。

  “废话,我老人家除了对你说还能对谁说啊,你以为他们都能听的到我说话?”

  听到这话,纪兴才恍然惊奇起来,他发现周围的行人果然没人注意到他,心中才对这老头有些叹服起来,说起话来也客气了不少,

  “咳咳,那个前辈,您找我真的是来算命的么?还有,为啥你要对着地面说话啊?”

  “你懂个屁啊,这下头有重宝,我若不时刻盯着它,它就跑啦!”老叫花子说起话来丝毫都不客气,说得好像那宝贝比什么都重要似得,但纪兴却觉得他是在装逼。

  他以前见过不少爱装逼的人,相较于这个世界来说,自己原先那个世界的人更善于装逼,也更喜欢装逼,这老头却是纪兴自转生过来在异界见到的第一个装逼的老头,心中暗笑:还什么重宝,这不就是一片大地么,真以为自己长了透视眼?看的到下头?就算看到了也一定是宝贝么?

  然而这老叫花子似是长在他肚子里的蛔虫,连他的所思所想都一清二楚,继续冷哼道:

  “小子,本爷爷我看宝贝从来都没看错,这地下确实是一件至宝,唉……可惜了,因为这方天地修士太过弱小,使得明珠投暗,不得见天日啊!怎么样,小子,见到如此重宝,惊喜不惊喜?想不想要?”

  虽然老家花子说得好像这底下真是重宝一般,而且那种诱惑之意更是溢于言表,但他的脑袋却根本没有调转过来的意思,依旧死死地看着下头,

  纪兴不为所动,他心中已经将这老家伙当成是了骗子,虽然或许是隐世的高人,但高人也是人啊,谁知道会不会骗人啥的,他笑道:

  “那么前辈,你说这下头是宝物,到底是啥重宝啊?难道不成比凝神沼泽里的仙剑洞府还珍贵?”

  纪兴原本想怼老叫花子一句,没想到老家花子这次竟然板过了脸来,郑重的对他道:

  “不错,不光比那破洞府好,而且要好出太多了,相比较下头这重宝,那破洞府简直就是个垃圾!”

  老叫花子将自己那张歪七九八满是泥灰的连着对纪兴的时候,纪兴其实是很想笑的,特别是那个只有一颗大黄门牙的嘴,更是让他忍俊不禁,差点没憋住,只是老叫花郑重的表情令他没有笑出来,只能继续问道:

  “那么前辈,我该如此如此获取此重宝呢?”

  “嘿嘿!把你的右腿给我……我就告诉你!”老叫花子也不知道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竟然向纪兴提出了这个要求,纪兴听到后也是大吃了一惊,身子更是后退了一步,厉声喝道:

  “不行,这腿是我最大的依仗,不能给你……”纪兴憨厚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凝重和坚定,他已经将这条右腿当成是自己的真腿了,怎么会轻易给人,再说了,失去了右腿他又如何行走呢?

  “哦?真的么?你可别后悔!”老叫花脸色也变得很快,从刚才的郑重到了现在嘴巴玩味的翘了起来,也不过是须臾的时间,

  “是的,我已经习惯有它了,暂时还不想给人,等哪天我不需要的时候,恐怕才会吧!”纪兴还是一样的答案,这话再说给老叫花听的时候已没了前一句的坚定,似是想到了未来可能会有一天失去这条腿,因为他在这些日子里使用这条腿,始终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条腿其实是有主人的,虽然不知道主人是谁,但恐怕等到他主人过来的那一刻,这条腿就注定不属于他了。

  “唉……好吧,既然你选择了它,那也就罢了,一饮一啄也算天命了,将来的事谁知道呢?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这下头重宝的所在,毕竟它已经掩埋在地下无数年了,也是时候现世见见世面了,到时候你拥有了它,恐怕……!”

  老叫花说到这里就刹住了,也不再说下去,纪兴也是好性子,在一旁同样不说话,两个人一老一小就这么的呆立在了街头上比拼着自己的耐性,纪兴始终陪着老叫花一直在旁边安静的守候。

  过了大概半柱香的时辰,老叫花这才从无限的神游中返回本体,准备要爬起来离开这里,这是他突然发现纪兴竟然还在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他,顿时骂道:

  “我说小家伙,我都告诉你了,你怎么还不去找那个重宝呢?你难道真不怕它跑了?”

  老叫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恨不得踢着纪兴的屁股去挖宝,

  “可是,您老人家说它在下头,到底是多深呢?需要挖多久呢?”

  “哼!自己挖去,我告诉你,你出了城门,往南行十里地,有一颗老槐树,从那里往下挖,如果你是有缘人,自然挖的到它!好了,本爷爷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老叫花表示不屑跟你多废话,直接拍屁股走人,纪兴也是有点郁闷,这老家伙开始不还是要给自己算卦的么?这卦没算到,反而让自己挖坑,真是无言以对,大概这些奇人异事,脑子回路和普通人不同吧。

  “对了,再附送你个消息,也算是爷爷我见你有缘,你若是挖到了下头那个宝物的话,想要再去那个破洞府也就知道路了!唉,今天真是晦气,光泄露天机了,啥都没得到,晦气啊晦气!”

  老叫花说完之后,头也不回,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人群中,消失不见了。

  知道他离开,纪兴也就一直在都很懵懂,这种虚无缥缈的玩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应该信那老头的,去什么老槐树下挖坑,想想就有些离谱,他只能自嘲的往回走,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连一个乞丐的胡话都信以为真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