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八章 又是海棠花

作者:顾独活更新时间:2019-11-05 01:14:04
  齐渊俯冲下去从身后死死抱住跟前这个已经将自己撞得面目全非的男子。“季棠啊!你在做什么?”

  季棠已经生不出力气摆脱齐渊的钳制,他的面上早已被鲜血染红,素净的袍子上也沾染了血污。“大哥,你松开我。”这声音里没有丝毫的怨怼。

  “季棠,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是大哥不好,大哥骗了你!你要是心里不舒服就打我一顿或者骂我一顿,大哥绝无怨言!你这般折磨自己,到底是为何啊!”齐渊抱着季棠,看着他满身的伤,心疼不已。这个殿前官都不记得自己上次落泪是何时了,可是此时这大公子的眼泪簌簌地流个不停。

  “我见着晢晢了,大哥。”忆起晢晢那双无神的眼睛还有那将尽的神息,他就无法原谅自己。“大哥,她看不见了!晢晢看不见了!”二公子眼中冲出的泪将面上的血冲出两道泪痕。“大哥,她不记得我了……”

  “季棠,你从此可就忘了吧!”虽明知不可能,齐渊还是将万般的期望说了出来。

  “大哥……她折了海棠花。”她折了海棠花。她失去了眼睛失去了法力失去了记忆失去了身份,可是她没有忘记海棠花。

  “季棠!”深知这海棠花对季棠的意义,齐渊不敢再说下去。他这个弟弟的这颗心不能再碎一次了。“既然,她都回来了。你何以……再折磨自己?”

  “大哥,我对不住她。我既认定了她就该护着她,就算护不住也该死生相随,就是退一万步我也该和她同甘共苦。我既没有让她享过福,却也没替她挡过难!那狐主质问我的话,我是一句也答不上来。她在那太牢山受苦时,我却毫发无损得升官晋级!这样的我有何脸面面对她!”季棠自责不已恨不得替晢晢受下那万年的苦。

  “那就去死吧!”忽然一个极其不耐烦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将兄弟二人这声嘶力竭抱头痛哭的气氛打破。一个身着紫绡衣,头戴白玉冠,手执折扇的俊俏小生,横卧在他们身后的大树上也不知看了多久。

  “你说什么?”齐渊见这人虽长得斯斯文文话却十分无礼。

  “小仙说,那就去死吧!两个大男人遇事不是干脆利落地去解决,却在这里哭哭啼啼寻死觅活,若是如此,不如死了!”兄弟俩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难惊得忘记了说话。这是谁家的弟子,这般无礼。

  “你是何人?尊师何人?”齐渊见这小生通身的气派并不像是常在九天行走的上神上仙。

  “怎么?还想去我师父跟前告状吗?”那紫衣小生从树上溜下来,绕着兄弟俩行了一圈,“啧啧啧,”不住地用折扇敲着额头。

  “你啧个什么劲?”这小仙子真是无礼之极!齐渊的好脾气用尽了。

  “我说,你长得玉树林风的瞧着也机灵,怎么这般的蠢钝呢?”说着用折扇敲了一下季棠的脑袋,那脑袋上又震出了一股血流,染红了那小生的折扇。“哎呀呀!”小生心疼折扇忙用袖子擦拭。

  “你!”齐渊心疼弟弟,一把抓住眼前这小生,“你家师是谁?谁给你的胆子这般无礼!”

  那小生不耐地抽出手,“白齐渊,你对我客气点!不然会天打五雷轰,断子绝孙的!”

  “你是谁?”

  “小仙是你……未过门的妻子……鸑鷟世家的女公子软软……的表哥!”那紫衣小生活动了一下方才抽回的手腕,理直气壮地道,“小仙知道你不愿迎娶我那表妹,钟情的是青鸾世家的幺女绾绾。可是你们鸿鹄世家又起了誓不能退婚,你若想心想事成小仙倒是有法子的!所以……”那小生转过脸笑吟吟的嘴角现出两个梨涡,“你可得对我客气点。”

  齐渊本来对这小仙的身份还有些怀疑,可是见他将自己和软软绾绾的事知晓的如此清楚心中也便信了。可是这小子一副轻浮的举止,实在是惹人厌。尤其是他还欺负了季棠!“你既是软软的表哥又为何愿意帮助我?”

  “小仙可只有软软一个表妹,自然想要她嫁给一个如意郎君。大公子虽然一表人才,却不是我家软软的良人,是以我愿意成全你。”那紫衣小生用折扇抵着下巴认真地道。他见着二公子季棠面上尽是血污心中也老大不快,这个上仙曾经以一敌三战胜了他鸑鷟家的三大战将,此番如此自轻自贱实在让人气闷。他从怀里拿出一方锦帕递给季棠,“喏,擦擦。你堂堂鸿鹄世家的二公子,为了儿女情长在这里寻死觅活的,成何体统?”

  齐渊此生除却绾绾最心疼的就是自己这个弟弟,这个小仙冒犯他就算了,但是不可以侮辱季棠。“即便你是软软的表哥,也不该对季棠出言不逊,你尚不知事情的缘由又有什么资格批判季棠!”

  那紫衣小生也不分辩,将锦帕塞到季棠的手里,“小仙我是不清楚这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我瞧着二公子的意思是喜欢人家却又不敢说明的样子。咱们凤族虽重情重义,一旦失偶绝不独活,可是那姑娘不是没死吗?既是没死,你在这里将自己折腾个半死,她也不会知晓。与其在这里装什么深情款款不如……”那小生微微一笑,“到她面前寻死觅活。君子是求不到自己的心上人的!”听着这紫衣小生这惊世骇俗的言论着实将两位正人君子吓得不轻。

  “你这小仙口不择言,满嘴胡说八道!季棠,我们走!不要理他!”齐渊见这紫衣小仙越说越不像样,怕他惹得季棠更不开心,是以打算将他带回家休养。

  “哎呀呀,你们这兄弟两个枉为上仙,一个不喜欢人家说不出口拖着,一个喜欢人家开不了口等着,以小仙的拙见啊,难咯!”那紫衣小仙跳到对面的桃树上,两条腿不断地晃荡着,将季棠的心给晃动了。

  “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季棠停在树下仰面问道。

  “季棠上仙有礼了,小仙乃月老座下弟子一线牵!”那紫衣小生跳下桃树拱手行礼。

  “月老?”齐渊还没有听说月老座下还有弟子,而且那上神许久不见踪影,不知又在何处编写那痴男怨女的情事去了。

  “原来是月老座下的弟子,失礼了。”季棠深知这月老掌管这三界四海九州生灵的风月姻缘之事,有他的弟子私下协助,没准自己能够从那天极狐主手里夺回晢晢的心。

  这厢,晢晢在神宫里一连两日不见月华。听身边的仙娥们说自那日他从花海回来就不太高兴。她虽不甚明白月华生气的缘由,倒是仙娥们觉得和她有关,还说自己应该去道歉。她们热心地告诉她,月华最喜的是百合粥,若她亲自动手做了,肯定能挽回月华的心的。她对挽回心思这话不大相信,只是连日来自己和他日日相见,这猛然间分开两日也是不大习惯,既然他在生气,自己去哄哄他也没什么的。她果然挽袖净手亲自熬制了一锅百合粥端着朝那无相殿去了。

  月华自前日偶见了那鸿鹄世家二公子袍子上绣着海棠花后,就觉得自己不该和晢晢过于亲近了。他忆起念郎的话,觉得的自己也许弄错了情感,毕竟同情和感激不能当作爱恋。而且晢晢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可却没有忘记自己最喜的花是那海棠就可以看出,他们之前确有一段往事的。自己虽是狐族对于感情的事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他是天极的狐主月华怎可去夺人家的妻子呢!未婚妻也不可以!就是因为狐族里有太多这样的事例,是以三界里的神仙们才会对他们狐族有诸多误会。他身为狐主应给四方树一个典范!

  “主上,晢晢姐姐来了!”绥绥参悟了几日那神女的身份不得要领,最后还是追踪叔叔当机立断让她跟着念郎叫姐姐才解了她的难。

  月华面色沉静,“何事?”

  “啊?”小狐狸挠挠脑袋,“绥绥不知啊!我去问问!”小狐狸刚抬脚就被唤了回来。

  “算了,让她进来吧。”月华放下手中的奏折,他不在天极的几日也积下了不少政务。

  伴随着一股子混合的香味晢晢被一众的仙娥拥了进来,这浓艳的脂粉味直冲他的脑门,他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晢晢,何事寻我?”

  “啊?”晢晢楞了一下,她是无事的,只是两日不见他有些挂念就是了,但是这话如何说起。

  “神女是见狐主多日未去见她心中挂念,所以亲手给主上您熬制了粥!”一个粉衣的仙娥抢上前将粥呈上。这粉衣仙娥长的还算齐整就是装扮得过于浓艳,尤其是那冲天的脂粉味让月华不禁又后退了一步。

  “下次就不要做这样的事了。你若真的无聊让绥绥陪你四处走走,本君这里还有许多政事要处理!”他口气中有着一丝的不耐,晢晢虽看不见他的表情可光这一丝的不耐就让她明白了他们的差距。她是无聊的,可是不该来打扰他!

  “既然狐主还有政务要忙,我……就不叨扰了!”她脸上虚笼着笑,有些讪讪地转过身去。

  “等等!这粥即是你熬的,本君还是要谢谢你的!”月华端起粥碗,瞥见一众的仙娥压抑着兴奋的探寻的目光顿时明白了这粥的奥秘。他冷笑了一声,将粥吃了下去。众仙娥本来都翘首期待他的反应,可是见他将碗放下,倒了声谢,便重新坐回案前查看奏折,都不免有些失望。

  晢晢听着这反应,心中一片清澈,他和她终究不是一路了。“叨扰了,告辞!”她挺直着背脊步态优雅地转身出了殿门。那狐主虽不着意地应了声可是那眼光一直尾随着她,直到他看不见为止。他提着笔,奏折上积了好大一团墨。

  绥绥在一旁忍了许久还是开口问道,“主上,您没事吗?”

  “啊?何事?”他惊觉这墨迹后微微蹙眉。

  “您方才喝了自己最讨厌的……百合粥……”绥绥顿了一下,真是奇了怪了,他家主上不喝百合粥这神宫里许多人都知道的。何以这晢晢姐姐要煮这百合粥惹主上生气呢?

  “是吗?”他自然知道那是百合粥,可是那是她亲手熬制的,“粥很好喝。”他也知道这百合粥的事是缘何而起。他换了一份竹简,不经意地道,“绥绥私下里去找一下追踪,让他敲打一下晢晢的婢女们。今日之事若是再有一次,本君不介意越俎代庖替念郎清理门户。”他语气淡淡的就像是在说今日天气极好之类的话,可是绥绥知道这是她家主上在压制着怒火。显然他家主上和自己都明白了方才的事是这群仙娥们联手陷害了晢晢姐姐。幸好她家主上明智,不然这晢晢姐姐就太可怜了。

  “是,主上!”绥绥应着话却不离开只是一味地在他身旁打转。

  “何事?”他头也不抬,神情专注和方才的心不在焉的态度大相径庭。

  “无事!”小狐狸低着头用脚尖在青砖上专心地画圈圈。

  “说!”他放下了手中的笔。

  “无事。”小狐狸苦着脸,“绥绥只是觉得晢晢姐姐太可怜了!”

  “所以呢?”

  “主上方才对她……太冷漠了!”小狐狸鼓起勇气说道,“你没看见方才晢晢姐姐欢欢喜喜地来,走的时候都快哭了!”

  “本君知道了……”他面上还是淡淡的,不再应话。

  “主上!”小狐狸提声唤了一声。

  “做你的差事去!”那狐主重重地在那竹简上画了一笔。

  小狐狸不情不愿地拖着步子出去了。

  同时东方的天宫里太子寝宫里正发生着一件不大不小的矛盾。夙星在外接受完四海诸神的恭贺后很是疲惫。这齐渊也不知哪里去了,以往他在时很多不必要的应筹都是他替他解决的。刚一迈进寝宫就被那扑面的香气冲得一个趔趄,睁开眼更是头晕目眩,这姹紫嫣红的是什么?仙子仙娥们还在陆续地将花盆往寝室里搬。

  “住手!”夙星向来性子温和,很少有这样的疾言厉色,是以寝殿里的奴仆们都垂手肃立。“这都是些什么?”

  “回殿下,是花,牡丹花!”一个素衣仙子上前回道。

  “本君知道,这是牡丹花!本君的意思是,谁让你们搬进来的?”这花色斑斓,花香袭人的将他扰的是心神不宁的。

  “回殿下,是太子妃!太子妃说不日就要大婚了,这寝殿里要摆上花才喜庆!”素衣仙子垂手回道。

  “太子妃?”夙星忽然觉得怒火中烧,他冷笑道,“这四月十八还没到,你们就换了主子了?本君的寝殿什么时候轮得到她指手画脚了,啊?”

  “殿下息怒!”夙星的怒火将一众的仙子仙娥吓得跪倒一片,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都给本君搬出去!扔掉!”夙星也不知自己这不可抑制的火气从何而起,只觉得这满屋子的花香花色将他紧紧缠住呼吸不得!

  “殿下息怒!”还是方才那素衣仙子,他跪着上前俯身回道,“殿下,天后有旨。在大婚之前要在殿下的寝宫里摆上百花,合……花好月圆之意。”

  “花好月圆?”夙星挑眉,冷冷地环视着这一屋子的国色天香,果然这都是天后的喜好啊!夙星打量着自己这袍子是天后喜欢的,这玉冠发式是天后喜欢的,这奴仆们是天后喜欢的,这太子妃是天后喜欢的,如今他这寝殿也要变成是天后喜欢的了!“花好,那就摆上吧!”

  众奴仆跪在那里都轻舒了一口气。

  “把这些牡丹花统统给本君丢出去!本君这东阳宫要摆的花就只能是……海棠花!”夙星对花一向没有喜恶,可是方才这一瞬间想要换花的时候这海棠花三个字就自己蹦了出来。这海棠花到底是谁喜欢的呢?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