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章 是夜

作者:月落霜烬更新时间:2019-09-17 17:55:19
  “大哥,我先回去了。”胖乎乎的小男孩依依不舍的走出院门,然后转头钻进路边的树丛消失了。

  陈元目送弟弟离去,脸庞重新恢复了漠然,不复先前的温和。

  整个陈家,从懵懂时还能感到的温馨,到后来的失落,再到最后的冰冷。陈元早已默默的把自己和陈家划出了一条界限。唯有这么一个弟弟,也是因为这仅剩的亲情还让陈元舍不得离开这里。

  几年来的偷偷修炼,陈元早已不是当初孱弱的孩童。根据陈元脑中丰富的知识,陈元大概清楚自己现在的实力。从各种历史游记中开拓了眼界,他了解到这个修炼世界。从初始的习武开始,其实很难界定一个人的实力。习武最终讲究的结果还是体现在武力上。武力有体现在力量,速度,耐力各方面。而最直观的自然就是力量。

  在陈元所接触的知识里,力量被笼统的划分成十个阶段。第一阶段初始练力,通常是百斤左右,第二阶段为200斤,第三阶段是300,而后随着习武的进境直达第十阶大圆满足足可达5000斤巨力。当然,这些都是书中看到的,据陈元的了解,风城中最强大的城主府供奉就是八阶武者,那力量便是能够举起2000多斤重物。而类似陈家这样的大家族也只是花巨大的代价才请到一位七阶武者。陈元习武五年,虽然没有真正测试过力量,但自身估摸着应该在千斤上下,也就是差不多六阶的实力。

  不过自始至终陈元都从未与人动过手,也没人在人前修炼过,连祛除身体沉疴的药浴也是要去山中的隐蔽木屋去进行。如果被外人知晓陈元修炼速度,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啧啧称奇。甚至陈元在书中也未看到有如此快的练武进境。在陈元读过的游记中,哪怕是那些大城里的修炼天才,也是修炼了五年达到力过千斤水准,但那些天才的修炼条件极为优越。而想想自己,陈元越发觉得这要啥没啥还得偷偷摸摸搞小动作才能修炼下去的,居然能跟天才并列。

  就陈元自己的想法而言,起初完全是因为心有不甘,想要习武,想以此来换回父亲的重视。但后来发现那些事后,陈元隐隐有些害怕。在恐惧心理驱使下,陈元开始偷偷给自己创造修炼条件。到后来实力逐渐强大起来,陈元内心恐惧也逐渐消退,因为他在看到陈家供奉的时候并没有感觉到以前那种铺面而来的压力。果然如书中所讲的一样,当一个人自身强大起来时,内心也自然而然变得安定了。

  至于他本身修炼速度的问题,陈元翻阅了无数书籍也没有找到原因。倒是在某些古籍中,陈元找到很多感兴趣的内容。比如某地旱灾多年,民不聊生,忽然一天有人看见天上漂浮着一个人。然后乌云蔽日,天雷滚滚,一场甘霖拯救苍生。又有如某个作恶多端的人忽然被天外飞来的一剑授首等等描述。起先陈元对此是嗤之以鼻。但随着书籍阅读越多,陈元了解到武力十阶并不是习武的终点。而各种书籍中又模棱两可的描述了不一样的情形。让陈元升起了强烈的探知。

  回过神来,陈元走进屋子,在墙角掀开一块地板。下到地窖。已经被陈元悄悄拓宽的地窖足了三丈见方。整理了一下墙角的杂物,陈元搬出其中的一些石饼。这些石饼是按百斤一块打磨而成。将十块石饼叠放一起,陈元十指扣紧底部,一声低喝将石饼抱起,顺势举过头顶。片刻后才轻轻放下。

  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松举起千斤之物了,陈元摸着下巴思量,可惜没有更多的石饼。也懒得再去偷偷搞一些进来。“看来那份药液作用确实不错,力量又强大了一些。”自语一句后,陈元转而回来地窖出口处,从怀中掏出一本小册子,借着上方的光线翻阅起来。

  自然是那本《碎心掌》,陈元直接翻看最后。可惜看了半天,也不太明白后续该怎么修炼。陈微微摇摇头,要不是前半部修炼效果确如书中说讲,不然就吃了大亏了。

  收回书册,陈元回到地窖中间,闭着眼睛按照碎心掌的招式比划起来。地窖中隐隐可以听到掌风带动起来的呼啸。打到最后,陈元突然睁开眼睛,视线落在墙壁上一处略有突起的地方。只见他身形微微模糊,然后猛然冲到墙壁前,只听见“嘭”一声闷响。陈元盯着掌下的那块墙面。墙面的岩石和硬土呈现出蛛网状的裂纹。陈元摸索一下,被掌击周围两尺方圆处的泥土混着石块垮落到地上,目测一下,大概一尺深。

  威力倒是强大,只是离这掌法的最终效果也还差了许多。回头是要去找找那个家伙了。放下这些心思,陈元收拾好地上的泥土碎石,装入一个木桶中。这才提着木桶回到地上。盖好地板后,将泥土倒在院中水池旁的一个小山上。这小山看起来乱糟糟的,也不像假山,更像是个垃圾堆。没错,这小山就是这么一桶一桶倒出来的。

  到屋子中,陈元来到书房,在书架上拿起一本皮制封面的古籍。熟练的翻开一页开始阅读起来。一边看一边还露出一些淡淡的表情,时而露出微笑,时而紧皱眉头,时而恍然大悟状。每当表情变化强烈一些的时候,他就会拿起书桌上的一只碳笔在书本上写写划划。

  直到月上中天,午夜来临时,陈元才合上书本放回书架。

  正想回房休息的陈元忽然听到肚子里传来咕咕声,饥饿感顿时汹涌而来。一脸苦笑的陈元摇了摇头。

  陈元有个不大不小的毛病,每当心中有所思量的时候,往往会忘记腹中饥渴。五岁那年,因为在书楼里面看书入了迷,整整看了一天滴水未进。夜里恍恍惚惚走出书楼就晕倒在门口。直到第二天家仆才发现他趴在路边,而后还大病了一场。因此引来了众人不少嗤笑。

  陈府家大业大,囊括风城近三成的产业,城主方面为了让陈家在风城安稳发展,也大方的划出一千多亩的一块宅地,仅次于城主府。当然,这些年陈家也没有让城主失望。风城如今比起十年前已经富庶了许多。

  夜色下的陈府安静如夕,主屋旁的厨房门却悄然打开,一道黑影快速掠了进去。陈元看着熟悉的厨房,只不过这是他第一次半夜过来。熟门熟路的打开炉灶旁边的柜子。探头看去,里面有一些白日里剩下的菜肴。陈元拿了几个馒头,又包上半只烤鸡。关上橱柜,走到房门边静听了半晌,感觉无有异动。这才放心打开房门。

  房门半开的时候,陈元心中忽然升出一丝警惕。反手就要将门关回去,只是门上忽然传来一股大力。将陈元往后震退了几步。

  陈元抬头看去,黑乎乎的夜色下只能看到一道魁梧的人影正在往屋里行来。陈元从体型上大概知晓这人是陈府的二供奉,是一名六阶的武者,以力大出名。本来有点慌乱的陈元冷静下来。在脑中回想自己所学,本想开溜的心态渐渐打消。他从未真正与人动手,更无法和家里供奉切磋。此时屋内黑漆漆一片不辨东西,何不试试自己斤两。想到此处,陈元摆开架势,视线紧盯着刚刚进屋的大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