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章 惊梦

作者:月落霜烬更新时间:2019-09-17 16:19:46
  “服下去。”

  从老者手中接过一只拇指大小的瓶子,男孩毫不犹豫地将瓶里淡青色的液体全部灌入口中。然后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到了场中央站定。

  约莫十丈大小的一方小广场中间放着一个三角形的铁架子,架子上安放了一块漆黑的球形石块,三尺有余的石块半截被嵌在架上。男孩盯着黑石中心的那块略微凹陷之处,那里面嵌有一些柔软的灰布。缓缓挪了挪右脚,举起拳头瞄准黑石中心,猛然一发力。在这瞬间,一股暖流自胸腹之间传遍全身,小小的拳头上仿佛也带上了呼啸声。

  随即,场中传来“砰”的一声闷响。黑色石球略微晃动了一下。

  “七十六斤!”老者瞟了一眼三脚架上的刻度,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声。

  孩童环顾四周,看了一眼台上脸色发黑的父亲。又呆呆望了望周围交头接耳的人群。他顿时觉得天旋地转,耳旁不断有一些声音灌进来。

  “真差哩!”

  “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

  “少爷,该吃饭了,咳咳”

  “元儿,不要太累。”

  “元儿,不要”

  猛然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少年缓缓呼出一口气。皱起眉头喃喃道“又是这个梦?”

  或许是因为梦的原因,让少年回想起不少往事。房间里恢复之前的寂静,只隐约能听到屋外传来的虫鸣和蛙声。

  少年叫陈元,是风城大商人陈谷的大儿子也是陈家的“大少爷”。只是陈家内外从来无人真正这么称呼过他。因为陈元是他爹酒后随意拉了个丫鬟进屋,后来就生了陈元。陈元一出生,身份低微的母亲就被正室夫人打发走了。而后陈元被安排到多年没有生孕的夫人膝下,过得也还不错。可惜在陈元三岁的时候,养母就带病去了。他爹陈谷服完了一年丧就赶紧续了弦。这些对陈元影响都不算太大,毕竟他还算家里唯一的少爷。可是新夫人进门一年后就诞下一子,5岁的陈元日子就每况愈下了。刚开始是陈谷不再亲近,后来家里的丫鬟仆人也逐渐不那么恭敬了。也是托养母的福,自两岁起,陈元便在夫人的督促下开始识字,其头脑极其聪慧,在养母去世的时候已经能自己独立阅读简单的书籍。没了养母的陪伴,陈元便由夫人留下的一名老仆照料,衣食一时无忧。

  可惜陈元五岁的时候这老仆人也跟前主人去了。有些醒事的陈元就开始独自生活,每日大半时间都在书房度过,饿了就去厨房要一些简单的食物。一众仆人都围着陈家新丁转,他这位大少爷仿佛成为了可有可无的存在。

  直到6岁那年。

  按照东州大陆传承3000年的传统,孩童到6岁的时候就可以开始习武。为了初步了解个人的天赋,有条件的家族通常都会进行一次测试。陈家虽然在风城算是高门大户,但放眼明洲,哪怕仅仅是明洲其下的洪城一隅也上不得台面。所以只能用最简单的测力法来测试子弟的天赋。简单来说,就是先让6岁孩童饮下一份由药师调制的回灵水,然后再令其全力击打测力仪器。因为回灵水在第一次服用后可以激发人体潜力。潜力越高,天赋自然也就越强。

  当初陈元测试的结果是七十八斤的力道,这个数在同龄中几乎是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要知道有一些天赋优秀的孩童甚至在不喝回灵水的情况下都能打出一百斤的成绩。如此结果,导致家族内部都认定他是废物,陈谷在这种情况下也索性不再管他。

  在所有人或冷漠或尖酸的态度下,6岁的陈元尝尽了各种心酸。

  好在,早先经历了一年多的冷遇后,陈元也慢慢习惯了这种氛围,只是更艰难一些罢了。他也认命得觉得自己就是废物,只是默默的读书。

  在寂寞中慢慢度过了两年,8岁的陈元几乎读完了家里所有的藏书。在百无聊赖之际,小少年偷偷去了家族的武馆。不过那里面的人都不怎么搭理他,最后陈元只能在武师的讥讽中接过随手丢给他的一本最差的武术抄本。

  可就是这本几乎可以算是东州大陆最差的一门武术,却让他陷入两年来最大的疑惑。

  因为陈元修练的实在是太快了,差不多只用了一个月就练成了这本名叫《大力拳》的武术。聪慧好学的陈元早就在各种书籍中了解了武术的大概修炼情况。最差劲的武术修炼起来确实很快,但一般情况天资较好的人也需要三个月。

  武术修炼说明白一点就是引导发力办法,通过有规律的发力来锻炼人体的肉身,《大力拳》作为最差的初级武术,只能稍微锻炼肌肉。但一个月就能够练成这种事,陈元并没有在书中看到相关的记载。

  当他带着疑问一拳打裂了一株手臂粗的树干后,才确定自己真的练成了。本该欣喜若狂的陈元却是生出了更多的疑问,明明测试天赋的成绩很差,自己为何又修炼的如此之快。难道是没有测准?他回忆当初测试时的感觉,但是因为回灵水的缘故,发力的瞬间脑中震荡,他也不是很清醒。只记得自己刚一出拳脑子就一片空白,完全记不得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元本想去再要一本武术修炼,但转念间又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他也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但几年来从书本中看过太多人心险恶。自己为什么是废物?父亲为什么那么冷淡?诸多疑惑环绕心中。

  不过没等陈元疑惑几天,正屋派了仆从来到他的院子,二话不说搜查一番拿走了那本《大力拳》。此情此景令陈元的心冷了下来,他终于有些明白,有人不想让他练武。

  陈元冷眼看着仆人扬长而去,没有发出一声疑问。过没几天,那名武师也被赶出了陈府。经此一事,刚过八岁的他已经决定要为往后打算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