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十一章 意外的惊喜

作者:逆天的小臣更新时间:2019-09-17 07:20:21
  陈工忙道:“先生不必担心,五天后我们会交给先生一个干净安全的别墅,地鼠帮的这些人侵占这里太久了,是时候给他们点教训了。”

  “地鼠帮?”张震旦忙上前几步,果然在一俱尸体上发现了猎金枪,顿时眼珠子一转乐开了花,有猎金枪那一定有金粒,找个机会搜刮下。

  陈工以为张震旦不了解解释道:“地鼠帮是一群野人帮派,靠掠夺和拣垃圾为生,因为擅长从废墟中找垃圾并且喜欢提炼金子所以自称金地鼠,听说别墅被他们占了有几个月了。”

  张震旦点了点头,怪不得胡海说附近不安全了,原来地鼠帮的营地在这里,从这回山洞跨过公路也就十里不到,还好买别墅发现了这事,并且有人帮着清掉,要不然住在山洞早晚有事。

  别墅中枪声间段性的响着,从残破的窗口中看到那个被称作母鹰的女人手持一枚短刃,一个闪电般的突袭就挑破了一个地鼠帮恶徒的喉咙,皮裤映衬下显得那双腿十分的修长,一记飞腿直接把一人踢飞撞破窗子摔在了楼下,张震旦看着啧啧称奇,又能打长的还挺漂亮这种女人太有味道了。

  大约十分钟后,萧云飞从别墅中走了出来,其余队员从别墅四散而去,有的是追逃走的地鼠帮恶徒,有的是排除周围的危险。

  “别墅净空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多谢萧队长。”陈工忙答谢道。

  萧云飞点了点头,看着张震旦微微摇了摇头上了悍马,然后自己人一开车上了公路。

  “我靠,这什么意思?”张震旦理解不了萧云飞那是什么表情,但肯定很不爽就是了。

  陈工忙道:“先生别生气,现在很少有人会远离安全区独自定居了,萧队长没什么恶意,只是不放心先生在这里的安全。”

  张震旦挑了下眉道:“我不是加装了防御系统嘛。”

  陈工笑道:“是的,萧队长的意思是像先生这样在外面独立建基地,那最少要养一批护卫的,不过说起来现在在哪也没有绝对的安全。”

  张震旦哼了下推着车往别墅走去,秃鹫大队的枪看起来和现实的大概造型还是很像的,但不知用的什么弹药威力极大,地鼠帮的人中弹的地方都是拳大的伤口,打在肢体上就是直接炸掉了。

  雪莱对这些仅有一丝不适却不害怕,紧紧的跟着张震旦进了别墅。

  一进去张震旦顿时惊呆在原地,破败的大堂中央有口看起来像坩埚的东西,旁边放着三块金条,一只桶中更是满满多半桶金粒,看的让人感觉刺眼。

  陈工跟进来道:“果然,地鼠帮在这里建了坩埚在提炼金子,看样子是想要发展在这里的势力啊。”

  “有意思。”张震旦过去掂了下金块,一块最少有一公斤重,手从桶中抓起一把金粒一洒光芒耀眼,不由暗喜,这真是要发财了。

  陈工道:“这些垃圾废品怎么处理?”

  “全由我决定?”张震旦惊喜道。

  陈工点了点头道:“别墅现在属于先生,这里一切都是先生的。”

  张震旦忙道:“叫人给我把金子全收集过来,其余的垃圾堆做一处就是,不过这坩埚你们不许弄坏,到时给我找个房间安装了,我感觉这玩意挺好玩的。”

  “哦,对了,屋中除了尸体和玻璃砖石之类的都不要外,其它,尤其是电子垃圾不要乱扔,收集起来堆一块就行了,但是我不想看到一点血迹。”

  陈工忙点了点头道:“明白,我们会按照先生的要求去做。”

  张震旦看着陈工叫人去搜刮金子心里乐开了花,推过自行车来先把那三块金砖放进了货厢之中,然后又找了个结实的皮袋把桶中的金粒装进去。

  陈工帮忙装金粒不解道:“金子现在没什么用,那些搞科研的都很少要用到金子,先生收集他做什么?”

  张震旦提着手中最少有十斤重的金粒满足的笑道:“纯属个人爱好。”

  “这爱好还真特别,不过我到是真见过有人用金子搞艺术,在汽车镇就有很多用金子做的雕像。”陈工笑道。

  “汽车镇?”听到用金子做雕像张震旦眼中放光,那说明那里金子更多啊。

  陈工点头道:“离这里大概有一百来里地,围墙是用废车建成的,里面很多房屋其实就是汽车改的,所以叫汽车镇。”

  “先生,这是从尸体上收集到的金粒和猎金枪。”

  “先生,这是屋中收集到的金粒和金砖。”

  看着工人在面前堆了二十多只装金粒的小袋,又抱来六块金砖,张震旦感觉自己要兴奋的晕过去了,眼中全是闪闪金芒。

  他叫人把所有金粒又用一个皮袋装了起来,把猎金枪的也都取了出来,每只枪中大概有最少30粒,连着六块金砖一起放进了货厢之中。

  金砖按手感一块是2斤重,也有18斤,金粒卖过一个是一克,这两大袋金粒估计也有差不多二十斤,合起来那就是接近40斤的黄金在货厢之中。

  一克按黑价170元,一斤就是八万五千元,那四十斤就是三百四十万!

  三百四十万什么概念,足够回去买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和一辆不错的小轿车,然后还有一笔不错的存款,娶个老婆过日子将会很滋润。

  扫了眼墙上被猎金枪打的小洞,真有心思叫工人们帮着抠出来,那颗颗都是钱啊。

  看着张震旦兴奋的表情众人很是不理解,这人有钱却在野外买个别墅,身边还有个水嫩的小美女,要是他们,有钱买这别墅还不如挑个好镇买个小公寓,余下的钱买些美女奴仆足够过上半辈子逍遥的生活了,现在却为一堆不能吃又不值钱的金子开心,难不成脑子有问题了?

  “嗯,余下的事交给你们了,我先回去了。”张震旦当然也知道众人是什么眼神在看他,心里嘀咕一句你们懂个屁,推着车雄纠纠气昂昂的走了出去。

  “先生一路顺风,我们会按时交工的。”陈工忙出门恭送。

  一厢金子加上雪莱,自行车负载着一百四十来斤在荒地中骑行却没有多大阻力,张震旦感觉也就比公路上不容易提速一点,正好能继续锻炼强化身体。

  一路未停回到土洞,胡海正翘首以盼,看到雪莱白净的像变了个人开心的忙上来迎接,他知道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着。

  进入山洞张震旦扯开一罐啤酒大口的喝着,一旁胡海看到雪莱手腕上的绿盾激动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谢谢大人,雪莱再也不用为疫苗担心了。”胡海就要下跪下拜谢,对于张震旦来说,这疫苗太便宜了,一个罐头就换两支呢,但对胡海这些野人、乞食者来说,也许十八年拼死拼活才免强能够攒一支。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