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37章 但为君故 41

作者:江南更新时间:2019-08-06 09:16:12
  “天线阵列接驳完毕!”酒德麻衣大吼。

  “发电机组最大功率!”芬格尔在地下室里大吼。

  发电机组高速地运转着,所有的电力输入长波发射机。

  恺撒接通长波发射机的电源,电路板上的发光二极管亮了起来,时明时暗。这台老旧的设备早已过了使用年限,这套脆弱的二极管电路随时都可能烧掉。

  所剩的时间不多,科考站还在继续下沉。海水通过冰缝上涌,再灌进科考站里来,没到了恺撒腰间。整片冰架濒临崩溃,到时候这座建筑会永远地沉入冰海。

  恺撒握紧呼叫器,用颤抖的手调整频率,反复呼叫,“这是恺撒·加图索和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在北极点附近的呼叫,请任何接收到的人转发该信号,这是恺撒·加图索和卡塞尔学院执行部在北极点附近的呼叫,我们的船只遇险,我们的通讯被阻断,我们的坐标是……”

  长波带着他的声音越过高山和大洋,不断地耗损着,去向世界的每个角落。

  他竭力保持着冷静的语气,好让自己的声音经过损耗仍能清楚地听到,但他的声音颤抖且嘶哑。

  冰冷的海水快速地消耗着他的体能,发电机高速地消耗着他们不多的柴油储备,而他的每一次呼叫都是在消耗三个人的生命。

  芬格尔再没有返回大厅,废柴这一次应该不是临阵逃脱,而是他承担了最艰难的任务,进入最危险的地下室,地下室里的灌水情况应该比大厅里更严重,他很可能是被水困住了。

  酒德麻衣则坚守在裸露出来的铝制框架上,确保高压线不会从框架上脱落,她没有时间把高压线牢固地接驳上去,只能用双手来固定。框架上流动着亮紫色的电火花。

  他们身在强劲的高频电磁场中,全身的电荷分布都受到影响,耳鸣、眼花、心悸。

  这是一场豪赌,恺撒不敢确定这台长波发射机的频率能穿透北极附近的冰风暴,也不确定一定有人能接收到。最糟糕的是这台设备其实就是一台古董的长波电台,除了功率强劲,跟老式收音机没太大区别,恺撒必须手工调试每个波段,把每个波段都呼叫一遍。而他的时间已经不够了。

  耳机里传出刺耳的噪音,偶尔恺撒会听到扭曲的音乐和播音员的只言片语,那应该是来自世界某地的某个长波广播电台。原理上北极点并不在他们的有效范围中,但总有一些幸运的电磁波碎片能越过高楼大厦和崇山峻岭,神奇地流落到远方。某位播音员用恺撒听不懂的语言讲着什么笑话,把自己乐得哈哈大笑。

  忽然有种从未感受过的孤独,仿佛你在世界的尽头呼喊,世界却不理睬你,自顾自地喜怒哀乐。

  孤独得甚至想要听到庞贝的声音,希望在调到下一个波段的时候,那个男人懒懒的声音忽然跳出来说,“嗨!儿子!报上你的坐标!爸爸去救你!”

  巨大的开裂声响彻整个冰架,狂灌进来的海水吞没了恺撒和发射机。冰架终于崩溃了,如果他们站在科考站外,会看到裂谷般的巨大冰缝在顷刻间延伸了数公里长。科考站恰恰在冰缝旁边,它修建时的承重架就像是一把利刃插入了冰架,冰架一旦开始崩溃,这是最完美的应力点。

  整个科考站翻滚着,和巨石般的碎冰一起下坠,恺撒只来得及冲屋顶上的酒德麻衣高喊了一声,“走!”

  她是唯一有机会撤走的人,也许凭借那不可思议的忍者身手,她能在冰架崩溃的最后一刻跳上某块巨大的浮冰等待救援。

  但酒德麻衣没走,相反她看了恺撒一眼,从屋顶上一跃而下。

  恺撒被狂涌的水流吞没之前还不由得好奇了一下,这种脆弱的结盟关系似乎并不足以让酒德麻衣舍身忘死地来救他,难道说这冷艳的日本女孩对自己动了感情?

  科考站穿透几十米厚的冰架,沉入冰海。坚硬的铝合金骨架挺住了,但海水瞬间就充满了科考站里的每一寸空间。

  冰冷的海水冲入恺撒的肺部,他的意识瞬间就模糊了,肺部有着撕裂般的痛感,却又生出温暖的错觉,奇怪地想起幼年时母亲给他洗澡的事。

  那次他也是不小心呛了水,哇哇大哭了很久,母亲许诺教他游泳,这样就再也不会呛水了,他才停止了哭泣。

  可惜这里是冰海,不是母亲房里温暖的浴盆,他游泳技术好得能穿越英吉利海峡了,却还是死在呛水这件事上。

  忽然有人从背后狠狠地抱住了他,把一个面罩捂在他嘴上,压缩空气涌入,缺氧的症状立刻减轻。恺撒剧烈地咳嗽几下吐出部分海水,忽然意识到抱住自己的是个女孩。

  忍者训练能够炼去酒德麻衣身上的每一寸赘肉,但女孩还是女孩,身体再怎么强韧,也还是柔软的。

  酒德麻衣点亮手电,先照自己的脸,这是告诉恺撒自己不是敌人,她的另一只手抓着一个压缩空气瓶。

  恺撒忽然想了起来,他们在搜索科考站的时候找到过全套的蛙人设备,只不过年代久远,气瓶中的气早就跑光了。想来是酒德麻衣多留了一个心眼,偷偷给一个气瓶灌注了压缩空气,科考站里既然有蛙人设备,也就该有压缩空气的机器。但她既没有告诉恺撒和芬格尔,也没多准备两个气瓶,唯一的解释是这是她准备跑路的手段之一。带着这套设备她大可以在冰下潜泳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恺撒和芬格尔别想跟上她,甚至不会觉察她怎么跑的。

  至于她为何考虑跑路,恺撒懒得去想,至少在生死关头,这脆弱的结盟关系跟科考站的硬质合金骨架一样,又挺住了一次。

  恺撒又被狠狠地抱住了,这回不是酒德麻衣而是芬格尔,这货瞪着牛一样的大眼鼓着腮帮子,显然憋气憋得快要昏过去了。无法想像他怎么从地下室里逃出来的,可能是天堂和地狱都不愿意收贱人。恺撒把面罩递给他,芬格尔就像饿鬼看到了蛋糕似的,简直恨不得把那个呼吸面罩吃下去。直到酒德麻衣憋得没气了,才一把把呼吸面罩抢了回去。

  三个人,一个气瓶一个面罩,以他们三人的憋气能力来说,轮流用不会死。但原本供一个人用的空气分到三个人头上,也就支撑十几分钟。

  他们仍然没有逃出死神的手掌,如果找不到那道冰缝,他们也还是会死。冰下潜水最大的危险就是如果你找不到下潜的冰洞了,那么大海对你而言就是永远都走不出去的迷宫,你的上方是坚不可摧的冰盖,你只能变成冰盖下漂流的浮尸。冰架裂开的那道缝大得像是一条河,但他们被海流带着漂了一段路,这时四面看都是一片漆黑,酒德麻衣往上照去,是坚厚的冰层,一眼望不到边。

  前一次他们是幸运地遇到了那群北极鳕鱼,跟着鱼群找到了可供呼吸的冰缝,这一次却难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三个人相对干瞪眼的时候,酒德麻衣忽然警觉,把手电照向身后。带着血水的半截巨蛇正被水流推了过来,隐约可见漂浮的消化道。这一幕令人反胃更令人惊恐,他们并未远离利维坦和蛇群的战场,那些怪物的战场是方圆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的巨大海域,它们随时都会出现。

  蛇尸飘走了,但酒德麻衣的眼神变得更加惊恐,她缓缓地看向自己的脚下。恺撒也感觉到了,强劲的水流自下而上涌来。除了上下层海水的温差很大,这种垂直洋流是很少见的,要么下方有一座海底火山,要么是某个大到不可思议的东西正在高速地上浮。能有这样的体积的东西,附近只有一个!

  强光忽然笼罩了三人,带着光柱升起的并非利维坦,而是巨大的黑色战舰。

  一艘漆着英国皇家海军标志的……机敏级攻击核潜艇!

  它连续地闪光,那是航海灯语,“英国皇家海军鹦鹉螺号核潜艇,欢迎登舰,恺撒·加图索先生。”它的正上方,用于海难救援的浮舱正缓缓地升起。

  “我跟您的父亲保证过,会把您活着带回罗马,但这艘潜艇是英国皇家海军的财产,务必请您遵守舰上的规则。”

  三个人裹着厚厚的毛巾,坐在鹦鹉螺号潜艇的船长室里,瑟瑟发抖。在冰海里浸泡了太久,身体失温严重,连酒德麻衣也显得憔悴狼狈。

  虽然对方开门见山的表明了自己是庞贝老爹请来的救兵,然而落汤鸡一样被这样一艘威严的战舰救援,硬撑气势似乎也没什么意义。

  所谓对方,是身着深蓝色海军制服的舰长,肩扛上校军衔。出人意料的,这艘潜艇的指挥官居然是一位身姿挺拔的女士,撇开那冷若寒霜的表情,甚至说得上是一位中年美人。

  可以想见她的优秀,如果不是英国皇家海军中顶尖的人物,也不可能在潜艇这个男人主导的世界中当上舰长。这种女人,只会比男人更强悍。

  芬格尔第一时间流露出感激涕零的表情,然而令酒德麻衣意外的是恺撒的神情冷漠。从舰长踏进这间舱的那一刻开始,他一句话都没说过,只冷着脸听。

  他是有教养的贵族,即使坐在对面的不是救命恩人,只是普通的优雅女性,他也会带着温柔和“我能为您做些什么么”的微笑。

  舰长虽然冷漠,但这不是恺撒也要冷脸以对的理由。

  “咖啡、红茶或者烈酒,需要什么就跟我的勤务官说。”舰长女士起身离开。

  舱门关上之后酒德麻衣才压低了声音,“你对这位舰长有什么不满?还是你单纯讨厌你父亲派来的救援?”

  “没必要客套,”恺撒冷冷地说,“我和那位舰长女士认识。”

  酒德麻衣一愣。

  “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穿着低胸晚礼服,正跟我老爹在我家沙发上激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