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804章 险至

作者:夏染雪更新时间:2019-11-10 00:55:47
  一个多月,到也是够久了。

  而她都是忘记了,上一次她行这么多路,是什么时候,好似便是寻河大水那时,而如今寻河再无洪水,可是她现在走着的这条路,却也仍是在十分的崎岖坎坷。

  “姑娘,前面有个茶棚,你要不要喝杯茶?”

  赶车的大爷问着沈清辞,这一路行来,天气又热,他早就已经是渴了。

  “好,”沈清辞拆开了包袱,也是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水囊,水囊很轻,里面现在也是没有什么水了,也是应该下去找个地方弄些水才行。

  走到了茶棚那里,沈清辞要了两壶茶,自己一壶,也是给了车夫一壶,车夫笑咪咪的端着壶便是坐在了一边,也是就着水吃着自己带着的干粮。

  沈清辞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也是将杯茶放在了自己唇间,手中拿着的茶杯,有些粗糙,茶水也都是一些茶沫子,就连一片完整的也没有。

  她轻抿了一口茶,微微的带涩然的茶水味,不能说有多么难喝,到也算是能够下咽,只要不是多做讲究,到也能的下得了口。

  不久后,这茶棚的人到也是多了起来,也都是过路而来的行人,东西南北的,做什么买卖的人都有,当然有时也可以听到各地的消息,比起亲自的经历,有时还要快,还是要真实。

  “你可是听说了没有?”

  一个清瘦的公子问着自己的同伴。

  “这京城可是发生大事了。”

  “什么大事?”另一个微矮的男子端起了茶杯问道,当然也是在洗耳恭听中。

  “可不就是大事,”清瘦公子唏嘘了一声。

  “你可是听过朔王爷的名子?”

  而朔王爷这三个字,也是让沈清辞不觉的握紧手中的杯子。

  她微微垂下了眼睫,也是望着杯中那些浮起了茶沫,心如口中茶一般苦涩着。

  “那位朔王爷不是不在了吗?”矮个男子到知道此事的,不对,不是他知道此事,只要多心留意,这怕是天下人皆知的吧。

  “什么不在了?”清瘦公子露出了一口白牙。

  “那位可是一个命大的,衣冠冢都是立好了,可是人家愣是没有死,已经回去了。”

  “你可是说真的?”矮个男子到还真是有些不信的,“这事情是否有些太过玄乎了。”

  “千真万确之事,我可是亲眼在宁县见过的,当是那个宁县知县断了一个案子,差一些成了冤案,还是那一位过去,最后才是没有人亲者痛,仇着快,若是我们的朝中能多几个像是那样的王爷,何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

  两人还是在说着什么,茶也是喝了一壶又一壶,却是不知道,此时就在他们的不远处,坐着一名粗布女子,她将手中的杯子握到了死紧,也是差一些,便是将手中的杯子捏碎。

  “姑娘,我们可以起程了吗?”

  老车夫问着沈清辞的,此时也是休息够了,若是不走的话,怕到了天黑之前,便是到不了下个镇子了,那里的夜路不好赶。

  “好了,”沈清辞从身上拿出了几个铜板放在了桌上,而后拿着已经装好水的水囊,坐到了马车里面。

  “老丈,这里离宁县有几日的路程?”沈清辞问着外面的车夫,一双手也是抓紧了自己的怀中抱着的包袱。

  “不多,大概就是十日左右的路程。”

  车夫算了算时间,回着她。

  “好,”沈清辞突是一笑,可是笑着笑着,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在她的眼前跟着一并的朦胧了起来。

  “老丈,那我们去宁县那边,车且还是原来的价。”

  “好咧!”车夫扬了一下马鞭子,自是高兴的,这宁县可是离京城远着呢,现在不用走的那般远,就可以拿到了相同的银子,显然的这买卖做的才是值得的。

  马车内的沈清辞将自己握紧的双手放在膝盖之上,而后手背上面也是掉下了一滴又一滴的水珠,她突的握紧了自己的双手,也是将衣服扯到了疼痛。

  到了入夜之时,他们终是赶在城门关之时,找到了一家客栈。

  沈清辞到了客房之内,便是呆在里面,没有再是出去过。

  她有多么的归心似箭,有多么的急切,也只有她自己可知,可是,她却也只能像这般的速度一日一日的向着接近着。

  她摸了下自己的脸,红起的眼框始终带着的,都是扬起的唇角。

  而她怎么的都是感觉这一夜会是如此的难熬,为何才是入夜,为何没有打更的声音,为何天还未亮?

  翻来覆去的,她根本就无法入睡,好不容易等睡着了,再是醒来之时,外面的天竟也都是未亮,而她坐了起来,再是抱住了自己的双腿。

  等着时间而过,也是等着天再是亮起。

  好不容易外面的鸡是开始啼了,她连忙抱着包袱跑了出来,也是去找车夫,结果刚要到门口之时,却是不由的停下了步子,因为她闻到了一种十分的令她厌恶的气息。

  她连忙的低下头,也是抱紧了包袱,而后向外面走去。

  “侯爷,您在看什么?”

  一名护卫问着齐远,怎么这间客栈之内,还有何古怪的吗?

  齐远眯起一双精厉的黑眸,而后视线一直都是留在那个已走远的女子身上,直到她坐上了一辆马车,似是平凡无奇,可是却又是处处透着奇怪。

  他用力的抿紧了自己的唇片。

  而后大步的向外面走去。

  几名护卫,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也就只能再是跟了出去。

  “老丈,请快一些!”

  沈清辞总是感觉有些心头不安,尤其是在见到了那个人之后,那个人是她这一辈子的灾星,只要遇到了他,她便不会有平静,不是九死一生,便是伤痕累累。

  她与那人的之间,莫不成是注定的不死不休相克之命不成。

  好了,车夫抽了马一鞭子,而马也是撒开了蹄向前跑着,马车也是开始颠簸了起来,沈清辞抓紧自己的胸前的衣服,莫名的,那一种不安,也是一点一滴的染上了她的眉目。

  “老丈,再是快上一些!”

  她对着外面的车夫再是一句。

  而对于那些危险的抵触,几乎都是缘于她的灵魂一般。

  车夫再是抽了马一鞭子,马车跑的也是更快一些,可是突然的,她听到了外面马嘶的叫了一声,而后马车车突的的停了下来,甚至都是让没有准备的她,直接就将脑袋撞在了马车上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