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58章 她的命她自己定

作者:夏染雪更新时间:2019-10-29 23:50:11
  “夫人,先是不管这里,我们先是将人追到。”

  兰宁连忙的说道,当然心中更是不安,人丢了是小,可是药丢了那就是大事,若是真的找不到人,那么这府里的人,可能都是没有一个会有好日子,而首当其冲的,便是她这个一等大丫环。

  “找啊,还不快去找!”

  沈月殊将桌上的东西都是摔在了地上。

  此时,她的面目狰狞,如同恶鬼一般,几乎都是令人惧怕。

  药一定要找回来,否则,要是被人知道了,她都是不敢想象,到底卫国公府的人要怎么对她,哪怕最后她有齐远护着,可能她也跑不了。

  更何况如今齐远也都是腹背受敌,她若是再是惹出如此大的事情出来,她真不敢想象自己会受到怎么样的一种报复。

  兰宁也是不敢耽搁的,连忙就调派了府内的护卫,也是沿着四周找去。

  当然他们也都不是无脑之人,他们所住的这个宅子,本身便是不易进也不易出的,正门那里,正临着的便是正街,正门所在之处,一直以来都有护卫把守,从不会有人离开,就连换班之时,也都是面对面而换,一个大活人,根本就不可能从他们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出去。

  不对,不要说大摇大摆,就连飞也都是飞出去,而四周也都是有围墙之类的,她一个女人,半死不活的,也不可能飞天而走。

  而这边四周都是大山,也就只有几条小路可以走。

  几名护卫,也是沿着这几条路而找。

  而以着他们的脚力,想要追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女人,再也是容易不过。

  再说沈清辞,她从那个墙洞爬出来之后,就一直的向前有跑着,她不知道要去哪里,更是不知道来时与去时之路,她所知的,就只有跑,一直的跑,不能停,不能休息,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想,就只是跑,除非她能够逃出升天。

  只是,她的步子突是停了一下,回头间,似乎是听到了自己身后好像有着什么声音?

  这是……

  人。

  有人追来了。

  她的脸色一变,握紧的双手,因为手腕伤口的崩裂,竟是向下的滴起了血滴。

  她回头看一眼自己走过的路,竟是发现,原来一路都是她的血

  就在上面,她走不远了。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沈清辞转身再是向前走着,其实她一眯的力气也都是没有了,她想要停,想要坐,想要躺,可是她不能停,她一步也不能停下。

  手腕上面的血滴,滴了一路,而她的脸惨白的已近是无色。

  她甚至提不起一丝的力气,可能就连她自己都是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样移动着自己这一幅破败的身体。

  突然的,她感觉自己的喉头一个腥甜,她捂住自己的嘴,可是从手指,却是有大量的血涌了出来。

  身后的脚步越来越近,几乎都似近了她的身前一般。

  她抬头看着前方,有些低沉的眼睛也终是渗入了一缕又一缕的光。

  她突是一笑,惨笑的脸上,终是有了一抹解脱。

  猜,她听到了什么,她听到了水声,是水声,是真正的水声,她不会听错的,前面真的是有水声了,她在平阳那个地方呆了整整两年。

  那里的水声,她很熟悉,甚至最后她都是可以用听,用闻,便能知道,此地河水流速了,河床宽度,还有河水的深浅。

  若是烙衡虑在的话,一定会夸她的,对不对?

  因为她很聪明,她是一个治水天才。

  她再是向前走着,也是往着出声的地方而去。

  身后的脚步声,越是接近,而她也是离那一条河越是在近。

  突的,她回过了头,再是咳嗽了一声,唇角却中有大量的血涌了出来,她知道,自己终是命不久矣。

  而当那些护卫追来之时,便是看到沈清辞张开了双臂,身上的衣服仍是沾满了血迹,如是雪里映出的红梅一般秀丽,四周竟是有一种奇妙香气,这种若有似无,也是他们从未闻到过的。

  她脸上那些伪装,早就已经退掉,余下的只是她如同冷瓷一般的脸,明明狼狈无比,可是那样的一双眼睛。

  如清荷一朵,干净中余香。

  如白雪中一点,晴空中一色。

  突的,她笑了,似只蝴蝶一般,也是向着身后的大河倒去。

  而赶过来的护卫,却是晚了一步,当是他的手伸上去之时,却只是抓住了那女子的一截衣角,可是落下服从的人,便如浴血一般,扑通一声,便是掉在了长河之内。

  而河水的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游遭遇过了洪水,几乎便是片刻的功夫,便已经寻不见了踪影。

  而护卫则是面面相觑,却是不知要怎么办,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此的尸,怕是真的无迹可寻。

  唯有下方那一片激流的河水,仍是在不断的卷起着泥沙。

  此时在官道上面的马车,由北向南一直的前行,也只余马车的轮子印在官道之上,而马蹄也是达达的向前奔跑着。

  猛然的,坐在里面的男子,睁开了双眼,而他不由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莫名的也是感觉有些窒气,就连他的额头上方,也都是涌出了点点的细汗出来。

  “公子,你可是醒了?”

  外面赶车的车夫也是听到马车之内的动静,所以便猜人醒了过来。

  “恩,”烙衡虑微微的蹙紧了眉,手指移到了自己的胸前,也不知为为可,有种莫名的顿疼感。

  “公子,我们现在还有多久可以抵达京城?”

  车夫从来都没有来过京城,这是天子脚下,自是不同于一般的地方,他们事事在路上走了一月的时间了,才是到了此地,而从他们那里到京城就是一月的路程,现在都是赶了一月路了,怎么的都是走不远,好像前方的,也是没有什么终点?

  而路上相伴的也便只有他们这一车一马,还有两人。

  再是加之马车之内的那个,一路也都是不怎么多言,所以车夫都是感觉自己有些憋的慌,就是想要找个人说说话。

  烙衡虑揭开了马车的帘子,也是望着远处带有熟悉的景色,原来都是走到了此。

  “若是赶紧一些,我们可能在天黑之前,便是可以赶回到京城之内。”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