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563章 跟她回去

作者:夏染雪更新时间:2019-09-12 02:03:32
  若问白梅这一辈子,最讨厌的人是谁,就是沈月容,当年她家夫人受的所有苦,她姐姐的断腿之仇,她是要都是记在心里,也是要记一辈子,让她忘了也可以,除非沈月殊死了,要不就是她死。

  这根本就是不共戴天之仇,让她现在离开,她真是不甘。

  “那你去跟他们吵吧。”

  沈清辞是个很开放的主子,她要吵就吵,要是开打的话,还有白竹。

  “姐……”

  白梅再是喊了一声白竹,这口气你难不成还能咽下。

  “那你要如何做?”

  白竹抬了抬眼皮。

  “我还能怎么做?”

  白梅气的脸都是红了,“自然的是出去,要好好的给他们说道说道,”这马车可不是白撞的,按着身份,宁康府还要给他们朔王府让道的。

  “你还想多看一眼那女人的脸?”

  白竹再是一句过去。

  而她是绝对不会出去,因为只要想起某一张脸,现在心中都是不舒服,都是恶心,她不会出去,她怕自己直接就一剑过去,将那个人脑袋给削下来。

  对,削了她是痛快了,却会麻烦不断。

  那个女人现在还能死,最起码,不能死在她的手中,就算是要死,找个麻袋,直接弄死就行了,就像是当初有些人对四皇子出手一般,就那样神不知鬼不觉,就连皇帝都是查不出来,那就更不用说别人了。

  白梅憋了一肚子的气,就只能是让马车换一条路走,而此时坐在另一辆马里面的沈月殊,则是抬起了下巴,就等着沈清辞的人过来跟她好好的闹闹。

  而马车里面还跪了一个瘦弱成鬼的丫头,正在帮她捶着双腿。

  只是沈月殊等了天半天,那边怎么仍是没有什么动静,结果当是她揭开了马车的帘子之时,外面却是一人也没有了。

  马车去了哪里,人去了哪里了?

  “没用的东西!”沈月殊直接一脚就踢在了那个丫头的身上,而那个瘦丫头再是爬起来,连忙的跪在地上,也是将自己的头颅垂的十分低。

  如若有人细看的话,便会发现这个瘦丫头的长相,到也是同沈月殊有着几分的相似。

  沈月殊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也是真的气的胸口疼痛。

  还真是命大,怎么都是死不了,当初真的应该让齐远哥哥将她的双手砍下来,被埋了六天,还是能活着,这命可真是硬。

  她再是将自己的腿伸了出去。

  “废物,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给本夫人捶腿!”

  她气的再是用脚踢了一下跪在地上的瘦丫头,将这些发泄不出去的气,都是撒在了这个瘦丫头的身上。

  而瘦丫头却是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就似是没有一点的感觉般,最后还是要像是狗一样的爬过去,再是跪在沈月殊的面前,然后伸出手,替她捶起了腿。

  可是却是无人知道,此时,她的眼睛面的恨意却是泛了出来,而后再是被强压了进去,就像是从未发生,也是从未有过一般。

  而这样一件小小的事情,不知道沈月殊要气多久,而之于沈清辞而言,她本就是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到也是忘记的快。

  有些人,有些事就是如此,忘记了,便不会再想,与其想起令自己不适,不如干脆就从未记起。

  而此时朔王府中也只有她一人,烙衡虑被招进了宫中,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直到了入夜之时,也是未回府,不过他到是托人稍了口讯回来,说是他到了明早才会回府,似是宫中有事吧?

  沈清辞刚是坐下,却是发现空气当中似是有些暗香浮动,她秀气的眉头轻紧,而后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她向前走着,黑发上面没有任何的首饰,周身也是无香,就只有一种干净的水气,似乎是在脉脉流动着一般,也似她现在的双瞳,就那样隐在一汪的湖泊当中,是平静的,也是冷淡着的。

  她停了下来,衣角也是随风轻轻扬了几下,脚边也似莲花绽放了一般,似是无香,可是却又是包含了这世间万种香,也都是尽数融于了她一身。

  树影随动,树枝上的那一轮弯月,依旧清冷,而后便是沙沙的几声,好像有不少枯叶也是落在了地上,加杂着的是一种淡淡的不知名的味道。

  而这样的味道,她也只在一人身上闻到过。

  她抬起脸,月光洒落之下,那一地的银霜当中,立于了一个男子,虽是长身玉立,可是却令她有着一种不畅不喜之意。

  “你仍是知道我要来。”

  男子轻笑一声,“莫不是你的心中还有我,从未忘记我?”

  男子于月色间,轻步而来,月霜落于他的身上,于半明半暗当中,折出了一抹莫测高深,还有悔色难明。

  男子的唇角仍是带笑,可是眼底的碎光却不不知道折出多少的心机与心计出现。

  他也是打量起了眼前的女子,初见她时,她像一个孩子般没有长大,可不过就是几月之后,她竟然都是长成了如此,呵……

  到还真是好笑,他齐远的女人,只有他不要的,断没有敢给他带绿帽子的。

  “你来做什么?”沈清辞望着眼前的男子,心中只有一片平静,甚至都是想不起来,当初的那些悸动是从何而来?

  或许人总是要这样的经历,总得喜欢,总得失去,才会明白一些事理。

  若问她现在对他还有何种感觉,她好像想不起来,因为她什么感觉也都是没有。

  “我来做什么?”齐远就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我为何来此,莫不成,你还能不明白吗?”

  “清辞,跟我回去吧。”

  他向沈清辞伸出了手,以往的事情,“我们都是既往不咎,我也不在乎你曾今是否嫁过人,只要你愿意回头,我便重新让你回到了我的身边可好?“

  恩,可好?

  沈清辞想不出来,回去有何可好的?

  给她多少银子?

  “如若……”她突然一扬自己精致的唇角,“我要是回去了,你要给我什么?”

  “你说呢?”齐远的心口不由跳了一下,浑身竟是有些麻木而起,沈清辞的这一句如若她回去了话,还真的让他不由的,跟着心中一喜。

  恩,能回去那便最好了。

  而只要她回去,她要什么他都是会给她。

  “我要什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