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491章 姐夫啊

作者:夏染雪更新时间:2019-09-05 00:43:17
  应该就是这几天了,白竹到是不急,什么时候走都成,不过以着沈清辞的性子,确实就是要回去了,再不回去,怕是京中的一品香就要开不下去了。

  “那……”

  白梅对了对手指,“姐夫怎么办?”

  白竹脚步踉跄了一下,“姐夫,你哪里来的姐夫?”

  “宋言啊。”

  白生眨了一眼睛。

  “他不是姐夫,谁是?”

  “那蠢秀才才不是。”

  白竹几乎都是吼了出来,那种蠢秀材,她一只手都是可以将她给捏死,那要那种酸秀才做什么,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

  “竹竹……”

  突然来的这么一阵魔音般的嗓音,让白竹身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何止是起一层鸡皮疙瘩,那本就是的头皮发麻,一个酸秀材,还有酸秀才那个娘,白竹都是怕这母子两个人了,酸秀才的那个娘,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难不成上辈子就是水里的鬼投抬的吗?一见她就哭,就像她是哪里的负了他儿子的负心女一样。

  “竹竹……”

  宋言连忙的走了过来,也是不怕挨揍了,他娘说的对,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他娘也是说了,这烈女都是怕郎缠的,只要他不放戏,不死心,总是可以追到媳妇的。

  他娘还是说了,让他一定要娶一个会武的媳妇儿,他以后这官当的大了,得罪的人也会多,到时有个会打架的媳妇谁也都是欺负不了他。

  他娘更是说了,这被打是咱家的传统,说他爹当是年就是被娘常揍的,不要看他娘如此的能哭,可是在爹的面前,那就是在家中占山为王的。

  他们宋家人都是宠媳妇的,哪怕是被揍也是一样。

  “竹竹,我带了一些好东西给你。”

  宋言笑着,那张脸笑的要多好看,就有多好看的,白竹刚是握成拳的手,这怎么的也都是往那张他打不下去。

  “能不能别打脸?”宋言连忙的用一只手捂住了脸。

  “我还要办案的,你若是打了我,你的面子也是不好过啊。”

  白竹忍,就是脸色都是铁青了起来。

  白梅趁着白竹还未发火,连忙的撒腿就跑,她要去给夫人准备饭菜,万一把夫人饿到了,那可不得了

  就是,她不由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怎么的她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来着,尤其是她姐夫的那一句,竹竹,还竹竹,怎么就跟叫猪似的。

  她姐只白竹,她叫白梅。

  难不成,她日后要叫梅梅,妹妹,霉霉。

  她用力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反正她是绝对的不要倒霉的,也不要当什么发霉的。

  沈清辞抬起了脸,也是听着外面酸秀材宋言一句又一句的竹竹,还有的白竹几乎都是被气的跳脚的声音,她起初的时候,都是怕白竹会不会真的就将宋言给气死了,结果这么久了,宋言还是活着的,而能在性子如此暴躁的白梅的手中,将她惹毛了哪多次下还能着的。

  不得不说,两辈子她就只是见过宋言一个。

  当然还有她自己。

  她是白竹的主子,白生忍她是正常的,可是为什么要多出了一个宋言,看来,她莫不要真的要嫁丫环了,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太愿意。

  白竹才是回到她身边没有多久,也不过才是几年的时间,只是,白竹要比她还要大上两岁,现在都是已经是近二十岁了,二十岁的姑娘,再是耽搁下支,都是要嫁不出去了,她也不想将白竹随便的就配了人,本身她是考虑烙衡虑身边那几个长家兄弟的,可是最后却是发现,白竹对于长家兄弟也是真的不怎么喜欢,就像是对自己的兄弟一样,她这是把自己的当成了男人了

  “夫人,饭菜好了,可以用了。”

  白梅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她不由的再是向外面瞄了一眼,人呢,不会是去哪里诉衷肠了,还是说,她姐把人给揍了。

  “不用找了,打走了。”

  沈清辞走了过来,也是拿过了筷子准备吃饭。

  而白梅尴尬的笑着,都是打了几个月了,还要打啊,以后这要是真成亲了人,姐姐她会不会谋杀亲夫啊。

  “姑娘,你说这日后,要是宋大夫真的成了我姐夫,我姐会不会谋杀了亲夫?”要真是那样,她姐会被砍头的是不是了?

  “这个……”

  沈清辞放下了筷子,“要怎么说呢?”

  “如果宋言真的成了你的姐夫,她不但不会打你姐夫,还会将打你姐夫的人给打死。”

  “啊……”

  白梅这感觉不可能啊。

  “她护短。”

  沈清辞的拿起了筷子继续的吃着饭,她夹起了一些鱼,放在自己的嘴里,结果这一吃却是咳嗽了起来。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

  白梅都是被吓到了,就见沈清辞的脸已经咳到了发青,可是她还是不断的用力咳嗽,几乎都是撕心裂肺的。

  “来人,来人!”

  白梅连忙的出去喊人,不一会儿长意和长雨都是过来了,就连宋言也是来了,宋言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也是龇牙咧嘴的,想来这也是被揍的的不清啊。

  沈清辞还是在咳,她咳的眼泪都是出来了,脸色也是十分的难看。

  这到底是怎么了?

  白竹也是被吓的不断的冒着泠汗。

  宋言再是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然后一见桌上放着的鱼,这顿时就是想到了。

  “竹竹,你去拿些醋过来。”

  白竹还是站在那里。

  “去啊,”宋言再是揉揉自己的肚子,他的亲亲小竹竹这手可真重,不过被揍了之后,怎么的他全身上下都是感觉十分的酸爽,还是太酸爽了,现在还都是在疼着呢。

  很快的,白竹就拿了一碗醋过来了。

  “夫人这是被鱼刺给卡住了,你将醋她喝下去,看一会是否能好,若还是不成的话,再是去找大夫,”他揉着自己的肚子,疼的倒抽了一口气。

  “我们怡安人天天都是会吃鱼的,鱼也是我们这这里的特色,当然被卡住喉咙,也都是常事,这些鱼都是我们本地人自己酿的,对于鱼刺到是有些作用,除非是鱼刺大一点,那时才是会找大夫过来。”

  白竹连忙的就将醋给沈清辞喝了进去。

  再是等了一会,沈清辞脸色好像是好了起来,也不咳了,她盯着那些鱼,表情有些木然。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