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84章 独一无二的味道

作者:夏染雪更新时间:2019-07-25 07:57:33
  沈清主到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姐姐露出如此神情出来,她的姐姐最是温和,也最是的善良的,不过她现在也是变了,变到像是一个真正的,也是有些手段的命妇了。

  沈清辞对于姐姐这样的转变,当然也是举双手赞成的。

  就是这样,他们不会主动害人,可是却也不能让别人爬到他们的头上来,身为一名宗妇,必要的管理内宅的手段还是有的。

  而沈清辞还真的不担心再姐姐了。

  她姐姐身边有两名忠心的丫头,秦嬷嬷身体也是硬朗,加上姐姐还有四个儿子,还有她爹爹的军功在,以后大哥也会名扬天下。

  再是加之,只要她活着一天,一品香就不会倒,会给姐姐花不完的银子,不要说那些普通的京中命妇,就连宫里的人也都是要忌惮三分的。

  “我去那边看看,”沈清容站了起来,正巧也是遇到了相熟的人,她拍了拍妹妹的肩膀,“你自己坐在这里玩,也可以跟那些姑娘们一起,”她指了指不远处的几个年轻姑娘,有的有扑蝶,有的在投壶,有的吟诗做对,只是,她感觉那些她妹妹应该都是不喜欢的,也就没有再是往下说了。

  她的妹妹,她自己还能不知道吗,这性子啊,怪着。

  当沈清容走后不久,有一个丫环过来了。

  “请问,可是卫国公府的沈三姑娘?”

  一个梳着双丫髻,面容普通的令人即忘的丫头站在沈清辞的面前。

  “恩,我是,你有何事?”

  沈清辞微微勾起了自己的唇角,果真的,来了啊。

  上一世也就是这个丫环带她过去的,他们找了一个如此没有辨识度的人,无非就是不想让她记住这个丫头的长相,可是他们却是不知道,这个丫头身上有着一种莫名的怪味,也是被她用脂粉遮盖住了,更不知道,正是因为加了这道脂粉味,那么怪味就可能说天下无双了。更何况清寒是沈清辞这种鼻子向来都是十分的灵敏之人。

  “我家姑娘有请,”那丫头笑道,“我家姑娘十分的仰慕沈三姑娘,想要请姑娘上前一叙。”

  上一世是也是如此的对话,那时,她也是过来参加威平侯夫人的寿诞,至于她为什么会守来,好像也就是威平侯夫人给她下的贴子,等到她到了之后,才是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人理她,一个个也都是躲着她,她又是尴尬又是难受,也只能的眼巴巴坐在这里,直到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丫头找到了她,说是她家姑娘对她十分的仰慕,她自然是欣喜而去。当然归去的时候,她也是满载而归,因为她惹上了一条人命。

  “沈三姑娘?”

  那丫头见沈清辞不动,再是喊了一句。

  “恩,”沈清辞这才是回过了神,“不知道你家姑娘是?”

  这丫头一笑,却是显的那张脸越是普通的了几分,当然更也是见之即忘记。

  “我家姑娘威平侯的二姑娘。”

  “沈三姑娘,请……”

  她伸出的手,也是放在了空中。

  沈清辞站了起来,也是跟在了她的身后,当然也是知道,她这是要将她带去哪里去?

  而走在这个丫头身后,迎而而来的风,带着这里的水气,也有各种的花香气,或者大树的木头味,以及前面那面那丫头身上混着脂粉的臭味。

  “你叫什么?”

  沈清辞突然而来的提问,也是让前面的丫头不由的停了一下步子。

  “奴婢叫双喜。”

  小丫头懦弱的说着,也是不敢回头。

  沈清辞微微的勾起了自己的双唇,这普通长相,普通的名子,。

  “双喜……”

  小丫头的脚步走的更快了,当然也似是在躲着什么一般,当然也能感觉的出来,她就连呼吸也比刚才紧张了不少。

  沈清辞拨了拨自己手腕上面带着的次品镯子。

  “双喜,你可知道,你身上有一种味道,你故意用桃花香的脂粉遮盖,却是不知道桃花香粉是遮去了你的身上的味道,可是却又是有了一种的味,你相信我。”

  她缓缓的出声,而双喜的脚步却突然是停了下来。

  “这样的味道,是独一无二的……”

  独一无二。

  无一无二的。

  双喜不由的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脚步再是向前走着,就连头也是不敢回了,可是她却是不知道,身后的沈清辞却是停在了原地,就这样止送着她一步一步的离开…

  直等到了看不见她的身影之时,沈清辞这才是起步,向着另一个方出去走。

  她要知道,那个威平侯二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说不定这一次又能够令她解开一些迷题。

  “姑娘,沈三姑娘来了。”

  双喜瑟缩着身子,站在了威平侯二姑娘面前,此刻这位二姑娘脸色发红,手也是在自己的手背上抓过了好几条的血印,她抬起了眼睛,一双眼睛也是诡异的泛着红。

  “人呢?”她似乎还是在忍着什么,就连声音也都是跟着似要咬出一般。

  “不是在吗?”

  双喜不由的缩了一下身子,她已经把人带来了,就在她身后的。

  “我说人呢?”

  威平侯二姑娘的声音再是一高,她的手用力的石桌上面划过,格崩的一声,好像也是将自己手指甲给折断了。

  “人……”

  双喜偷偷的一回头,

  “不是在……”

  结果她的话还没有落下,就见自己的身后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姑娘,可能是走差了,奴婢马上去找。”双喜欢连忙着,几乎都是连滚带爬的就要去找人。

  而坐在椅子上面的威平侯二姑娘身体不断抖动着,她用力的咬着自己的牙,喉咙里也是发出了很奇怪的声音。

  沈清辞就站在一边,也是让几棵大树将她身形完全的挡了起来,而从她这个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此时的威平侯二姑娘,脸色由红转白,再是由白变青,而她的手不时的抓着自己的胳膊,也是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沈清辞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威平侯二姑娘,当然也是没有同她有过什么恩怨,她们就连面也是没有见过,自然的也是真的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威平侯二姑娘这样子,怎么的,沈清辞都是感觉,到底,她是想要挠着自己,不是说她真的恨她都是恨到了将她扒皮拆骨的地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