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六八章 志在必得

作者:七死八活更新时间:2019-09-15 05:20:31
  10月上旬,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李襄屏和古大力,王垒,以及管理层的王鲁南,华领队,马晓飞,还有“围棋天地”的张大记者,“体坛”的谢记者等人一起从京城出发,前往申城参加本年度“农心杯”开幕式以及第一阶段比赛。

  嗯,这是在国内比赛嘛,并且时间也算充裕,因此大伙是乘坐火车前往赛场,车厢内,张大记者见到李襄屏在研究一张表格模样的东西,于是他好奇的问了一句

  “襄屏,你在看啥?”

  李襄屏扬扬手中那张纸“我在看看这个月的赛程安排。”

  回复完张大记者之后,李襄屏又自言自语般的加了一句

  “嗯,和上个月相比,我这个月的比赛倒是不多呀,除了一场“三星杯”八强,也就几盘围甲,轻松了轻松了,这个月还是比较轻松,几场小比赛而已。”

  在刚刚结束的9月份,由于参加“名人战”预选的缘故,李襄屏下了10多盘棋,对局密度接近2天一盘,如果参照这个的话,他刚才这话当然没啥问题,然而没问题不等于没毛病,比如他刚才这话,问题就出在“小比赛”上面了。

  李襄屏自己是不觉得,然而其他人听过他的话之后,很多人都在心里默默吐槽,心说“小比赛”?世界大赛的八强战也算是小比赛?要知道这世上那么多职业棋手,八成以上就从没进过世界大赛的四强,换种说法说,也就是对于这世上绝大部分职业棋手来说,世界大赛八强战的一场胜利,那已经可以认为是他们职业生涯的最高成就或者说最高荣誉了,这样的比赛你也敢说是小比赛?

  不过大家虽然都在默默吐槽吧,却是没有人说出口,毕竟说这话的可是李襄屏呀,其他不用多说,至少在目前,他貌似是当今棋坛最有资格说这话的人,既然这样,那当然是他爱说啥就是啥。

  “嫌比赛少啊,”“体坛”的谢记者笑着接口了

  “襄屏既然嫌比赛少,那我看要不这样,这次“农心杯”还是你来担任先锋算了,哎呀你是不知道,现在有很多棋迷都期待你创下一个10连胜的神迹呢。”

  听谢记者提到这茬,同行人都露出会心一笑,在座都算是围棋界自己人,那么到了这个时候,李襄屏这次将担任中国队的主将,这对大伙来说都不是秘密了,并且张记者谢记者他们都知道,这事其实已成定局,基本已经没有更改的可能。

  然而要怎么说呢,在这种擂台赛制中“一杆清台”的事情,那肯定是广大吃瓜群众所喜闻乐见的,也是一个很好的新闻噱头,因此谢记者尽管知道这不可能,他也忍不住在这个时候提一嘴。

  见到众人在笑,李襄屏自然跟着也笑

  “呵呵下次吧,下次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倒是希望安排我尝试一下,不过这次嘛,那当然还是以冠军为主,首要任务就是先拿下这个冠军再说,是不是呀华老师?”

  “你知道就好。”华领队对李襄屏如此“识大体”,那当然是相当满意,于是他笑眯眯的对李襄屏说道

  “既然知道以冠军为重,那襄屏我问你,这次有信心夺冠吗?”

  “那是当然,这次必须冠军呀!”

  对于华领队这次的习惯性提问,李襄屏倒是没有任何犹豫,他给出了很肯定的回答“我跟您说华老师,咱们这次呀,那不是有没有信心夺冠的问题,而是必须夺冠的问题,在这个三国擂台赛当中,韩国人实在是嚣张太长时间了,这次务必灭一灭他们的嚣张气焰,你说是不是呀古哥?”

  李襄屏突然把皮球踢到古大力脚下,古大力有点不知道怎么接了,毕竟到目前为止,“农心杯”包括之前的“真露杯”,韩国队可是包揽了所有三国擂台赛的冠军,要说顺着李襄屏来吧,现在的古大力一没那样的底气,二没那样的江湖地位,可要说逆着李襄屏来,在这样的私下场合当然也不合适。于是古大力只好说道

  “呵呵呵,是是是,只要绝艺老大有信心,那我们当然也跟着有信心。”

  “嗨古哥你也真是,”李襄屏还对人古大力的回答表示不满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咱们这次可不是什么信心不信心的问题,是务必!古哥听清了吧?这次务必夺冠。”

  “呵呵呵听清了听清了,”古大力打个哈哈笑道“因为咱们有你绝艺老大在,所以这次务必夺冠不对,咱们自己说的话,那应该说肯定夺冠才对。”

  “嗯,这才对嘛,”李襄屏一副“这次对古大力态度很满意”的表情

  “所有古哥,对了还有王哥,咱们这次一起努力吧,一定要把这个“农心杯”给留下,省得又像有些棋迷说的那样”

  王鲁南插了一句嘴“棋迷怎么说了?”

  “王院长忘了之前几届“春兰杯”的时候吗?有棋迷调侃韩国人捧走了咱们的空调,可咱们中国围棋却不争气,却连他们的一碗泡面都留不下,还不止哟,那时竟然还有人说,说什么咱们中国围棋也有恐韩症,啧啧耻辱呀,王老您想想,棋迷这样说,那就是把咱们中国围棋和国足相提并论了,而国足那是什么玩意?我听过一个形象的比喻,现在的国足,那已经沦为一个痰盂,是全国人民共有的一个痰盂,是那种任何不相干的人,貌似都可以朝它吐口水的那种,想想还有人把咱们中国围棋和痰盂相提并论,那这不是奇耻大辱是什么。”

  “呵呵呵。”

  “嘿嘿嘿”

  听了李襄屏的话之后众人都笑,不过都笑得有点收敛,甚至还小的有点尴尬。

  李襄屏很快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之后他也尴尬了,因为他突然想起,自己刚才提到“前几届的春兰杯”,而前几届春兰杯的当事人之一马晓飞现在也在场呢。

  要说马小虽然没有老聂大气吧,但他毕竟不是那种心胸特别狭小的人,最后化解尴尬的正是他本人,他对李襄屏笑笑

  “是啊,我们那时都不争气,归根到底其实还是实力不足,所以襄屏,这次就全靠你了,希望你能为我报仇,同时也完成广大棋迷的心愿。”

  “嘿嘿。”李襄屏傻笑,既然已经注意到之前的尴尬,他在接下来当然不方便继续说大话了。

  虽然他个人认为,自己刚才那还真不是在说大话,他这次是确实很有信心捧杯。

  而他的信心来源不是别的,而在于他和老施的“双剑合璧”

  要知道这次在出发之前,他就和自己外挂商量过的,考虑到中国队之前还从未捧得过“农心杯”,又考虑到老施的15局定额现在貌似还有点不好安排,再考虑到自己这次是担任主将,那么在这个比赛当中何时上场?这次可能要下几盘棋?现在其实都还是个未知数呀。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那么在这个比赛当中运用“双剑合璧”,貌似就是个很合适的选择了。

  至于自己和老施双剑合璧的威力

  想想刚刚结束的这盘名人战挑战者决定战,自己在那么大劣势下还能逆转,那当然就知道两人联手的厉害了。

  再考虑到在上盘棋当中,“双剑合璧”其实是在无意中施展出来的,李襄屏之前根本就不知道老施在比赛中会开口,而这次呢,却是李襄屏已经跟自己外挂说好,在“农心杯”当中,老施任何时候都能开口,并且要随时准备开口

  说到这个份上,当然就无须再解释下去了,李襄屏当然对接下来的比赛充满信心,也对这个“农心杯”志在必得。

  就在李襄屏信誓旦旦誓言夺冠的表态当中,一行人抵达了赛场地点申城,大伙抵达后不到2个小时,一架来自韩国的航班降落,韩国代表团抵达,再晚一点时间,日本代表团也抵达。

  3个围棋代表团同日抵达赛场。

  本届“农心杯”,中方阵容是古大力,王垒,罗曦河,常浩加李襄屏。嗯,如果没有特别特殊情况的话,这其实也是中国队的出场顺序。

  韩国队这次的阵容和以往变化有点大,参赛的5个人分别是则是李沧浩,崔毒,元晟溱,柳才薰和朴进率。

  嗯,后面两位棋手,即便是李襄屏这位穿越者,也对他们没啥印象。

  而韩国队之前特别能打的几位,比如老曹,因为年龄原因,他这次主动退出了,刘昌赫,这次因为家庭原因,他主动放弃了,而另一位赫赫有名的小李,他干脆就没有通过韩国国内的预选。

  其实在真实历史中,小李就经常通不过韩国国内的预选,因此他在“农心杯”的出场次数还真不算多

  这其实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在围棋中,那还真不是那种所谓“思维敏捷”的人就一定能下好快棋的。

  和韩国阵容的大换血相比,日本队的阵容倒算是中规中矩,并且在李襄屏看来,这已经算是日本队很拿得出手的一个阵容了,5位参赛棋手分别是羽根直树,山下敬吾,高尾绅路,依田纪基和加藤正夫。

  大伙抵达后当天晚上,主办方就举办了一个赛前酒会,在酒会当中看到加藤正夫先生,这倒是让李襄屏有点感慨了,目前的加藤先生还担任日本棋院的理事长,所以他这次参赛,其实有点以身作则的意思。

  然而李襄屏却知道,假如历史没有发生太大改变的话,那么在明年的时候加藤先生这将就特发脑溢血而离世。

  因此本届“农心杯”,其实就是加藤先生最后一次在国际赛场中露面了。

  “可惜呀,加藤先生,这位唯一没获得过世界冠军的日本六超,嘿嘿日本六超,这是多少棋迷的童年记忆呀”

  李襄屏发完这句感慨后,他就把这事放下了,而把注意力全部投入到接下来的比赛当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