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二九九章 大打出手

作者:七死八活更新时间:2019-08-20 06:04:27
  上午10点40,全局第23手,李世石刚刚下了一步“拆边”。

  嗯,虽然在一盘棋的布局阶段,类似于“拆边”这样的棋随处可见,尤其是今天这盘棋到目前为止,棋盘上还没有发生任何一个接触战,那么一个“拆边”就意味着一个“大场”,那么这样的下法更是在围棋的序盘阶段常见。

  然而在李襄屏看来,对手的这步“拆边”明显是拆得有点大了,明显是有点过分了,过分到已经不能用“拆边”来形容

  李襄屏认为要正确说明小李刚才这步棋,那也许用“逼住”这个词也许更合适些。

  没错,就是“逼住”。

  要知道在围棋中,大家常用“立二拆三三拆四”这种说法,来说明“拆边”的“正常分寸”。

  然而小李刚才这步棋呢,那就明显超过这个分寸了,他连“立二”都没有,就直接拆了六路,从棋盘的这边拆到了棋盘的那边,把白棋其中一个“星位,小飞”紧紧逼住。那么像这样的棋,当然是李襄屏不能容忍的,他第一时间就认为这步棋无理,并且在第一时间就准备反击。

  尤其考虑到在这之前,小李的行棋就处处主动步步争先

  他之前还有一个“打入”,李襄屏还没来得及理他呢,那么在已经有了一块弱棋的情况下,现在又下一步如此过分之着,在李襄屏看来这明显无理,不给予反击的话那就不配坐在世界大赛决赛舞台。

  李襄屏的手停了下来,他开始构思反击方案,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本局的第一个正面接触战,那很快就要到来了

  并且这个接触战,这其实是对手主动邀请自己进行的,小李不可能不清楚自己的棋稍微过分,然而没有办法,这就是他的风格,这就是他的棋路,他威震江湖的“僵尸流”,其实很大程度就是建立在这种风格之上。

  你要是对他这种棋视如不见,那么他原本无理之棋就会变成“积极”,而你要是和他大打出手呢,那他就正好施展自己的看家本领

  两辈子看了小李那么多棋,那李襄屏当然知道他这个特点,正是因为如此,因此尽管现在开局才20多手,李襄屏也没准备避战,他准备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和小李硬抗。

  就是抱着这样一种态度,李襄屏开始构思自己的反击方案了。并且说实话,这个时候的反击方案其实并不难构思

  其实李襄屏一直认为在围棋中,当你面对一步“无理棋”或“过分手”的时候,你的反击方案是并不难构思的,真正难的是那种完全的合理下法,如果人家下的棋是真的符合棋理的话,那才是真正难以反击。

  而在今天,李襄屏很快就想好反击方案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也就更加确信自己刚才的判断了小李刚才那步棋是真的无理。

  李襄屏的反击方案并不复杂,围棋中最常见的“声东击西”缠绕攻击是也,你想攻击这块棋,那就从那块棋动手,你想把这块棋当做你的打击目标,那就假装先去打击那块

  不,也许你根本就不用去“假装”,围棋中攻击的最高境界,那就是你事先根本别去确定具体目标,最后的打击对象完全根据对手的下法而决定,他后面什么时候露出破绽,那你照着他的破绽猛攻就是。

  当然喽,现在的李襄屏还没达到那种随心所欲的水平,因此他在制定当下这个反击方案的时候,那他还是主次之分的

  他确定的打击对象其实就是小李刚才“逼住”这枚棋子,那么行动上呢,他当然就是先对之前那步“打入”动手。

  “逼住”!

  全局第24手,李襄屏同样下了一步“逼住”,不过他“逼住”的,是黑棋之前“打入”的那枚棋子。

  很显然,李襄屏这步棋并没出乎小李的预料,毕竟李襄屏采用的这种声东击西攻击手法,在围棋中实在是太普遍了,因此简单思索几秒钟之后,小李没敢选择就地生根,而是选择了一步“单关跳”,向中腹出头。

  看到这步棋之后,李襄屏暗自点点头,不亏是威震江湖的“僵尸流”呀,至少在纯粹中盘作战领域,小李一直就是人类棋手中的佼佼者啊,他这手棋未必是当前局面下的最佳选择,然而有了这手棋之后,整个局面顿时混乱,这正是小李最喜欢和最擅长的局面。

  尽管知道这点,那李襄屏当然也不可能后退,事实上这个时候他也无法后退。

  “点”,“跳”,李襄屏一套组合拳出手,假装摆出一副直接进攻的姿态,实际上是远远瞄着黑23那枚棋子。

  小李下一手有点出乎李襄屏预料了,他下一手再下一个“打入”,在原本已经有两块弱棋的情况下,他竟然又来一个“打入”。

  不过仔细审视这手棋之后,李襄屏却对这步棋深深佩服,这手棋那就不是什么无理之手了,而是那种深得作战精髓的下法。

  因为这步“打入”,就是那种所谓的“虚招”,小李来上怎么样一手,那也不是真的想再次打出一块弱棋,而是在这里制造一点头绪,留下一点借用,然后利用这个子的借用,伺机处理好其他两块弱棋。

  虽然明知道这是小李的虚招,但李襄屏也不可能放置不管,因为你要真对它不管不顾的话,他随时可以给你来个“化虚为实”。

  又仔细想了一会后,李襄屏决定执行原计划不变,把最终目标还是锁定在黑23那枚棋子。

  至于这步“打入”虽然不能不应吧,但既然看穿这就是一步虚招,那你既然虚虚实实的来,我也给你虚虚实实的应,反正我就死死瞄着你那边那块弱棋就是。

  因此就这样,从全局第23手开始,或者说从李襄屏的第24手开始,双方在棋盘上大打出手了,战局虽然刚刚展开,却显得很激烈,并且也比较复杂,因此到上午11点半的时候,双方还下了不到40手。

  上午11点50,李襄屏正好落下全局的第40手,抢到这一手之后,李襄屏认为自己之前的作战应该算是成功的。

  因为他这一手棋,那就是对黑23发起总攻了,并且是在黑棋另一块棋还没彻底安定情况下对这样发起总攻。

  换句话说,下的这个时候,“缠绕攻击”的场面正式形成,李襄屏第一个战略意图正式实现。

  这盘棋到底会形成什么流向呢?棋局一步一步继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