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六八章 辣手摧花

作者:七死八活更新时间:2019-08-10 08:49:16
  下午4点差一点,老施一步“放杀”的超强手段让整盘棋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局面让观战室的气氛陡然紧张。

  “怎么样?怎么样......”

  由于这种棋的算路太过复杂,王鲁南院长知道自己肯定算不过来,于是他干脆也就放弃治疗了,只是眼巴巴盯着马晓飞,嘴里不断重复这样一句话。

  而这时候的马晓飞表情严峻:“等会,容我再算算......”

  又过了几分钟,王鲁南感觉马小的表情似乎越来越严肃,于是小心翼翼问了一句:

  “怎么了?不行?”

  马晓飞又对着棋盘沉默几秒钟,然后轻叹口气,说出在场中国人都不愿听到的话:

  “好像......好像是不行,李襄屏可能是出现误算了。”

  “哦?!!!”

  马晓飞还是不说话,只是开始在棋盘上摆起了参考图。马晓飞摆得很慢,一边摆一边还询问其他人的意见。这种情况当然也算正常,毕竟像这种“放杀”的算路太过复杂,即便天才如马晓飞他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因此他这种谨慎的态度也是人之常情。

  又过了将近一刻钟,等马晓飞确认自己摆的变化图已经没有错误,他终于开口总结道:

  “现在看来,李襄屏应该是真的出现误算,大家看,黑棋这里有这样一个联络的冷招,做活是没法就地做活,不过人家却可以连回家......”

  听到马晓飞的话,王鲁南默默无语,张大记者谢记者等人同样默默无语。

  的确,这个时候大家确实没什么话好说,因为马晓飞刚才在摆棋的时候,大家也有参与了的,大家都认为他这个变化图已经没有问题-----

  既然没有问题,那么刘倡赫九段如果能在实战中下出这个变化的话,这对于这盘决赛意味着什么?哪怕连在场的业余高手都非常清楚。

  一时间,在场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表情严峻。

  唯一的例外,那好像就是新京报的郭大记者。

  这当然也不能怪她,毕竟郭美女刚入行不久,她现在连围棋都不怎么会,那么像她这样的“伪棋迷”,一时间自然理解不了“放杀”失败的严重性。

  不过还好,人郭美女虽然不怎么懂棋吧,但作为一名记者的专业素养还是有,正当其他人还在对着棋盘埋头研究的时候,她却在那东张西望,在整个观战室内东张西望,而她这一看,就注意到韩国代表团那边的研究阵容了-----

  今天的决赛是在中韩棋手之间进行,那么在现场观战室内,除了中方研究阵容自然也有韩方研究阵容。并且在这个时候,韩方研究阵容貌似比中方这边还要强大,参加三,四名争夺的老曹和小李早早就结束这盘无关紧要的比赛,他们现在已经来到观战室中。

  “咦?我怎么看他们的表情,好像比你们还要严肃呀。”

  随着郭美女这一句话,众人抬头往韩方研究阵容那边看去,这一看好像还真是嗬,在韩国代表团那边,老曹目前正坐在正中央,小李则坐在他正对面,除了他们俩之外,他们周围还围了一大圈韩国人,但无论这些韩国人是什么身份,现在好像一个个都表情严峻的样子。

  张大记者见状心里一动,他起身道:

  “我过那边看看去......”

  几分钟之后,两个研究阵容就合在一块了,换成了王鲁南和曹勋玄相对而坐,而老曹的第一句话就出乎在场中国人预料:

  “贵国的李襄屏下得真好呀,倡赫现在估计是危险了。”

  “嗯?”

  王鲁南只是“嗯”了一声,他没有接老曹的话,而是向马晓飞看去。

  马小同样没有开口,只是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老曹。

  而老曹也同样有趣,在看懂马小的眼神之后,他拍拍身边李世石的肩膀道:

  “你来给大家摆摆吧。”

  小李也没过多废话,开始摆起他们的研究,和刚才马晓飞相比,李世石的摆棋速度可就快得多了,不过尽管如此,由于目前的局面太过复杂,手数也很多,小李还是花了好几分中才摆完。

  等到小李摆完,并且等到他说出他们之前的判断:韩国方面认为目前白棋的形势已经明显占优,甚至说胜利在望都不过分,王鲁南没敢马上确认,而是又转头询问马晓飞道:

  “是这样吗?”

  这回马晓飞倒没有迟疑太久,他对着小李刚摆在棋盘上的变化图迅速判断一下,然后含笑对王鲁南道:

  “不错不错,这样走下去的话,那确实是白棋优势,并且是大优!唉,真是没想到啊......”

  马小的这声感慨王老还是听得懂,他像是在感慨李世石算的准,又像是在感慨李襄屏算得远。

  马晓飞刚才的算路其实并不算错,如果真要较真的话,只能说他刚才没有李世石算得远而已。

  马晓飞刚才只是算到黑棋的大龙能逃出生天,能和自己的大本营安全联络,他就没有继续算下去了,想当然的认为白棋既然“放杀”失败,那全局的的作战肯定大失败无疑。

  而李世石的算路呢,他前半部分的算路其实和马晓飞一样,也是算到黑棋的大龙能够逃跑,然而在这时他没有停止下来,而是又算了几步。

  他发现就算是黑棋大龙能够脱困,最后竟然还是白棋优势。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看似奇怪的现象,这却和本局之前形成的大格局有关-----

  在最开始的时候,黑棋的大本营是在棋盘的右上角,而棋盘的下半部分算白棋的势力范围,现在发起战争的地方是棋盘的右下角,那么就算黑棋能连回家,他其实也只能和自己棋盘右上角的大本营联络。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样一来,其实整个战斗就只会发生在棋盘的右半部分。那么在黑棋将自己大龙连回家的过程中,不,换一个更贴切的说法,那应该是说:在白棋将黑棋大龙“赶”回家的过程中,白棋可以借机形成一道非常雄厚的外势。

  这道外势非常厉害!有了这道外势之后,黑棋之前“尖冲”的那枚棋子不仅会很快无疾而终,更重要的是,白棋还可以以自己棋盘左下角“星位”那个子为中心,在棋盘的左边圈起一块超级大空。

  这块超级大空非常大!大到仅仅就这么一块大空,就和黑棋全局所有空加起来的目数相当。

  考虑到这盘棋是刘倡赫九段执黑,他是需要贴6目半的,那么这样的形势自然就一目了然,白棋断然优势无疑。

  “啧啧,围棋真是玄妙啊......”

  “是啊是啊,还有襄屏也真是厉害,他怎么能够算那么远?现在看来,他应该在下那步“放杀”超强手的时候,就应该算到这个地方了吧.......”

  这是在李世石给出他的变化图之后,观战室出现的感慨声和议论声,然而在这个时候,感慨和议论都不是重点,真正重要的是另外两个问题:

  一,目前最新的实战进程并没有传到研究室,那么实战进程到底下成什么样呢?

  二,按照李世石给出的变化,这个变化确实是白棋优势无疑,这一点现在已经得到大家公认,那么在这其中,黑棋还有其他选择吗?或者说这个时候站在黑棋的角度来思考问题,黑棋还能找到更好的下法吗?

  第一个问题由于棋谱还没有来,所以大家无从猜测,因此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大家在等待棋谱的同时,主要也就是在探讨第2个问题。。

  研究室众高手展开热烈研究,大家又摆了很多变化图,然而非常遗憾,大家并没有帮黑棋找到非常好的办法!

  而这其中最好最好的变化,那依然还是李世石提出来的。

  李世石的思路是这样:考虑到在几十手棋以后,白棋将以棋盘的左下角为中心,圈起一块超级大空,那么黑棋在这个时候就需要未雨绸缪了,不能现在就马上急着在右下角逃龙,而是先要在棋盘左下角一代行棋,比如先试个应手,在那边先留点余味或者占点小便宜什么的。

  他这个思路得到大家一致赞同,只不过对于这个思路,即便是李世石自己都承认,这样做只能使双方的形势更接近些,但白棋的优势还是确凿无疑。

  下午4点30分,最新棋谱终于传来,这回是李世石抢先接过棋谱,等他看过棋谱之后,小李大概沉默了半分钟,然后他轻叹一声,用韩语嘀咕一句:

  “结束了......”

  在场中国人当然大多都不懂韩语,于是张大记者从李世石手中接过棋谱,等张大记者看过,他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说了一句和李世石一样的话,不过他是用中国话说的:

  “结束了!”

  在最新的棋谱中,还是出现了那个逃龙的变化,甚至刘倡赫九段也下出了李世石建议的下法。

  只不过他的下法和李世石推荐的下法稍有不同,他是先在右下角逃了两步龙,然后再跑到左下角去试应手。

  他在右下角先走的两步棋,其实就已经决定了本局的命运!

  因为多了这两步棋以后,他这条大龙就已经走重,那么这个时候再想去骚扰白棋的左下角,时机已经完全不对,白棋甚至都可以对他的骚扰手段置之不理,直接辣手摧花杀掉他右下角的大龙就行。

  而最新的棋谱,其实就是施大棋圣整个屠龙过程。

  而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等到这个屠龙过程结束,那么这盘比赛也随之结束。

  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李襄屏第二个世界冠军。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