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六五章 让人呼吸困难的一手

作者:七死八活更新时间:2019-08-09 14:39:54
  上午11点多钟,现场观战室,当最新棋谱传到这里后,一直在密切关注比赛进程的王鲁南院长接过棋谱,他首先把实战进程摆到棋盘上,眯着眼睛看了一会,然后询问坐在旁边的马晓飞:

  “马小,你觉得现在这棋怎么样?”

  听了王老的话,张大记者围了上来,谢记者贾记者围了上来,甚至连郭记者这样的“伪棋迷”也装模作样围到马小身边,想听听目前整个观战室最大牌的棋手怎么说。

  由于一盘围棋比赛用时很长,动堪五六个小时,那么在上午比赛时间,观战室通常是比较冷清的,就算有人研究气氛也不会有多热烈。

  然而今天的情况好像稍有不同,除了这些记者大老远跑到东京,他们除了观战其实根本没什么去处之外,这毕竟是世界冠军争夺战呀,还是那种开局就出现“新手新型”的世界冠军争夺战。

  那么站在媒体记者的角度,大赛中出现“新手新型”当然是值得关注的,虽然现在大家都还不知道,这个“新手新型”到底会对本局带来多大的影响,但怎么也算是“一大看点”,算是本局到目前为止出现的第一个大看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众人才纷纷围到马晓飞身边,想听听权威专家是怎么说。

  而听到王鲁南询问后,马晓飞却没有马上回答,他先对着面前的棋盘凝神思考一会,仅仅这样他似乎还嫌不够,最后还从王鲁南手中接过棋谱,在那细细详端起来。

  众记者对此习以为常,众记者耐心等待马小给出自己的判断。

  大家都是跑围棋这条线的,因此在座记者当然大多都知道马晓飞这个特点,这年头大家常说“聂马双雄聂马双雄”,然而马小却是没有老聂那么性格豪爽心直口快。

  今天这如果是老聂在这的话,那他肯定没有这般结结赖赖,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凭借自己的直觉就给出自己的判断,至于自己的判断对不对?以后要不要修正?这就不在老聂的思考范围之内了,反正他的脸皮厚,这样的事又不是只做过一次两次。

  和老聂相比,马小当然就是另外一个特点,说话弯弯绕绕那还是小事,别让人听得云山雾罩那就已经算不错的了。

  距离王院长询问大概5分钟时间,马晓飞终于开口了,他抬头对王鲁南说道:

  “我感觉,白棋似乎也还行吧。”

  “哦?真的吗。”

  虽然听马小说“白棋还行”,但王鲁南的表情却并没有变得更轻松。毕竟王老自身也是个八段高手,他在询问马小之前,他自己当然也有自己的判断。而根据王鲁南自己的判断,他认为下到当前局面,那应该是黑棋稍稍有利。

  换句话说,他认为今天决赛双方第一回合较量,那应该是执黑的刘倡赫先得一分。

  而王鲁南八段之所以给出这样的判断,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水平差,后世明明一个标准的“两分”定式被他判断成黑棋稍好,主要有两个原因促成他这个判断。

  第一个原因,要知道这个变化可是刘倡赫率先挑起了的。怎么形容呢?这就好比“原告”和“被告”的关系,虽然从真正的法律意义上说,这两者的地位其实是平等,原告未必对被告也未必错,然而在大多数人的习惯中,下意识都会认为原告比被告好,似乎原告就一定比被告更有理的样子。

  而今天这盘棋的开局,似乎刘倡赫就是原告,而李襄屏则成了被告。

  第二个也是更重要的原因,那还是和今天出现的这个变化本身有关,今天这个“越南流”的“金太子必败变例”,那还真容易给人以“黑棋有利”的假象。

  即便是到了后世,大家都公认这是个“两分”变化,并且这个判断也得到围棋AI的支持,然而在职业围棋界,依然还是喜欢执黑一方的棋手居多。

  而之所以会这样,主要是这一路变化完成以后,黑棋看上去实空巨大。短短50手棋不到,黑棋就能以棋盘的右上角为中心,从角到边圈起一块超过30目的大空。仅仅空多也就算了,更重要是这块大空看上去还非常安全,黑棋的棋型非常厚实,俗称的“空多棋又厚”之变例也。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大家都知道在围棋中,判断形势好坏的标准通常只有两个,一个是比实空多少,另外一个是看棋的厚薄,这个“金太子必败变例”既然是黑棋“空多棋又厚”,那后世大家怎么又认为这个变例是“两分”呢?

  没有其他原因,这其中只有一个关键词:潜力。

  解释这个问题之前必须特别提一句的是,这个变化虽然是黑棋“空多棋又厚”吧,然而却并非那种典型的“地势对抗”格局,而是那种“划江而治”的局面。

  黑棋以棋盘右上角为中心,先控制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