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六五章 让人呼吸困难的一手

作者:七死八活更新时间:2019-08-09 14:39:54
  上午11点多钟,现场观战室,当最新棋谱传到这里后,一直在密切关注比赛进程的王鲁南院长接过棋谱,他首先把实战进程摆到棋盘上,眯着眼睛看了一会,然后询问坐在旁边的马晓飞:

  “马小,你觉得现在这棋怎么样?”

  听了王老的话,张大记者围了上来,谢记者贾记者围了上来,甚至连郭记者这样的“伪棋迷”也装模作样围到马小身边,想听听目前整个观战室最大牌的棋手怎么说。

  由于一盘围棋比赛用时很长,动堪五六个小时,那么在上午比赛时间,观战室通常是比较冷清的,就算有人研究气氛也不会有多热烈。

  然而今天的情况好像稍有不同,除了这些记者大老远跑到东京,他们除了观战其实根本没什么去处之外,这毕竟是世界冠军争夺战呀,还是那种开局就出现“新手新型”的世界冠军争夺战。

  那么站在媒体记者的角度,大赛中出现“新手新型”当然是值得关注的,虽然现在大家都还不知道,这个“新手新型”到底会对本局带来多大的影响,但怎么也算是“一大看点”,算是本局到目前为止出现的第一个大看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众人才纷纷围到马晓飞身边,想听听权威专家是怎么说。

  而听到王鲁南询问后,马晓飞却没有马上回答,他先对着面前的棋盘凝神思考一会,仅仅这样他似乎还嫌不够,最后还从王鲁南手中接过棋谱,在那细细详端起来。

  众记者对此习以为常,众记者耐心等待马小给出自己的判断。

  大家都是跑围棋这条线的,因此在座记者当然大多都知道马晓飞这个特点,这年头大家常说“聂马双雄聂马双雄”,然而马小却是没有老聂那么性格豪爽心直口快。

  今天这如果是老聂在这的话,那他肯定没有这般结结赖赖,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凭借自己的直觉就给出自己的判断,至于自己的判断对不对?以后要不要修正?这就不在老聂的思考范围之内了,反正他的脸皮厚,这样的事又不是只做过一次两次。

  和老聂相比,马小当然就是另外一个特点,说话弯弯绕绕那还是小事,别让人听得云山雾罩那就已经算不错的了。

  距离王院长询问大概5分钟时间,马晓飞终于开口了,他抬头对王鲁南说道:

  “我感觉,白棋似乎也还行吧。”

  “哦?真的吗。”

  虽然听马小说“白棋还行”,但王鲁南的表情却并没有变得更轻松。毕竟王老自身也是个八段高手,他在询问马小之前,他自己当然也有自己的判断。而根据王鲁南自己的判断,他认为下到当前局面,那应该是黑棋稍稍有利。

  换句话说,他认为今天决赛双方第一回合较量,那应该是执黑的刘倡赫先得一分。

  而王鲁南八段之所以给出这样的判断,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水平差,后世明明一个标准的“两分”定式被他判断成黑棋稍好,主要有两个原因促成他这个判断。

  第一个原因,要知道这个变化可是刘倡赫率先挑起了的。怎么形容呢?这就好比“原告”和“被告”的关系,虽然从真正的法律意义上说,这两者的地位其实是平等,原告未必对被告也未必错,然而在大多数人的习惯中,下意识都会认为原告比被告好,似乎原告就一定比被告更有理的样子。

  而今天这盘棋的开局,似乎刘倡赫就是原告,而李襄屏则成了被告。

  第二个也是更重要的原因,那还是和今天出现的这个变化本身有关,今天这个“越南流”的“金太子必败变例”,那还真容易给人以“黑棋有利”的假象。

  即便是到了后世,大家都公认这是个“两分”变化,并且这个判断也得到围棋AI的支持,然而在职业围棋界,依然还是喜欢执黑一方的棋手居多。

  而之所以会这样,主要是这一路变化完成以后,黑棋看上去实空巨大。短短50手棋不到,黑棋就能以棋盘的右上角为中心,从角到边圈起一块超过30目的大空。仅仅空多也就算了,更重要是这块大空看上去还非常安全,黑棋的棋型非常厚实,俗称的“空多棋又厚”之变例也。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大家都知道在围棋中,判断形势好坏的标准通常只有两个,一个是比实空多少,另外一个是看棋的厚薄,这个“金太子必败变例”既然是黑棋“空多棋又厚”,那后世大家怎么又认为这个变例是“两分”呢?

  没有其他原因,这其中只有一个关键词:潜力。

  解释这个问题之前必须特别提一句的是,这个变化虽然是黑棋“空多棋又厚”吧,然而却并非那种典型的“地势对抗”格局,而是那种“划江而治”的局面。

  黑棋以棋盘右上角为中心,先控制住一大块地盘,而白棋则以棋盘下方的“二连星”为中心,准备把这一带当做自己的势力范围。

  也正是因为今天的局面是这种格局,而棋盘上也只有是这种格局,那才存在“潜力”一说。

  “是的,我认为目前白棋的形势不差。”又认真摆了一遍棋后,马晓飞对众人说出自己看法了:

  “别看现在黑棋又厚实空又多,但大家注意看,黑棋其实仅限这一偶,俗称的“一方地”啊,而在棋盘的其他地方,黑棋好像都没有什么发展潜力,反倒是白棋,别看现在白棋到处虚花花的,确定空又不多,棋还相对较薄,但是发展潜力还是很大,大家注意看,白棋现在是先手吧,如果白棋现在下这,或者下这.....”

  马晓飞连续在棋盘上摆了好几个参考图,他最后总结道:

  “因此下到目前为止,我认为白棋应该还行吧,说优势肯定谈不上,但要说已经落后,那我认为应该也没有。今天这盘棋的关键,我认为主要还是要了看白棋如何经营自己的潜力,如果经营得好,把潜力都发挥出来,那白棋局面肯定不错,不过假如经营不好,或者被对手抑制住潜力的发挥,那就会有实空上的压力。总之到现在为止,我认为形势还是两分,不仅两分,这棋其实还早呢,现在关键就看下午的了,看看襄屏能不能经营好自己的潜力。”

  “哦?马小你认为这棋白棋不差呀?那就好那就好......”

  王鲁南院长虽然连说几个“那就好”,但他脸上的担忧之色却一点都没有减弱。先不说王院长原先的固有判断还在,而水平到了王鲁南这个级别,已经不太可能就因为别人的一席话,就轻易改变自己的固有判断了,哪怕这个人是马晓飞。

  除了这个原因,其实光是“经营潜力”这一说辞,这就由不得王院长不为李襄屏担心。

  因为水平到了他这个程度,他当然知道所谓的“经营潜力”,这绝对算是围棋中的高难度技术啊,甚至说是围棋中最难的技术之一都不为过。

  而这个技术之所以难,那主要是这玩意太虚太抽象,不像围棋中的死活或者官子之类那么具体,想要掌握好这门技术,那非要对围棋有很深刻的理解不可。

  而除了对棋的理解,想要掌握好这门技术,其实还需要比较好的分寸感,因为所谓的“经营潜力”,说穿了就是个如何“化虚为实”的问题,也就说如何把虚花花的潜力,变为实实在在的实空。

  那么在这当中,该在什么地方“化虚为实”?什么时候“化虚为实”?用什么方式“化虚为实”?这些都非常考量一个人的围棋水平。

  这些东西不仅考量一个人的围棋水平,其实还没有一定之规,在相当多的时候,还要随时根据对手的下法来调整自己的应对,因此这绝对算是围棋中最难的技术之一。

  比如这个“金太子必败变例”,堂堂韩国围棋的“太子”,被誉为老曹第二的小金为什么遇到这个变化就必败呢?李襄屏个人认为,那当然是他在这方面的水平还有欠缺,他不仅不善于经营自己的潜力,其实也不善于破坏别人的潜力,这才导致他执黑黑输执白白败。

  其实也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才导致这位年少成名的棋手一生成就也就那样,年轻时候被古大力教做人,等到好不容易熬过古大力的巅峰期,又被国内更年轻的小朴压制,可怜的“太子”当了那么多年,一直也没等到正式登基机会。

  在马晓飞分析完棋盘上的形势后不久,中午封盘时间到了,上午一共不到50手,正好将将完成这个“金太子必败变例”。而这盘棋的胜负关键马晓飞也讲得很清楚:主要就看白棋如何经营自己的潜力了。

  在中午休息时候,相比于王鲁南院长的担心,李襄屏自己倒是对今天这局面非常满意,并对今天决赛的前景表示乐观。

  而李襄屏的乐观,那当然是来自于他对自己外挂的信任,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像这种“经营潜力”的格局,那恰恰就是老施的强项啊。

  由于中古棋存在‘座子’的缘故,这就导致中古棋棋手大多“重势大于重地”,而说句实在话,想要经营好棋盘上的潜力,那么这种类型的棋手绝对要强于那些“先捞后洗型”。

  事实上,今天这盘棋的进程也没有出乎李襄屏所料,下午3点钟刚过,当老施落下全局的第74手。

  老施这手棋一出,李襄屏就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他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感觉胜利在望了。

  而老施的这一手棋,也同样得到观战室的一片赞叹。

  “哈哈好棋!真是好棋呀,襄屏这手棋一出,黑棋应该顿时感到呼吸困难了吧。”

  观战室的马晓飞九段,他对这手棋是这样评价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