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九十三章 中古棋精神

作者:七死八活更新时间:2019-07-23 13:06:36
  “哎呦定庵兄,你这棋......这棋却是何意?!”

  下午4点半钟,施大棋圣的最近一手棋不仅引起中国棋院一片哗然,即便李襄屏这种水平的也深感意外。

  于是就这样,即便人老施一直叫他在比赛时闭嘴不要说话,可是到了这时,李襄屏还是忍不住发出声来。

  因为在这个时候,棋盘上貌似有一个万众瞩目仅此一手的选点啊。一场延绵100多手的大型攻防战,在前面的进行中,那基本是白棋主攻,黑棋主守。

  而这个选点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就相当于给这个大型攻防战画上一个句号,黑棋如果下这里的话,那么黑棋自身最后一块孤棋将获得安定,标志着整盘棋将正式进入官子阶段。

  由于目前黑棋实空领先较多,并且由于这盘棋的官子并不复杂,那么如果黑棋下在那个选点,基本可以认为黑棋已经胜定。

  这个选点不仅职业棋手看到了,就连李襄屏这个准职业也看到了,因此当他看到老施没下那里,李襄屏当然大惊失色。

  那么施大棋圣到底下的是什么棋呢?首先必须说明的是,人施大棋圣这个时候并没有发昏,他下的也并不是坏棋。

  他只是选择了另外一条取胜道路而已!

  只不过这条取胜之道貌似非常崎岖,并且非常复杂,因此以李襄屏这点水平,他没有在第一时间看出来而已。

  不过没有关系,李襄屏没有看出来,不代表其他人也看不出来,比如在中国棋院,古大力和孔二杰等人就很快弄懂这步棋是什么意思。

  “啧啧,真犀利呀!”

  在中国棋院,古大力发出了这样一声感慨,然而在感概过后,他就不愿继续对这步棋进行评价了,而是和小伙伴们面面相觑。

  因为大家都已经看出来,黑棋刚下的这手棋的确算是非常犀利的手筋,怎么说呢?虽然在前面大半盘时间中,基本都是白棋在主攻,黑棋在主守,然而白棋的棋形其实也是有破绽的,而黑棋刚才的这手棋,其实就是抓住了白棋棋形中最大的破绽。

  有了这手棋之后,黑棋一副反攻倒算的架势!

  然而大家不愿意继续评价的原因是:既然在守一步就稳赢的情况下,还有必要去反攻倒算吗?大家不是都说“赢棋不闹事”,这种在大优局面下还去“闹事”的下法,有其必然性吗?

  就在这个时候,“牛哥”邱俊突然说道:“会不会是李襄屏的形势判断出现偏差了呀?他可能点错目了,还认为自己形势落后呢,所以才会选择如此积极的下法?”

  很多人听了下意识的点头,的确,大家都是职业棋手,像这样的实战心理大家非常清楚,都认为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解释。

  只有孔二杰说道:“不可能。”

  众人都向孔二杰看去,孔二杰却只看向古大力道:

  “大力你别忘了,你和人家李襄屏下第一盘棋的时候,人家可是下出过“劝降”的招,人家那种招都下得出来,那他的形势判断功夫能差?”

  众人听孔二杰这样一说都笑,的确,当初“本因坊绣琴”VS“本因坊秀逗”的时候,“绣琴”虽然“停”了一招,但最后不多不少正好赢半目。这在大家看来,敢下这种“停招”的人,那当然是形势判断功夫了得啊,只是现在没有人知道,老施当时是真的下错了,他是按照中古棋规则在收官,那真不是什么在“劝降”呀。

  既然觉得李襄屏不可能判断错误,大家也就不再纠结了,最后古大力说道:

  “大家还是继续看棋吧,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步棋还是很犀利的,啧啧,这的确像是李襄屏的棋,作战的嗅觉真是一流啊!比如说这步棋,完全拿捏住了白棋的要害,我感觉黑棋还是充分可战的,只是赢起来可能要麻烦一点而已。”

  古大力没有说错,有了老施这手棋之后,这棋想赢下来的确很麻烦,至少坐在对局室内的李襄屏,他就第一时间感受到麻烦。

  因为他看到自己按照老施指示落下这手棋后,原本已经显得有点无精打采的刘倡赫九段突然来劲了,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机会,双目死死盯着棋盘,开始认真的盘算起来。

  时间来到了下午5点钟,刘九段已经长考了半个小时他依然没有落子。5点10分,刘九段进入读秒,为了寻找逆转的机会,他甚至连续用了好几次“打将”来延长思考时间。

  下午5点15分,刘九段不易觉察的摇摇头,不过他还是动手了,态度很坚决的动手了!

  所谓敌之要点就是我之要点,刘倡赫并没有理睬老施刚才下的那手棋,而是强占了之前众望所归的那个点。

  这个点被白棋一占,黑棋的一块大棋顿时不活,当然,由于白棋的脱先,那么作为一种补偿,有一块白棋的破绽也愈发明显。

  因为这一个交换,那么整盘棋就进入另外一个格局了,前面是双方安安稳稳收官,可是现在呢?双方开始对攻!你杀我这条大龙,而我就追杀你那块大棋。

  对局室内的气氛徒然紧张,而研究室里的探讨---无论是中国棋院的研究室还是现场研究室,大家研究的气氛再次热烈。

  而李襄屏虽然是距离最近的观战者,不过他是无法听到研究室的意见,因此在接下来一段时间,李襄屏的心情完全像过山车。

  因为到这个时候,双方都已经进入读秒,因此接下来的进程相对较快。

  下午6点钟左右,李襄屏面如土色,因为棋局进行至此,白棋已经率先吃到黑棋一条大龙,虽然在这个时候,研究室认为黑棋的优势已经更大,大家判断黑棋虽然死了一块棋,但白棋自己的棋形更加支离破碎,竟然同时出现了3块孤棋。

  这3块孤棋,无论如何是必死一块的!,这3块棋无论死哪一块,另外两块再受到黑棋的收刮,那黑棋的优势将更大,大到盘面15目左右。

  更重要的是,大家还认为这是白棋能达到最好的效果,稍微一不小心,死2块棋的概率很大,如果死2块棋,那么黑棋的优势更大。

  只是在下午6点钟的时候,李襄屏还没看到这个结果而已,他只看到自己死了一块,而对方的死棋还没兑现,所有他面如土色。

  下午6点半中,李襄屏脸色恢复正常了,因为他这时已经看到白棋死了一块,老施正在追杀另一条大龙。

  晚上7点钟,棋局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李襄屏已经是满面红光,他甚至在心里感慨:

  “啧啧,这就是中古棋棋圣下的棋啊,这也是真正的中古棋精神,貌似也只有中古棋,才不会去讲究什么赢棋不闹事了,在这一点上,甚至连围棋AI都没做到......”

  在这一块,李襄屏甚至有点理解,为什么像自家老头子李远湖和蔡志雄那样的,会那么喜欢中古棋了,原因无他,因为他们喜欢中古棋的思想,喜欢中古棋的精神。

  而中古棋的精神其实就3个字:穷其变!

  正如老施今天下的这盘棋。

  晚上7点10分左右,全局335手,眼见自己第2条大龙被杀,刘倡赫苦笑认输。

  1比0!

  李襄屏距离世界大赛决赛只有一步之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