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3887章

作者:一起成功更新时间:2019-10-10 06:14:16
  事情已无调和余地!

  王华华的脸色也是瞬间惨白,华基伟的出现让事情只能一条道走到极端,他有些后悔刚才为何只是驱赶任晓璐他们,而忘记派人去通知华基伟或者发一条短信,现在的事态已经不由他引导了。

  于是王华华手指一抬,想说什么最终颓然落座,随后捧起面前的茶杯大口大口喝起来,余光极其歉意地瞄向有些交情的戴公公,让他微微奇怪的是,戴公公始终保持着平静,不,一丝呆滞……

  王华华拍拍戴公公的手,却发现后者有些冰冷。

  “老华!老周!”

  在王华华微微讶然中,其余大佬已起身迎接华基伟以及默默走入的周龙剑,老狐狸双手卷在袖子里像众人轻轻一笑,随即就走到角落背光位置坐下,靠在沙发上时,他的余光也瞄了一眼资料。

  笑意温润,却是不以为然!

  “出了一点小事,我和周部长临时处理来晚了。”

  华基伟很自然的走到正中位置坐下,脸色扬起一抹笑意开口:“不过没事,今天内容依然在五点前结束,不影响大家吃饭办事!”接着他扫过气氛凝重的现场,微微讶然:“发生什么事了?”

  “感觉你们心情很不好?久等生气了?”

  在华基伟的调笑中,王华华向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任晓璐微微努嘴,华基伟这才想到旁边还有其他人,他把目光望向一身黑衣的女人道:“晓璐,任老临时有事回不来,他让你过来旁听吗?”

  接着他手指微微一曲,语气平缓补充:“一号首长和老任都没事,他们今晚就会飞回天朝!也不知是哪个吃饱了闲着的家伙玩花样,谎报机场炸弹扰乱人心,很可能是****分子暗中搞的鬼。”

  华基伟目光平和的望着任晓璐,漫不经心的挥手示意:“今天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过你来了就找个位置坐下吧,晚上我就不用再让秘书把资料给老任了,你到时直接传达就是,来,坐吧。”

  “报告总理!我不是来旁听!”

  任晓璐微微挺直傲然身躯,随后握着手中资料开口:“晓璐经过数个月侦察,从一件小案子中无意发现一个惊天阴谋,那就是戴老是台湾连家的匿藏势力,混在我们队伍想要扰乱稳定。”

  数十名大佬再度低头,喝水,恨不得把耳朵堵住,心里全都在怒骂:狗日的!我们就是来开例会聊天的,这死丫头怎么就往耳朵里灌这些东西?岂不是未来几月都会被中央教导甚至暗中盯梢?

  此刻,华基伟脸上笑容也瞬间停滞。

  他跟众人极其相似的尴尬,端起茶水连喝两口平缓情绪,还没想到如何化解这风波时,任晓璐就再度补充:“华老,我已调查清楚整个事件,还有毫无水分的证据,百分百确认戴老是奸细。”

  “华老,你可以看这些证据。”

  任晓璐把证据放到华基伟手上,大义凛然的抛出几句:“如果这些证据有假,我所言不是事实,我任晓璐愿意拿人头赔罪!如是戴老真为奸细,晓璐也不需任何嘉奖,只求除掉这害群之马。”

  事情不可调和!

  “你怎么查起这些?这是国安局的事啊。”

  华基伟按捺住心底的一抹怒意,扫过沉默不语的戴公公后,就把目光落在任晓璐身上,后者似乎早就料到会遭遇这问题,毫不犹豫的回道:“为国尽忠,人人有责!何况是挖出这种大奸细。”

  “至于没有知会国安局。”

  任晓璐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声线沉稳补充:“有两个原因,第一我是无意中获得这个线索,在没有铁证之前不敢张扬,毕竟戴老声名显赫劳苦功高,一旦不符实际流传出去会损害他的名誉。”

  停缓片刻,她继续开口:“第二,我发现戴公公跟楚天、文子嫣来往频繁,楚天又是国安局一把手,如果我知会国安局容易打草惊蛇让戴老警惕,说不定我会被杀人灭口,所以我就没备案。”

  说到这里,她意味深长出声:“而且前两天,我生怕戴老跑路就派人暗中盯着他,谁知被楚天发现大打出手,楚天为了戴公公打伤我三名亲信,还让人传话给我,警告我不得再派人盯戴老。”

  她很快收住话题,留下想象空间。

  “你是说楚天也为奸细?”

  华基伟适时转移话题:“这有证据吗?”

  任晓璐的嘴角止不住牵动,她本意是给楚天泼点脏水让众人恶意猜测,谁知却被老头直接抛到证据上,当下忙摆摆手:“华老,我意思不是说楚天跟戴老同流合污,我是担心他无意中泄密。”

  “而且戴老在天朝沉浸几十年,难保国安局没有他的钉子。”

  任晓璐忙把自己的意思阐述清楚:“所以基于种种考虑以及保密需要,我没有把案子交给国安局查探,而是我独自暗中寻找线索追查,做这种事时我是怀着两手准备,一是给戴老洗刷清白。”

  “二是帮国家挖出蛀虫!”

  说到这里,她脸上还露出一丝沉痛之意:“其实心里很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希望戴老是清白无辜的,可惜事实却破灭了我的幻想,所有证据都显示戴公公为奸细,对此我并没有太多愉悦。”

  “相反,我感觉到很痛心。”

  王华华脸上掠过一丝讶然,他虽然风闻这丫头刁蛮任性,但没想到还如此会玩心机和见风使舵!什么痛心?刚才明摆着就是得意忘形,恨不得把老戴踩在脚下上位,现在又摆出痛心疾首样子。

  他苦笑不已,同时涌起讥嘲。

  “华老,请你先看证据。”

  任晓璐挺直身子道:“如果你觉得证据不够立体,那么我可以当面质问戴公公,我相信在我刚才阐述中,他已经感觉到万分惭愧,而且我也坚信他对还是有感情的,他会和盘托出真相。”

  华基伟深深呼吸一口气,很是无奈的扫视手中证据,他跟王华华不同,后者可以直接采取长辈身份喝斥任晓璐甚至让她滚出去,而他是一国总理,这个位置就注定他要公开公正公平对待此事。

  否则人心不服!

  有些东西被捅开了,就必须依法办事!

  “华老,我也请你看证据。”

  就在华基伟艰难扫视证据时,一个声音从门口淡淡传来,接着众人就见到一身鲜血才楚天缓缓走入,两名任家精锐想要阻挡却被他一脚踹翻:“华老,我身上这些血迹远比那文字好看多了。”

  周围闪出七八名警卫,神情警惕的望着眼前血人,王华华他们也是微微讶然,这小子未免太个性鲜明,华基伟挥手让他们退下,继而望着楚天开口:“楚天,你搞什么?身上哪来这么多血?”

  任晓璐脸色微紧,但很快恢复平静。

  “我听到今天大佬们开会,所以就赶过来见识见识。”

  楚天抹掉脸上一点血迹,保持着温润笑容:“不过我纯粹是来晃荡两下,绝不敢有任小姐这种越规行为,可是就在我来的路上,先后有十八名杀手袭击我,让我最后三公里整整走了半小时。”

  楚天眼里流露一丝怒意,这些杀手全都是一流高手,虽然不是楚天的一击之众,但也算是重量级炮灰,因此他推进速度比他想象中要慢,最痛苦的是,所有杀手都是抱着玉石俱焚的态势。

  “有人杀你?”

  华基伟适时偏转话题,把众人目光吸引到楚天身上:“是谁要杀你?有没有活口?”事情已无调和余地!

  王华华的脸色也是瞬间惨白,华基伟的出现让事情只能一条道走到极端,他有些后悔刚才为何只是驱赶任晓璐他们,而忘记派人去通知华基伟或者发一条短信,现在的事态已经不由他引导了。

  于是王华华手指一抬,想说什么最终颓然落座,随后捧起面前的茶杯大口大口喝起来,余光极其歉意地瞄向有些交情的戴公公,让他微微奇怪的是,戴公公始终保持着平静,不,一丝呆滞……

  王华华拍拍戴公公的手,却发现后者有些冰冷。

  “老华!老周!”

  在王华华微微讶然中,其余大佬已起身迎接华基伟以及默默走入的周龙剑,老狐狸双手卷在袖子里像众人轻轻一笑,随即就走到角落背光位置坐下,靠在沙发上时,他的余光也瞄了一眼资料。

  笑意温润,却是不以为然!

  “出了一点小事,我和周部长临时处理来晚了。”

  华基伟很自然的走到正中位置坐下,脸色扬起一抹笑意开口:“不过没事,今天内容依然在五点前结束,不影响大家吃饭办事!”接着他扫过气氛凝重的现场,微微讶然:“发生什么事了?”

  “感觉你们心情很不好?久等生气了?”

  在华基伟的调笑中,王华华向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任晓璐微微努嘴,华基伟这才想到旁边还有其他人,他把目光望向一身黑衣的女人道:“晓璐,任老临时有事回不来,他让你过来旁听吗?”

  接着他手指微微一曲,语气平缓补充:“一号首长和老任都没事,他们今晚就会飞回天朝!也不知是哪个吃饱了闲着的家伙玩花样,谎报机场炸弹扰乱人心,很可能是****分子暗中搞的鬼。”

  华基伟目光平和的望着任晓璐,漫不经心的挥手示意:“今天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过你来了就找个位置坐下吧,晚上我就不用再让秘书把资料给老任了,你到时直接传达就是,来,坐吧。”

  “报告总理!我不是来旁听!”

  任晓璐微微挺直傲然身躯,随后握着手中资料开口:“晓璐经过数个月侦察,从一件小案子中无意发现一个惊天阴谋,那就是戴老是台湾连家的匿藏势力,混在我们队伍想要扰乱稳定。”

  数十名大佬再度低头,喝水,恨不得把耳朵堵住,心里全都在怒骂:狗日的!我们就是来开例会聊天的,这死丫头怎么就往耳朵里灌这些东西?岂不是未来几月都会被中央教导甚至暗中盯梢?

  此刻,华基伟脸上笑容也瞬间停滞。

  他跟众人极其相似的尴尬,端起茶水连喝两口平缓情绪,还没想到如何化解这风波时,任晓璐就再度补充:“华老,我已调查清楚整个事件,还有毫无水分的证据,百分百确认戴老是奸细。”

  “华老,你可以看这些证据。”

  任晓璐把证据放到华基伟手上,大义凛然的抛出几句:“如果这些证据有假,我所言不是事实,我任晓璐愿意拿人头赔罪!如是戴老真为奸细,晓璐也不需任何嘉奖,只求除掉这害群之马。”

  事情不可调和!

  “你怎么查起这些?这是国安局的事啊。”

  华基伟按捺住心底的一抹怒意,扫过沉默不语的戴公公后,就把目光落在任晓璐身上,后者似乎早就料到会遭遇这问题,毫不犹豫的回道:“为国尽忠,人人有责!何况是挖出这种大奸细。”

  “至于没有知会国安局。”

  任晓璐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声线沉稳补充:“有两个原因,第一我是无意中获得这个线索,在没有铁证之前不敢张扬,毕竟戴老声名显赫劳苦功高,一旦不符实际流传出去会损害他的名誉。”

  停缓片刻,她继续开口:“第二,我发现戴公公跟楚天、文子嫣来往频繁,楚天又是国安局一把手,如果我知会国安局容易打草惊蛇让戴老警惕,说不定我会被杀人灭口,所以我就没备案。”

  说到这里,她意味深长出声:“而且前两天,我生怕戴老跑路就派人暗中盯着他,谁知被楚天发现大打出手,楚天为了戴公公打伤我三名亲信,还让人传话给我,警告我不得再派人盯戴老。”

  她很快收住话题,留下想象空间。

  “你是说楚天也为奸细?”

  华基伟适时转移话题:“这有证据吗?”

  任晓璐的嘴角止不住牵动,她本意是给楚天泼点脏水让众人恶意猜测,谁知却被老头直接抛到证据上,当下忙摆摆手:“华老,我意思不是说楚天跟戴老同流合污,我是担心他无意中泄密。”

  “而且戴老在天朝沉浸几十年,难保国安局没有他的钉子。”

  任晓璐忙把自己的意思阐述清楚:“所以基于种种考虑以及保密需要,我没有把案子交给国安局查探,而是我独自暗中寻找线索追查,做这种事时我是怀着两手准备,一是给戴老洗刷清白。”

  “二是帮国家挖出蛀虫!”

  说到这里,她脸上还露出一丝沉痛之意:“其实心里很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希望戴老是清白无辜的,可惜事实却破灭了我的幻想,所有证据都显示戴公公为奸细,对此我并没有太多愉悦。”

  “相反,我感觉到很痛心。”

  王华华脸上掠过一丝讶然,他虽然风闻这丫头刁蛮任性,但没想到还如此会玩心机和见风使舵!什么痛心?刚才明摆着就是得意忘形,恨不得把老戴踩在脚下上位,现在又摆出痛心疾首样子。

  他苦笑不已,同时涌起讥嘲。

  “华老,请你先看证据。”

  任晓璐挺直身子道:“如果你觉得证据不够立体,那么我可以当面质问戴公公,我相信在我刚才阐述中,他已经感觉到万分惭愧,而且我也坚信他对还是有感情的,他会和盘托出真相。”

  华基伟深深呼吸一口气,很是无奈的扫视手中证据,他跟王华华不同,后者可以直接采取长辈身份喝斥任晓璐甚至让她滚出去,而他是一国总理,这个位置就注定他要公开公正公平对待此事。

  否则人心不服!

  有些东西被捅开了,就必须依法办事!

  “华老,我也请你看证据。”

  就在华基伟艰难扫视证据时,一个声音从门口淡淡传来,接着众人就见到一身鲜血才楚天缓缓走入,两名任家精锐想要阻挡却被他一脚踹翻:“华老,我身上这些血迹远比那文字好看多了。”

  周围闪出七八名警卫,神情警惕的望着眼前血人,王华华他们也是微微讶然,这小子未免太个性鲜明,华基伟挥手让他们退下,继而望着楚天开口:“楚天,你搞什么?身上哪来这么多血?”

  任晓璐脸色微紧,但很快恢复平静。

  “我听到今天大佬们开会,所以就赶过来见识见识。”

  楚天抹掉脸上一点血迹,保持着温润笑容:“不过我纯粹是来晃荡两下,绝不敢有任小姐这种越规行为,可是就在我来的路上,先后有十八名杀手袭击我,让我最后三公里整整走了半小时。”

  楚天眼里流露一丝怒意,这些杀手全都是一流高手,虽然不是楚天的一击之众,但也算是重量级炮灰,因此他推进速度比他想象中要慢,最痛苦的是,所有杀手都是抱着玉石俱焚的态势。

  “有人杀你?”

  华基伟适时偏转话题,把众人目光吸引到楚天身上:“是谁要杀你?有没有活口?”

  (https://.biqugex./book_467/480781.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uge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