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312章 他到底什么身份,是敌是友

作者:缸里有米更新时间:2019-10-20 08:51:08
  “龙小姐……”胡沧海被抽飞出十几米远,滚落在地,捂着脸,不知所措。

  “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龙亚男柳眉倒竖,厉声怒喝:

  “那姜太初若真没有本事,怎么可能击败李龙渊?又哪有一而再再而三服用爆元丹却安然无恙的道理?”

  “筑基一层就是弱鸡,你徒手就能捏爆?我这位……侍卫也是筑基,你是在骂他吗?赶紧给他道歉!”

  此时,她吓得险些魂飞魄散,姜太初就在身边啊,你们怎么就认不出来呢?

  他的修为应该媲美金丹后期啊,一指就杀了端木赐啊!

  姜天实力之强大恐怖,出手之狠辣无情,已经让龙亚男心中惊恐到极点。

  “前辈,这些晚辈都不知天高地厚,屡屡口出狂言,行事无状,冒犯您,还请您多多担待!”

  打完人之后,龙亚男立刻对姜天躬身抱拳,郑重道歉。

  看着龙亚男惊慌失措的样子,众人再次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这个筑基修士只是你的随从,平庸之极,寻常可见,你至于这么给他面子吗?

  “或许,这位筑基修士此前对龙亚男有大恩!她在感恩图报?”沈浪也眼神迷惑。

  “没准是她养的男宠,也未可知……”石若雪美眸转动,发现姜天很帅气。

  姜天似笑非笑地点点头。

  龙亚男背后已经湿透了,才敢坐下。

  此时,一声喧闹声传来。

  有人神识传音,道:“鲲灵、苦海、袁子画三位前辈到了!”

  就看见。

  一道道贯穿天地的神虹飞射而来,结婴强者的气息如惊涛骇浪般冲天而起,铺天盖地,横推四面八方。

  “果然踏入结婴境界了!”

  “唉,我等,哪还有反抗的机会呢!”

  众人顿时有一种为之窒息的感觉,除了瑶池强者外,不少人都心惊肉跳,惴惴不安。

  这一瞬间,整个云中楼为之一肃,在场上千名修士,都不敢发出一言。

  鲲灵、苦海、袁子画三人,落在楼外一座悬空的阁楼之上,傲然而立。

  顿时,恐怖的威势自然散发,席卷九天十地,比之前强盛十倍百倍。

  他们一举一动,都有章法,似与大道和鸣,掌控沛然莫御天地之力,俯瞰天下群雄。

  “感谢各位道友参加此次和平聚会。老衲,这厢有礼了!”

  苦海禅师肉身广大,佛光灿烂,犹如金身菩萨,双手合十,慈眉善目道。

  “今天修士云集,便是要签订停战协议,与瑶池世界停战,一起对那冥顽不灵的白泽、丁烈开刀!”

  袁子画也开口,容颜依旧清癯俊朗,宽袍大袖,气质出尘,飘飘若仙,寒声道:

  “我们毕竟是次元世界,高高在上,怎能臣服于姜太初那地球蝼蚁之下!”

  “姜太初,不过沽名钓誉之辈,与瑶池世界的强者相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你们也看到了,我已经是结婴修为。几百年的关卡,瑶池强者助我一日突破!”

  台下,诸多修士一片死寂,恨得咬牙切齿,眼神愤怒,但敢怒不敢言。

  是的,或许瑶池强者是比姜太初强大。

  但姜太初并非侵略,也没有奴役天星,而是给天星充分权利,甚至在帮助天星发展。

  而瑶池不同,他们是把天星的族群当成猪狗,不论任何理由,肆意屠杀。

  瑶池强者宣布了命令,任何人修炼,都要得到瑶池的允许,否则,就格杀勿论。

  这等于断绝了天星世界自我发展的可能性。

  只留下袁子画等一小撮修士,充当他们的走狗,忠心耿耿,保他们江山永固。

  现在。

  又要大家停战,签订神魂契约,臣服于瑶池之下,等于把大好江山拱手让人。

  “我们几个糟老头子,为了天星界的未来,苦口婆心,好言相劝,希望大家也给几分薄面!”

  鲲灵老祖倚老卖老,然后声音一冷,杀机毕露,凶神恶煞般寒声道:

  “但若大家不给老夫这个面子,那就视作圣天教余孽,人人得而诛之!放心,在我眼里,你们只是区区蝼蚁罢了,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走!”

  全场一片死寂。

  有年老的修士白发苍苍,眼含热泪,满是悲哀地喃喃道:“人为刀殂,我为鱼肉。任人宰割,为之奈何啊!”

  “大叔,签了吧,否则,我们只有一死啊!这可是瑶池次元世界,我们面对的可是结婴强者啊!”

  有人无奈叹息,满是绝望道。

  但此时。

  一道冷恻恻的声音响彻整个楼宇,漫卷方圆百里,在整个怒涛城中激荡。

  “你把他人视作蝼蚁,岂不知,在我的眼里,你们这些结婴、金丹也是蝼蚁?我抬手就可诛灭!”

  “敌人入侵,作为此方世界的名宿巨头,你们守土有责,理应为守护家园,身先士卒,与敌人血战到底,不可后退一步!”

  “而你们呢?仅为一己私利,就把祖宗基业拱手让人,甘当走狗奴隶!还如此沾沾自喜,欺负自己人,窝里横,称尊作祖,好不知羞耻啊!”

  “更为关键是,你们三人,一身修为都传承于圣天教,白泽就是你们的恩师,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们竟然向你们的师尊开刀,更是禽兽不如!”

  这声音,带着森冷如刀的杀意,如从地狱深处席卷出的寒风,冰冻九天十地,让人心头狂颤。

  很多修士都望向天空,望向楼顶方向,惊骇欲绝,不敢相信地颤声道:

  “谁人如此大胆,竟敢如此嘲讽三大老怪?”

  “这是要造反,要捅破天啊!不知道端木庭就在怒涛城中吗,还有数万修士大军陈列!”

  “这简直是嫌命长啊,是在找死啊!那楼上可是金丹强者齐聚啊!”

  无数人咂舌惊叹,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不过,更多的修士却是振奋不已,眼神激动,紧握拳头,呐喊道:

  “说得好!太痛快了!这帮老贼,就是恬不知耻!”

  “给瑶池当了几天狗,就忘记自己是谁了!”

  可以说,他们已经被鲲灵这些巨头欺负惨了,宗门功法、修炼资源都被夺取,甚至有同门师兄弟都被杀掉。

  鲲灵三人甚至有赶尽杀绝的想法,不杀他们,只是需要拿他们当炮灰,让他们和白泽、丁烈自相残杀。

  在鲲灵三位新晋元婴的淫威之下,他们毫无反抗之力,任人宰割,承受着太多不公。

  此时,姜天把他们不敢说的话,全部说出来,他们怎么不感觉痛快,酣畅淋漓呢。

  鲲灵三人都面面相觑,露出几分怒容,但并没有贸然出手。

  “此事蹊跷,是摘星阁中传出的声音!但此阁楼之中,都是你我的嫡系和瑶池贵客,怎会有如此言论?”

  “快查一查,到底什么情况!竟敢扰乱聚会,这不是拆台吗?”

  “三位前辈,恕罪!”

  此时,金主管慌里慌张,声音颤抖地传音道:

  “已经查明,是海澜世界豢龙门真传龙亚男的随从开口,或许是喝多了口出狂言。前辈放心,小的已然开启了隔音符阵,绝对不会再出任何意外!”

  “哦,原来是豢龙门的人……”

  “几位豪杰榜上的强者都在那里,料想不会出什么意外!”

  “咱们继续!”

  袁子画三人彼此对视一眼,都放下心来。

  袁子画强自一笑,扫视全场道:

  “刚刚是一位朋友喝多酒,和大家开个玩笑,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修真界,强者为尊,弱者为蝼蚁,我们只尊敬力量,白泽不过区区一结婴实力的妖兽,说白了,那就是一个畜生,怎能凌驾你我之上呢?”

  ……

  而天星阁中,众人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

  氛围也显得很是吊诡,甚至有森寒的杀机在弥漫,空气都变得凝重而肃杀。

  胡沧海一拍桌子,第一个开口呛声道:“亚男仙子,你这位随从太不懂事了吧!”

  “他让条大黑狗入席,不讲规矩,不分尊卑,视我等天骄妖孽如无物,也是算了。毕竟只是小节,无伤大雅,我等给你面子,也不计较!”

  “但三位结婴此时正在威逼利诱天星修士,这可关乎我们谋算百年的大计之成败,牵涉到是否能顺利拿下天星界亿万疆土,也能让他这区区一个筑基随从置喙?”

  “在座的都是金丹强者,都是一方巨头,豪杰榜上有名的存在,他一个小小的仆从也敢信口雌黄,如此大放厥词,真不知天高地厚!”

  此时,沈浪、皇甫平天、袁弘绝等天骄与妖孽,都凝眉审视着姜天,已经敏锐地嗅到一丝蹊跷的味道。

  “他到底什么身份,什么来头?”众人心头疑惑。

  此子,名为随从,但却让龙亚男如此小心翼翼地陪侍,如此敬重对待,不,这已经不是敬重,而是恐惧与忌惮。

  这太反常了。

  莫非,他根本不是龙亚男的随从,不是众人的朋友,而是大家的生死大敌?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