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244章 九曲黄河阵,重现于世

作者:缸里有米更新时间:2019-09-16 06:14:52
  “这是什么玩意!”

  “靠,先秦有机甲吗?太新奇了啊!”

  “和先秦机甲一比,钢铁侠分分钟得跪啊!”

  很多人见此,都纷纷惊呼起来,露出不敢置信之色。

  此巨熊,黑漆沉沉,通体由奇异黑铁打造,身形高大沉凝如山岳,眸如宝石,散发出道道冷厉之光,利爪犹如合金浇铸,牙齿森然,极其慑人。

  “传闻当年大禹治水,日思夜想,心力交瘁。古之神灵赐予他黑色巨熊的能力,可搬开巨山,划开大地,疏浚河道。连大名鼎鼎的轩辕山都给那巨熊撕裂了!难道就是这只黑铁巨熊吗?”

  霍擎天脸色惨白,震撼心惊。周围,诸多天晴宗弟子都脸色狂变。

  禹皇化熊而治水的典故,在《淮南子》等诸多古籍之中,都有记载,很多修炼者都知道。

  有人推测那只黑熊是大禹的法相,或者大禹就是黑熊精所化,毕竟传说那是人、妖、神灵共存的时代。

  但更多人以为这些只是神话传说,子虚乌有,今日一见,才知道这些神话并不是完全的虚构。

  “一只傀儡兽罢了,就至于把你们吓成这样!”

  姜天目光如注,不屑而笑。

  这的确是是一只傀儡兽,由极北玄铁打造,内有反应炉,用晶石、玉髓提供能量,祭入一只黑熊神魂掌控,杀伤力媲美金丹强者,也算不凡。

  不过,这样的傀儡兽,姜天前一世不知道做过多少,又杀过多少,怎么会放在心上。

  “是,师父!”

  霍擎天面露惭愧之色,连忙躬身。

  更引人注目的是,这黑铁巨熊的肩膀上,还站着一位灰色长发披散的老者。

  这老者身穿麻衣,脚踩草鞋,面容古奇,打扮犹如老农般。

  他已经很老了,但那股子无边的帝皇威严和无边霸气,却依旧席卷压制而来。

  老者身姿矫健,敞开的胸怀里,露出古铜色犹如金属浇铸般的肌肤,孔武有力。

  更慑人的是,他周围还有九尊小鼎旋转围绕。

  每一尊小鼎都垂下撑起苍穹,压塌大地的浩瀚气息,让人不敢小觑丝毫。

  “我等见过大夏禹皇之后,当世名门禹家之家主!”

  “名门禹家之主亲至,何愁不杀掉姜太初此獠!”

  见他到来,皇觉寺老僧、诸多隐世皇族之首,一颗心都放下了下来,纷纷向此老者恭敬低头,以示自己最崇高的敬意。

  “我等见过先秦名门之主!”

  如姬明川、叶玉辉、朱晓晨、李光哲等晚辈,直接跪地拜伏,顶礼膜拜,脸色虔诚而惶恐,如见真神般。

  因为这老者,便是大禹的后人,禹家当世家主,禹问鼎!

  论辈分,论地位,论实力,禹问鼎甚至比李无极还要高一些。

  据说他曾经指导过李无极的修为,帮助修补过昆仑道法,孰弱孰强,可见一斑!

  所以,哪怕昆仑宗宗主姬慕仙见他,也要礼让三分,不敢冒犯。

  传说,教廷、婆罗门两大道统,在澜沧江之战前从来不敢滋扰华夏,就是禹问鼎放了话的。连伽叶等强者都不敢招惹他。

  只不过,他一向行事低调,隐遁避世,这些强大的事迹不为人知罢了。

  当然,从此也可推测出,当初教廷和婆罗门以及欧洲隐世皇族对姜天出手,肯定是得到了他的允许,至少是默许的!

  “唉唉唉,没想到,先秦大军竟然悉数出动了,恐怕今天的胜负,难说了!”

  赢家老祖扼腕叹息道:

  “太初道友刚刚应该不顾一切,先把这些小杂鱼抓住,让他们投鼠忌器啊!”

  而曹世雄虽然没说话,但脸上却露出一抹惊惧和凝重,紧握的拳头再次紧了紧。

  他当然明白赢家老祖的意思。

  姜天不该杀人的,应该把他们擒拿。

  杀了,那就是生死大仇,抓住了名门子弟,就有了谈判的筹码!

  “赢祖,为何啊?难道太初前辈的修为,还不如他们吗?还是因为他们人多?”

  曹蒹葭问道。

  “有个秘密,很多人都不知道,甚至先秦名门,都从来不出来宣扬!”

  赢家老祖脸色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与大家精神力传音,颤声道:

  “故老相传,先秦名门并不是不受囚仙大阵镇压和束缚、得到赦免那么简单,而是能够得到囚仙大阵法力加持。”

  “尤其是禹家九鼎,一旦催动起来,就能够引动囚仙大阵的仙劫与神罚,毁灭一切,诛杀一切,威力十倍增益!”

  “所以,历朝历代,都有帝皇之家得九鼎者得天下,江山永固之说!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历代皇朝,甚至包括殷商、大周,都想争夺九鼎的原因。”

  “封神之战的宝贝何其多哉,何其强大啊!但殷商与大周也依旧追寻九鼎,可见九鼎是多么可怕啊!”

  “这些传闻我就有耳闻,但还不确定。但是,今日见他们的法宝威能,我方才确定!”

  此时,他不停摇头,心中后悔不已。

  虽然这些消息不够准确,但他应该第一时间通知姜天,也好让姜天有所准备。

  但现在,姜天完全是措手不及。

  此语一出,众人心中都咯噔一声,直坠深渊,脸色也变得惨白起来。

  先秦名门不仅不受囚仙大阵的镇压束缚,还能获得其法力加持,这简直是天大的作弊器啊!

  “姜太初,你出来受死吧!”

  禹问鼎扫视地上禹惊天留下的血迹,双眸闪过一丝痛惜。

  但他是毕竟是一方豪强,盖世名门之主,很快痛惜变为愤怒,直视姜天,怒声喝道:

  “姜太初,你咄咄逼人,敢杀我先秦名门之后,今日,恐怕我们先秦名门只能与你不死不休!”

  “与我不死不休?”

  面对大军压境,姜天脸色一片闲适,悠然道:

  “你若非要与我开战,也可,我便屠尽你先秦大军,血洗各大名门,杀个鸡犬不留!”

  “真狂!真狂啊!”

  “老夫知道你姜太初实力惊天,恃才傲物,目空一切,桀骜不驯,而且凶焰滔滔,双手染血,动辄灭门灭族灭军灭国,老夫若没有十成把握,哪怕是杀子之仇,你以为老夫会轻举妄动吗?”

  禹问鼎怒极反笑。

  “姜太初,你敢杀我儿子殷朝歌,是当我殷墟好欺吗?”

  殷豪杰一挥手,七香车腾空压制过来。

  他手持引动阵盘,指诀一掐按上,背后,一个巨大的阵车之上,阵法爆发万丈光芒。

  诸多光芒组成一条长约几里地的大河虚影,阴风惨惨,浊浪滔天,有白骨浮浮沉沉,有鳌鳖、蛟龙、水怪游弋,九曲十八弯,浮现在空中。

  “九曲黄河阵!”

  远处,叶天人凌空踏步,排空绝气,如长虹贯日般射来,脸色震惊道:

  “传闻三霄娘娘随殷商军神闻太师在西岐摆下此阵,配合混元金斗,连破姜子牙旗下诸多大军,活捉封神之战赫赫有名的十二位阐教强者,削掉顶上三花,废除体内五气,让他们沦为废人!没想到今日,竟然重见于世!”

  “是啊,此阵一出,再加上诸多上古先秦时代的法宝,姜太初真危险了!”

  他身后,姬慕仙紧随其后,苦笑摇头。

  他头戴莲花道冠,身穿八卦道衣,腰缠丝绦,手持拂尘,宽袍大袖,潇洒俊逸,仙风道骨。

  “慕仙道兄,你怎可灭我天晴宗的威风,增他人锐气!”

  叶天人闻言,脸上浮现一丝怒意之色,寒声道:

  “家师曾横扫三个次元世界,所向披靡,难道还怕了他们先秦名门不成?今日叫你来斡旋,只是我家恩师不愿意再增杀戮而已!”

  姬慕仙呵呵一笑,微嘲道:“先秦名门也有他们的依仗,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要我看,太初道友恐怕只有一成胜算,保命的机会都极其渺茫!”

  “强者之争,若想分胜负,必分生死!到底孰弱孰强,咱们暂且不论!”

  叶天人加快速度,瞬息十里,飞速射来,神识传音道:

  “但无论天晴宗还是先秦名门,都是炎黄子孙,仙墟大敌当前,又何必争论道统源流,强弱高下?理应携手而战,共御仙墟啊,今日道兄无论如何要斡旋一二!”

  事实上,姬慕仙击伤叶战天,修为全废,已然罪不可恕,和叶家近乎生死大仇。

  但为保住先秦炼气士的根苗,为了团结最广泛的强者,叶天人依旧顾全大局,不计前嫌,叫他过来斡旋调停。

  要知道,姬慕仙一则是大周姬家之后,与大周名门姬家血脉相连,此外大周姜家祖先姜子牙也曾在昆仑玉虚宫学道,与昆仑宗也渊源颇深,多少能够说得上话。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