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808章 灭宋陆两家,血腥盛宴

作者:缸里有米更新时间:2019-07-29 06:51:24
  “滚开!”

  凯恩斯飞起一脚将抱着他裤腿的李烟媚踹开,怒形于色地喝道:

  “你们的移民申请资料严重造假,幸亏我国移民审核机构已经及时发现,并且剥夺了你们的国籍!”

  “你们现在等于非法移民!美国只保护美国公民,为什么要保护你们!”

  哗啦!

  凯恩斯手下一名公职人员,扔出一叠文件,正是移民审核机构的驳回文件。

  众人见此,如遭雷击般身躯狂颤,僵硬在当场,脸色一片绝望和惊恐。

  宋北山面若死灰地呆立许久,才突然反应过来了般,噗通一声跪在姜天跟前,谄媚笑道:

  “姜大师,老朽已经知错!请您大人有大量,饶我宋家一家老小!”

  他身躯在瑟瑟发抖,满头白发也在瑟瑟发抖,犹如老狗般摇尾乞怜低声下气:

  “姜大师,您也知道宋霜颜已经拜入蜀山峨眉剑派,以后,他日学成归来,给你当个使唤丫头,不是很好吗?她的姿色与修为……”

  “北山啊,你这样……有用吗?不嫌羞人吗?”

  陆镇国见此,猛然一愣,然后仰天悲叹而摇头,惨然而笑道:

  “姜太初此人,凶焰滔滔,动辄杀人灭门,摧城破国,他在欧洲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是要立下那不世之威。你以为你求饶,他就会放过我们吗?”

  “自从我们襄助黑暗议会的那天起,我们就已经没有回头了!”

  他知道他今日没有活命的机会了,满是心酸地长叹一声,好像一瞬间苍老的十岁般。

  “那蜀山峨眉,可是真正的剑仙,超然物外之辈,神通莫测啊!”

  宋北山根本不理会陆镇国,而是对着姜天不停磕头。

  每次磕头都磕得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发出砰砰砰的巨响,不消片刻就皮开肉绽,额头染血。

  他谄媚地笑着,半是哀求,半是威胁地道:

  “姜大师,不,姜大爷,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以和为贵嘛!”

  “想来以姜大爷的雄才大略,也会在多一个大对头还是多一个有力助臂之间,做出理智的决策吧!”

  他此时似乎都有点神志不清了,癫狂地笑着:“您只要放过我,您就是我的亲爷爷!嘻嘻……”

  刘雅婷、费蓉他们都看傻眼了,瞠目结舌,眼珠子好悬没瞪出来!

  这可是宋北山啊!

  新闻联播前五分钟经常出现的人物,位极人臣,权柄滔天啊!

  但此刻,却被姜天压得跪地磕头,称师认祖,连“亲爷爷”这种不堪的称呼都叫出来了!

  可见他此时恐惧到何等程度,可见姜天的地位权柄实力强到何等程度!

  “老家伙,你话里有话啊!”

  姜天哈哈一笑道:

  “你难道不知道,宋霜颜和郝太冲已经在剑冢门外,死于我的手中了吗?”

  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目瞪口呆。

  宋家重新崛起的唯一希望,已经被姜天灭杀了吗?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宋北山脸色骤然间变得比死了三天的尸体还要惨白,身躯摇摇欲坠,险些直接晕过去。

  “我得到密报,是真的。之前怕你太过难过,就没告诉你,”

  陆镇国苦笑摇头:

  “霜颜那孩子已经不在了啊!否则,我怎会提供峨眉剑派的地址给黑暗议会呢?”

  “死了?竟然死了……”

  宋北山心里一片冰冷与绝望,眼神空洞呆滞,仿佛精气神都被剥夺了般,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战天啊!”

  姜天淡淡地道。

  “弟子在!”

  叶战天上前一步。

  “犯我天晴宗者,当如何?”

  姜天懒洋洋地笑道。

  “必杀之!”

  叶战天冷喝道。

  “叛我华夏者,应如何?”

  姜天又是一问。

  “必杀之!”

  叶战天身躯挺立如标枪,杀气腾腾,眸光犀利如刀,语气铿锵有力!

  “杀了!”

  姜天慵懒地靠在华贵椅子上,漫不经心地一挥手道。

  “是!”

  叶战天抽出一把长剑,朝着众人逼近过去。

  “姜大师,我此前一直在海外,从未得罪过你,饶我一命啊!”

  陆契机双腿瑟瑟发抖,牙齿咯咯直响,犹如打摆子般,控制不住地跪了下来。

  “起来!没用的东西!死也要死得硬气,你跪地求饶有什么用?”

  陆镇国怒喝。

  “玄祖,我不想死——!”

  陆契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一片寒光犀利划过,叶战天已经一剑横扫。

  陆契机头颅飞起几米远滚落在地,喷血的尸体倒在地上。

  “嘶——!”

  全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没想到是这个结局。

  姜天竟然压得住五角大楼,让他们乖乖地交出卖国贼。

  更没想到姜天这么霸气狠辣,二话不说,当场杀人。

  很多女士都吓得惊叫出来,但叫声戛然而至。

  他们瑟瑟发抖,狠狠地捂住嘴巴,但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生怕引起姜天的注意力。

  只有龙组的战将们,都一脸崇拜地看着姜天,双眸爆射出炽热的光芒!

  姜大师这是杀给那些叛国亲美的带路党看,也是杀给美国看,更是杀给世界看!

  什么叫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才是啊!

  哪怕你逃到美国,获得绿卡国籍,哪怕你就是和五角大楼勾搭上,你也难逃一死!

  扬我国威啊!

  “亲爱的,你帮我说说话,我不能死啊!”

  李烟媚吓得双腿发软,当场飚尿,乞怜地拉着小杜邦哀求道。

  “凯恩斯将军,为什么会这样?我们美国何曾低过头!”

  见此,小杜邦气得差点跳起来,愤怒地看向凯恩斯将军,嘶吼道:

  “我们还有核武,有大西洋舰队,有无数尖端武器,我们还有百万雄师!连纳税人最基本的生命安全都保护不了,你们严重失职!”

  “这是白宫那位,亲自下的命令!”

  凯恩斯将军面如止水,不为所动。

  “什么?白宫的命令……”

  小杜邦脸色骤然苍白黯淡,眼中带着无比的哀伤和失望,仿佛一瞬间被抽去精气神般。

  最终,他摇头叹息一声,艰难地开口道:“罢了罢了,既是白宫的命令,我自当不再插手此事!”

  “什么,你,你不管我了?”

  李烟媚娇躯瑟瑟发抖,如丧考妣。

  “这个女人床上功夫不错,但也仅限于此了……”

  小杜邦心里有几分不舍,但最终脸色一狠,一个森冷的眼色丢过去。

  “滚出去!”

  几个白人保镖立刻会意,将李烟媚架起来,粗暴地推了出去。

  “姜大师,饶我一命,我知道错了!”

  李烟媚瑟瑟发抖地朝着姜天爬去。

  她后悔不跌,美眸泪水狂飙,俏脸上满是绝望,乞怜求饶。

  “杀!”

  姜天眼神厌恶,催促道:“战天你倒是快点啊,别让她鼻涕泡搞我身上!”

  噗!

  李烟媚只觉得胸口一凉一热。

  低头一看就惊愕地看到饱满的胸脯间冒出长长的一段剑尖。

  随后,她眼前一黑,就陷入永世的黑暗沉寂之中,死于非命。

  “爷爷,救我!”

  宋朝阳绝望地惨嚎起来,竟然迈开双腿,飞快地朝门外跑去。

  “卖国贼休走,你当初投敌卖国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今天了!”

  玄武一步迈出,就是横跨十来米距离。

  轰咔!

  他一拳轰出,直接洞穿了宋朝阳的胸口,将犹在跳动的心脏拽出来,扔在地上,一脚踩得粉碎。

  随后,诸多龙组战士都动了,长刀抡起又砍下,出手狠辣无情。

  一个个宋陆两家的后代倒在血泊之中,一命呜呼,客死他乡。

  “先杀宋北山和陆镇国!其余人等,你们慢慢杀!我要出去吃夜宵了!”

  等他们又杀了几个人,姜天突然抬手一指两个老家伙,冷笑道。

  宋北山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双腿之间流下片片的屎尿。

  听到这话,他才如梦方醒,嚎啕哀求道:“姜大师,饶我一次!”

  “老贼,你早就该死了!”

  叶战天恨他入骨,哪里会留情,一剑横扫。

  噗!

  血光迸射,宋北山的脑袋滚落在地,腥臭的血液横流一片。

  他双眸兀自睁着,但已经黯淡下来,满是不甘和恐惧。

  似乎他到临死之前那一刻都不敢相信,他的下场会如此凄惨。

  当杀到陆镇国跟前。

  “战天啊,再有几个月,你父亲叶天人和姜天的三年之约就要到了!”

  陆镇国倒是显得很镇定,淡淡地道:

  “叶天人也应该出山了,所谓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可惜啊,我看不到了!”

  他狞笑道:“到时候,无论谁死,你都告诉我一声。我泉下有知,也会含笑的!”

  叶战天心中闪过一片阴翳,身形一僵,脸色为之一变。

  下一刻,他冷笑一声道:“老小子,谁都不会死,只有你,一定会死!”

  嗤!

  陆镇国的大好头颅也飞起,落在地上。

  他的眼睛依旧睁得圆溜溜的,似乎满是不甘与绝望。

  几十具尸体彼此交叠横陈,华贵的纯实木地板上满是大片大片的粘稠的血迹,浓重的血腥味刺鼻之极,让人呼吸都困难。

  至此,雄霸华夏几十年的宋陆两大家族,彻底被从这个世界抹掉,家族核心成员无一漏网,全部死于非命。

  原本盛大的酒会,变成一片修罗场,犹如人间地狱一般。

  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如鹌鹑般瑟缩着,头皮发麻,不敢发一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