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726章 剑斩向强胜,杨受城被抓

作者:缸里有米更新时间:2019-07-25 21:35:54
  向强胜双手插兜,目光凛然地望着姜天,寒声道:

  “我义安社八万忠勇,若把港岛当成战场,放手搏杀,能杀得整个港岛天翻地覆,让特首都胆寒!让中枢都退让三分!”

  “当年,港岛回归前夕,中联社都代表中枢与我谈判……我向家对回归对平安过渡,是有功的!就是红墙顶尖权贵,都让我三分!”

  “你让我滚出港岛,你凭什么?”

  向强胜质问姜天,气势汹汹,眼神轻蔑。

  这时候,一阵杂沓的脚步声,自大厅门口传来。

  “特首来了!”

  “保安局局长!”

  “还有警务处长方国毅!”

  “那人是谁?”

  众人愕然转头,继而纷纷后退,自动让开一条通道。

  只见在特首、保安局局长、警务处长的陪同下。

  一位身穿青布长衫,脚踩布鞋的男子,气质卓然,气场庞大,龙行虎步而来。

  特首到来,无论掌握多么庞大财富,无论家族底蕴多么深厚,今晚出席港岛年度慈善宴会的贵宾纷纷向他表露敬意。

  ?官本位延续数千年的华夏大地,政治上的一把手,有着独特的分量和地位。

  也有人见真是特首来了,回头去望姜天。

  飞扬跋扈的内地崽,接下来,怎么办?

  “这内地小子大闹慈善晚会,连特首和警务处长都惊动了,恐怕要死无葬身之地!”

  罗泽皓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难道这些人是看在魏端公的面子上来的?”

  有人则看了一眼魏端公,嫉妒、艳羡、震撼,意味难明。

  据说魏端公可是可以和港岛特首把酒言欢的啊。

  可接下来的事情发展的令人出乎意料。

  只见那青布长衫的男子目光凌厉地盯着向强胜道:“姜先生凭什么?凭我够不够!”

  魏端公愣住了,向强胜也愣住了,诸多大少名流愣住了。

  而特首那清瘦的脸颊露出无可奈何的微笑,仿佛在说,慈善晚宴主宰者,不是他。

  布衣青衫的老者气质出尘,霸气而洒脱。

  他无视在场所有权贵名流,大踏步走到陈列拍卖品的台子上。

  一件件由防弹玻璃罩保护的古董和艺术珍品,都是李超人家族捐出来,用于拍卖筹集善款的物品。

  其中一个长方玻璃罩内,陈列一柄斑斓古剑。

  此男子走近这个玻璃罩,修长白皙令人赏心悦目的右手轻轻按向玻璃罩。

  众人愕然,纳闷儿青衫男人要做什么。

  下一刻,可承受9毫米子弹的玻璃罩就在青衫男人轻按下分崩离析,化为细小颗粒。

  全场皆惊。

  可接下来的一幕愈发震撼人心。

  青衫男人拿起无鞘的斑斓古剑,幽幽地叫声好,转身,飘然下台,来到向强胜面前。

  他甩臂挥剑,挥洒出的气势,宛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侠客。

  惊天一剑,寒芒乍现。

  向强胜右手掉落,血流如注。

  剑落,手断,鲜血洋洒。

  青衫男人这一剑,干脆利落的叫人毛骨悚然。

  先前只感受到他潇洒孤傲气质的男女们,骇然之余又领略他的冷血无情。

  一时间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多数人发呆,仍为残留脑海那道摄人锋芒心悸。

  大厅内,气氛凝滞。

  几个不适应这气氛不适应血腥场面的女人,脸色难看,瑟瑟发抖。

  也有很多人纳闷,他到底什么来头,敢一剑斩断向强胜一只手。

  “这位是华夏龙组龙头,叶战天阁下!前来协助港岛警方抓捕向强胜!”

  警务处处长方国毅,觉得需要解释一下,毕竟港岛是法治社会。

  “叶战天!!”

  “他竟然是叶战天”

  “这下向强胜倒霉了,碰到了硬茬子了!”

  听得这话,在场对华夏有所了解的诸多势力,心神颤栗,目光惊悚。

  这可是叶战天啊!

  龙组龙头,国之重器,不夸张的说,其影响力媲美一位将军。

  “方国毅,我不服,我犯了什么罪!没有定的我的罪,凭什么斩我的手!”

  向强胜捏着断掉的手腕,疼得满脸冷汗,大背头纷乱,衣衫染血,有点狼狈。

  “保镖在哪里,保护我!”

  啪啪啪!

  几个义安社死士上前,拔出手枪,但不敢指叶战天,只围住向强胜,充当肉盾。

  “叫律师过来,我要控告他们!”

  向强胜犹如被捆住等待宰割的恶犬,困兽犹斗,狰狞嘶吼,拼死一搏。

  他并不愚蠢,这话喊得也有恃无恐。

  他认为自己没有有什么把柄可抓。

  义安社所有犯罪行径,他从不亲自下令,都是幕后操控,顶缸的人多的是!

  警方想抓他,没门。

  “还不认罪吗?带人进来!”

  方国毅冷喝。

  啪啪啪!

  几名警员涌入,将一个戴着手铐与脚镣的中年人押进来。

  “占中发起人,港岛中文大学教授陈建民!”

  “他不是跑到美国去了吗?还获得了政治庇佑,怎么被抓了!”

  “甚至国际罪犯连引渡条例都没用!”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目瞪口呆。

  向强胜脸色煞白,眼神惊恐,不敢相信,他明白自己真正的完蛋了!

  占领中环是自己资助和发起的,但登高振臂高呼的是陈建民。

  而陈建民在事发前就被自己秘密送往美国了,而且获得政治庇护,怎么能抓住呢。

  陈建民指着向强胜,掷地有声地道:“向强胜曾给予我大笔资金支持!我是受他指使的!”

  “另外,他还曾指使义安社成员三起谋杀,五起蓄意伤人,扰乱市场秩序。”

  此时,甄帅大开嘴炮,满脸嘲讽地道:“向强胜,你不是有义安社八万忠勇吗?你不是让特首怕你吗?你不是能和中枢对话吗?”

  “哈哈,你不是狂吗?继续狂啊!”

  “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狂起来!”

  甄帅每出一言,向强胜脸色就苍白一分。

  他几句话说完,向强胜已经脸色比死了三天的尸体白要苍白。

  “跟我一起杀出去,每人赏金一千万!”

  突然,向强胜一把从一名属下手里夺过一把手枪,虎吼一声,一边朝着叶战天开枪,一边就朝着门口冲过去。

  “去死吧!”

  叶战天大手一扬,宝剑飞起。

  嗤!地一声。

  向强胜的脑袋飞出去,颈腔疯狂地喷血。

  无头的尸体一头扎在舒敏怀里,直接把此女吓得吱哇惊叫,瑟瑟发抖,屎尿齐出地坐在地上。

  铮亮的大理石地板,洒落点点血迹,触目惊心。

  血腥的一幕,让全场一片死寂,所有人噤若寒蝉。

  魏端公和杨受城都心惊肉跳,惴惴不安,下意识想逃。

  他们知道,一旦龙组出动,那必然是亮剑时刻。

  义安社必定要倒!

  而下一个,很可能就是他们!

  但看了一眼门口,傻了眼。

  数十名荷枪实弹的战士已经严防死守!

  竟然出动了军队,谁人能敌?

  这时候,一片死寂之中。

  杨受城的电话猝然响起,他拿出威图手机接了几句,手机滑落在地上。

  是手下白纸扇报告。

  义安社、和联胜、号码帮十几个堂口数万成员被警方扫荡镇压,骨干被抓,无一逃脱。

  关键是,有大圈帮和福清帮的配合!

  名义竟然是在内地流传很广的两个字儿——“协警”!

  出动的人数,是……六万!

  这等于帮港岛增加两倍的警力!

  这让一向对黑色社团束手无策的港岛警方,顿时如虎添翼,行动犹如砍瓜切菜般顺利。

  福清帮……

  大圈!

  竟然是大圈!

  这一刹那间,他忽然明白为什么杨建明会被遣送回来了!

  有大圈的帮助,杨建明在美国,哪怕是藏到老鼠洞里,也会被掘地三尺挖出来!

  只是,他有一点想不明白。

  大圈只是在90年代在港岛搞过几次抢劫案,就销声匿迹,和港岛社团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要帮助港岛警方镇压他们!

  他脸色狂变,瑟瑟发抖,不敢相信地看着姜天道:“你,你和大圈什么关系?”

  姜天看都没看他一眼。

  他哪里有资格和自己对话呢,当个冤死鬼吧!

  “和联胜话事人杨受城,第二个,该轮到你了!”

  方国毅目光锋利如刀,刹那间,身躯挺得笔直,扬眉吐气!

  多年来,他一直想收拾魏端公向强胜杨受城。

  但是,他下不了那个决心,关键是也没那个能力!

  但很多不明真相的港人,有的认为他昏聩无能,有的认为他和这些大佬们沆瀣一气。

  被港人戳脊梁骨,戳了几年啊!

  在退休之前,能办成这件大事,方国毅很自豪很满足,就是死也瞑目了!

  “方国毅,你想抓我不是一天两天了!”

  杨受城瑟瑟发抖,但兀自强撑,气急败坏地道:

  “你方国毅,还有廉政公署,抓我几次了!但哪次抓了我,不还是乖乖地放了!”

  他越说越是自信,双手插兜,傲然道:

  “我可是合法商人,我遵纪守法,我的每一分钱,都赚得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所以,你不要浪费时间了!也不要浪费警力了!”

  “杨老板,你的钱是不是干净,恐怕我更加清楚吧!”

  这时候,一道戏谑的冷哼传来。

  一身得体西装的方展博快步走来,傲然道:

  “我已经作为污点证人指控你!你开赌场、妓院、贩卖军火毒品、洗钱,从事有组织犯罪活动,还有向警员行贿!我想,你恐怕要终生监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