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546章 滔天权柄,背景神秘

作者:缸里有米更新时间:2019-07-18 04:28:08
  “谁是你叔叔?少给我套近乎!”

  袁雷走到陆立伟跟前,犹如一头择人而噬的雄狮俯瞰孱弱的小白兔般,霹雳爆响般地暴喝:

  “即使你有持枪证,但也不能随便伤害平民百姓!”

  “这是京畿要地,是首善之都,我绝不允许出现任何非法暴力事件!任何人都要遵守规矩!你——陆立伟,也没有随便任何特权!”

  “这件事,我会直接上报大首长,我倒要看看陆家家主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一道道声音犹如惊雷般炸响,震得众人头晕目眩,站都站不稳。

  “无论这次处理结果如何,我告诉你陆立伟,我袁雷盯上你了!如果你再这样胡作非为,下一次,我将毫不留情,直接将你击毙!”

  “是,是,袁叔叔,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今天都是一场误会罢了!”

  陆立伟被震得脑门子嗡嗡直响,惊得脸色煞白,瑟瑟发抖。

  这位纵横燕京翻云覆雨的顶尖恶少,瞬间变成了被家长老师训斥的乖宝宝,陪着笑,哈着腰,连连点头如小鸡啄米般。

  如果旁人过来,哪怕是张忠国,他都不惧,还能斡旋应对三分。

  但面对袁雷,面对这位红墙内卫团的团长,他却如遇见了命中克星般,心惊胆寒,丝毫不敢造次。

  要知道,红墙内卫团,那是名副其实的锦衣卫。

  虽然战斗力不如战龙,但对这些权贵子弟来说,依旧是无法招惹的存在。

  原因无他,天子近臣,位置紧要,那可是能和大首长直接对话的。

  他们的斑斑劣迹若是捅到天上去,连家主出面都保不住他们。

  “带走!”

  袁雷不着痕迹地冲姜天点头示意,然后干脆利落地一挥手。

  “是!”

  诸多内卫立刻给陆立伟和几个保镖戴上了手铐,而且是背铐,就往门外押去。

  “陆立伟!”

  听到姜天叫他,陆立伟身形一顿,也不转身,满脸怨毒之色。

  此时,姜天轻蔑地笑道:

  “记住,你根本没资格当我对手,收拾你,是你撞到了枪口上。拜托你件事儿,帮我给宋霜颜带个话儿,她拿姜家的东西,我会过去取!”

  “好,我一定会带到!”

  陆立伟气得七窍生烟,恨得钢牙咬碎。

  姜天,小子够阴损的啊,这次,老子认栽,不过这件事没完!

  陆立伟来的时候,气势汹汹,不可一世,走的时候却是脸庞青紫,头套蒙脸,双手上了背铐,可谓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等所有人离开足足半分钟后。

  全场却依旧一片死寂,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姜天,久久地回不过神来。

  “姜天,你可以啊,这,锦衣卫都叫得动!”

  最终,还是金格格嘿嘿一笑,打破沉默。

  但她自己都能明显感觉到,这笑声有点不自然。

  “姜天,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王杰给姜天打了一支烟,笑容谦卑而讨好。

  “陆立伟在陆家虽然不算核心子弟,但那毕竟也是陆家子弟哦!”

  彭振鑫也对姜天刮目相看,只觉得自己那一番装逼,好像笑话般。

  刘雅婷也迷惑地看着姜天。

  她感觉这位老同学太不可思议了。

  哪怕是姜天是张忠国的外甥,也无法调动红墙内卫团啊。甚至张忠国亲自开口都无法调动。

  “我确实和张家有亲戚关系,但走得不是多么近。至于红墙内卫……”

  姜天耸了耸肩膀淡淡地道:

  “从头到尾他们也没和我说一句话啊,大概是出来吃夜宵无意中撞见,就随手处理了吧!”

  “这样啊!”

  众人有的恍然大悟,有的将信将疑。

  不过看向姜天的目光已经截然不同了。

  无论如何,就凭姜天是张家亲戚,是药王集团的太子,那就足以让众人仰望了。

  “原本还以为他是个混吃等死的废材纨绔,没想到来头这么大啊!”

  诸多同学看向姜天的目光渐渐灼热。

  “靠,这次一定不能错过了,一定要和姜天拉上关系!”王杰心中暗暗发狠。

  等来到餐厅,大家对姜天的态度,就截然不同了,屡屡劝酒。

  哪怕姜天每次只是浅尝辄止,大家都是一饮而尽,而且能和姜天喝上一杯的,也是倍感荣耀。

  “老大,这杯酒我敬你,之前我错了!”

  王杰不等姜天反应,就一饮而尽。

  大学寝室都习惯以年龄排序,称兄道弟。

  姜天年龄最大,其他人都叫姜天老大,但王杰从未叫过,而今,是第一次。

  此前在大学,他狗眼看人低,好几次嘲讽姜天,今天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时刻保持一份谦卑之心那是没错的。

  “没关系,都是舍友!”姜天淡淡一笑,抿了一口。

  水至清则无鱼。

  人没有完美的,王杰虽然市侩、虚荣又好色,但这是家庭环境耳濡目染形成的,他本质也不算什么大奸大恶之辈。

  其实当陆立伟的保镖拔枪指着自己时,他也很着急,上前规劝。

  “姜天,你应该是张晚晴女士唯一的儿子吧?”金格格问道。

  众人都停下酒杯,齐刷刷地转头看向姜天。

  “是啊。我爸在政府工作,那时候计划生育政策很严格的。”姜天点头道。

  “那就厉害了!太子啊!几百亿的资产以后都是你的了!”

  王杰一脸艳羡地道。

  “是啊是啊,这就不用斗个你死我活了,你不知道啊,燕京好几个大家族子弟争夺继承权,能打出狗脑子来,有的还闹出人命呢!”金格格笑道。

  陈龙盛闻言,端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颤,眼底深处浮现一抹黯淡。

  因为美若天成那档子事儿,众人来的比较晚。虽然只喝了两个小时,但也到晚上十一点多才散了。

  众人来到酒店大厅,拼车回家。

  陈龙盛却打了个哈欠,推脱说想上厕所,又返身回到楼上,让大家先走。

  刘雅婷美眸柔波荡漾地看向姜天道:“姜天,你喝了酒,我送你吧!”

  姜天叼着香烟,阴沉着脸庞,沉默了片刻,忽然道:“雅婷,你随我来!”

  姜天箭步就往楼上冲去。

  刘雅婷他们不明就里地跟上,却见姜天进入二楼一个卫生间,一脚踹开一个隔间。

  陈龙盛讪讪然地走出来,笑道:“姜天,你怎么又回来了?有件事正想和你说呢,兄弟最近手头有点紧,能不能借我点钱?三五千都行……”

  啪!

  陈龙盛的笑脸,迎来一个脆响的耳光。

  愤然出手的姜天,哪怕刻意压制修为,但陈龙盛也承受不住这一击。

  他晕头转向地倒地,口鼻喷血,捂着脸庞惊愕地看着姜天,似乎不明白姜天为什么打他。

  陈龙盛不敢与姜天对视,故作茫然地摇了摇头,假装不知道为什么姜天会打他。

  “好抽吗?”

  姜天一把扯破他的口袋。

  注射器、锡纸、打火机、药粉掉了一地。

  陈龙盛一愣,不犯毒瘾时,他尚有几分羞耻心,惭愧地低下头,眼泪充盈眼眶。

  “没出息!”

  姜天指着他的鼻子喝骂,又抬手一指门口的金格格他们道:

  “据我观察,除了刘雅婷,所有人都知道你已经吸了,他们表面上同情你,其实骨子里都是幸灾乐祸。看你笑话!你还涎着脸借钱,就算他们借给你,也是把你当地下通道地铁里的乞丐,高高在上施舍你的!”

  姜天这番话掷地有声,赶到门口的金格格等人脸色都有点不自然起来。

  陈龙盛趴在地上,渐渐由呜咽,变成抽泣,最终变成嚎啕大哭。

  “姜天,我没脸见你!”

  陈龙盛满是羞愧悔恨,嚎啕道:

  “当年,你被退婚后,我不知死活地找到陆立伟,和他打架。但我一点便宜没占到,还被家族禁足,剥夺了继承权,又被赶到英国伦敦!”

  “在伦敦的时候,我被陆立伟的朋友还有我的几个兄弟设局陷害,染上毒瘾……我已经吸了三年了,我没拿到文凭,我也没工作。我都是骗人的,都是装的。姜天,我已经彻底废了,我没用,我还是死了得了,活着也是恶心别人!”

  “活着才有希望!”

  姜天闻言猛然动容,然后轻叹一声,拍着失声痛哭的陈龙盛的肩膀道:

  “回家准备准备,我会和张忠国联系,送你去最好的戒毒所,换个环境,才能离开那玩意!”

  “姜天,我……”陈龙盛欲言又止。

  一番询问,姜天知道陈家其实也是燕京二三线的世俗家族,属于陈子凡家族的支脉。

  这就好处理了!

  姜天一个电话打过去,一言令下,拥有排山倒海的力量,陈子凡立刻果断行动,只用一个小时,就将陈龙盛的继承权拿回,登顶家主之位。

  这就是势力的好处。

  之前陈龙盛的家族为了继承权打破脑袋,争夺战旷日持久,而在姜天这里,不过一句话的事情。

  而此时,张忠国才亲自驾车,带着戒毒中心的负责人,把陈龙盛接走。

  “姜天,谢谢你!”

  上车之前,陈龙盛抱着姜天嚎啕大哭。

  “不管怎样,你是我大学时最谈得来的哥们。你因为我失去的,我都会帮你拿回来!”

  姜天扶着陈龙盛上车,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拨动所有人的心弦。

  姜天够哥们!

  酒桌边往死了灌你的,未必叫兄弟。

  为你转达别人如何背地骂你的人,未必是朋友。

  危难时拉你一把,你做错了,当头棒喝叫醒你,这才算真正的兄弟。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