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43章 阵成,突破!

作者:缸里有米更新时间:2019-07-02 23:27:09
  “唉,我怎么老是遇见姜大师,这也太倒霉了!难道我的命,就这么差吗?”

  把姜天送到高速路口,汤少泽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地道。

  “汤少,也许你信佛,会有用啊!”旁边,白天南沉吟片刻,一脸凝重地建议道。

  “是吗?”

  “是啊,信佛一定有用。所谓佛主保佑,只要你诚心信佛,一定不会在碰见这位活阎王了!”白天南说道。

  “信佛有什么问题?只要能不遇见姜太初,我都愿意拿十年的寿命来换啊!”

  汤少泽仿佛看到了希望的火光,双手合十,脸色一片虔诚地道:“佛主在上,从今天起,晚辈开始戒色、戒荤吃素,不妄语,不饮酒,日日诚心礼佛,念经祷告,只求今生不再见到姜太初!”

  ……

  傅兰君这些天非常凄惨,被唐家退婚,名媛会所的副会长被一撸到底,没有唐家的帮衬,她君子兰的销售额也是节节下滑。

  她整个人几乎成了林州最大的笑话!

  傅兰君整个人都好像被抽去了精气神一般,彻底地萎靡了。

  她日日寝食难安,失眠严重,脑海中总是姜天的那些画面。

  自己和他相亲时,他软语讨好,送给自己一个好幼稚的维尼熊。

  自己将维尼熊砸在他脸上,骂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那满脸错愕,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在唐家拜师典礼上,接受唐家朝拜,万众瞩目,对自己不屑一顾的样子。

  ……

  诸多画面,如同走马灯一样在她眼前晃悠。

  她目光呆滞,少言寡语,她爸妈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精神失常了。

  几个月,她瘦了十斤,形销骨立。

  这天晚上,傅兰君草草扒拉几口饭菜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姜天,一个草包废物,还疯疯癫癫,怎么就成了姜太初姜大师呢?”

  长期的商海搏杀,养成了她缜密理性的思维模式,越是这样,她越是难以置信。

  最终,她咬咬牙,换了一身衣服,悄悄摸出了家门,向王者一号别墅走去。

  闺蜜陆碧瑶现在都成了姜天的迷妹,整日和她播送姜天的消息。

  她知道姜天已经搬到了王者一号别墅。

  而到羊城发展的周娴雅也见过她一次,告诫她永远不能在招惹姜天。

  傅兰君反问她为什么,周娴雅竟然吓得浑身哆嗦个不停,一句话不说就走了。

  此时,凌晨五点钟,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

  她轻而易举地推开了别墅大门。

  只见云雾缭绕,草木葳蕤,假山怪石隐现,几如仙境一般。

  “这里没住人吗?难道陆碧瑶这丫头搞错了?”

  傅兰君如入无人之境,见别墅锁门了,就登到楼顶的观景平台。

  “姜天!”

  她失声惊呼,只见姜天坐在摇椅上,一片安闲,惬意地抿着茶水。

  “我知道你要来……”姜天咽下一口茶水,嘴角勾勒出一抹讥诮的弧度。

  “你以为你是神仙吗?什么都知道!”

  见到姜天那淡然从容的样子,傅兰君忽然一片火大,在姜天跟前受辱的种种画面,尽皆浮上心头。

  尤其是姜天的眼神,让她非常不舒服,就好像他在饶有趣味地俯瞰欣赏蝼蚁的攀爬。

  或者在剧院角落的看客,在看着别人声嘶力竭的表演,他却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戏而已。

  高高在上,如视蝼蚁,傲气无边。

  她气得浑身颤抖,怒气冲冲地道:“我根本不相信你是什么姜大师!”

  “为什么不信?”姜天眼睛微微眯起,这才好像来了一点兴趣。

  “为什么?太简单了!因为理智!”

  傅兰君将几个月来的委屈倾泻而出,一吐为快,紧握双拳地嘶吼道:

  “唐家将你奉若上宾,江北群豪视你为魁首,但我就是不信!”

  “因为,你的身上,没有一点成为大人物的资质!”

  “你看似低调,其实目空一切,无视社会规则,不懂得逢迎!”

  “论家世,姜家已经没落,药王集团经营步履维艰,你还因为惹了燕京的大人物被逐出家门!你根本靠不上姜家!”

  “论手腕,你简单粗暴,不如刘天乐,甚至还不如龙盖天!”

  “论智商,你疯疯癫癫,无知无畏,行为颠三倒四,与疯子无疑,怎能比得过那些商场精英?”

  “你不学无术,只读了一个三流烂学校,甚至因为作弊差点毕不了业!”

  ……

  “你性格不行,家世不行,手腕不行,智商不行,样样都不行,你怎么会是姜大师?所以,要么你是骗子,要么是他们眼瞎!”

  说到最后,她声嘶力竭,娇躯颤抖,粉拳紧握,似乎要将这些天的疑惑、委屈和恐惧尽数喊出。

  傅兰君从小接受的就是精英教育,曾在伦敦大学商学院留学,她自认为眼光毒辣,善于识人辨才,一辈子从来没有走过眼。

  和唐剑锋的恋情,就是她的得意之作。

  要知道当年唐剑锋可是号称被唐家逐出家门,遭遇雪藏,根本无人看好。

  但是,在姜天这件事上,她却屡屡看走眼,最甚至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哦,就因为这个啊?”

  姜天淡淡一笑道:“你其实并不愚蠢,只是我的本事,远非常人所能猜度,而你,很遗憾……只是常人庸人罢了!”

  姜天俯瞰朝阳笼罩下渐渐苏醒的城市,那些树,那些砖瓦,那些纵横阡陌的城市轮廓,那些平湖远山,以及湖水和山脉后面更广远的事物。

  看着一切看似熟悉,但早已经和前世有着不同意义的世界。

  “你也永远无法想象,这个世界除了表面的生活外,还有另外一个真实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你永远也无法进入!”姜天淡淡地道。

  “另外一个世界?”傅兰君一脸迷惑。

  “是啊!”

  姜天懒懒散散地站起身来,笑了笑。“也罢,辛苦你心心念念,今天还跑来一趟,那我就让你看看,另外一个世界!”

  说完,姜天一跺脚,轻喝道:“阵起!”

  轰然之间,在绣湖和狮峰之间,陡然有一道道光柱直射苍穹。

  湖上山间,云海翻腾,灵雾如潮水般涌来,将正个别墅都笼罩其中。

  在傅兰君惊骇欲绝的注视下,两道白色的气龙,粗若巨树,发出阵阵龙吟,昂藏威武,穿过重重云海飞射而来。

  “这,这是……”

  当看到那如磨盘大小的龙头,栩栩如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傅兰君不由跌跌撞撞地后退,惊骇欲绝。

  “呜呜——!”

  只见两条白雾苍龙如乖顺的猫咪般,盘踞蜷缩般姜天脚下,巨大的龙头不停地摩擦着姜天的肩膀。

  “现在,你应该知道答案了吧?”

  姜天转过身来,如俯瞰蝼蚁般直视她惊慌的双眸,淡淡地道:

  “我镇压江北,横推岭南,不需要靠什么学识手腕或者家世,因为我有掌控他人生死的力量!”

  面对这犹如神话中的一幕,傅兰君一颗心在疯狂的尖叫中直坠谷底:

  “有这等本事,真的近乎神灵了!难怪他成了人人膜拜的姜大师!”

  紧接着,比原来强大十倍的懊丧和悔恨,将她身心彻底吞噬。

  她泪如雨下,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别墅。

  2007年11月28日晨,狮峰山上,苍龙大阵成!

  这一日,姜天凝元成灵,化为两条苍龙,成功踏入练气中期!

  “林州这才算是稳定了,我终于可以回老家看一看了!”

  傅兰君到底如何想,姜天根本毫不在乎,任由她狼狈地跑出去,思维却飘到了金陵、飘到了栖霞县,那他长大的地方。

  “时光你慢慢走,让爸妈老得慢一点……”

  想起一万年都未曾见面的父母,姜天的眼眸微微湿润,但满是兴奋的神采。

  而此时,一袭白色丝绸睡衣,刚刚结束修炼的赵雪晴也走上了台上,微笑道:“爸妈真是很想念你,这次,咱爸都打来电话了!”

  她容颜清丽,再加上修炼过的原因,气质更加空灵绝尘,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

  “哦?是吗?”姜天微微一愣,眼眶微微有一点湿润。

  老爸姜知行,前世应该是担任栖霞县的副县长的职务。

  他是体制中人,谨言慎行,对自己的感情深沉内敛,一向是不怎么直接过问自己的。

  但常说父爱如山,姜天还记得前世自己暴揍燕京那位大少惹下滔天祸事后,父亲竟然不顾年龄和自尊,在那位大少跟前赔礼道歉,苦苦求情,恨不得跪地求饶。

  在姜天被逐出家门后,老爸好像一瞬间老了十岁一般,整日借酒浇愁,唉声叹气,半年之内,头发全白了。

  “我告诉咱爸,说你在研究药方呢,他虽然不太信,但是,语气里却尽是欣慰……”

  见姜天眼圈微红,赵雪晴还以为姜天是一年没见父母,思念他们了,微笑着安慰道:“你别难过了,阵法成了,你也突破了,咱们赶紧回去栖霞县看看……”

  哪里知道,姜天已经一万年没见过父母了,哪里又是一两年?

  自从姜天跳崖自杀被师尊带走踏上修真之路,已经一万年了。

  这一万年,姜天万战万胜,镇压了无数的老魔大妖,诸多仙帝神子臣服,让太初仙尊之名响彻星空,姜天可谓是集万千荣耀于一身。

  但姜天的内心深处,最愧疚的是雪晴。

  而最思念的却是……父母。

  沧海桑田的一万年,浮浮沉沉的一万年,而今,姜天又要回到起点。

  如果姜天的记忆没错的话,再过不久,栖霞县将召开招商引资大会,正是在这次会议上,父亲被人构陷贪污受贿,被抓进监狱的。

  而这次构陷,也成为金陵三大家族对姜家发起总攻的号角。

  在四年后,药王集团被他们整体恶意收购,成了压垮姜家最后一根稻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