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227章 一定追到他

作者:韶华香更新时间:2019-05-08 14:43:26
  摔车门,下车之后看见柳泽还稳稳的坐在车,难以理解的说:“柳先生,您应该知道苏夫人安排这次饭局的意思吧?您这个态度是不是有点太差了?”

  柳泽思考了一番,觉得好像是有点过分了,按下车窗对着站在外面冷的瑟瑟发抖的女人说:“不好意思,是我考虑不周了。”

  她内心有点得意,也是,像自己这么优秀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喜欢?

  刚想大方的说一些原谅的话,柳泽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把她打进了地狱——“我应该直接拒绝苏阿姨的,免得让你误以为我愿意来是愿意和你交往。”

  说完后关车窗扬长而去,徒留下一缕尾气和夏雅作伴。

  “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狠狠地跺了跺高跟鞋,最后痛的却是自己。她蹲下身揉着脚踝,看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痛着笑笑,“不过我喜欢挑战这种有难度的男人。”

  夏雅父亲是珠宝商,母亲是有名的律师,从小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她,自然觉得自己是最好的,也是值得骄傲的。

  骄傲的夏雅看不那些跟在她屁股后面追的男人,看惯人情冷暖后,她也能明白那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接近她。所以到了二十五岁,她还坚信自己一定能嫁给爱情,父母已经为了她的婚事操碎了心,在苏老夫妻的介绍下认识了柳泽。

  她本来是不愿意来赴约的,因为最近柳泽和莫桑闹出的绯闻太大了。她想,一个和自己侄女儿搞到一起的男人能有多好?后来听到苏夫人的一句“他从来没谈过恋爱”,她才决定来。

  毕竟,这样‘纯真’的男人已经算稀有了吧?她倒要看看,柳泽是不是真的像苏夫人说的那样好。

  回到家随性的脱掉高跟鞋放下包包,光着脚丫子跳到沙发,端起家里阿姨刚切好的水果,大口大口的吃着。

  与刚才那个淑女的夏雅判若两人。

  看着这样的女儿,夏母无可奈何的从沙发另一角挪过去,拐拐她的手臂,挤眉弄眼,“这个怎么样啊?”

  “你别慌,我刚为了不显小肚子都没怎么吃,等我吃完再说。”夏雅不禁饿,但为了保持身材又不能多吃,每晚的夜宵是一大碗的水果。

  夏母能不慌吗?别人家的女儿二十五早嫁出去了,她家的因为独生子女的原因一直惯着,这才留到了今天都还没个男朋友。

  她默默地叹息一声,转过去盯着电视的相亲节目,“哎,女大不能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

  夏雅嘴里还叼着勺子,给她一个白眼之后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追到柳泽这个家伙!”

  ……

  “桑桑,那个叫何宇的小子又给你来短信啦!”

  正在洗手间敷面膜的莫桑手一抖,面膜差点被撕掉。露出个劫后余生般的笑容,想到刚刚靳晶晶那犹如放了扩音器的嗓门,恐怕楼下的住户都能听到她的声音吧。

  洗手间没有反应,靳晶晶只好不辞辛苦拿着手机去找莫桑,看到正在往脸努力贴面膜的人应该是没空的。于是,又十分贴心的打开短信替她念了起来,她清清嗓子,“‘小桑,后天是我的展会,第一次开展我还有些紧张,希望你到时候能来参加。’桑桑,我说这个何宇还真是百折不挠啊!”

  她靠在门框边,抱着双手看好戏。

  “开展会?”抚平面膜褶皱的手一顿,“这倒是个大事啊。”

  靳晶晶好的问道:“所以呢?你要去吗?”

  “那怎么可能,后天是和樊家那些人爬山的日子,我都答应胖子了……你帮我回了何宇吧,先恭喜一下他,再表达一下我不能去的歉意好了。”

  莫桑走到客厅,刚好碰到出来喝水的莫纤,无视掉这个女人径直回了房间。靳晶晶跟在她后面,拿着手机回复何宇的短信,看到莫纤友好的打了声招呼也进房间了。

  客厅的莫纤长叹一声,她还真是担心那个何宇到底能不能和莫桑在一起呢……

  靳晶晶和莫桑一起躺倒在床,突然想到什么的她撑着头看向莫桑,“你说,你妈妈是怎么被人毁容的啊?”

  “脸成那个样子了,以后还能恢复吗?要是我被人弄成那样,啊……想都不敢想,我一定会去跳楼的!”她又平躺下来,思维跳脱到被人毁容的画面,假设一番后都忘了自己问过什么问题。

  不过她的话倒是提醒了莫桑。

  莫纤抛弃她以后都已经选择假死隐居了,脸肯定也不是她自己划的,不过怎么还会受到牵连呢?

  扯下面膜,揉捏几下扔进了垃圾桶里。

  怎么感觉自己像个白痴一样什么都不清楚不知道,莫纤回来这么久了他们也没有问出个什么来,难道她一直不说,他们一直不问任由她闭紧嘴巴吗?

  “哎呀不管了,自己的事都还没有解决呢!”突然暴躁的莫桑吓到了靳晶晶。

  她还在那边刷剧呢怎么莫桑生气了呢?

  ……

  “总裁,夏小姐又来了……”秘书胆战心惊的进去,站在离那张办公桌最远的距离。

  柳泽头也不抬,冷漠的嗓音从电脑后面传出来,“我不是说过不要放她进来的吗?你的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

  “不是啊,我拦不住她啊,夏小姐每次来都说是带着合作来的,而且还是用的她爸的名义。”秘书表示很委屈,“我根本没办法拦嘛……”

  感觉到前方那一丝寒意,他马改口,“啊不过,我没有让她进您的办公室,我跟她说您不在公司后她走了!”

  寒意消失,他呼了口气,还好自己反应快,不然走的是他了。

  不过,还有最后一句话要不要告诉总裁呢?

  愣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也没有得出个结果,他根本是两边都为难啊!为什么这些大财阀都喜欢为难他这样生活艰辛的小职员?!

  “你的房贷都还完了吗?”柳泽突然问到。

  秘书感动于柳泽对他的关心,同时也觉得怪为什么总裁会这么问。“还没呢,还有点……”说到这个沮丧。

  冰冷的眼神又出现,“既然没有还完那你还有空在这儿站着不去工作?”

  秘书:原来总裁大人您是这个意思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