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一百九十章 礼物

作者:冬天的柳叶更新时间:2019-04-16 00:51:25
  甄妙进去时,老国公也在,正抓着一块点心吃,老夫人拿帕子给他擦嘴,递了茶水。

  老国公接过茶水,没喝,冲老夫人嘿嘿笑。

  老夫人也笑:“快喝吧,别噎着。”

  甄妙眨了眨眼,一时有些犹豫要不要出声了。

  反倒是老夫人回了头,自然招呼道:“大郎媳妇,来,你祖父刚刚还吵着要吃你上次送来的点心呢,叫什么翡翠凉果?”

  甄妙走过来:“恩,是叫翡翠凉果。”

  “孙媳,我要吃,我要吃。”老国公跑过来,指着吃了大半的点心,一脸委屈,“这个,没那个好吃。”

  甄妙知道这位祖父特别喜欢吃甜的,可他这个年纪,吃太多甜食不好,尤其是翡翠凉果掺了糯米粉,不太好消化,所以只是偶尔的才做上几块给这边送来。

  见老国公可怜巴巴的看着她,甄妙哄道:“祖父,孙媳还会做一种点心,比翡翠凉果还要甜呢,很好吃的。等下午做了给您送来好不好?”

  “很甜?”老国公眼中是纯粹的喜悦,可随后又小心翼翼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板了脸:“很甜你只能吃一个。”

  她虽不懂,可张御医曾说过,上了年纪的人要少吃甜腻之物,否则容易患上消渴症。

  “孙媳——”老国公拉拉甄妙衣袖。

  甄妙笑笑:“祖母,孙媳要做的是南瓜饼,不放糖的。南瓜润肺益气,还有预防消渴症的功效呢。”

  “当真?”老夫人听了有些新奇。

  南瓜在大周是给平民吃的低贱之物,鲜少在富贵人家的桌上出现的。

  甄妙猛点头。

  老夫人感叹道:“大郎媳妇,没想到你懂得还不少。”

  甄妙笑了:“爱吃也要会吃嘛。”

  老国公听不懂二人说的什么,只抓住一点:“可以吃很多?”

  “不能超过四个。”甄妙伸出四根手指。

  一个,四个,老国公飞快算出其中差别,高高兴兴抓住甄妙衣袖:“孙媳,我牵你去厨房。”

  牵?

  甄妙嘴角猛抽。

  老夫人咳嗽一声:“咳咳,大郎媳妇,你这时候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老国公以前最爱的就是那匹追风马了,孙媳妇这是后来居上的架势啊。

  “元娘刚去了我那里,结果昏倒了,三郎去请大夫了,二郎背着元娘要到您这来。我走得快,就先到了。”

  “元娘怎么样?”老夫人有些吃惊,随后皱了眉,“元娘身体不适,怎么会去你那呢?”

  甄妙想了想道:“大概就是身体不适,还走了那么远的路,身体才受不住的吧。”

  “真是胡闹!”老夫人脸色沉下来。

  这个时候,她哪还不明白元娘跑去清风堂是做什么。

  本以为这个孙女是个端庄稳重的,没想到净是一些小聪明,心胸还窄。

  想当初,若是她把元娘定给贺家哥儿,恐怕不会像二娘那样平静的接受吧。

  所以说先入为主的印象是很重要的。

  甄妙先一步告诉了老夫人元娘去了清风堂,然后昏倒的事,老夫人心中就存了不喜,乃至见到昏迷不醒嘴角带血的元娘,就没有了原本的惊骇欲绝,只是愣了一下,就道:“快把元娘背到隔间去。”

  二郎把元娘安置好,转过来就跪下了:“请祖母替妹妹做主。”

  “做主?”老夫人轻吟着这两个字。

  二郎暗吸口气,正欲开口,就见原本坐在角落里吃点心的老国公跑来,一脸新奇地跟着跪下了。

  二郎当下就傻了。

  老夫人忙把老国公扶起来,斥道:“还不先起来。”

  二郎只得站起来了。

  这时三郎带着大夫过来了。

  “大姑娘在里面,带大夫进去。”老夫人吩咐红福。

  那大夫心中稀奇,这大姑娘早上不还额头受伤么,怎么这会儿,又在怡安堂了?

  他是国公府一直供养的专属大夫,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面上半点多余表情都没有就进去了。

  三郎却立刻火了:“祖母,妹妹被大嫂弄成这个样子,您可不能不管!”

  “三郎,你这孩子,毛躁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大夫还在隔间呢,你要嚷嚷的都知道不成,这对元娘的名声又有什么好处?”

  一番话问的三郎哑口无言。

  二郎则一直盯着甄妙,目光冰寒。

  不大会儿大夫出来了:“回老夫人,大姑娘是气火攻心,调养几日就好了,并无大碍的。”

  老夫人点点头:“辛苦了,红福,带大夫下去。”

  得知元娘无事,二郎和三郎松了一口气。

  “祖母——”三郎不甘心的开口,却被老夫人打断。

  “二郎、三郎,祖母还没老糊涂。我且问你们,元娘这幅样子,跑去清风堂做什么?不用问,我都知道她怎么想的!此事真的深究下去,到底能得什么好儿?”

  “就,就这么算了?”三郎愤愤看了甄妙一眼。

  “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以后元娘就安置在馨园,出阁前不得随意出门。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再出什么事儿,毁了自己!”

  “祖母!”二郎和三郎大吃一惊。

  祖母这是把元娘禁足了?

  老夫人扫了二郎一眼:“二郎,你是二房的长子,年纪也不小了,以后做事不可这么冲动。“

  “是。”二郎郁闷应了一声,越想越不是滋味。

  明明是要请祖母替元娘做主的,怎么却变成教训他们了?

  他就知道,定是甄氏先下手为强跟祖母说了什么!

  二郎抬头,与甄妙目光对上。

  那目光轻轻浅浅的,仿佛藏不住任何心事。

  二郎移开目光,冷哼了一声。

  果然是会装!

  大嫂,咱们来日方长!

  “孙媳,我要吃南瓜饼!”

  甄妙看了老夫人一眼。

  老夫人无奈:“去吧,缺什么,直接和大厨房那边说。”

  “嗳。”甄妙应了,又安抚了老国公几句,这才退下。

  二郎和三郎黑着脸走了。

  快晌午时,田氏一个人回来了。

  “老二呢?”

  “他说衙门里还有点事要处理。”田氏心里不大痛快。

  不过一个五品官儿,怎么最近那么多事!

  “呃。田氏,元娘在我这歇着,你去看看吧。”

  “元娘怎么在这儿?”

  老夫人把事情一说,沉声道:“田氏,二郎他们疼爱妹妹,我是高兴的,可你不能犯糊涂!元娘要是不歇了那心思,你自己想,会给国公府,给她自己带来什么祸事!”

  老夫人越冷静越清醒。

  这个大孙女,真的是个拿不起放不下的。

  这性子,最容易占小便宜吃大亏!

  “儿媳知道了。”田氏诺诺应是,心中极为气闷。

  最近不知道是怎么了,一家人不断倒霉不说,就连她和老爷都吵了好几次,夫妻间还没这么冷淡过!

  难不成,甄氏真有什么邪性?

  田氏心中一凛,琢磨着是该回娘家一趟了。

  她弟媳多年未孕,四处烧香拜佛不见动静,没想到自打年初认识了一位大姑,竟是极灵验,如今已经有了两个多月身子了。

  或许,她也可以找那位大姑瞧瞧,甄氏到底有没有问题!

  田氏怀着心事去看了元娘。

  老夫人长叹了口气。

  府里,事情是越发的多了。

  罗二老爷没跟着田氏一起回来,自然是去了杏花巷。

  以前还不觉得如何,可如今想着田氏的强势,就越发喜欢淑娘的温顺体贴。

  只可惜淑娘有了身子,只能看不能动。

  罗二老爷小腹渐渐聚了一把火,觉得呆着难受,不得不起身离开。

  这些日子罗二老爷来的多,淑娘神情喜悦,看起来就更加温柔动人了:“老爷,您慢走。”

  “嗯,你回去吧,好好歇着,明日得空,我还过来。”

  出了大门沿着巷子往外走,迎面就走来一个青衣女子。

  这女子不施粉黛,清丽绝伦,只这么款款走着,就有无限风姿,不是住在隔壁的嫣娘又是谁!

  她今日没有戴帽帏,素着一张脸,罗二老爷不由多看了几眼。

  嫣娘仿佛有些惊讶,错身而过时低了头微微欠身算是打了招呼,匆匆走过去了。

  罗二老爷回头,只看到那女子腰间系的丝绦一直垂到裙边,用两颗珠子压着,明明是简简单单的装束,却让人心跳难捱。

  罗二老爷深深吸了一口气,加快脚步走出巷子。

  虽说派人去查,暂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可他还打算再看一看。

  女人,说到底是有权有财才能享受的,若是为了个女人失了权财,那就不值得了。

  日头西斜,罗天珵在几个人簇拥下出了衙门。

  “大人,今日属下做东,兄弟们一起去天客来聚聚?”

  天客来是京城有名的酒楼,价格不菲。

  几个人就起哄道:“哟,马六,今儿有什么喜事?”

  马六嘿嘿笑:“反正今儿高兴,喝个酒哪那么多废话,去不去吧?”

  他才不能说,他媳妇有了一个多月身子了。

  “去,去,怎么能不去呢!”都是年轻人,又是一起共事的,有人请客喝酒哪有不应下的道理。

  罗天珵却轻咳了一声:“各位兄弟,我还有些事,今儿就不陪你们了。”

  “大人,少了您可不行啊!”

  “我是真有事。”罗天珵手一番,出现一块银子,“今儿马六请大家吃饭,酒我来请,算是向各位兄弟赔罪了。”

  众人就不好再劝了。

  这位大人下了衙还好,做事时可是冷面的,心里都存着敬畏。

  等众人都走了,罗天珵站在街头反倒有些茫然了。

  送什么礼物给她好呢?RS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