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三八章 议和

作者:被ko格斗家元元更新时间:2020-01-17 03:22:33
  凌牙门赌斗的场地选在凌牙门对过的一个小岛,琼岛的海角上。也是一个满月的夜晚,

  登岛者除了上官天泉的女儿元婴中层的上官翩翩,全是元上。龙虎宗的是清薇真人,剑宗则是小云掌门、林真人、扬之水真人。陪同宇文拔都登岛的是南朝的国师千岁寒。宇文摄政的威望太过崇高,如今千岁寒这个半妖进入了朝堂,竟然没有在南朝掀起波澜,剑宗门人心目中的人妖之防也渐松弛了。

  一国的疆土由几个大神通者赌斗定夺,是五百年来修真界的遗风。凡人的命运不能由自己决定,另一面,他们也不必为几个大神通者的心情无谓流血。

  这数十年的大战破坏了五百年的惯例。这次凌牙门也并不能恢复过去的传统,只会成为最后一例。之后,修真者会逐渐退出红尘,潜心修道,天下将由炼气士军队角逐,往后凡人流血。

  我与琳儿与各位道友互相客气施礼。

  宇文拔都先一步登上了斗法的高台。他从纳戒取出了萨清虚真人交出的假想心,当着众人面,抡起不祥之兵变化的无限锤,一颗挨着一颗击成尘埃。

  “招致道门降下谪仙的隐患就此根除,诸位都可以安心了。”宇文拔都轻松愉快道。

  他邀请上官天泉上台,“上官侯爷,请。朝廷回收的是凌牙门,并不是你的爵位。如果你输了,依旧可以去帝都别墅安养。”

  上官天泉道,“宇文摄政,我们不是返虚,不能收放自如。倘若你丧在斗法台上,休要怪我。”

  宇文拔都笑了,“朝廷的大军都奉我的令箭行事。如果我在斗法台身亡,官军立刻班师回朝。上官侯爷也要体面。你若死了,就让凌牙门炼气士军队放下兵刃,不要为了一人的私念,白白浪费凡人的性命。”

  上官天泉点首,将凌牙门的城主印交付翩翩,命她信守承诺,然后登上了斗法台。上官天泉取出了乾坤宝钱。

  宇文拔都依旧持着无限锤,又吹了一个口哨,缩成鹰隼大小的赤凤神从西方飞来,踞在他的肩头。忽然,宇文拔都微皱了眉头,示意上官天泉暂停,向我道,

  “原掌门,我读到十老会的文书,将凌牙门画入北朝的地图。他们是得了失心疯吗?想跨过东大海,从中土最北端侵犯最南端吗?这可是必败的局面呀!如果我是北朝的统帅,只会老老实实从淮水终南步步为营打到这里。唉,不过我望你告诫十老会,最好不要用我的方略。天下好不容易太平,从淮水和终南打起,整个中土又将战火连绵,十老会全是战犯了。”

  十老会的文书全出自我的授意。他这一问,其实是让我难堪。

  “我会向十老会转告都督您的劝诫。”我道。

  宇文拔都展颜微笑,又转向上官天泉。这一次,又有一人带着一个孩子登上琼岛。

  他们两人又停了下来。宇文拔都再次道歉,从斗法台下来,接那个孩子。

  宇文拔都向魏芝埋怨道,“你小小一个炼气士,又看不懂我们元上打架。眼睛都没眨,我们就打完了。你来这里没啥看头。”

  魏芝吐吐舌头,把责任推在了旁边的武神周佳身上,“是武神老师想看你们斗法,他又怕我走丢,只好当我是拖油瓶,一道拉了过来。”

  周佳懒得否认,催促宇文拔都快打。

  魏芝旁若无人地也呐喊起来,“义父,你可不许输呀。”

  岛上的一切元上的威压对他浑无影响。

  上官天泉也有女儿。这孩子倒不想,如果宇文拔都活下来,就是别人家的女儿失去了父亲。

  不过,在我十三岁的时候,也不会想到别人。

  上官天泉向宇文拔都发出了乾坤宝钱。钱实现了上官天泉的祈愿。这钱是有乾坤一掷威力的飞镖,又像宇宙锋一样快。

  宇文拔都的无限锤至多能抵消一掷的威力,但他没法躲得和宇宙锋一样快,无限锤也捕捉不住这枚小小的钱。

  宇文拔都肩膀上的赤凤神动了。随后我的法眼看到赤凤神叼住了乾坤宝钱的方孔。宇文拔都躲不过那钱,但浑象仪操控的赤凤神却攫抓得住。

  赤凤神刚接住乾坤宝钱,宝钱立生变化,显出一个双翼金钱豹的模样。豹子血盘大口正和赤凤神的利喙相错。飞豹四爪扒拉上赤凤神之身,反将这洪荒神扣了下去,死死压在台上。

  赤凤神喷射氤氲紫火,散成千万道紫霞冲出去。那飞豹也随机变化成千万枚古钱,一一扣住霞光。

  宇文拔都不管赤凤神,挥开无限锤,向失了九转法宝的上官天泉冲来。上官天泉摘出袖中名利圈,与无限锤相架。

  利圈眨眼粉碎,名圈又眨眼粉碎。双手空空的上官天泉后退,又抛出袖中的金砖不义之财,往宇文拔都头上砸去。

  宇文拔都再用无限锤一架,那金砖也被碎成一台金沙了。

  上官天泉不得不收回了乾坤宝钱,赤凤神也回到了宇文拔都肩头。这一番交手,上官天泉未曾伤得宇文拔都分毫,却余宝尽毁。

  “技止于此吗?”

  宇文拔都微笑,他一拍掌。那赤凤神再度变化,仿佛如紫霞羽衣垂下,披上了宇文拔都全身。

  上官天泉蹙眉,扔向宇文拔都射出乾坤宝钱,宝钱落在宇文拔都的赤凤神羽衣上,叮叮当当作响,却进不了分毫。

  我的法眼之中,赤凤神的**不断被上官天泉的乾坤宝钱击穿,但总是凭流转不熄的氤氲紫火瞬时复原。宇文拔都披上这羽衣,就是躲在一座不破的城池之中。

  上官天泉收回宝钱,再不进攻。他又将钱望空一撒,一吊又一吊古钱也像珠帘垂下,围绕住上官天泉周身,如走马灯旋转。

  宇文拔都道,“上官侯爷,我是攻守随意。你却攻守只能择一,余地不多呀。”

  轮到宇文拔都进攻,他抡无限锤与乾坤宝钱化成的旋转帘子相磨,就像磨坊里舂米似的。一枚枚古钱弹出斗法台,溅射在琼岛上,烧出满岛筛子似的坑洞来。

  上官天泉却道,“宇文拔都,这不祥之兵终究是一件八转兵器。你的心力再强,兵器有限。这锤子败了原剑空,又毁我的法宝,还能用到何时呢?”

  只剩下四五串古钱,像薄薄的帷幕那样护持着上官天泉,宇文拔都的无限锤止住不动。

  上官天泉说的极是,即便是我的正牌无限锤也在历次大战后磨损殆尽,从此深藏慎用,宇文拔都的赝品与这九转神器对抗的太久了。

  宇文拔都摇头,将手上的无限锤扔下了高台,无限锤化成一团扭曲的废铁,终于损毁了。

  他转用赤凤神羽衣包裹的手去拨上官天泉的护体帘子。溅射在四处的古钱又转飞回来,如千万飞刀扎向宇文拔都。

  宇文拔都大喝一声,那赤凤神再次从他身上振起,将一切古钱裹住。双宝变幻,这次又成了一头飞豹和赤凤神扭打在一切,在天地上下翻滚。

  只剩下都无法宝的上官天泉与宇文拔都两人。

  “宇文拔都,如今你攻守俱失。剑宗的人不能没有兵器,但龙虎宗的人只要能说话,就有咒语。”

  上官天泉念动了咒语。

  一头头青面獠牙、眼如碧火的丑萌鬼丁像水泡一样从虚空冒了出来,擒抱抓拿宇文拔都的臂膀。不一时,宇文拔都被埋在一座肉山里。

  上官天泉淡淡道,“点到为止吧。我的道行稍胜你一筹。”

  肉山堆里,传来宇文拔都的闷哼,“我还有一件本命兵器。”

  上官天泉愕然。

  我的纳戒忽然响动,沉寂在顾曼殊道士塔中的风雷王轮豁地跳出,显出念兽的模样,一只如云彩大的金翅鸟径直落到上官天泉背后,巨爪将他肉身撕裂,上官天泉的元神急急遁出了斗法台。

  一切围观之人都动了容色。

  那金翅鸟沉稳踱至肉山,稍一振翅,叠罗汉的众小鬼肉酱般翻飞出去。伤痕累累的宇文拔都爬了出来,跨上了金翅鸟背脊,手中多了一对风雷王轮。那赤凤神也弃了乾坤宝钱,重新像战甲一样披上宇文拔都之身。

  他冷冷地扫过高台下方的众人,向上官天泉道,“你败了。”

  上官天泉的元神道,“都督,不愧是八真人之师。”

  上官翩翩握住上官天泉的手,天泉露出了难得的笑意,“我还活着。”

  翩翩凄然道,“爹爹。”

  上官天泉道向翩翩和清薇真人道,“凌牙门已备好了宝船,从此我们浮于海上,中土之外有四荒,四荒之外更有世界,偌大的瀛海,总有龙虎宗存身之地。”

  上官天泉失去肉身,返虚的日子又要迁延了。

  宇文摄政踞坐在傲然的金翅鸟上,发出了狮子吼,他宣布,凌牙门从此归属北朝。

  台下的魏芝也欢呼起来。

  我反而跳上了高台,向顾曼殊的转世宇文拔都施上一礼。

  宇文拔都笑道,“我反要谢原掌门。你是我的福星,若你不至凌牙门,我今日难有此胜。”

  我道,“若我今日返虚,未曾不能击杀摄政。”

  台下一片静谧。

  魏芝问周佳,“这原掌门真是他自吹自擂的那样,是天下道术第一,比我义父还厉害吗?”

  周佳说,“原剑空不要脸面,的确能杀你义父。”

  宇文拔都正色道,“然而,原掌门没有杀我的理由。”

  我长叹一声。上官天泉既已服输,我失了话柄。中土再起战端,也全违背了我的本心。宇文拔都并没有入魔,我不能像道门当年诛杀顾曼殊那样义正言辞的杀他。

  剑宗的云、林、扬之水三位真人没有言语。他们看不惯宇文拔都,却不能向同门之人下手。

  我的法眼还观照到了凌牙门之外的剑宗门人,有钟大俊、有蔺朝阳、有徐绍基等人……他们都在危难之时,蒙受了宇文拔都的恩惠,即便云、林等真人都难用道义劝他们回心。

  我若当着众人的面杀了宇文拔都,天下并不会安定,一大半剑宗的门人,还有依附宇文拔都的无数门派都会为他复仇。云、林等真人也会被那些门人不由自主地拖入红尘,和昆仑拼到玉石俱焚。

  我收回法眼,向宇文拔都道,“修真者傲笑王权,逍遥自在。偏你要将他们重新逼成朝廷的鹰犬,你心中难道快乐?。”

  宇文拔都道,“原掌门,请回昆仑山吧。红尘与你无关了。”

  他驾着金翅鸟,降到魏芝的身边,把这孩子抱上鸟背,抱到身前,道,“义父就送你一道回去吧。”

  魏芝也是兴奋,这大概是他第一次骑金翅鸟。他又要宇文拔都手中的风王轮玩。宇文拔都敲了下这孩子的脑袋,却依旧给了他。这神兵本不是凡人能够提起,但魏芝信手就调皮耍了起来。

  宇文拔都带着魏芝经过云、林三位真人,又从纳戒取出那一只占卜魏峥嵘的灵签,向他们扬了扬,道,“祖师来去,本不该受我们这些后辈打搅,轮不到我们为他作主。这只灵签不要也罢了”

  言毕,宇文拔都扭断灵签,掷在云、林三人之前。

  林真人不望那签,只道,“的确,祖师来去,轮不到我们为他作主。”

  “啊”的一生惨呼,回荡在琼岛之间。落寞的我和琳儿回首,只见宇文拔都栽下了金翅鸟去。

  他的小腹被风王轮整个儿剖开,人艰难地喘息。紫电蛇在宇文拔都全身内外乱窜,他的身体和元神正逐渐化成雷光。

  魏芝骑在金翅鸟上冷冷望着宇文拔都。不,他不是魏芝。如今,骑在金翅鸟上的是那一个魏峥嵘,那一个无情的魏峥嵘。

  金翅鸟上的那个人道,“曼殊师,你的红尘该到此为止了,不要挡宗门的道。往后去我的塔林修炼吧。”

  宇文拔都苦笑,“我没有想到,你回顺着缘法下来,我本想再过几年,你能回转心思,你的心原来是很软……”

  宇文拔都死了。

  魏峥嵘向剑宗三位真人道,“我杀死了宇文拔都,如果剑宗门人怨恨我,他们可以退出剑宗。”

  我与魏峥嵘相对,我道,“还没到你降临的时候。”

  无情的魏峥嵘道,“是为了顾曼殊破例,你传授他的雷法总纲也提供了我这次降临的缘法。”

  我道,“这样你会影响魏芝的证道。你的塔基会不稳。”

  魏峥嵘道,“完整的我从来没有返虚过,我的塔基本来就是残缺的,看吧。反正即便我败了,还有另一座塔。”

  无情的魏峥嵘不再言语,他用尽了这次的缘法。金翅鸟上的孩子茫然地望着自己手中的风王轮,空荡荡的背后。

  终于,他仿佛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滚下鸟,拥紧了宇文拔都的残躯大哭。宇文拔都的躯壳一经触碰,化成紫色的粉尘,从少年的指尖流过。

  “我杀了义父……为什么,总是这样……”他失心般的自言自语。

  小云掌门要去领那孩子,魏芝疯狂地拽开他。林道鸣劝住小云掌门,这孩子如今不宜领回剑宗去了。

  武神周佳气急败坏地跺脚,不住扇魏芝的脸,“你老婆都杀过,再多个义父算什么。别嚎了,继续跟我回去修炼。”

  魏芝不管武神周佳,掬起宇文拔都的沙尘,漫无目的地奔离了岛,只有那金翅鸟随着他。

  武神周佳要去追,被我拦住。我们对了几拳,互相被对方打翻在地。

  等我们双双起来,魏芝已经不见了。

  一切真人都放他走了。祖师来去,谁能替他作主。

  周佳骂骂咧咧,匆匆离岛,他发誓刮地三尺,也要把魏芝刨出来。

  上官天泉命翩翩过来,向我们道:凌牙门既然已经交还南朝,他们绝不出尔反尔。就此乘宝船离去,浮于瀛海,二十年后山河榜上再会天下道友。

  琳儿挽住翩翩的手道:我们昆仑已经为龙虎宗选好了栖身的灵脉,是原来太一山的故地,后来泰山派的本山。泰山派在刀惜春之乱转封他处,昆仑空出这里特意等待他们。如果龙虎宗不愿欠昆仑的情,昆仑愿意请他们出任符咒院。

  翩翩笑着婉拒,道:她们是姐妹之情,两宗是兄弟之谊。可是岂有豪杰之士,托庇于人的道理?昆仑一定不希望龙虎宗也是依靠别人为生的门派。五百年来龙虎宗前依剑宗,后依昆仑,一误再误,从此自成面目,再来和诸位相会。

  他们乘上宝船而去。

  扬之水真人将碧落神剑与浑象仪交付小云掌门,也向两位真人别过,她仍回剑宗的南荒,从此闭关不出。

  千岁寒悻悻,浑象仪归剑宗,他也只能随剑宗去了。

  我向林真人道,“从此我们都在塔中返虚,不得搅扰人间。”

  林道鸣点首,“双塔是修真者证道之希望。纵然世上没有魏祖,我们也要成就双塔。”

  我道:“二十年后的山河榜一较两宗短长吧。”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