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三七章 凌牙门观战

作者:被ko格斗家元元更新时间:2020-01-17 03:22:32
  昆仑长老会商议,在悬圃城增筑馆阁,迁入昆仑的各处院殿。工程浩大,不是一时可成,我暂且返回阳秋城处理事务。

  身为掌门,眼下其实只有一桩要紧事务:我在四海观中等待上官翩翩私下的求援信。

  上官天泉应下了宇文拔都的挑战,赌斗定在今年二月十五日。

  我的案头已有一封从凌牙门发来的观礼邀请信,是例行公文的腔调。上官家既请了昆仑的掌门,也请了剑宗的掌门,一并前往见证上官天泉和宇文拔都的斗法,并没有丝毫偏向昆仑。

  我心中不乐,但也明白上官家坚持自己龙虎宗正统,尤其在逆境之中,更不会向任何一宗低头,也不容任何一宗对他们落井下石。翩翩一定是犹豫,若开口向我昆仑求援,他们一脉便和依附宇文拔都的清虚一脉再没有分别了。

  我与长老会各位上座讨论再三,再写纸鹤发凌牙门,申明昆仑只承认上官天泉、清薇真人是龙虎正脉,纯为道义站在龙虎一边,不求任何回报。

  我又发纸鹤与十老会,要求十老会用北朝皇帝的名义向天下宣布:凌牙门是北朝领土,仍由通宝侯上官天泉镇守。

  十老会回信,倘若北朝力挺凌牙门割据,恼怒了南朝,南北之间恐怕又要再起战端,也违背了北军三十年不南下的诺言;况且如今一念慷慨,将凌牙门许给了上官家,往后就没有取回的口实。他们不敢接下我的法旨。

  十老会的心目中,上官家的领土和南宫的领土一样,终究要设法划入他们治下。

  我恼火批复,“龙虎乃道门正统,与昆仑情如兄弟,岂是别派可比?照办!”

  十老会没奈何,向天下宣布,北朝赐下凌牙门由上官家世代镇守。然而十老会只字未提,南朝若将北朝的宣言当做放屁,他们会如何应对。

  自然,我更期待上官天泉能胜过宇文拔都,保住凌牙门。但获得浑象仪的宇文拔都已经与琳儿战成平手,如今他又得了赤凤神,必然有相当的胜算才敢提出挑战。

  倘若上官天泉败于宇文拔都,凌牙门一失,龙虎全宗便是丧家之犬,无处可归。北朝这纸宣言看起来不过是画南朝地图的游戏,却是往后昆仑替龙虎宗讨还凌牙门的法统依据。

  我依旧在等翩翩的回信。

  同时我仍然在读萧龙渊的回响,将海底道术记录成能够由昆仑门人传承下去的图文:

  当年蛇母背叛万里云的剑宗,从此隐藏不出,搜捕蛇母成了往后剑宗的一项事务。又一次无果搜捕之后,当时的剑宗门人扬之水只觅到蛇母栖身巢穴遗留的一枚蛇蛋。她毫不迟疑地打破蛋壳,壳中却是一个漂亮的人类小孩。

  扬之水的法眼看穿,这是一个半人半妖的孩子,孩子的生父必然已被蛇母玩弄后吃掉。这孩子是一个不幸的冤孽,自己并没有作恶,却要不容于人间,按照剑宗的惯例,并不当翦除。她带回蜀山,也依照惯例,让种民收养化成人形的萧龙渊。

  他每日服食克制妖力的丹药,默默无闻地长到了二十岁,与一切种民一般学习经营灵脉的各种技艺,参加各种兵役操练。

  时值剑宗征南荒吃紧,人手捉襟见肘。独孤掌门提拔妖奴为道兵,萧龙渊凭半人的身份点成了道兵队长,从此有了涉足剑宗道术的机遇,平步青云。无论在妖奴之中,还是剑宗的院殿都有了上佳的口碑。

  萧龙渊有半妖之血,同情为剑宗做炮灰的妖奴,每战总是设法减少妖奴损失;他的道行进境迅速,性情沉稳大气,富于智计,也受剑宗师长器重。

  南荒收入囊中之后,萧龙渊、慕容观天、唐柔等脱颖而出,方入门不久的天落歌与林道鸣也崭露头角。独孤掌门鉴于天下太平,正拟松弛魏祖定下的妖族禁令,遂将萧龙渊又从道兵统领提到了荡魔院协理。

  可萧龙渊的荡魔院协理没有坐稳多久,又出了一桩蛇母落网的事情。萧龙渊与慕容观天、唐柔等门人固然将重新露面的蛇母押入了镇妖塔,剑宗门中难免传出萧龙渊是蛇母之子的议论。他主动辞了荡魔院协理,转到边缘的法藏院任协理,过起了古卷青灯、无人问津的日子。

  他在法藏院的积灰中偶然爬梳到了万里云祖师当年留下的一个铁盒子。萧龙渊寻到了在镇妖塔看守的变钜子,用墨家绝学拆开了盒子,里面却记载了剑宗二代门人是群魔转劫的由来;另有一份万里云草拟的精密计划,倘若这些二代门人又露出魔性,后人如何将他们逐一翦除。

  萧龙渊心地冰凉,蛇母就是被剑宗清理的二代门人。剑宗的祖师从收弟子开始就在谋算未来有一日如何清理门户了,只要在祖师心中成了邪魔,任你有再大的功勋也枉然。

  九头蛇天性反复多疑,人形萧龙渊本来压抑天性多年,此时多年郁郁泛上心头。他十二分疑心,魏峥嵘祖师已有一个翦除自己的计划,从荡魔院调到法藏院只是麻痹他的手段,榨干净萧龙渊的价值便会动手,剑宗再不是久留之地。于是萧龙渊借着为法藏院访书的名义离开蜀山,煽动妖奴道兵揭起了反旗,变钜子和同是道兵统领的麟圣加入了萧龙渊麾下。

  剑宗派遣二代门人蜀山七剑追杀萧龙渊一伙,萧龙渊凭借万里云的遗书洞察了他们的弱点,总能逃出性命;剑宗再遣慕容观天、唐柔、天落歌、林道鸣四个三代门人追击,萧龙渊终于无法在中土立足,逃亡北荒。幸而慕容观天也在不久叛出剑宗,剑宗无暇北顾,萧龙渊喘过了一口气。也是在北荒,他迎来了转机,发现了妖猴德健拜访过的魔塔。

  他远比妖猴谦恭和深沉,赢得了方琼真正的传授,从此与群妖扯起了妖国妖宗的大旗,再扰中土,也不再克制九个头的性情。九头蛇的嗜杀一面也在燕赵人类大肆发泄。直到萧龙渊证得返虚,九个蛇头合一,方能不逾规矩。

  萧龙渊忌惮方琼,一直警惕自己莫要沦为方琼打击剑宗的棋子,像剑宗二代门人那样成为万里云随用随弃的玩具。各宗祖师与方琼的暗中过招,他如聋似哑,故作不知。直待这个魔塔的隐患消失干净,萧龙渊才与原芷合作行动。

  只是他没有料到颜掌门留下的后招,败在了我的手中,一生的好运用完了。

  我也十分感慨,萧龙渊终究不是光明正大之辈,剑宗祖师的防备并不算错。他的回响荡漾着九头蛇的蛊惑。十年前我道行不足,倘若贸然读取了他的记忆,怕是心志已被萧龙渊夺取,同化入萧龙渊亲历的情境之中,成为了萧龙渊操纵的木偶。

  如今他的蛊惑于我,如蚊蝇一般,我平平安安地记载完毕回响中的方琼道术。如果不能将龙虎宗争取来,我记录的方琼道术就是往后昆仑符咒院的根基。

  到了二月头上,我还是没有接到翩翩的回信。我问琳儿,琳儿那边也没有接到翩翩给她的私信。

  我和琳儿相对无言,在某个时刻之后,我们已经与翩翩分道扬镳,再不能说心里话了。

  我将记录的方琼道术交付姬琉璃,命他暂兼符咒院主的职事。又向昆仑诸人交代完事务,对琳儿道:“凌牙门之行,我和你两人走一趟吧。”

  “嗯。”她道。

  我和琳儿离开了四海观,不一时,抵达了淮水边上。

  跨过淮水,就是南朝的地盘。十年以来,剑宗与昆仑达成了默契,没有一家的元婴以上人物踏过这条河流。

  今天,我稍微要破个例。

  我与琳儿携手,踏上舳舻不绝的淮水水面。江上舟中之人惊呼不绝。从西方也走来一个负剑道人。

  我们向林真人施礼。我道,“林真人也是去凌牙门观礼吗?龙虎宗曾是你宗之主,沦落至此,贵宗没有半分兔死狐悲之感吗?”

  林真人道,“物先自腐,然后败坏。萨清虚与上官一脉不合,撤了龙虎阵法,放宇文拔都入山,自招其咎。”

  我又道,“你家的宇文摄政做的好大事业,南朝人怕是只知道摄政,不知道你们剑宗了吧?”

  林真人默然,良久,道,“魏祖师很喜欢他,天下安定,剑宗也不会眷恋红尘不去。”

  我晓得,宇文拔都在山河榜上维护剑宗不坠,不受全祖逼迫做剑宗的傀儡掌门,深得剑宗门人好感。又听闻,这十年中,宇文拔都夸耀困我于河鼓星的战绩,炫示轻易慑服星宗和龙虎的战功,已经是剑宗内外瞻仰的第一人。

  今天,我还得知了,宇文拔都将魏峥嵘的转世攥在了手心。

  我道,“林真人既然这样说,你是见过魏祖师了。却没有将他带离宇文拔都?”

  我睇着林真人的剑,“即便是宇文拔都,也拦不了你带着魏峥嵘。”

  林真人淡淡道,“我能带走宇文拔都的人,但无法带走他留在宇文拔都这边的心。”

  我遥望大江对过,“他在哪里?宇文拔都既然请我做客,料来不会拒绝我的拜访。”

  我心血来潮,如果剑宗带不走魏峥嵘,我就带走他。

  “姑苏城中,你很熟悉他的气。”

  林真人腾空而起,先行一步,往凌牙门飞去。

  我与琳儿闪现在柳絮纷飞的姑苏城中。

  琳儿嗅了下春风,道,“他的气很像你,就像双胞胎兄弟一样。”

  “我就够让爹娘头疼的了。”

  我苦笑,上下流水小桥,折返羊肠般的巷子,忽听到虎虎生风的练拳声音,推开了一扇不起眼的乌门,转过几重假山湖石,见到一个银发平头男子正抄着戒尺,督导一个十三岁左右的男孩修炼武道。这个男孩子到了炼气士的境界,比当年的我强上一点点。

  男孩在三尺高的青天桩上站马步,头上顶着一个盛满化尸水的名贵瓷碗,倘若翻了,他的半个脸就没了。不可谓不危险。

  男孩子在桩上好奇地望我们,他小小年纪已十分强健,好像是喝龙奶长大的,近乎大人身高,眼睛格外神采飞动,犹如日月出没大海。

  “周师傅,又有怪人来看你了。”男孩道。

  我向武神周佳拱拱手,“不想您在这里高就了。”

  武神周佳呵斥他继续在青天桩上顶碗站马步,向我们道,

  “我要返虚,还差几个磨砺的人,几场有意思的架打,可惜云仙客走的干净了。天下只剩下六个元上可堪与我一战。剑宗的林道鸣、宇文拔都,龙虎的上官天泉,海里的龙王,还有你们两个。

  上官天泉和老龙对我的武道没有帮助。林道鸣躲在蜀山。你们两个找不到。我只能找上了最爱出风头的宇文拔都,本想往死里打他。不过,宇文拔都在还手前,向我推荐了一个更好的。”

  周佳向那男孩喝起来,“魏芝,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挨我的戒尺!。”

  魏芝嘟哝起来,“等我能打周师傅你这个混蛋脸的时候。”

  周佳大笑,向我们道,

  “你们觉得,他比云仙客如何?一年够吗?一年不行,十年够吗?”

  我不知道周佳说的是他打死魏峥嵘,还是魏峥嵘打死他的年份。总之,倒时还站着的那个就是返虚。

  我不理周佳,向魏芝道,“我是昆仑掌门原剑空,天下道术第一人,你我缘法深厚,再没有第二个人可比。你愿意跟随我修仙吗。”

  周佳恼怒,远远挥起拳头,“你敢带他走!”

  琳儿白了他一眼。天下只有六个元上,能和周佳过招。我和琳儿二人在,能带走魏芝。

  不过,魏芝的心不走,带走他的人没有意义。

  魏芝在桩上打量我,“你就是被我义父打败在河鼓星的原剑空掌门了?那我们就是对头了,不去,不去。”

  宇文拔都原来是他的义父。我知道宇文拔都没有后裔,这孩子会继承他的摄政吗?

  “你义父待你很好吗?我待你会有他的十倍好。”

  我道。

  “我没有父亲,我娘很苦,为我操劳,病得要死了。义父救了我们全家,还教我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收拾那些用神通欺负人的坏人。那时候你不在。”

  魏芝道。

  琳儿叹息。剑宗和昆仑都没有在对的时候遇到他。

  我用手指在墙上写了三个玄奥符文,火风雷三咒,是我,也是他的诸天雷法总纲的根基,

  “这是还给你的东西。我们在二十年后的山河榜见。”

  魏芝疑惑地看着墙上的符文,他的指尖上不觉生出了紫电小蛇,好像从娘胎带出来的那样。魏芝学会,毋宁说,回忆起了诸天雷法总纲。

  周佳气了,“我好好教他纯粹的武道,你偏带歪他的心思!”

  随他吵嚷,我和琳儿已步出了姑苏城,“我们去凌牙门。”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