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三六章 倒驾

作者:被ko格斗家元元更新时间:2020-01-17 02:03:20
  正泰十八年元月,我乘着海浪返回了新乌云城。我离返虚只有一线之遥,肉身仍在真人之列,依旧在混芒的大瀛海迁延了数月,方才踏上中土。

  不过我的元神已能凭着七重宝塔,在大瀛海中跨越大洲,与数万里之外的昆仑门人即时沟通。十年世事变幻,纷至沓来:

  南宫磐石陨落,宇文摄政指挥麾下的南军进犯北朝的齐土,天下重启战端。

  当时我困在河鼓星上修炼,琳儿镇抚北荒群妖,都无暇分身。昆仑一众上座长老商议后,认为北土没有完全归心,不宜与整个南朝为敌,遂命十老会只救齐土,不得扩大生事,擅出国境。

  剑宗真人心有灵犀,不曾出手相助宇文拔都,只有他的炼气士军队和十老会的炼气士军队交锋。

  然而十老会素来不喜南宫幕府,用昆仑长老会的法旨搪塞,在齐国之北坚壁不出,坐视宇文拔都的军队席卷齐土,南宫幕府覆灭。

  幸而琳儿最终率领降伏的北荒大军赶至战场,群妖与十老会的军队汇合,齐力又将宇文拔都的军队赶回了淮水之南。

  持一字错的琳儿与持浑象仪和无限锤的宇文拔都一战,未分胜负。两军皆退,南朝和北朝遂各分齐土之半。宇文摄政侵齐之役告一段落。

  昆仑接收的南宫一半国土从此推行十老会的郡县制度,与长安等地划一。

  此后,昆仑的上座长老们对十老会褒贬不一。赞十老会者,以为他们默会了昆仑削藩的意图,打击世家、门派不遗余力;弹十老会者,以为他们不过红尘俗人,和修真界本是两路,精于内斗,怯于外战,败坏了昆仑优待从龙门派和世家的信用。

  姬师姐和琳儿力挺十老会,长老会治理长安政绩斐然,为了充足财税打击世家门派无可厚非,真心求道的修真者早将灵脉献于昆仑,由昆仑统筹分配;只有心怀异志的外道门派才不肯交出,留在红尘与凡人争利。

  于是昆仑与宇文拔都停战不久,又发生了元婴刀惜春、史空想领袖的散修叛乱。长老会遣荡魔院主景小芊率十老会炼气士大军西征,知院檀鸾东征,斩杀史空想、刀惜春一众,平息了连绵昆仑疆土的叛乱。北朝的世家和门派从此对昆仑俯首帖耳,求道者悉数并入昆仑,入世者不敢异议十老会。

  另有一些门派和世家忿然离了北朝,投向了南朝的宇文拔都;那一边的十家憧憬北朝十老会的威权,也有不少投入了昆仑的麾下。

  南朝的宇文摄政并没有趁昆仑之危,反在这段岁月中巩固经营自己的势力。他从大瀛海归来,带回来大半星宗门人。

  宇文拔都将这些修真者重新划成三岛十洲十三个门派,这些门派势单力薄,又离不开浑象仪修炼,不得不仰宇文拔都鼻息,格外驯顺。十三门派道士的度牒全由南朝摄政颁发,和他属下的僚属无疑。

  宇文拔都又三次出海,凭借浑象仪捕捉住了赤凤神,声威更盛。

  他遂向山河榜后一直中立、不预世事的龙虎宗发出通牒:南朝拟将龙虎宗分成三个门派,列入朝廷的第十四、十五、十六门派,并勒令龙虎宗交出从道门塔林带回假想心,澄清他们与邪魔没有瓜葛。

  龙虎宗置若罔闻。逾期之后,宇文拔都引赤凤神和十三门派围攻龙虎本山。徐清羽掌门、燕采霞陨落,萨清虚真人低头请降,交出了一切假想心;方清薇真人与梅芜城、翩翩携余众避处上官天泉的凌牙门。

  宇文拔都将清羽一系、清虚一系降为清羽派和清虚派,为南朝的第十四、十五门派。清虚派仍居本山,清羽派另分灵脉往雁荡山别居,由燕采霞的弟子宁牧臣担任掌门。本属清薇一系的灵脉悉数抄没,进入南朝,也就是宇文拔都的囊中。

  今年元月,宇文摄政又向大正王朝的通宝侯上官天泉发出赌斗邀请:凌牙门本是一百年前上官天泉从大正王朝手中赌来,如今一百年租期已过,南朝拟遣一使节收回。如若上官天泉不允,宇文摄政愿往凌牙门,与他赌斗第二个百年的租期。

  否则,朝廷大军压境,海疆化为齑粉,罪在上官天泉!

  我与琳儿重逢,牵手走在新乌云城的海滨。我们分别十年,好像昨天才离开那样。

  十年中,琳儿将北荒尽收入囊中,群妖无一路人对她有异议,不亚萧龙渊当年。她又混合西荒、中土、北荒三处群妖,遴选出一只妖军,成为又一只昆仑的强大武力。她还向中土凡人开放北荒,他们往北荒安家立业,开采灵脉,那里也渐有了十老会的郡县。

  “我每天眺望河鼓星,看到十年来那颗星辰风云变幻、波涛生灭,便知道你修炼不辍,十年来在无穷劫数里岿然不动,日进于道,心中安定。”

  她道。

  我道:“然而我还是没有跨入返虚,终究决定提前回来了。”

  琳儿道:“昆仑等得起你,为什么不继续安心修炼呢?”

  我摇首道:“没有继续呆在河鼓星的必要了,我返虚的障碍已经扫清,只欠一步。但我观照中土,另有几位别宗的真人也有在数十年内返虚的希望。我唯恐自己头一个在红尘里返虚,引动他们效仿。我现在以为,人间不见返虚才是好事。我只会去七重宝塔中返虚。”

  琳儿点首。

  我们心有灵犀,明通缘法者,已掌握了返虚的根本,随时可以踏出那一步。

  昆仑各位上座长老也陆续来到新乌云城的海滨。

  十年过去,度人院主姬小艾虽然道行增长,却仍在元婴中层。我心有愧疚,向姬师姐谢道:“这十年依旧不能让姬师姐清修,反更让你为红尘俗事操劳,耽误了你证道。”

  十年中她没有假公济私,将十绝阵图让给了小一辈门人提升道行,也是修炼迟缓的原因。

  姬师姐道:“新昆仑的根基全赖我们这一代奠定,只能先人后己了。”

  我转向乐静信真人道,“全赖乐真人助我们这些小辈,昆仑与剑宗才能最终以终南山为界,西线无事。”

  我取出银葫芦中的河鼓星蓝水,奉与乐静信,“这是祭炼九转神镜的天材地宝。”

  乐真人用他的八转神镜摄入蓝水,叹道,“你回来,我终可得闲闭关了。往后数百年你见不到我,昆仑全赖你们四代门人担当了呀。”

  我道,“祝乐真人早日返虚。”

  我又向知北游真人道,“我没有带回星宗的子非真人,只能请您这个首座长老出任五行院主了。”

  知真人应下。这十年五行院无人主持,也是他来代理,从此名实相符。

  荡魔院主景小芊在西域镇守,无暇离开前来见我。我传神念,倏忽从东海滨的乌云城到达西海滨,勉励了惊诧莫名的景小芊一番。

  我又问起通事殿主柳子越,南宫磐石幕府覆灭之后,可有后人健在。

  柳子越说,南宫磐石的夫人,大正皇帝的妹妹柔福公主带着南宫磐石的幼子逃回了阳秋城。柔福公主修道的资质平常,她是个努力坚强的女子,但这辈子恐只能到筑基了。南宫磐石的幼子叫南宫英,或许能修至金丹。

  “他们是不能以资质论的,昆仑永远要厚待他们。南宫英我会收为弟子。姬师姐,劳烦度人院对他费心了。”

  我道。

  我一面与各位门人攀谈,一面行至乌云城的旧城,那里仍然是一片一望无际的不毛之地。

  只留了符咒院主麟圣未曾向我述职。

  我存心不与他谈,反向众门人道:“我曾思量自己晋升到返虚时,将悬圃移动到中土,完成祖师和先掌门未了的心愿。如今我不愿在红尘返虚,但祖师的心愿不能不了。这旧乌云城观者惨然,群妖伤心,我想将悬圃改迁至此,重新恢复旧城的生机。”

  姬师姐问,“你的道行已经不可思议,不知还与返虚相差多少。只是我们恐你劳累,不必为了这不急之务耗损力量,不要重踏过去被无限锤透支的覆辙。”

  我道,“无妨事,这是应当做的事情。”

  我向琳儿道:“博山炉中沉香火,双烟一气凌紫霄。”

  我们两人各现七重宝塔。我的元神与她的白虎神相合,往西方一跃。方一个时辰,大白虎落至了西荒悬圃城前。虎负起这城池,再度腾空而起。足下波涛响动不绝,七日之后,悬圃山降至旧乌云城下。

  万物生长,甘霖普澍。从此,这山便是昆仑的新本山。

  麟圣向我们跪服。

  我的心念一动,七重宝塔之中的黑蛋裂开一丝缝。十年之后,萧龙渊的元神再次出现,从我的泥丸宫中冒了出来。

  众昆仑门人如临大敌。

  我示意众人安心,“当年我仗洛神瑶和颜掌门之力将萧龙渊镇压十年。今日算来是他解封之时。”

  我向萧龙渊道,“萧国主,十年之后,我们再在乌云城下一战吧。你若败了,依旧回蛋壳去。”

  萧龙渊环视新生的大地,道:“如今的你与洛神瑶形神结合,我与你一战,也不知鹿死谁手。更何况你还有无限锤可用。算了,没有一战的必要。这一次我将海底的法门悉数传你,这是我们的最后一面。”

  麟圣流下了泪。

  “依山河榜的约定,你是我之后的群妖领袖。”萧龙渊彻底消失了。我读到了他的回响,他的一生。

  麟圣向我和洛神琳道,“十年以来,我一直忍辱负重,等待着萧国主回归的那一天,再揭反旗。如今连萧国主也承认胜不了你们,我再没有坚持的必要。从此我们群妖彻底归心于你们。”

  我道,“麟圣,这是势所必然。你何必重复一遍。”

  麟圣笑道,“后面一句不是废话:萧国主既去了,我也随他去了。这不是我的世界。”麟圣现出银麒麟的本形,向北方悲鸣,他的牛眼温润,似乎回想起从这跌宕起伏,百死千难的一生。然后侧身伏到在地,无声无息,就此死去。

  他的使命已经完成。

  我向昆仑众人道:“我们需要新的符咒院主。接下来,我们该去凌牙门会一会宇文拔都和上官天泉了。”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