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三四章 浪迹宇宙

作者:被ko格斗家元元更新时间:2020-01-17 02:03:19
  宇文拔都立在我的面前,他从浑象仪所在的核心环视整个河鼓星,不禁感慨,“我以为原掌门还在北朝巡视,竟也跑到天下来了。起初我以为是那妖猴被神器反噬,看来是原掌门捷足先登,裂了他的元神。”

  我道,“宇文摄政你秉持南朝国政,日理万机,都能远游虚空。昆仑的长老会和十老会十分得力,我这个掌门更能放心寻宝了。更何况,这里也是昆仑之土,我有何不可巡视?”

  宇文拔都笑了,“浑象仪还没入手,你莫急着将这道场圈入昆仑范围。我们是如何处置这浑象仪,依旧用宗门的规矩赌斗,还是像强盗那样厮杀一番?”

  我敬宇文拔都道:“我不做海盗许久,既然众师友推我做昆仑掌门,我会表里如一,愿和宇文摄政赌斗这浑象仪的归属,就像你和南宫磐石赌斗一样。胜者取宝,败者没有二话。”

  宇文拔都道,“那就开始吧,众多困在绝域的星宗门人还等着人来解救,不要耽误了他们的性命。千岁寒会传授胜者驱使浑象仪的方法。”

  我不急着战斗,反劝宇文拔都道,“我听宇文摄政与南宫磐石论道,摄政也能包容群妖,也要裁制世家和门派。这与剑宗远,反与我们昆仑的方略近,为何不转投向我们?如今我们昆仑,也将红尘教与十老会治理,约束求道门人专心证道。摄政归顺我们昆仑,既可监督十老会,又能南北合一,从此太平。”

  宇文拔都笑道:“这里不是帝都,你说的,是南朝和北朝往后要在帝都辩论的天下治道,不是今天的题目。”

  我道:“一切本因出世派与入世派的分别而起。何况在帝都,也只能说一些人前的话,反不如今天掏出肺腑。我不通诡计,只说实话。”

  宇文拔都道,“你所设想,不过变通曾经魏峥嵘的设想。无论叫十老会,还是叫大正皇帝,都是入世之人打理俗务,宗门在幕后遥控。我所设想,是宗门在君王之下。”

  我道,“看来,摄政其实是原芷、南宫磐石的知音,对天帝制恋恋不能忘怀。”

  宇文拔都笑了,“他们都太年轻了。我早厌倦了天帝。有天帝,必有无上神通,永远摆脱不了道术的追求。莫若天帝也无,道术渐销,复归天下的本来。”

  我道,“这又是我家祖师的复古了。”

  宇文拔都道,“并非是灭绝一切求道人。自有火器,武者便不敢造次。同理,将天下有道术辈抑制在金丹以下,留存一些利用灵脉的道术便足以维持文明不坠了。”

  我道:“剑宗岂能允你?”

  宇文拔都肃然道,“剑宗和你都能做到。我会用情理打动魏峥嵘。元婴以上的修真者放弃肉身,都进入塔林修炼,与红尘再不相涉。”

  我道:“你寻到魏峥嵘的转世了?”

  宇文拔都道,“正是。”

  我叹息,开不出更好的价钱了,道,“开始赌斗吧。”

  我抡出了无限锤,与宇文拔都的无限锤相抵。

  我们两人都后退跌倒。

  他变化的无限锤与我威力相当。

  宇文拔都立刻翻身起来,道,“你毕竟只是真人,不能连接源源不断的道。裂开妖猴元神耗费了你大量真元,这河鼓星无处可以弥补。”

  宇文拔都的力气的确较我优胜。

  我取腰间九转银葫芦,满满饮上一肚皮长生酒,挺起身喝道,“再来!”

  我的真元尽复,再次与宇文拔都对锤。

  宇文拔都的第二锤再与我打了个平手。他的力气落在了我的下风,但武道胜于我。

  我一拍泥丸宫,现出头顶七重宝塔,抡出第三锤。

  这一番宇文拔都不敢迎击,反手将他的无限锤砸向了河鼓星灵枢的浑象仪!

  “摄政你要做什么!”我惊喝!

  我心中已经明白:宇文拔都既不能胜,不如让神器与星宗人俱失,不能再让我昆仑壮大!

  我也持锤冲向浑象仪护持。

  在打上浑象仪前,宇文拔都陡地回转无限锤,流星一般投掷向我,反而是我被打倒在地,一时挣扎不起来。

  有了七重宝塔加持,我的无限锤胜过一切真人,可我的肉身仍与寻常真人相当,也禁不起另一口无限锤。

  宇文拔都的无限锤没有七重宝塔加持,却足以将我击倒了。

  “你输在患得患失。”

  宇文拔都摘走了浑象仪,他向倒地的我道,“我要在退潮前赶回中土,就不陪伴原掌门了。你要好生保重,对抗魏峥嵘,维持昆仑和剑宗的平衡。”

  他与千岁寒飞离了河鼓星。

  河鼓星开始下起连绵的暴雨,数月不停。

  连接天地的星潮早已经退去,我终于挣扎起身,凭银葫芦里的长生酒暂且恢复伤势,苦笑自己年轻,吃了宇文拔都的暗算。

  忽然,我念起了南宫磐石,飞上河鼓星各层洞穴来回寻觅。万万千千的蓝水猴子依旧在星辰表面乱斗不休。我在一处幽深的洞窟发现了南宫磐石,陷在深定之中。

  他几乎只剩下一个骷髅架子,是蓝水猴子啃噬的残余。蓝水猴子只在星辰表面,显然是宇文拔都等弃他不顾,被无数蓝水猴子所趁。南宫磐石应该曾经醒觉,摆脱了蓝水猴子的纠缠,转移到它们不至的星中洞窟。但终究真元垂尽,再走不动了。

  我取出银葫芦,给南宫磐石灌下长生酒。南宫磐石纵然是死,也该死的明明白白,我不许他丧在一群猴子嘴里。

  南宫磐石生肌肉骨,他睁开了眼睛,与我相视,缓缓道,“你如此沮丧,是败给了宇文拔都吧。”

  我道,“我还是一个很浅薄单纯的真人。”

  宇文拔都拿走浑象仪,必然先去援救望眼欲穿的星宗之人。他靠断绝星宗众人的生路诈胜我,最后反成了星宗的救星。

  我道,“南宫磐石,银龙的事情我永远不会追究。”

  我更需要帮手。

  南宫磐石道,“宇文拔都会做三件事:第一,是用浑象仪聚拢星宗的残部,纳入自己的幕府;我们要隔绝在河鼓星一年,这已经无可挽回;第二,他会用浑象仪去捕捉赤凤神。第三,挟自己的势力,还有对魏峥嵘转世的控制,劝说剑宗从此出世求道,将红尘让给自己。”

  我点首道,“你拨开了我的云雾。”

  南宫磐石平静道:“如果我夺取浑象仪,也会这么做。”

  我道,“那你会怎么去和他作对?”

  南宫磐石道:“魏峥嵘是剑宗不能触碰的底线,宇文拔都控制了魏峥嵘,剑宗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将他夺回。岁月越长,魏峥嵘会越受到宇文拔都的影响,他会把宇文拔都看做自己的父亲,继承宇文拔都的志向。到了那个时候,即便宇文拔都死了,剑宗也难以挽回了。你要帮助剑宗找到魏峥嵘,表明昆仑和剑宗一样,不容许天下倒退回没有修真者的时代。”

  我蹙然道,“宇文拔都一定会将魏峥嵘藏得很好。宇文拔都甚至敢独自远游。”

  南宫磐石道,“宇文拔都是打理红尘的摄政,有寻访魏峥嵘转世的极大便利,他一定是借此诓来了那一只占卜魏峥嵘始终本末的灵签。可他为了扩充势力,未来会不断远游,百密终有一疏。”

  我握住南宫磐石的手,道,“我们一块离开河鼓星,去找魏峥嵘。”

  南宫磐石摇了摇首,“该提醒你的我已经做完了。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了断,让我入灭吧。”

  我愕然道,“你还没有施展宏图。我还等待你在未来给我添麻烦呢。”

  南宫磐石道,“在原芷抛出银龙衣时,我已经注定死了。即便原芷死了,南宫腾蛟死了,你还会念想下去。即便你暂时搁下,往后又要想起。翻来滚去,我不想捉迷藏了。我挣扎至今,终于想通,只有我的死,才是一切的终了。原剑空,在我死之后,你一定能放弃原家和南宫家的恩怨,善待南宫一族和南宫幕府之人吧。”

  我凝视南宫磐石,“当年你只是南宫腾蛟的刀。你应我一句,当初是你存心放了我和慕容芷的性命吗?你心思细密,绝不会斩草留根。”

  只要南宫磐石应下,我就原谅他。

  南宫磐石道,“你觉得是有修真者的世界好,还是只有凡人的世界好?”

  我道,“我是昆仑掌门,会保天下太平,领群修证道。”

  南宫磐石大笑,“我不去那里。”

  他阖上了眼睛。南宫磐石就此逝去。

  我的世界,终究不是他心中的世界。

  荒凉的河鼓星长夜漫漫,我彻底安静下来,我会在证得返虚之后离开这里。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