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四三二章 观星

作者:被ko格斗家元元更新时间:2020-01-17 01:50:54
  此时此刻,琳儿还在漂向北荒的船上,一路上徐徐招揽经过之处的群妖。无论我的神念和纸鹤都无法到达她。

  一旦踏上东大洋的寻宝之旅,我也难以与昆仑本山的门人联络。

  我寻思了一宿,争夺神器不会兴师动众,各路人马只会派遣有限的精锐,最后往往演变成不伤脸面的擂台赌斗。各路人马各怀鬼胎,也难以合作起来,这不像是一个针对我的陷阱。夜长梦多,先到者先得神器,我值得冒这个险。就算上了擂台,我也不惧任何一路的真人,反而他们要害怕我。

  我连夜把雪片般的纸鹤发给阳秋城的昆仑本山各门人,讲述我寻找浑象仪的决断,嘱咐我出海后的事宜。

  姬师姐来信与我争论了三番。

  她认为剑宗真正的依仗是魏峥嵘的回归,我们昆仑的要紧事体是借招揽天下仙苗之机,缓缓筛选出魏峥嵘的那个分灵,或者笼络,或者拖延他的修炼。天下神器没有一家可以望我们的项背,一宗掌门独自去茫茫不测的大海寻觅,未免因小失大。

  我回信辩道,此行并非仅是为了浑象仪,也是为了收取和消化整个星宗,与招揽天下仙苗并不冲突。剑宗有那枚占卜魏峥嵘分灵始终本末的灵签,昆仑未必能将他抓在手里,但尽可能攫取九转神器,却是我们力所能及的。

  更何况,姬师姐如果以为魏峥嵘可以依仗,那剑宗必有不少真人也以为魏峥嵘可以依仗,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也会以为东大洋茫茫不测而不出蜀山。如此,我的竞争者更少,机不可失,哪容错过。

  本山各处都有得力人选,唯独这桩事情非我这个掌门办不下来。

  姬师姐无辞,只好祝我早日功成归来,主持与南朝的帝都谈判。

  翌日,我打扮成狮无名模样,与子非真人结伴东行,踏上了东大洋。

  子非真人显出鲲的模样,但缩成一只黑海豚大小。我盘坐在子非真人背脊,出入于波澜之间。曾几何时,我与原芷也与一只白海豚结伴,如今俱不知何处去了。

  我与子非真人每日切磋雷法与五行道术。风浪平静时,子非真人便与往来海鸟交谈,询问异宝奇相。倏忽数月过去,我与他登上了昔日的星宗本山金鳌岛。

  当年任祖师在时,星宗列强在他见证下,于此岛凭道术角逐掌门之位。如今,任祖师已逝,人人各回自家洞府,无人问津此岛。金鳌岛反成了星宗最荒凉的岛屿。偌大的岛屿,草木不生,并无半点灵气,处处是大大小小的坑洞,都是数百年斗法的残余。

  没有了修真者,这岛就是一个死岛。这数百年,它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最有盛名的角斗场。

  “星宗的船才相当于掌门的宫殿,”子非真人叹息。

  随我们登岛,这荒岛上人气渐旺,子非真人派系的修真者陆续抵达,都来拜谒我们。当然人数也不很多。和其他派系一样,绝大部分人都困在了各处绝域的星辰道场,不可能来这里。

  来岛的门人奉子非真人命令,四处寻找浑象仪有时,并无一个见到那宝。只有一个叫多九的星宗门人向我们禀告:一旬前,他在一处浮星潮汐涨潮时捕猎鲸鲵,远远望见一个妖猴往潮汐里面去了。

  子非真人色动,向我道:

  浮星潮汐,是大瀛海与天上星河相聚的诸种通道,每次涨潮,潮水排空,与天上星河相接,宝船即可顺潮流入星河之中。浮星潮汐有数百种之多,每种潮汐各通向一处星域,这是道门锻造浑象仪前,修真者往来星域的唯一途径。但潮汐生灭不定,往往几十年几百年才有一番涨潮,涨潮时天地造化之力至大至浩,纵然元婴也消受不起,道胎以下更是要撕裂成碎片。所以锻造浑象仪之前,鲜有修真者飞上星辰。

  “那一只妖猴一定是妖猴德健。”

  没有第二只猴子有能力凭肉身渡过浮星潮汐。也没有第二只猴子好端端地要去没有一个宗门涉足的地方隐居。

  只有妖猴德健才会去那,才能去那躲藏。

  我问多九,“你在哪一处浮星潮汐邂逅的猴子?”

  多九回忆道:“河鼓星潮汐,就是通往河鼓星的潮汐。”

  子非真人道:“每年七月七日前后一旬,河鼓星潮汐必然涨潮。这潮水蕴含了不可匹敌的天地伟力,非真人难行。”

  可惜,妖猴德健找的地方并不够安全。有真人铁了心要和他为难,每年还有一次上天找他的机会。

  子非真人掐指算到:“如今是七月五日,还有十二日河鼓星潮汐落潮,原掌门今时不去,要等明年了。倘若那妖猴心血来潮,明年挪了位置,往后就难找到他了。”

  山河榜后,全天下都知道妖猴与我道侣琳儿誓不两立,要做一场生死斗才会罢休。只是如今,琳儿已是真人,一字错在手。妖猴再不敢挑衅她,反而到处躲避,他们现在打起来,死的会是猴子自己。

  我道,“算了。”

  如今的琳儿并不把猴子放在眼里。昆仑也没有必要为猴子浪费精力。在天下的格局中他已经是可有可无的妖怪了。

  子非真人忽然想起点什么,飞上金鳌岛最高的山峰,也是唯一一座宏伟的塔上。这是金鳌岛的观星台,他仰望河鼓星之气,失声叫道,“枉我是星宗之人,数月来竟然忘记了观星。原掌门,一看河鼓星上的气!”

  凡人眼中星辰只是一团亮光,元婴能看见其上的沟壑。在我们真人眼中,观天上之星,如在高空俯瞰观大地山河。观大地山河,无一处灵气可以遁逃我们的法眼。观星辰日月,我们也错不了天象变化。

  顺着子非真人的指点,我逐渐注意到河鼓星上似曾相识的气。我们都现出喜色,是浑象仪的气息。随即我们都显出了忧色,在河鼓星上似乎有一双眼睛也在回望着我们。如果那是我们心中有鬼,但接下来的事情绝不是幻觉。

  一团蓝色的海包裹着整座河鼓星,忽然海水晃动起来,凝聚成一个蓝色的水猴子,向我们两人竖了一个中指。

  然后,蓝色水猴子又散回了海的形状。

  “它得到了浑象仪。猴子的运气一直很好。”

  我道。

  子非真人凝重道,“而且,他在用浑象仪重塑河鼓星。是要制造成一座随他心意变化无穷的堡垒吗?”

  我向子非真人道,“趁还没有落潮,我们去河鼓星吧。”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