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五百八十八章 薛老总的戏

作者:八扇门老王更新时间:2019-04-16 00:51:28
  老话说,一旱旱三年、三年之后必大涝。赵诚不知道这话用在陕州是不是灵验,尽管保安旅的粮仓早已经被塞的满满当当,可他依旧非常担心。

  和刘富贵商量一个晚上,赵诚还是给曹二宝发了封加急电报,提醒他灾情极有可能会进一步恶化,并建议保安旅用不易保存的山芋、土豆来雇佣流民修缮水利工程。

  这种横跨几个省的旱灾,别说一个小小的保安旅,就算是一战区都只能干瞪眼。赵诚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所以不打算充什么大瓣蒜。

  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天一亮,赵诚就带着弟兄们踏上了归途。长沙会战已经接近尾声,日军主力正在撤回新墙河南岸。但家里依旧有一堆事情等着处理,特别是战区即将召开的战役总结会,作为新24师的当家人,老躲着不露面,那纯粹是和自己的脑袋过不去。

  话说,自文夕大火以来,长沙已经三次被毁。虽然多有重建,可是作为一省政治经济中心的功能已经不复存在,城里连完整些的房子都不多,赵诚也很想看看,薛司令会把司令部放在什么地方。

  根据前方传回的最新消息,薛司令提前向新闻界透露了本次长沙会战的战果,中**伤亡28116人,歼灭日本军56994人,俘虏日军中队长松野荣吉以下官兵139人,缴获步骑枪1138枝、轻重机枪115挺、山炮11门、无线电台9架及其他军用品。有零有整,很像那么回事。

  可各个部队长都知道,这里面的水分几乎不比洞庭湖的水少哪去。

  日军拢共就出动了30个步兵大队、15个炮兵大队、航空兵14个中队外加一票工兵和后勤部队,真要是死伤了5万6,这会战区司令部早就该布置反击岳阳了。

  吹牛也好,鼓舞士气也好,大家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薛老总落了面子,大家这些做小弟的也得跟着丢脸。

  李有财的密电里写的明白,战区司令部正在搜罗日式武器用来展览。步机枪和山野炮都好说,这仗本身就有缴获,实在不足的地方可以从第四军那里抽调,他们有一个全日械师,随便拿点出来都够了。

  师里的坦克大队肯定也跑不掉。上高会战时向战区汇报过战果,可是司令部那帮大爷一直持怀疑态度,压根就没往重庆报,这回肯定会一起拉出去撑门面。

  最大的问题在于俘虏,这东西可造不了假。那个有名有姓的日军中队长可能是真的,至于其他人,难说!

  师里倒是有些存货,上高会战和第二次长沙会战时一共俘虏过13个日本兵,几乎都是被炮弹震了坏脑子的家伙。把这帮整天流口水的家伙当成俘虏送给薛老总,估计挨骂的可能性会更高些。

  一路颠簸,等到了东川已经过了午饭点,其他人可以优哉游哉的回宿舍睡觉,赵诚却没那么好的命,由阮氏雪伺候着吃完饭,他带着老虎他们就奔了益阳。

  之前向战区司令部请的是病假,这会都用不着装,往卡车车厢里一趟,堂堂的上校师长睡的跟死猪一个德行。

  行程急,可是也用不着赶夜路,晚上在盘县基地落的脚。李有财在前线打仗,周易只能在东川和盘县之间来回跑,每天各种事情忙的脚不沾地。看见赵诚一边下车一边打哈欠,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都是老弟兄,参谋长那点小心思根本瞒不住人。赵诚随手扔了盒古巴雪茄过去,眼瞅着对方还在哼哼唧唧,便又让老虎从背包里拿出一块手表来,正儿八经的瑞士exactus935纯银壳机械三针,前主人是霍斯特帮的二当家,就这么个小玩意,少说也值三挺捷克式的钱。手表戴上,雪茄点起来,参谋长总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得知师座会大驾光临,盘县基地的厨子很是做了番准备,他们特意从猎户那里买来一头野猪和几只野兔,煎炸烹煮,十几样菜将饭桌上堆的满满当当。

  除去跟着李有财在长沙打仗的,家里营以上军官都在。没有觥筹交错的场面,老规矩,一人二两酒,省得误事。

  赵诚的开场白非常振奋人心:“咱们不缺钱了,一会回去告诉弟兄们,积欠的军饷和奖金已经到位,明天一早就发放。”

  这些日子师里缺钱,普通士兵的饷钱没收到影响,可是军官们的薪金补贴都打了折扣。还有第二次长沙会战的奖励,基本上都没到位。虽然队伍里没有出什么大乱子,背地里发牢骚、说怪话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士兵可以自由选择法币、索博特银行发行的代币券;士官们加一样,索博特银行的外币兑换券;所有军官给个优待,法币、银行卷、美元,喜欢要哪样都行。”赵诚又补充了一句。

  饭桌上的气氛更热烈了。抗战爆发以来,票子毛的厉害,大宗交易都是按黄金、外币和银元来计算。后来法国战败,法郎立刻退出了硬通货的行列,这段时间,随着日军进攻香港和东南亚诸国,叨币和港币也不成了。

  不过索博特银行发行的票子依旧信誉十足,不少商政届大佬都去他们云南总行的金库参观过,几万两金条、上百万的袁大头和墨西哥鹰洋、超过二百万美元的外汇储备,无一不彰显着银行的实力。

  当初银行卷刚发行时,和银元的汇率是一比一,现在则变成了一比一点零九,在四川和陕西有些地方甚至达到一比一点二的高价。打前清开始,中国自己发行的钞票就多不胜数,这个大帅那个督军,百十条枪就敢发行自己的票子。长的几年,短的几个月,就算东北的张作霖也没能撑过二十年。老百姓被薅羊毛薅怕了,特别是现在法币贬值,又禁止私人购买外汇,索伯特银行靠着雄厚的资本硬是闯出了一条金光大道来。

  “等打完仗,我保证大家都做个富家翁。可丑话得说到前头,别想着喝兵血,更别打军需物资的主意,肖士贵就是前车之鉴。好好练兵、好好打仗,其他的事,有我呢!”二两酒下肚,赵诚豪情万丈的吼道。

  (..net)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