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十五章:间接暧昧

作者:二斗更新时间:2019-03-15 15:12:59
  第十五章:间接暧昧

  关了灯,躺在床上,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安静了,楚静瑶却如何也睡不着,除了宝贝儿子之外,她的床上可从来没躺过第二个男人。

  现在,这个男人和儿子一起响起了轻鼾,儿子在梦中呢喃的叫了一声爸爸,然后趴在了他的怀里,他也像一个父亲一样,轻轻的揽过了孩子……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和远处灯塔的光亮,楚静瑶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心里一阵难言的情绪,有对儿子的愧疚,也有被感动的成分。

  夜,越来越深了,在确定隔着儿子的那个‘流氓’真的睡着了以后,楚静瑶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着儿子幸福开心,她也打心眼里高兴。

  ……

  午夜,十二点。

  整个中港市都几乎都笼罩在一片静谧璀璨的灯光中,唯独南城区依旧繁华喧嚣,热热闹的酒吧,吵吵闹闹的KTV,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阿狗站在门外,刚才是他打电话给疯彪,说有紧急情况的,疯彪这才提着裤子从里面出来了。

  “阿狗,什么事儿啊,这么急三火四的。”疯彪坐在了走廊的大沙发上,点了根烟。

  阿狗站到疯彪的身侧,道:“彪哥,黄光明那边出了点情况,有些蹊跷。”

  疯彪深吸一口烟,轻佻道:“那个老混蛋,他出什么情况了,被车撞了?”

  阿狗道:“他被查了。”

  疯彪轻轻皱眉,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阿狗道:“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听说是今天中午的事,晌午的时候姜市长亲自去了趟市中心警局,下午黄光明就被市纪检委的人带走了。”

  疯彪深锁起了眉头,狠狠的抽了两口,抬起头看着阿狗又确认的问道:“阿狗,消息可靠么?”

  阿狗点头道:“可靠,是我一个市中心警局的朋友传来的,黄光明下午被带走后,一直到现在都处于联络不上的状态,肯定还在被调查。”

  疯彪点点头,略微沉思一下,道:“阿狗,你马上派人去把黄光明的老婆孩子‘请’来,以防这个老东西在里面不老实,吐出了我跟他的事。”

  “好的,彪哥。”阿狗答应一声,下去了。

  疯彪继续坐在沙发上抽烟,眼睛微微一眯,闪过一丝狡猾阴森的光芒。

  ——受妻举报,市中心警察局局长黄光明畏罪自杀。

  第二天一早,这则轰动性的新闻就贴满了各大报纸的头条,疯彪一夜未睡,叼着烟卷坐在沙发上,捧着报纸看到这条新闻后他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一个满脸悲愤的中年熟妇被阿狗带了进来,这熟妇相貌中等,但胜在丰腴熟妇的气质撩人,熟妇一看到疯彪,脸上的悲愤之情陡然大增,不顾一切的冲阿彪吼道:“混蛋,现在你满意了吧!”

  疯彪淡然的一笑,道:“嫂子,没想到你效率这么高,一出面老黄就死了。”

  “你个混蛋,还不是你逼的!”熟妇突然发疯了一样,向疯彪扑了过来,但被阿狗给拦住了。

  “阿狗,放开嫂子。”疯彪笑着说。

  “你个混蛋,还我老公!”

  阿狗一松手,黄光明的老婆李娟立马就发疯了一样朝疯彪扑了过来,疯彪任她扑过来,故意把身子一闪,伸手抱住了她的腰,直接揽到了怀里。

  李娟一边挣扎一边大骂,疯彪全然不动怒,歪过头冲阿狗吩咐了一句:“阿狗,你出去吧,我和嫂子有事儿要详谈,别让任何人来打扰。”

  阿狗会意的一笑,退出门外,就听屋里的挣扎怒骂声越来越抑扬顿挫,没过多久就彻底的偃旗息鼓了,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吟,最后又是一声怒骂传来——“疯彪,你特么的不是人,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

  阿狗嘴角邪意的一笑,站在门外点了根烟,这时在斜对面的一间屋里,两个衣衫不整的双胞胎女孩,正蓬头散发的坐在地毯上抱在一起哭。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卧室,温馨舒软的大床上,林昆‘嚯’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瞳孔里一道精光闪过,要是被人看到,肯定会吓了一跳,太像僵尸电影里的诈尸了,但他这可不是诈尸,而是多年部队生活养成的习惯。

  就像他从来都不用闹钟,但只要时间一到,肯定会分秒不差的醒过来。

  林昆觉得胳膊有点酸,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歪过头一看,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有爱了——‘儿子’小楚澄趴在他的胸膛上,小家伙睡的很酣甜,嘴角隐隐的流出一抹哈喇子,‘老婆’楚静瑶枕在他的胳膊上,乌黑的秀发散落,露出那美若天仙的脸颊,他的手很应景的搂着楚静瑶的半边香肩,把这母子俩一并揽在自己的怀里——有爱吧!

  林昆还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看过楚静瑶,只觉得这么近看更加的美了,这美打动人心,同时也令他生不出半丝的邪念……好吧,虽然他此时雄姿高昂的,但他发誓那绝对不是受楚静瑶的诱惑,而是晨勃!

  怕吵醒了母子俩,也怕楚静瑶醒了以后看到这一幕尴尬,林昆以极其轻微缓慢的动作,将胳膊从母子的头下抽了出来,然后又悄悄的下地。

  林昆有个习惯——裸睡,但也不是全裸,而是只穿一个小内裤,昨天晚上他睡觉前本来是穿着睡衣的,别看他平时表现的流氓俗气,但其实他也是一个矜持、心思细腻的男人,怕和楚静瑶睡在一张床上引发尴尬,所以提前穿了睡衣,但早上起来一看,身上的睡衣竟鬼使神差的被脱掉了扔在地上,不用说,肯定是他自己睡觉中无意识自己脱的。

  本来就晨勃,再加上只穿了一条小内裤,他从床上下来,佝偻着腰就满地的找睡衣,找了一圈没发现,最后又绕到了床的另一边,结果在靠楚静瑶的这边找到了,也不知道他昨天晚上是怎么扔的。

  林昆一只手拎着睡衣站了起来,恰好这时楚静瑶翻身过来并睁开了眼睛,一瞬间,林昆看着楚静瑶的眼睛发呆,楚静瑶则盯着眼前的愣了愣,林昆不是没想过在楚静瑶的面前展示一下他小帐篷的伟岸,但那无异于在这位美女的心目中自寻死路,所以趁着楚静瑶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他赶紧弯腰用手捂住了关键部位,而楚静瑶在他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也恰好反应了过来,顿时就要尖叫‘啊,流氓!’。

  楚静瑶要真是尖叫出来了,肯定会惊醒了旁边的小楚澄,林昆情急之下,趁着楚静瑶刚张开嘴但声音还没发出的一瞬间,果断的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生生的把这句尖叫给捂了回去。

  楚静瑶被捂的脸色通红,林昆用拎着睡衣的手,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用眼神指了指床上的小楚澄,楚静瑶会意,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转而情绪得到平复,但很快她又皱起了眉头,盯着林昆捂着她的手。

  林昆起初一愣,但接下来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捂着楚静瑶嘴巴的手,正是他刚才情急之下捂着那里的手,又去捂楚静瑶的嘴巴,这是不是就相当于……间接的一次亲密接触?

  林昆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冲楚静瑶小声的道:“不好意思啊,不是故意的。”

  楚静瑶忍着满腔的怨愤,用嘴型冲林昆吼了一句——“你给我出去!”

  林昆依旧咧嘴笑,小声的道:“老婆,你别生气,我这就去给你做早餐。”说完,转身就溜出了卧室。

  楚静瑶愤恨的鼻孔都要冒烟了,但也拿这个流氓没办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一阵的恶心。

  做早餐对于林昆来说小菜一碟,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他这个漠北兵王可跟其他军区的兵王不一样,别的军区的兵王作为军区里的尖头兵,可都是被‘供着养着’的,除了执行特殊的任务以外,什么事都不用做。

  林昆跟这些兵王不一样,他是什么事儿都喜欢亲历其为,可以说他不摆谱,也可以说他有一颗热爱劳动的心,同时他也心灵手巧,啥东西几乎一学就会,除了做饭之外,他还懂一些军医、修理、建筑等的知识。

  早餐再丰盛也就那几样,林昆倒做不出什么花样来,不过他营养搭配讲究的非常好,这在楚静瑶这个精心研究过营养搭配的女人的眼里,实在是异常的惊讶,真没看出来,臭流氓也懂得营养搭配这种精细的活?

  楚静瑶和楚澄下楼,本来母子俩是有说有笑的,但一看到林昆之后,楚静瑶的脸色忍不住的就黑了下来,小楚澄只顾着开心的扑到林昆的怀里,没有注意到。

  小楚澄开心的吃着早餐,林昆也一起吃,楚静瑶却半天也不动筷子,并且脸色不怎么好看,小楚澄以为妈妈的胃不舒服了,关心的问道:“妈妈,你怎么不吃呀,是不是胃不舒服了?”转过头又冲林昆道:“爸爸,你快看,妈妈的胃不舒服,不能吃东西了。”

  林昆笑着看着小楚澄,又看向楚静瑶,明知故问的问道:“老婆,胃不舒服了?待会儿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别让儿子担心了。”

  “没有,我好的很!”楚静瑶赌气似的冲林昆说道,然后又回过头慈爱的笑着对小楚澄说:“澄澄,妈妈没有胃不舒服,妈妈是在想工作上的事。”

  “哦。”小楚澄开心的笑了起来,道:“太好了,妈妈没有胃不舒服。妈妈,吃饭的时候不要想事情了,快吃饭吧,爸爸做的早餐很好吃呢。”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拿起了筷子。

  这时,别墅的门铃突然响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