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1988章 物归原主

作者:乘风鹏更新时间:2018-04-22 01:28:08
  到底是谁派来这么一个人,是亲戚不说,还这么难伺候!

  古痴都想骂人了。品書/p>

  然而对方手里还有着古痴想要的东西,古痴还是骂不了。

  “你能不能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去来。”古痴勉强一笑。

  “古先生,我的时间还是很宝贵的。”苏三很不要脸的说道,仿佛刚才和古痴说不着急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看苏三这个样子,古痴气极反笑,“你让我看到了这个,是在测试我而已,想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按照你的预期去想,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会将计计。”

  配合着别人演戏,对于古痴这类人来说,根本算不了啥大事儿。

  苏三满脸认同的点了点头,示意古痴继续说下去,但实际一点儿都没有放到心里去。

  古痴也看出了苏三具体的想法,只是说了一句“失陪了”,往楼下飞去。

  现在大晚的,也没人抬头看高处到底有啥,别人也都拉窗帘儿差不多睡觉了。

  因为这个,古痴才没有一点儿担心的往下边儿飞去。

  看到古痴已经飞下去了,苏三一把拉了窗户,躺靠在沙发睡了起来。

  这大晚的还要工作,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接到苏三消息的女人,却感觉自己头都大了。

  她感觉自己才是被难为的那个。

  苏三让女人先牵制住这些难惹,要是五分钟内没有人去救他们的话,直接把那些男人给掀了。

  要是有人来救的话,那缠住对方,让对方一时半会儿没有能够回去的能力。

  至于手段要让女人自己自由发挥,如说啥让对方回自己家里坐一会儿,又如说要联系方式暧昧尴尬啥的

  总之要尽一切的办法做到。

  对于这种苛刻的条件,女人只希望五分钟内不要有人来救,让她把这些男人给掀了,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可惜往往事与愿违,女人心里才默数到三分钟,感觉到旁边儿过来了一道不同寻常的气息。

  正巧一个男人感觉女人碍事儿,但是看着女人长得不错,打算稍微给女人一个教训。

  女人顺着这个力道倒在了地,顺便做出害怕却很倔强的表情。

  据说这样的表情,最能激起别人的同情心。

  但女人看到来人到底是谁之后,恨不得脸根本没有表情。

  马丹,要是知道苏三说的人是古痴的话,打死女人也不会做出这样的表情!

  然而任务已经进行到了一半儿,女人只能继续吧任务进行下去,不会让古痴产生怀疑。

  喝醉的女人现在已经倒在了地,女人坐着往后退了两步,慌乱的说道:“你们要是再这样的话,那我报警了!”

  “你报警啊,让警察也过来看看小美人儿。”一个男人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给自己的同伴使了一个眼色,让同伴一起下手。

  可是他这一眼没有看到同伴,而是看到把自己同伴打倒的古痴。

  俩人的视线一对,古痴冷笑了一下,一手抓住了对方的衣领。

  古痴清楚这些人只是普通人,是承受不了内力的,所以下手的时候只用了自己的手脚功夫。

  但是这不代表,古痴在动手的时候,不会做一些小手段。

  这只是无伤大雅的小手段,只是会让这些人难受一段儿时间而已。

  人嘛,总要长长记性。

  “你是谁?”最后一个没有被古痴打的人,警惕的看着古痴,同时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

  在看到古痴没有同伴之后,那人昂头挺胸的说道:“没见过男女朋友闹别扭开玩笑?你要是再捣乱的话,我们要报警了!”

  在打不过的情况下,干了坏事儿的人竟然先想着要报警,这不得不让古痴笑出了声。

  男人开口的时候,女人跑到了喝醉女人的身边儿,抱起了她的脑袋,让她稍微侧了一下头。

  也是因为这么一个动作,女人装作自己没有听到男人在说啥,更没有乘着这个机会控诉以及不满。

  苏三说的是拖住古痴,但谁拖住都是拖着,看古痴的心情到底是咋样的。

  可能是怕吓到还清醒的女人,古痴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说道:“算是夫妻俩闹别扭,那也要看个度。更不要说没人能够证明,你们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

  夫妻闹别扭的话,妻子也有自己行动的能力,而不是被人强拉着去别的地方。

  咋说人还是人,而不是一个只能行动的物件儿,谁想着弄走弄走。

  男人瞪了古痴一眼,低声喝道:“你懂啥,打是亲骂是爱不知道吗,我们谈朋友的乐趣,管你啥事儿?你要是识相的给我靠边儿站,顺便给的兄弟赔个不是!”

  “你们说她是你朋友,还是她是你女朋友?”古痴指着俩女人,让男人自己挑一个可以说下去的人。

  女人往后缩了一下,连忙入戏说道:“我根本不是他女朋友,我是一个路人。他们想把这妹子给带走,带走了之后绝对要干坏事儿,所以我想拦住他们!”

  被女人这么一说,男人直接怒了,“都说了是男女朋友,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听不懂?”

  “她听不听的懂是一回事儿,你们打女人又是另外一回事儿。”古痴冷笑了一声,“照你们双方的说辞,你们是不认识这个妹子的,但是刚才我来的时候这个妹子可是倒在地的,难不成是刚才地震了,把妹子给震倒了?”

  刚才女人可是顺着一个男人力道倒下的,他们都认为是那个男人把女人给弄倒的。

  男人脸出现了一丝凶狠,“管你屁事儿,老子想打谁打谁,谁让你们多管闲事儿的?!”

  男人话音未落,古痴转身伸手,接住了一块儿从背后丢过来的砖头儿。

  这砖还是地镶着的砖,因为下雨松了,让刚才被打倒的一个男人翻了出来,拿砖头儿丢向古痴。

  古痴要是被这砖丢到了的话,那这么多年在江湖里边儿,都算是白混了。

  接下砖头儿,古痴没有把砖头儿给丢回去,而是找到了被挖出来的洞,用力将砖头儿塞了回去。

  物归原“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