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第三五六章剧组被勒索

作者:o成佛o更新时间:2017-08-07 03:53:17
  夜色浓,台岛。

  某豪华私人别墅内灯火通明,正在举办一场奢侈的私人酒会。

  身着裙装礼服的陈侨恩坐在窗边,第N次婉拒了前来邀请其跳舞的高富帅,端着酒杯透过阔气的落地窗,无趣的望着漆黑夜空。

  一身白色V字晚装的林志铃回来了,娇笑着和旁人频频点头示意打招呼。

  不过当她坐到陈侨恩身边后,脸上却露出懊恼之色:“气死我啦。”

  “被拒绝了?”陈侨恩像是早就知道答案,语气平淡。

  “何止被拒绝,那个骗子太没风度了。你知道他怎么说的吗?”

  “懒得去?”

  “咦,你蛮了解他的……也对你跟他接触的时间比较长。”抿了口香槟,林志铃小声抱怨道,“他说天冷不想动,还嫌机票贵。从没有人用这种荒诞的理由拒绝过我呢!”

  “咯咯。”陈侨恩笑了起来,这是她今晚首次露出真正开心的笑容。

  “你还笑。”林志铃毫无杀伤力的威胁一句,“本来我还想着,请他来我的生日宴,看到咱们在一起,知道你真实身份后的样子呢……”

  陈侨恩忽然想到什么,打断了林志铃的话头:“志玲姐,你说他会不会早就知我和你的关系?”

  “这个,他应该没那么聪明吧……”想到麦小余的种种套路,林志铃自己都不确定,“哎呀,想那么多干嘛啊,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你都离开啦,难道还想回去?”

  是啊,离开了,也回不去了,干嘛还总想着以前那些事,那些人?

  陈侨恩收回目光,再次投向落地玻璃窗外,夜空还是那么漆黑,如同生活的无趣,眼眸中泛着淡淡的感伤……

  ……

  麦小余的情绪也出现了波动,因为《致命ID》剧组遇到了麻烦。

  《致命ID》已经开机小二十天,从剧组筹备到开机,整个过程非常低调。演员也大都以萌人会员为主,还有少量像冯威那样,出道几年连小荷尖尖角都没混出来的科班演员。

  冯威出演男一号,十一个人格中的正义人格化身,曾经当过警察,现在是过气女明星的司机兼保镖。

  沈菲饰演女一号,十一个人格中小姐人格,一心想着洗手不干去种橘树的小姐。

  苟云浩饰演冒充警察的逃犯,十一个人格中被误认为“唯一邪恶”的人格。

  最先被杀的过气女明星人格,由王楚涵客串。

  王讯饰演冒充旅馆老板的小混混。喜欢钱,接受了女明星的贿赂,并在女明星死后偷了她的钱。

  罗雪和妖娆哥饰演新婚夫妻,一个假冒怀孕骗婚,一个到处鬼混。

  董小娟饰演真正“邪恶人格”的母亲,非常疼爱“邪恶人格”。

  扮演“邪恶人格”继父的孔令璞是山城会员,现实生活中就是个继父,有责任心但不够强势,和剧组人物形象相符。

  犯人人格的扮演者是燕京会员王斌,当初为了参加全国健美锦标赛而退出《我相信》剧组的健身教练。现在后悔的要死,每当看到媒体上有关邓朝的报道,都忍不住想撞墙。

  会员缺乏系统表演功底是短板,但胜在人数众多。剧组可以挑选那些职业、身份、形象以及个人经历等方面,与剧中人物契合贴近的会员,以便他们对人物性格的理解和表演。

  连剧中的心理医生,现实中也是心理医生……没错,就是麦小余每周见两次的心理医生,被他忽悠过来免费客串。

  “邪恶人格”的扮演者,是个八岁的小男孩,来自单亲家庭。他妈是萌人会员,三十多岁的少|妇,在燕京经营一家化妆品代理公司。

  得知儿子试镜通过,比自己通过还要兴奋,大手一挥以公司名义赞助剧组三十万。剧中所有演员不论男女,免费赠送一套他们公司代理的化妆品。

  要知道,雅客食品也才赞助了五十万,然后赠送了一批口香糖、巧克力、太妃糖、果冻什么的。

  最大手笔的赞助商当属阳光地产的李强,除了八十万广告赞助外,还免费为剧组搭建拍摄时唯一需要用到的场景——小旅馆。

  旅馆上面悬挂着阳光地产的巨幅广告牌,就是省道、国道、高速上经常能够见到那种。

  有了这一百六十万的赞助,《致命ID》剧组拍摄经费更加宽松。

  拍摄期间很辛苦。

  按照剧情,因为天黑雨大,国道前方出现山体滑坡,后方桥体断落,这些人格被困在了国道边上旅馆,然后发生了一系列近似于密室谋杀之类的凶杀案。

  可现在是年底,十一二月份燕京天气寒冷,怀柔山区气温更低。

  《致命ID》不但全是夜戏,而且雨戏还多,拍摄的时候相当受罪。

  好在国内剧组、演员早已适应反季节拍戏,衍生出各种应对手段。比如拍摄雨戏的时候,演员身上穿着打底胶衣再裹上一层层的保鲜膜……

  好吧,效果虽有,但照样很冷。即便旁边的工作人员早已准备好各种保暖装备,晹小星一声“咔”,立刻过去帮演员取暖,演员们还是冻得够呛。

  冯威是男主角,雨戏也是最多的。

  拍雨戏的时候,哗啦啦的激冻那叫一个酸爽,但他一句怨言没有,咬牙撑下来。晹小星和张小泉看着都不忍心,对他的敬业精神暗暗点头。

  苦中作乐,是剧组上下的共同感受。

  会员们没有抱怨,反而找到了拍摄《我相信》时的那种感觉,众志成城共抗“天灾”。

  然而剧组不但面临“天灾”,还有“人祸”。

  进入十二月,天气越来越冷,为了赶在入冬的第一场雪到来前杀青室外戏份,剧组拍摄进程安排的很紧。

  白天在怀柔影视基地的宾馆休息,晚上乘车赶往拍摄地,从七点多拍到大半夜,次日白天还得找专人除冰,以免影响晚上拍摄。

  “晹导,咱们的布景被人砸了!”

  这天上午,睡了还不到六个小时的晹小星被电话吵醒,前去除冰的工作人员打来电话。

  与别的剧组场景众多不同,《致命ID》只有旅馆那一个场景。听到搭建起来的简易旅馆被砸,晹小星立刻跳起来,带人赶过去。

  “叉了个叉的,让我知道谁干的,×死他!”

  张小泉很愤怒,一路上骂骂咧咧,然而到了地方后,对方比他骂的还凶。

  “草泥马的,谁让你们在这儿拍戏的!”

  “懂规矩不懂!”

  “给老子滚蛋。这次只砸东西,下回连人一块打!”

  “你丫还敢骂人,老子弄死你!”

  对方只有四个人,像是当地村民,人手一把砍刀,为首的手里还有杆双筒猎枪,一身军大衣也包不住满身痞气。

  下马威!

  见到这种情形,张小泉反倒冷静下来。

  八年老摄影,很清楚穷山恶水多刁民的道理,以及这帮刁民的目的。

  让工作人员先休息,张小泉和晹小星过去跟对方交涉。

  剧组在这儿拍戏之初,跟当地公安、交通、村委会、乡政府等相关部门该报备的报备,该打招呼的打招呼,各种手续齐全。再看对方四个人,一看就不是政府部门来人。

  果然,双方一交涉,对方的真实目的露出来了——给钱!

  你们来拍戏就算了,还随便搭建房屋,严重影响到我们这片儿的风水!

  风水你们懂吗,我们这儿好几个农家乐,现在生意淡出个鸟来,都尼玛停业了,就因为你们破坏了风水!

  警告你们,立刻拆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把这片儿复原,然后赔偿我们的损失。

  什么,你说你们剧组还没拍完戏,不能拆?

  行啊,可以继续拍摄,五十万赔偿款,少一分试试!

  晹小星和张小泉勃然大怒。

  狗屁的风水,冬天本来就是农家乐淡季。这纯属敲诈,就是传说中的勒索剧组!

  刚见到对方架势的时候,张小泉便猜到了。

  八年摄影老助理的时候,他跟过许多剧组,外地拍摄取景被敲诈的不在少数。

  当年他曾经跟过一个剧组,去南方某农家取景。

  刚开始沟通的时候,农户方面极为热情,答应的也非常痛快,说到时候给个三千五千就行。

  剧组方觉得大家都挺好说话,没有签合同只达成了口头协议。

  然后剧组把农家装饰得美美哒,开始取景拍摄。等到拍完,农户翻脸了,张口就要十五万,理由也很“充足”。

  拍戏期间,剧组灯光组人员在瓦房上面打光时,搞破了几片瓦;剧组吃盒饭的时候,吃过他们家的东西;还有什么服务费,陪同费,误工费的杂七杂八一大堆。

  十五万,足够把那间房拆了重建,连村委会、同村的村民都绝对过分,但那又怎么样?

  为什么穷山恶水容易出刁民,因为出了一个,来个大召唤术,就能唤来七大姑八大姨几十口子亲戚朋友!

  几十号人扣下剧组的设备,没十五万别想走人,警察来了也白扯!

  说他们勒索,让警察抓人?

  大几十号人你抓个试试?

  弄出个群体事件算谁的?

  还有一帮老头老太,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

  最后,乡里、村里、派出所都派人到场,苦口婆心的辛苦调解好几个小时,剧组方交了九万多块钱息事宁人。

  有了以前的经验,这次拍摄《致命ID》,张小泉特地挑选了远离村落的地方,就是担心遇到“刁民”。谁曾想顺利拍摄二十多天,“刁民”带刀找上门来。

  张小泉和晹小星本想花个几万块买平安。

  大哥拍戏还被勒索过;好莱坞剧组去香江取景,因为拒绝敲诈外国导演都被打了;他们花几万块也无所谓。

  可是对方张口五十万……《致命ID》制作预算也不过三百万!

  报警吧。

  快一个小时,破破烂烂的警用面包车晃晃悠悠的来了;当地村委会的干部也骑着满是泥点的摩托车来了,但是事情没解决。

  警察说了,你们这属于民事纠纷,自行解决吧,不要浪费乡下宝贵紧张的警力。然后破面包摇摇晃晃的走了。

  村委会的干部也解决不了。之前晹小星、张小泉请他们村委会喝过几顿酒,临走前他透出一点风,建议剧组破财消灾。

  这四个“刁民”不是当地村民。

  几年前有人租用村里土地,搞了个农家乐,陆陆续续来了一伙子人,其中就有这四个“刁民”。

  这伙子人不是什么好鸟,搞得农家乐没少宰客。暗宰行不通直接敲诈勒索,敢反抗揍个半死,警察来了也没招,因为他们局子里有人。

  好在这伙人有眼色,知道农村人亲戚朋友多,油水又不太多,所以基本不招惹村民。

  反倒是村民看他们发了财,好多搞农家乐的村民主动跟他们取经拉关系,一起吃喝嫖|赌搞得村里乌烟瘴气,村委会那他们也没办法。

  话说到这份儿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

  大冬天的农家乐没生意,这伙人把主意打到了《致命ID》剧组身上,想要发笔横财。

  剧组如果较真,报警把事情搞大,结果如何不好说,肯定耽误拍摄进程。人吃马嚼的耽误每天都是钱,耽误十天半个月的损失,比尼玛勒索都多,所以剧组一般多选择花钱了事。

  农家乐这伙人显然明白此中道道,可惜《致命ID》剧组不是一般剧组。

  “你们一堆人是吃干饭的,为嘛不揍那四个孙子!”

  这是麦小余接到晹小星的电话,听明事情原委后,回复的第一句话。

  “我们担心事情闹大,耽误剧组拍摄,给剧组造成不好影响。”

  “担心个屁。你越怕,他们就越嚣张!”

  “可他们手里有刀,全是砍刀。”

  “砍刀算个球,你问问苟云浩,他以前混的时候见没见过砍刀!”

  当天傍晚,他把舒畅送到舅舅舅妈家,自己开车直奔怀柔,来到剧组入住的宾馆。

  剧组今晚没开工,遭遇勒索的事情已经在剧组传开,众人义愤填膺七嘴八舌各抒己见。

  年轻的入行时间短,血气方刚坚持报警,不向恶势力低头;老成的见惯这种事儿,知道报警没大用,建议找人调解压低价码,尽快解决早日复工;还有一些酱油党,事不关己漠不关心。

  麦小余出现后,晹小星、张小泉还有萌人的员工、会员们找到了主心骨,立刻围上去。

  “麦总你来了!”

  “麦总你说咋办?”

  “那帮流|氓太过分了!”

  “不能答应他们的条件,那可是五十万呢!”

  冯威也建议道:“麦总,我建议报警,让警方来处理。”

  麦小余拍拍冯威的肩头,没说什么,径直走到苟云浩面前:“狗哥,明天跟我去干那帮家伙。”(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