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104.第104章狗眼看人低

作者:闷骚的蝎子更新时间:2017-10-18 09:55:38
  

  萧逸便开了车,载着萧晴,直奔萧家位于蔚蓝海岸的豪宅而去。

  这条路,萧逸的前身走过无数次,但是,每一步都伴随着无尽的屈辱和痛苦,如今,萧逸行来,却是心一片淡然。

  车子来到大门口的时候,照例被一个保安拦下了。

  “请问是哪位?有过预约吗?”那保安口气盛气凌人地说道,只是,片刻之后,却是看清了,车内之人居然是萧逸,不由得一声惊呼,“是你?”

  萧逸此前在萧家是何等地位,这个保安自然是一清二楚,虽说最近听传闻,萧逸有些风生水起,但是,也不过是个诊所里的小医生,偶然走了点运数罢了,和家大业大的萧家比起来,又如何能比得了呢?

  而且两周前,萧娜病重的时候,焦头烂额的姚静更是对萧逸恨之入骨,一个下人就是随口提了一下萧逸,不但被姚静当场扇了一个大嘴巴,更是罚了他一个月的薪水。从那以后,萧逸的一切,在这家里都是禁忌。

  虽然,最后到底是萧逸治好了萧娜的波西卡毒瘤,但是,那本是姚静丢脸至极的遭遇,自然是讳莫如深的。以至于这个最外围的小保安,又如何清楚萧逸和萧家近来关系的微妙变化呢?

  为人走狗,自然是这种审时度势的本事练得精熟,脑筋稍微转了一下,那保安就嘴角一撇,鄙夷地说道:“原来是你!行啊,几天不见,也开上车了!怎么着?稍稍风光了点,就回来显摆了?告诉你,萧家不欢迎你!你识相的就赶紧滚蛋,别在这害我们!”

  那保安嘴里不干不净,对萧逸横眉立目。坐在车后排的萧晴气得一声怒哼,就要下车。

  萧逸却是冲她摆了摆手,说道:“小姨妈你坐着。”

  说完,萧逸自己推开车门,走下车来,施施然走到了那保安面前。

  “怎么着?你想怎么地?不服气?靠,别说我少不了替夫人教训教训你!”那保安骂骂咧咧地一撸胳膊,伸手就向萧逸肩头推来。

  萧逸心里一声冷笑,面上却无喜无怒,根本也没有闪躲,只把一股劲力运注在了左肩头。

  待得那保安一手推来的时候,却是倒了大霉,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反弹力,顺着他的手掌,直冲向全身,就如同被高压气枪击了一般,整个身体被瞬间掀翻了,在地上滚了好几个滚,才终于鼻青脸肿地停了下来,龇牙咧嘴地大声骂道:“我靠,萧逸你小子跟我玩阴的,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叫人废了你!”

  那保安说完,连滚带爬地按下了警铃。

  半分钟之后,一队保安就像一阵风一般地从豪宅里面冲了出来。

  “队长,这小子回来找事!把我打伤了。”那保安恶人先告状,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溜小跑,跑到了保安队长面前。

  只是,萧逸看了那队长,却是不由得笑了,这队长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被萧鹏博遣去收拾萧逸,结果被萧逸暴打了一顿的那两人的一个。

  此时,那保安队长自然也认出了萧逸,却是狠狠地吃了一惊,禁不住脸色剧变,不由自主地就捂上了腮帮子,那被萧逸打落了的满口牙,到现在还没镶整齐呢。

  “萧,萧少.”保安队长腿肚子都哆嗦了,怯懦地点头哈腰叫道。

  萧逸淡淡一笑。

  刚才那被拦住萧逸的保安可是不干了,急赤白咧地叫道:“队长,你看清了,他是萧逸,算哪门子萧少?他刚才还揍了我。”

  那保安队长到现在才回过神来,一抬手,啪地就给了面前正叫唤的保安一耳光,直接把他打得口角流血,翻倒在地,却是比萧逸那一下重多了:“妈的,揍得轻了。有眼不识泰山,萧少回家了,你妈的哪来那么多废话?”

  队长一转身,急忙跑到了萧逸面前,哈腰说道:“萧少,您请进。这小子不懂事,您别往心里去,待会儿我替您好好收拾他。”

  “嗯,是该收拾收拾了,既然你愿意代劳,也就不用我亲自动手了。”萧逸冷冷说完,一俯身,进了汽车,载着萧晴,向豪门深处驶去。

  那地上的保安简直傻了眼,哭丧着脸叫道:“队长!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麻痹的,住嘴!老子今天算是救了你一命,”保安队长伸手扶上了自己的腮帮子,心有余悸地说道,“你们以后都他妈给我长点记性,今时不同往日了,谁他妈再敢得罪他萧逸,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

  众保安听得一阵云山雾罩,不过,看看平日里耀武扬威的队长,在萧逸面前尚且唯唯诺诺,噤若寒蝉,像孙子一样,谁还敢再问什么?

  此刻,萧晴坐在萧逸的车上,却是依然一脸的怒容:“这群爬高踩低的势利小人,真是该好好整治整治了。”

  “有其主必有其仆,下人总是揣摩着主子的心意的,主子喜欢这调调,下面的人自然地爬高踩低。”萧逸倒是完全没有往心里去,淡然说道。

  “说起来,都是你大舅舅太过懦弱。”萧晴那么温顺的一个人,现在提起这些,也是愤怒不已。

  萧逸没有说什么,已经径直把车子开到了萧家别墅门前,和萧晴一道下了车。

  转身扫视了一遍这个前身从小长大的豪宅,萧逸心里却是一声冷嗤。都说“豪门多凉薄”,越是这种光鲜背后,越是很多外人想不到的薄情寡义。

  “走吧,小逸。”萧晴见了萧逸脸上的冷笑,心里也是几分嗟叹,轻轻地拉了萧逸的胳膊,低声说道。

  萧逸点了点头,和萧晴一道,从容地直接向三楼走去。

  在三楼那间卧室里,萧逸再度看见了外公萧劲风,只是,和以往那种严厉的形象已经是大相径庭,他正虚弱地躺在床上,浑身剧烈抽搐着,左手死死攥在一起,已经变了形。整个人瘦的皮包骨头,紧闭着双眼,看起来极为痛苦。

  在疾病面前,无论贫贱富贵,都是一样的待遇。萧家纵使家财万贯,也无法让萧劲风减少一丝一毫的痛苦。

  而两个医生正在对其进行检查,其一个还是个高鼻阔目的洋人医生。

  “李医生,情况怎么样?”萧晴轻轻走了过去,低声问道。

  李岩吉医生是萧家的保健医生,最近老爷子病情加重,也是愁坏了他,刚刚走动了关系,好不容易才请到了,恰好在海城境内的英国神经科专家威廉史密斯。

  听到萧晴一问,李岩吉也不由得脸现悲色,摇了摇头。

  而刚刚为萧劲风检查过一番的史密斯医生,转向了萧晴,耸了耸肩,开口说道:“萧小姐,萧老先生的帕金森综合症已经有六年了,这期间大剂量地服用了左旋多巴,以至于现在机体已经产生了强烈的抗药性,而且,萧老先生也接受过苍白球毁损术,这种毁损术只可以做一次,若是再次手术的话,将导致患者病情更加严重,而且,以萧老先生现在的体质,也根本承受不了这种手术了.”

  史密斯说完,再度耸了耸肩,言外之意,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萧晴虽然早就知道萧劲风的病情严重度,但是,亲耳听见国际权威的医学专家对父亲下了这样的结论,还是悲戚不已,狠狠忍住了,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悄然抹了下眼角,萧晴对李岩吉说道:“好了,李医生,麻烦你带史密斯医生出去吧,记得要重谢史密斯医生。”

  “是,二小姐!唉!”李岩吉叹了一口气,带着史密斯医生走向了房门外。

  “萧逸,你怎么看外公的病吗?”萧晴即刻问向了萧逸。

  “我要先把过脉才知道,但是,应该可以治!”萧逸淡然说道,向萧劲风的大床走去。

  只是,这句话一落入史密斯耳朵里,原本已经一只脚迈出了门外的史密斯,却是即刻收住了脚步,一扭头,对李岩吉说道:“李,听见了吗?那个华夏的小医生说,他可以治!”

  李岩吉听了史密斯的话,脸色禁不住一红,心里暗怪萧逸说这种大话,惹得人家专家笑话。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怀疑我的诊断结果?更要好好看看,他到底要怎么治?”史密斯说完,不顾李岩吉的反对就走回了卧室。

  萧逸却是根本没有理他,探出三指,已经搭上了萧劲风的寸关尺,虽然萧劲风震颤得厉害,但是,以目前萧逸的诊脉水平,却是不妨碍他看出萧劲风的病情。

  眉头微皱,几分钟之后,萧逸松开了萧劲风的手,却是对萧晴说道:“风主动摇,木之化也,故属于肝。外公的病,起因是肝脏常年失于调养,而且,脑子里有一块淤堵,气血运行不畅,才最终导致了这种病情。”

  “那能治吗?”萧晴满怀期待地问道。

  “当然,本就不难!”萧逸淡然说道。

  “你说什么?你能治得了这例帕金森综合症?”史密斯医生简直像是听了天方夜谭一般,一手抚胸夸张地说道,“oh,mygod!难怪华夏最著名的学家鲁迅先生就曾经说过,医不外是有意无意的骗子!这么明目张胆的谎言,你也说的出口?”

  史密斯显然深谙华夏明,不但汉语说的极为顺畅,更是能引经据典。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