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因果报应

作者:有鱼绥绥更新时间:2017-10-08 19:43:53
  随着乞丐长老的话落,城西一阵冷风起,沙沙作响,好似真有鬼魂的存在。

  穆衍之轻笑,有些虚弱道:“老人家,城西的这桩命案早已过去好些年了。您如今再次提及,倒是令我有些匪夷所思了。您既是说城西会有冤魂索命,你们又为何要留于此地?这不是自寻死路吗?难不成,你们……”

  “小公子,老朽都说了这城西是我们土生土长的地方,我们念旧,自然留下来了。何况我们行得端,坐得正,鬼神有什么可怕的。”

  乞丐长老依旧耐心道。

  “老人家,既然选择留下来,那便不要再揪住前事不放了。毕竟朝廷之事,岂是你们可议论的?”

  穆衍之见乞丐长老说得有理有据,也不好反驳些什么,只好给予他适当的提醒。

  这话倒是惹恼了乞丐长老,他瞪着胡子,不欢快道:“小公子乃达官贵人,岂是我们这些市井之徒可高攀的?你们如若是来看城西笑话的,那麻烦你们快些离开,免得我们城西的地脏了你们的脚。就你们这些人,还会真心做善事,真是怪哉!真不如阿彩那姑娘,虽然不富有,但好歹没有看不起我们。你们快些走,城西承受不起你们的恩惠。”

  穆衍之有些不解,他这是在为他们的安危着想,怎么如今倒成了他的不是了?他一代帝王,都没与这老人家计较起无端议论朝廷的罪,这老人家倒先骂起他们来了。还有老人家口中的阿彩姑娘,又是怎么一回事?与云尘喜欢的女子是同一个人吗?穆衍之很头疼,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唐昭彩听到乞丐长老话里的阿彩,心里很是紧张,生怕他再多说些什么,让穆衍之起了疑心。于是,她一阵大笑解围,与乞丐长老说了声抱歉,便拉着穆衍之走了。

  如若穆衍之不与乞丐长老杠上,唐昭彩其实挺想深入了解发生在城西的那一桩命案的。

  乞丐长老目送着他们离去,脸上布满了阴霾,摸了一把胡须,沉思道:“这帝王终归太过于年轻了。不过,城西的这桩冤案也该是到了昭雪的时候喽!”

  华丽舒适的马车上,穆衍之莫名其妙地问了唐昭彩一句话:“皇后,你相信这世间的因果报应吗?”

  唐昭彩还在可惜没能听完城西的旧事,穆衍之无缘无故的一言倒是令她有些不懂了。但她还是凭着自己的理解说了出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世人若强行去拥有自己不该拥有的东西,最终都会为自己的恶行付出应有的代价。皇上,臣妾相信佛所说的,种什么因便得什么果。”

  穆衍之撩开了窗帘,外头乌漆麻黑的,他淡淡一笑道:“这世间的什么事情无论在暗夜中沉淀多久,终究都会重现光明的一天。朕袖手旁观太……久了。但朕却维护了更多的人,不是么?可种什么因便得什么果呀!朕因为怕,所以有了心魔。这便是朕的……报应么?”

  唐昭彩听得云里雾里的,根本不晓得穆衍之在说些什么,但她还是附和地点头。

  “皇后,朕觉得这事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它想重现天日,朕不拦着,它想永远沉寂,朕倒是要偷着乐了。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朕终有一天是要面对的。要为前人种下的恶因,承担一份责任。哎,朕以为有了无情蛊在身,倒可以真正做到无情无欲了,没想到,朕仍然会怕!朕还有闲情雅致作出这么一番心得。”

  穆衍之一脸地自嘲。

  唐昭彩听多了穆衍之莫名其妙的话,倒是有些心急地想剖开他的脑子,看看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去了一趟城西,便变得如此怪里怪气的?难不成穆衍之的神经质是因为……城西的那一桩命案?

  有问题,有问题!乞丐长老都说了那是一桩冤案。当年,朝廷怎么就那么无情地大开杀戒了?唐昭彩刚开始听乞丐长老讲述时,心里很是同情被杀害者的遭遇、而且也很气愤朝廷的不明是非。但现在,她仔细一回想,一揣摩,心里竟是一阵绞痛。

  呼,唐昭彩深吸一口气,平静了心情。她觉得她真的要被穆衍之的感伤传染到了。无缘无故的,她竟然一阵心痛了。

  就这样,唐昭彩憋着一口闷气与穆衍之回到了宫中。

  一到未央宫,穆衍之二话不说便抱着唐昭彩准备睡觉了。唐昭彩很累了,也就由着他耍小孩子脾气了。

  到了半夜,唐昭彩还未真正的熟睡。她躺在穆衍之的怀里,迷迷糊糊地看到穆衍之额头上冒着冷汗。她想着他该是做噩梦了。于是,她小手轻柔地拍打着他的后背,并温柔地连续说了几句:“乖,不怕!”

  寂静的夜里,夹杂着唐昭彩黄莺般的声音,清脆悦耳。穆衍之渐渐地脱离了噩梦,但本该继续沉睡的他却脱口而出地唤了一个人的名字。

  唐昭彩拍打他后背的手瞬间顿住。她任性地挣脱了穆衍之的怀抱,刻意在离他很远的一角,浅眠。

  窗外的风沙沙作响,花瓣飘零,落了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