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980同调!

作者:沙漠雪莲90更新时间:2017-09-15 13:51:05
  80同调!

  80同调!

  想要做这样一档超高难度的手术,即便是大尧医坛最为杰出的几位御医代表,也不敢说自己有十成的把握。,:。请大家搜索!的小说

  甚至连七成都没有。

  可正因为如此,这几个人显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有‘精’神,他们的战斗状态调整到最高的水准,无论是意识思维感官还是手上的动作,都达成了过去难以企及的巅峰。

  一开始,他们也不敢贸贸然进行这样的手术。尤其是他们四个人,分开的时间有些久了,即便是向左之外的其他三位,都在尚医局共事,显‘露’彼此医术的机会并不多。

  在考验彼此默契和熟知队友能力的手术中,任何一点判断失误都能招来失败和厄运。所以哪怕青‘玉’寺情况紧急,他们仍然做足了必要的准备,也进行了高达十五次的实验。

  这是对每一个生命负责,当他们站上攸关病人‘性’命的“手术台”上时,绝不允许自己失败。

  所谓的配合,是归元活‘**’法的‘操’作模拟。其难度比真人时还要大,注意的点和环节还要多。

  向左起初有些跟不上其他三人的动作,其他三人没有刻意等待他,而是一次又一次,直到他追上来。

  向左很感‘激’这三人的决定,如果他们真的慢下来配合他的动作,那他的自信心会受挫。会认为自己拖了后‘腿’,而且这种手术牵一发而动全身,当你想要去照顾另外一个人的时候,你自己这边也会慌了手脚。慢几步还能跟得上,每一步都慢下来,哪怕你是个天才,也会晕头转向,彻底‘混’‘乱’一团。

  而事后,路曼声也告诉向左。

  他们之所以不慢下来,不只是因为情况不允许,还是因为他们始终相信他的实力。他一定会很快追上来的,根本不需要他们特地去做什么。

  令人感动的是,不只是路曼声这么想,在那一刻,连白念和邱凤水这两位和向左并没有多少‘交’情的人,和路曼声有了相同的默契。

  对待一件事的态度,往往决定了全部。

  自这件事后,四个人之间仿佛真的形成了某种无形的默契,许多时候,不需要‘交’谈,也不需要刻意等待和提示只需要一个眼神,甚至连眼神都不需要,从你做的事情上下一个人自然能领会你的意思。

  而这些医中高手,也鲜少有这样合作的经历。过去的他们,多半都是单枪匹马,因为医术高明,本身不需要别人多事。有些病症,人多了反倒棘手,争吵不休的,说个半天也讨论不出一个结果。

  所以,但凡是医中大才,都不喜欢自己时候别人来搀和,这是对他们的不尊敬。

  可今日他们体会到了另外一种完全陌生的乐趣,那种刺‘激’还有承受的压力包括每一个细胞与血‘肉’都在鲜活跳动的感觉,让他们的皮肤一次次颤栗。

  …………

  (剩下来的稍后替换)

  宫旬关注的点和他们不一样,没发现也正常。可以太子的细心与睿智,肯定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只是他聪明的没有戳破罢了。

  毕竟这种时候,这种事相对而言算不了什么。

  何况宫旬从一开始知道向左和羽灵的事,也默认了他们离去。如今突然承认他们的存在,岂非是自打脸面,为自己招惹麻烦?

  这样,三个人在山下会合了,一同上了青‘玉’寺。

  这背后的‘阴’谋路曼声管不着,她只负责查明真相,尽力救助这些遇难的人。

  在告诉太子殿下之后,这件事由他接手了,她也可以心无旁骛地去研究归元活‘**’法。

  当天傍晚,一群‘侍’卫和三名尚医局的御医进入了青‘玉’寺。

  其中两位大家都认识,他们的到来也让寺内的人安心不少。

  只要不像之前那样孤立无援便好。

  还有一位,穿着斗篷,遮住了面容,那人是谁。

  那人也没有说话,一直站在他们两人身后,而那两人也完全没有要介绍给他们认识的意思,也不好多问。

  三人上山后,稍作整顿,去了路曼声那里和她会合。

  “你们在上山的途中没遇到什么事吧?”路曼声还担心他们会遭遇到伏击,但的情况应该是没问题了。

  “我们能出什么事,太子殿下可是派了一队‘精’锐保护我们。”那群人如果聪明的话,这个时候要避让,不会主动送上‘门’来。

  “这便好。”路曼声隐隐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对方的阵营中不只有一个声音。有两个甚至更多的力量在彼此纠缠相斗,他们这么长时间遇到的事都是对方博弈的结果。

  “向左,这一次麻烦你了。”

  “路姐姐何出此言,虽然离开了尚医局,我仍然是个大夫。”和羽灵隐姓埋名的生活,不敢再大张旗鼓地为人但向左只要碰到了受伤的动物或是人,总会出手相救。

  而他们居住附近的人,也都知道他医术高明,有什么头疼脑热或者说是疑难杂症都会请他出马。

  有的时候,当地达官贵富都知道了,‘花’重金请他向左因为担心暴‘露’行踪,虽然远离大尧,可羽灵毕竟是大尧的公主他之前又是尚医局的御医,很难保证永远不会被人认出来,所以每到这种时候他们会换一个地方。但离开故土越久,心中便越发的想念。

  羽灵患了思乡病,向左很是不舍。哪怕知道此次归来很有可能惹上大麻烦,他仍然想要满足自己妻子的心愿。

  他没有想到的事远离尚医局的自己,有一日还会受到路姐姐这样的征召,尤其是在这样危急重要的时刻。

  算是为了回馈路姐姐的这份信任,他也会全力以赴。

  归元活‘**’法已经研究好几年了,向左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这两年,对于尚医局的最新进展不太了解,而一路上,白念和邱凤水也已经将他需要了解的告诉他了。

  “归元活‘**’法要求施治之人水平相当心意相通,最少不得低于三人,最好的情况是六个人,我们四个能应付得过来吗?”向左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路姐姐他是不知道,但他和白念邱凤水并不是特别熟悉。尤其是邱御医,接触得更少了。

  他们这四人的组合,到底能发挥出什么样的水准,谁都不知道?

  事实上,路姐姐白小御医和邱御医,三个人之间还有师徒的关系,他唯有和路姐姐联系最深,但因为这两年远离尚医局的关系,手法也生涩了不少。他担心会拖他们的后‘腿’,到时候别说帮忙,反而会给他们添麻烦。

  “能的,或许四个人才更为合适。”六个人虽然人数多了,分担任务的人多了,却得承受更大的风险。

  有一件事路曼声也没有说,要在尚医局中寻找出医术相当又心思一致的六个人,可比登天还难。

  “我曾经不止一次计算过,归元活‘**’法一共八八六十四道流程,一百五十六个‘**’位,还有四百八十四次归气活血。这些都是四的倍数,配合的人之间不得有超于秒钟的延迟。呃,是一二数两个数这样。我们不但要思路清晰,而且动作要快,最重要的是顶住一‘波’又一‘波’的‘精’神冲击和疲倦。”

  “路御医,我想你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什么事。”

  邱凤水单手支着头,“两个数对于我们这些一流医者来说,实在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当然,一个两秒没问题,一百个两秒可非常困难了。但我这次要说的不是这个,归元活‘**’法极为考验大夫对人体‘**’位还有构造的判断,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只要一个‘**’位稍有偏差,之前所有的努力便会前功尽弃。病人气血回涌,会有生命之忧。如何保证在一次次枯燥还有眼睛不能片刻离开的时刻,集中注意力,甚至连眼睛都不能眨,这才是最为考验人的。”

  没有人能够经受得住长达数个时辰这样严峻的考验。

  “还有路御医,你别忘了,这次我们要救的是几百号人,救一个人还可以豁出去,放手一搏。几百个人放在哪里,你又救得了几个?”

  面对这样的问题,路曼声依然保持着冷静。

  她好像早知道邱凤水会这样问一般。

  “即便如此,邱御医还是上山来了。”如果这真的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那么邱凤水不会来到青‘玉’寺。

  “没错,我来了。因为我很想要这样一件根本无法完成的事,你是怎么做到的?都说我们的路御医最善于创造奇迹,我也想要,这一次是否还有奇迹诞生。”

  “邱御医虽然这么说,我仍然相信你之所以来到青‘玉’寺,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你是邱凤水,是大尧尚医局的御医。”

  路曼声顿了顿,又道:“我也想过,归元活‘**’法并不适宜救治多人,能救回一人已经是我们的运气。可若还有别的办法,曼声绝不会做出这样冒失的决定。”

  其他人沉默了。

  有些时候,他们这些御医总是高高在上的讨论着别人的生死,像是主宰他人‘性’命的神一般。

  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感觉到最无力认为生命最脆弱的或许正是他们自己。

  再厉害的医者,总会经历无数的悲伤还有死亡,得一次次地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

  但路曼声很快地便抬起头来。

  “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套用公式?”

  “套用公式?”

  “最关键的还是第一个病人,只要我们掌握住了归元活‘**’法的技巧,那么接下来的第二个第三个病人可以直接套用第一个人的公式。凭我们的技术,延续一样的行为,会大大节省时间。我们都对自己的医术和速度有着这样的自信,不是吗?”

  其他的施治手法,得依据病人的情况来定。归元活‘**’法不一样了,从前到尾,留给他们的只有一条正确的途径。如何寻找到这条途经,走到最后是他们要做的。

  简而言之,当第一次成功之后,接下来的是熟能生巧,直接套用了。

  这套公式模版,无疑知道的只有他们四个。

  不同的是,面对不同的病症,这套模版的切入位置和起点‘**’位会有所不同。下次他们再遇到别的病症,只需要调整切入口和变换‘**’位能够做到。

  这一点对于他们四个当然不难,可对于其他人而言尤其的困难了。算他们一定程度上得到了这套公式模版,也未必能成功派上用场。

  “路姐姐的意思是说全力救下第一个人,然后我们熟知这中间全部的过程,用相同的手法迅速救下其他人?”白念脸上有着震惊。

  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个办法并非完全不可行。

  一流的医者,治病手法只要用过一次,很难忘记。在医术上,可不存在所谓的路痴,走着走着‘迷’路了。他们在生活中或许是个白痴,可机械‘性’的治疗记忆却像是他们本能一样的存在着。

  “有意思。”之前提出质疑的邱凤水,眼里明显流出兴味的光芒。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应该都会忙得不可开‘交’吧。”不管动作有多快,几百号人,不眠不休,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事。

  可是这样的事,竟然让邱凤水感到热血沸腾。

  他已经太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那种全心做一件事稍有分心会前功尽弃的紧张感,他也有好长时间没有经历过了。

  “是啊,会很忙的。”

  向左心里也有着久违的‘激’动,这并不是说向左很高兴,而是在离开尚医局后,他又找回了当御医之时那种特殊的感觉。

  他并不后悔上羽灵,也不后悔离开故土。今生能有羽灵为伴,是他向左最大的幸福。

  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身为一名御医的经历,并且因此而骄傲。

  没错,他也是御医啊。

  不管他在不在尚医局,他始终以御医的标准要求着自己,并且从不愿懈怠,不断地‘精’进着自己的医术。

  他应该对自己有点信心。

  过去他有信心不足的‘毛’病,到今天也该有长进了。

  所以,来吧,放手一搏!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83中文.83.)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