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灰
24号文字
雅黑

290医道

作者:沙漠雪莲90更新时间:2017-09-10 21:29:10
  育成帝没有看宫旬,而是看着皇后娘娘的脸。

  他还没有从皇后娘娘的那个眼神中缓过来,他和皇后成亲二十余载,何曾见过知书达理、雍容宽和的皇后有过这样的眼神?

  皇后转过身去,再没有任何动作,配合着御医的诊治。育成帝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做。若依着平时,皇后居然赶人,那他是一刻钟都不会多留的。但这次不一样,皇上有一种感觉,若他真的就这样走了,那有些事这辈子可能都无法挽回了。

  “各位御医,皇后的病可有起色,你们是否有应对之法?”育成帝回身,问着他身后的一排御医。

  公孙承御面色凝重,转而看向白神风和祖百岁等人,这两人俱是抿紧着嘴唇,面色严峻。

  然而白神风,却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温书。

  别人不知道她这眼神的意思,公孙承御却是清楚的,一时没有多言,只当自己没有看到。

  他只做自己当为之事,这事事关重大,可不能由着他的心意决定。现在还不到最后关头,只要及时找到母蛊,那皇后和一干娘娘公主包括邱凤水在内便都有救了。

  站在御医队伍一旁的温书,也注意到了朝阳宫内的波涛暗涌,缓缓抬起头,看了软塌上的皇后娘娘,眼里流露出一抹深思。

  “温大夫,且慢。”从朝阳宫出来,白神风叫住了温书。

  “白御医有事吗?”

  “温大夫也是清楚的吧,要救皇后还有诸位公主娘娘,并不是毫无办法。”

  “哦?”

  “只要你愿意牺牲。”

  温书并不觉得这种想法有什么,身为大尧的御医,为她的主子着想实在是无可厚非,只是她并不喜欢这种理所当然的口吻。

  温书确实好脾气,对别人也颇为包容,可不代表她没有半点脾气。相反,她要是真的生起气来,还真没有几个人消受得起。

  上次医术交流会一事,这位白御医对她就颇为不善,从大局出发,她没有计较这件事,再加上侯御医后来的行为,也坦荡磊落,她更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对方是无心之举。

  然而这并不影响白神风看她不顺的事实。

  或许白神风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目空一切,也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和安危。但不代表,其他人就得为她的这种倨傲买单。

  “就算如此,我又为何要牺牲?”这句话回答得够狠,也不符合仁心医德的温书所独有的风格。

  “你一人冒点险,就可以救几十条人命,岂非很合算?”雪白面具上所绘制的七色彩蝶,折射出一种诡异的神采,邪~魅而狂傲,无情而又冷酷。

  “既然如此,白御医,现在让我杀了你,我便救人,你答应吗?”温书微笑地颔首,面色温柔,眼神却冷漠如冰。这是温书气急的表情,已经有许久,没有让人从她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了。

  有一个词,可以恰如其分的形容温书现在的状况,那便是怒极反笑。

  她都要被白神风的理所当然给气笑了,在让她牺牲时,不应该态度谦恭地来和她商量?答应不答应还得看她的意思,尊重她的选择。是谁给她的自信,以这样的口吻和别人说话,别人还会乖乖地满足她的要求?

  “温神医,大尧和大杨和睦共处,这难道不是你想看见的?别忘了,娘娘和公主中蛊,你们大杨来使还没有完全洗清嫌疑。只要你出手,就可以让我们大尧相信你们大杨的诚意!”

  “我们的诚意,不需要白御医相信,只要大尧圣上和大尧的百姓相信便够了。论国力和实力,大杨乃诸国之首,万国来朝,雄踞东方!这一点,想必不只温某这么看,大尧皇帝也会这么认为。大杨千里迢迢来此,诚意切磋医术,白御医方才此言,在温书看来是对我大杨的挑衅与蔑视,这等话,白御医在说出来之前,还是请教一下你的顶头上司为好。”说完这句话,温书意味莫名地看出刚走出朝阳宫的公孙承御一眼,便拂袖离开了。

  公孙承御刚走出朝阳宫,便看到温书拂袖离去,又看到白神风在不停冷笑,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所谓的诚意,还不是为了水晶端玉?”

  “神风,你不该这么想。”公孙承御一手收在腰前,一手指着温书离去的方向。“大杨来使出使大尧,或许是别有目的,但他们是和我们公平比试,也算是光明正大。你没道理让温神医牺牲什么,更没资格要她这么做!”公孙承御面上不悦,他一再勒令,让底下人不得和温神医说起这事,但白神风屡次违反他的命令,还口出狂言,一个弄不好,可是会坏了圣上的大事。

  “大人,你是尚医局之首,莫要忘了你的职责。”公孙承御的职责便是想尽一切办法治好各位娘娘和公主,而不是关心这些朝中之事。在白神风看来,在其位谋其政,他们的本分便是救人,只要人救活了,不在乎用什么手段。一个大夫,最大的使命不也在于此?

  不管别人怎么看,这是她白神风所信奉的真理,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改变!

  “神风,你这么想是不对的,我们虽然是尚医局的御医,但也是一位大夫。大夫的职责除了救人,也要服人。不但要医治人的身体,也要懂医别人的心。这才是我们所要追求的医道,医人,医心,甚至医世,你明白吗?”

  “这些大道理,可救不了娘娘和公主们的命。公孙大人,你何时这么天真?”

  白神风冷冷离去,背影如高傲在九霄之上的云中仙,睥睨天下,不为任何境遇所动。

  公孙承御对白神风的这一套理论很无奈,她性子这么傲,总有一天是会吃亏的。但白神风有一点没有说错,若娘娘和公主的蛊毒再没有起色,再怎么样美好的词汇都无法修饰他们的失职。(未完待续。)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内容报错 下一章